趙崇基:《中英街1號》首映

經歷八年抗戰,終於來到世界首映。時維二○一八年三月十六日下午一時,地處大阪亞洲電影節,距二○一○年開始構思劇本,足足八年。日本的電影觀眾,準時的程度,有若這個城市每天進出的列車,我們一點到達,已經是最後入場的觀眾。剛坐下來就開場了,之後沒有見到有人出出入入,一個也沒有,更別說聊天講電話。感謝這份寧靜,讓我可以安心下來,跟着幾百個熱愛與尊重電影的觀眾,好好地,一次過,面對一部完整的《中英街1號》。其實從剪片開始,修改、配音、配樂、調色、對字幕,不同版本,少說也看了超過二三十次,看得怕自己快沒有感覺了。到了這一刻,我放下緊張的心情,嘗試跟旁邊幾百人一樣,就像第一次,就像一個陌生人,直視這部電影,忘掉中間的過程,只看作品本身。這個方法好像不錯,也許是觀眾的專注幫了我一把,又或者是ABC Hall的音響效果太好了。接近兩個小時,看着幾個年輕人,在兩個動盪不安的年代,他們之間的愛恨,與上一代的悲喜,站在信念與理想的十字街頭,這一切一切,依然讓我看得感動,眼淚不時流個不停。隨着片尾字幕徐徐捲過,那首主題曲《留心事》也唱到盡頭了,電影院的燈光緩緩亮起,掌聲過後,我和幾個演員被請到台上,當主持人叫我說說感受,那八年抗戰,湧上心頭,剛想說話,眼淚就不爭氣地掉下來了。[趙崇基 derekee@gmail.com]PNS_WEB_TC/20180321/s00305/text/1521569298878pentoy

詳情

《中英街1號》導演趙崇基:記錄。記憶 

編按:是日趙崇基導演《中英街1號》獲大阪亞洲電影節授予「The Grand Prix最優秀作品大賞」(競賽單元之最高榮譽獎項)。評台重溫趙崇基去年在《明報》時代版專欄兩則文章,看看導演執導心情。 1. 敢言 拍電影的,能夠得到觀眾喜歡、影評讚賞,是最大的鼓舞。寫文章的,能夠得到讀者鼓勵,也是最大的歡喜。 屈指一數,寫這個專欄快兩年了,這個年頭,幾乎天天有奇事發生,不愁寫作題材。一直手隨心寫,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在電腦前打字,將文章傳給編輯,隔天看看報,也不知文章有何價值,讀者有何反應。最開心的,還是收到讀者鼓勵的電郵。 經常收到的讀者電郵,大部分是抒發己見,有些對文章認同,有些異議。每次收到這些電郵,不論觀點,我都珍而重之,即使意見不同,也可以讓我從中反思。自由社會,百花齊放,最是緊要。當中,也有不少鼓勵的說話,其中比較多的,是說到敢言。 正在拍攝的電影《中英街一號》,前一陣子在「香港亞洲電影投資會」籌錢,有一個從中國大陸來的投資者,聽了故事,還有我拍這部電影的想法,她看來很誠懇地說:「我非常佩服你的勇氣,希望你成功,加油!」很明顯地,佩服之餘,這樣的「敏感」題材,她沒有打算投資。 讀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