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風平浪靜八號波  不代表天文台做錯

洛克過港,八號波掛了短短幾小時,香港大部分地區和風細雨,天氣縱有惡化,遠遠達不到颱風水平。 書展停了半天,不少星期日舉辦的活動取消延誤受阻。網上炮火連連,香港天文台又再一次成為眾矢之的。 試想想,如果風平浪靜八號波不是發生在星期日,而是延遲一天到星期一,天文台又會有什麼「待遇」呢? 打工仔無端多了一天假期,他們或會歡呼雀躍。星期六不用上班的,就會連續放三天假。但毒舌網民也不會放棄雞蛋挑骨頭的機會,質疑天文台為何不早點預告,好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玩個通宵。 打工仔這關算是過了,但僱主老闆批評絕不會留手。若風平浪靜八號波在工作日發生,資本家肯定大興問罪之師,逐毫子同你計數:港交所停市損失多少百億成交?僱員返少日工會令生產總值減少了多少個百分點?打亂船期航班,對製造業、出口業、運輸業……造成多大損失?彷彿香港面臨經濟崩潰,都是天文台掛八號風球而起。 這種情况真的早已發生過。2001年7月颱風玉兔襲港,天文台掛出八號風球,但大部分地區風平浪靜,那天正是工作天,打工仔平白賺了一天有薪假期,高興都來不及,但商界就交相指摘,批評天文台掛錯風球,令商業活動全面停頓,損失高達30億。 天文台是科學部門,發

詳情

人生在世,並不一定涼快

六月六日《香港01》報道本港連續六日錄得三十三度高溫,訪問數名環保人士,他們表達關於市民開冷氣的意見。報道特別強調林超英的說法,列他為標題人物。有關意見似乎觸動了部分網民敏感脆弱的神經,在討論區及Facebook專頁中對林超英大加鞭撻。 先看報道中林超英的說法,他堅持不開冷氣,面對酷熱天氣,降溫的方法是開風扇、以濕毛巾抹身、用花灑沖身,並指出流汗只是身體調節體溫的自然反應,可助排毒,焗桑拿正是此舉,又稱流汗不是罪,不是骯髒,宜調整心態。持類似建議的還有世界綠色組織行政總裁余遠騁及350香港聯絡主任古偉牧,他們認為市民不宜盡開冷氣,可以交替使用風扇及冷氣,又可在家具上鋪涼席、拉下窗簾,總之要旨仍是減少依賴冷氣。 網民的意見紛紜,以批評林超英的居多,見於連登論壇及「香港on9協會」的Facebook專頁,他們都無視余遠騁及古偉牧的意見,因此也失卻報道的主旨,把焦點落在「大熱天時,汗流浹背,仍不開冷氣」之上,於是除小部分網民認可林超英的行為外,其餘大部分評價都是負面,例如指林超英是「環保膠」、「以己度人」、「廢老」,並要「聲討偽環保人士」;或說自己大汗、要穿制服上班,林超英退休,生活固然自在

詳情

以數據闡述香港暴雨警告系統現狀

引言近年天氣越見反覆,降雨量越見難以預測,批評及質疑天文台暴雨警告系統的聲音不絕於耳。有見及此,本文將以數據為基礎,釐清天文台發出暴雨警告的條件。根據天文台網頁所述,「紅色暴雨警告信號表示香港廣泛地區已錄得或預料會有每小時雨量超過50毫米的大雨,且雨勢可能持續」。因此,假設天文台發出暴雨警告訊號有以下三個因素: 每小時降雨量達一定毫米; 廣泛地區錄得大雨; 雨勢可能持續。數據文中依賴的降雨量及暴雨警告等數據,均來自天文台網頁由2016年5月至9月期間發布的氣象消息。紅色暴雨警告發出共4次,分別是2016年5月10日7時及11時、2016年8月10日6時及2016年8月28日凌晨0時。下圖顯示2016年5月至9月期間,香港各區錄得的總降雨量(藍圈尺吋)及最大降雨量(縱軸),紅色及黃色暴雨警告生效時期分別以紅色及黃色直線顯示,各色水平虛線代表發出各警告的降雨量要求。降雨量數據總覧以下三幅圖表中,紅色及黃色區域分別代表紅色及黃色暴雨警告生效時期,各色水平虛線代表發出各警告的降雨量要求,各折線代表香港各區當時的降雨量。2016年5月10日兩次紅色暴雨警告生效前後降雨量(毫米)2016年8月10日紅色暴雨警告生效前後降雨量(毫米)條件一:每小時降雨量達一定毫米利用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時的每小時降雨量,比對發出黃色暴雨警告時或無暴雨警告時的每小時降雨量,以單層決策樹(decision stump)去推算發出紅色暴雨警告的降雨量要求。推算降雨量要求,會從每小時總降雨量、每小時最大降雨量及每小時平均降雨量三個方向著手,在每組觀測(observation)中各推算出一個最能分辨出紅色暴雨警告時的降雨量。另外亦會以每小時總降雨量、每小時最大降雨量及每小時平均降雨量來組建一個單一模型來進行推算。推算出的結果分別是584.5毫米每小時總降雨量、68毫米每小時最大降雨量及37.61毫米每小時平均降雨量,單一模型的推算結果是584.5毫升每小時總降雨量。以下三幅圖表中,紅色虛線代表推算結果,紅點、黃點及灰點分別代表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時、發出黃色暴雨警告時及無警告時的每小時降雨量。每小時總降雨量(毫米)每小時最大降雨量(毫米)每小時平均降雨量(毫米)註:推算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每小時總降雨量、每小時最大降雨量及每小時平均降雨量要求的查準率(precision)及查全率(recall)分別是.75/.75、0/0及.75/.75。條件二:廣泛地區錄得大雨以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時超過各警告的降雨量要求的區份數量,比對發出黃色暴雨警告時或無暴雨警告時超過各警告的降雨量要求的區份數量,同樣以單層決策樹推算廣泛地區所指的區份數量。一方面以超過各警告的降雨量要求的區份數量來進行推算,另一方面以兩組區份數量組建成一個單一模型來進行推算。推算結果分別是4個區份錄得超過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50毫米降雨量及6.5個區份錄得超過黃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30毫米降雨量,而單一模型的推算結果是4個區份錄得超過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50毫米降雨量。下圖中,紅色虛線代表推算結果,紅點、黃點及灰點分別代表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時、發出黃色暴雨警告時及無警告時超過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50毫米降雨量及超過黃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30毫米降雨量的區份數量。超過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50毫米降雨量的區份數量超過黃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30毫米降雨量的區份數量註:推算廣泛地區所要求的超過50及30毫米降雨量的區份數量的查準率及查全率是1/.75及0/0。條件三:雨勢可能持續以紅色暴雨警告生效前後超過所要求降雨量的時間(以小時計),計算平均持續時間;以紅色暴雨警告生效時間,計算平均生效時間,估算天文台預測當時雨勢持續時間。根據數據顯示,平均持續時間及平均生效時間分別是45分鐘及118.75分鐘。下圖中,紅色虛線代表平均持續時間,紅點、黃點及灰點分別代表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時、發出黃色暴雨警告時及無警告時超過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50毫米降雨量的持續時間。超過紅色暴雨警告所要求的50毫米降雨量的持續時間(小時)下圖中,紅色虛線代表平均生效時間,紅點及黃點分別代表紅色暴雨警告及黃色暴雨警告的生效時間。紅色及黃色暴雨警告的生效時間(分鐘)結論由推算出的降雨量要求可見,撇除每小時最大降雨量來說,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有一個穏定而確實的降雨量要求,然而每小時總降雨量及每小時平均降雨量都不太符合50毫米這個準則。香港不同地區的雨勢普遍差異很大,以2016年5月21日凌晨3時為例,西貢區錄得122毫米大雨,但灣仔及觀塘區只有錄得2毫米幾近無雨的情況,相差高達120毫米。香港各區雨勢不均,要求廣泛地區超過降雨量要求,很可能出現一兩處地區雨勢遠超準則,暴雨警告系統亦會因此變得遠離原意。再者,推算出的區份數量亦顯示,紅色暴雨警告時只有大概全港18區中的4區超過降雨量要求。縱然香港暴雨形成得急促,一般只維持約一小時便散退,但天文台可能考慮市民安全及避免造成混亂,紅色暴雨警告都會發放長達約兩小時。從以上可見,以全港性的降雨量指標作為準則並不能夠反映各區雨勢,以往行之有效的準則在近年郊區急劇都市化的情況下,誤差漸趨擴大而明顯,作為保障市民安全及避免市面混亂的指引,漸漸因誤差擴大而失去指引性。後感天文台於早前推出的局部地區大雨報告,指在彌補暴雨警告系統的不足,但局部地區大雨報告指引模糊,全靠市民自行詮釋,無助於保障市民安全及避免市面混亂。一方面天文台需要清楚解釋局部地區大雨報告的作用,避免被市民無視而白白浪費一個彌補暴雨警告系統的機會;另一方面市民亦需要調整對整個雨勢警報系統的期望,自行預早計劃應變及協調,過於依賴指引無異於諉過於人。參考 天文台 暴雨警告系統http://www.hko.gov.hk/wservice/warning/rainstoc.htm 政府統計處 按區議會分區劃分的人口及住戶統計資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productCode=B1130301文:躬行學社作者簡介:躬行學社中的躬行,取自陸游《冬夜讀書示子聿》,「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深信實踐是學習的必經之途。作者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ndeavourCommunity 天氣 天文台 氣象

詳情

紅紫黃、五六七、氣候突變

五月春夏之際,香港最搶眼的樹是鳳凰木,也許因為去年冬天稍涼,樹葉落得比較多,冬天幾個月不必浪費能量去養殘存的葉,時機一到,蘊藏樹體內的能量能夠全力發揮,先長出新葉,隨即就讓鮮紅的花簇掛滿枝椏,所以今年的鳳凰木花情是近年最好的,五月中旬在住處附近,拍攝得動人心弦的艷紅,誰說市區只有灰色?2015年5月黃埔花園的鳳凰木可惜五月下旬下了幾場大雨,迎來夏季卻趕走了春花,紅色移到地上,很快就被城市的高效率掃走。六月晴天再來時已經沒法子再請出紅花,不是說一朵也沒有,不過始終無復雨前的聲勢,花期一現,過後回天乏術,這是天意。六月少了紅色,多了紫色。香港很多地方都種了大花紫薇,而且通常一種就是多棵,這個月繁花盛放,坐在巴士上層到處游走,很容易碰上紫色的花海,有人喜歡這種花界的繁榮昌盛,我則稍嫌喧囂俗氣,純粹個人喜好,無法解釋。(大花紫薇本來叫大葉紫薇,改名的原因很滑稽,甚至可算荒謬,見註1)以往大花紫薇的紫花可以耐很長時間,為城市點綴顏色,可是今年十分奇怪,花期很短,很快就過去了,只剩下少量花朵充撐場面,看起來有點可憐,後來天文台報告今年的六月是 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六月,平均氣溫比1981至2000三十年的平均值高出1.8度,比2014年才出現的新紀錄更突然躍升0.7度,一般破紀錄只會以0.1度的龜速前進,這次破紀錄的大踏步簡直石破天驚!我想大花紫薇從未見過這樣的入夏速度,難怪一下子就謝了。2015年6月平均溫度大幅抛離同輩! (鳴謝:香港天文台)氣候變化肯定就在我們的家門口,而且來勢洶洶,大花紫薇已經領教了它的厲害,弱勢社群恐怕難頂愈來愈「高」的熱浪,我們還可以扮「冇事發生」嗎?紅落得快,紫不耐久,幸好六、七月有幾種黃色接力。首先有俗稱「豬腸豆」的 Golden Shower Tree,黃花滿鋪樹身(註2),英文名字反映風中花落如雨,甚是浪漫,中文名稱則着眼不甚悅目的黑色長條狀果實,自然是美麗的,我們似乎要向人家學習看正面!雙翼豆樹 (鳴謝:樹木谷)其次是俗名「雙翼豆」的盾柱木,很多時見於路旁,特色是黃花長在指向天上的枝椏(註3),還有廣泛種植的裝飾樹種黃槐(註4),由於全年開花,是園藝人的最愛,不過每次打風都東歪西倒,頗為可憐。紅紫黃,五六七,東拉西扯,不離天氣和氣候調節樹和花,以及氣候不再漸變而趨向突變,人說到底是生物,不能置身氣候之外,大家好自為之。註1  參閱《長訊》「花名風波 大花紫薇」註2  參閱《香港自然尋趣  》 2015年6月  註3  參閱  《樹木谷》「雙翼豆」 註4  參閱  《樹木谷》「黃槐」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最惱火的是受過高深教育之輩也疏於自己尋求真相,不是甘願以耳代目,就是大條道理叫人認命,說什麼中央講強權而非法律,國安法說什麼也不重要。」全文:http://wp.me/p2VwFC-dRj#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Monday, July 13, 2015 天氣 環保 樹

詳情

暴雨來了,要學懂看雷達圖

物理學家費曼曾說過:我們非常幸運,生活在繼續有所發現的年代。費曼比喻說:美洲就只能發現一次。對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而言,我們甚至比辛勤工作的科學家更要幸福。他們努力追尋探索、研究試驗,我們只需安坐家中,按按滑鼠,享用源源不絕的資訊,不勞而獲。其中一件事,是狂風暴雨時,讀懂天文台的雷達雲圖,享受「呼風喚雨」的快感。雨季到了,天文台的雷達圖,是我時常瀏覽的資訊,看著雷達圖,積累一些觀測經驗,你大可滿有信心地告訴旁人:「快點出門吧,大暴雨在五分鐘後就會抵達中環。」十居其八都能猜中︰雷達圖很有用,本人的日常︰1.出門時,看看雷達圖,有無雨帶靠近,決定要不要帶雨傘;雨有多大,要穿什麼鞋?早點出門、還是晚點出門,才能避過大雨?2.行山避雨時,看看雷達圖,可協助判斷,是否等雨停?等多久?還是應該冒雨急行,避開更大的雨?3.到泳池游水前,看看雷達圖,有無驟雨靠近,要是天文台發出雷暴警告,泳池臨時關閉,就白行一趟了。4.最最重要,看看雷達圖,預測大雨來襲的方位及強度,為家中窗戶做足防洪措施,堵截噴進窗台的雨水,及早救災,搶救窗台雜物及全屋地板。感謝雷達圖,它是這時代的奇異恩典之一。天文台雷達圖像,是實時雨勢,不是預測。一圖在手,彈指之間,能知道香港方圓二百多公里範圍,有沒有下雨。每十二分鐘更新影像,能閱讀大雨的方位、走勢、強度。看是日《明報》訪問地下天文台台長,談到很多朋友謂看不懂雷達圖,我也湊湊熱鬧︰大致而言,藍色表示微雨,你可雨中漫步而應不會濕透。綠色大概是中雨,正常人都會撐起雨傘。黃色至啡色,是大雨,小心鞋襪濕透。紅色是暴雨,大概是落狗屎的級數,最好換上涼鞋短褲,有傘也會全身濕透。如果你看見紅紫色,可能會落雹,馬路多數有水浸,要留意又一城水舞間等級數的奇景。[caption id="attachment_50445" align="alignnone" width="450"] 天文台雷達圖︰去年三月底落雹「又一城水舞間」一夜,圖中紫色處有落雹報告[/caption]雷達圖,看著藍色綠色黃色的雨帶移動,每十二分鐘一幅圖,以「動畫序列」串連一起看,你可大概估計雨帶的走勢,推算大雨什麼時候抵達。例如這幅圖 (20/5, 9:24pm),以動畫模式連續看,看見到雨帶一路自西南向東北移動,若你身在尖沙咀(在圖之正中),可以大約推算,雨還會下一段時間;如此類推。天文台雷達圖 20/5, 9:24pm,見到整個廣東沿岸不斷有雨區生成。曾試過教朋友讀雷達圖,卻始終教不懂,搞搞吓才明白因由︰很多人不懂讀地圖,不知道自己所站的北角或旺角,即是地圖哪處,連自己所在位置都不知道,自然搞不懂雨帶的相對位置,得圖無所用。天文台提供的雷達圖當然只是參考用,因為暴雨有時瞬間生滅,十二分鐘一幅圖,雨帶會擴大會縮小、雨勢可以變強可以變弱;雷達所觀測的雨點,在海平面上三千米高空,落到地上,方位亦可能因風勢影響而有差距。但是,暴雨大趨勢,總相去不遠。天文台預測,低壓槽徘徊華南沿岸,未來三天都有大雨及狂風雷暴,正是認識雷達圖、研究暴雨生滅、保住一屋乾爽的好時機。*** *** ***天文台網頁,有關雷達圖的科普知識。相關文章︰雷暴天秤.名片.手表原文載於: 區家麟 天氣 科技

詳情

林超英:今夜秋風到我家

坐在家中,雖然暖得有點冒汗,但是乾爽的風從向東的窗吹進來,令人精神爽利,等了很久,秋天的感覺終於來了。昨晚半夜之際,香港仍然吹着濕度高和污煙瘴氣的微西北風,一時至三時之間,轉吹了北裏帶東的風,換來乾燥的空氣,到了下午,相對濕度跌到60%以下,入夜之後,站在風中多了一分「爽」的感覺,應了「秋高氣爽」的「爽」字。昨天(9月19日)吹微弱西北風,根據天文台的「反軌跡路線圖」(註1),空氣回溯兩天前其實來自南海,所以是潮濕的,不過一天前在珠三角一帶逗留,然後轉向來到香港,所以無可避免運來籠罩該地的霧霾,知道這個背景,報章報道的低能見度不難理解。[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83"] 2014年9月19日上午8時香港空氣過去三天的位置[/caption]幸好畢竟中秋節已過,東北季候風總要向南推進,半夜過後,來自北方的乾燥空氣,經過千里長途跋涉,終於隨着北風進入香港。上圖顯示半夜前後香港境內風向的轉變,以及各個氣象站的相對濕度在二、三時左右明顯的急速下降,下圖展示今天(9月20日)上午八時位處香港的空氣的「反軌跡」,可以看到這團空氣過去三天的位置,顯然今天的空氣來源跟昨天完全不一樣,不是南海而是相對乾燥的中國內陸。[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84"] 2014年9月20日上午8時香港空氣過去三天的位置[/caption]今天日間氣溫雖然超過30度,但是相對濕度低,感覺好受一些,黃昏過後,再沒有夏天的悶熱。今年秋天踓然遲來,但是終於到了。願望白天在陽光下工作的勞動者、街邊做小買賣的商販、住處空氣不太流通的人們,在送爽的秋風日子裏,可以生活得舒服一些。註1  http://www.hko.gov.hk/wxinfo/trajectory/trajectory_c.shtml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天氣

詳情

費特:「發出」熱帶氣旋警告信號,還是「懸掛」風球?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78"] 澳門松山燈塔旁的擺放風球房間 圖片:Gocotai! 探索路氹城[/caption]香港及澳門均位處珠江口,每年夏天的颱風季節,皆會受到熱帶氣旋的威脅。每當熱帶氣旋來襲時,港澳兩地的氣象部門(香港為天文台,澳門為氣象局),均會發出熱帶氣旋警告信號,以提示市民熱帶氣旋為兩地區帶來的風力威脅。「颱風逐漸迫近本港,天文台已發出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類似以上由天文台發生的訊息,對港澳兩地居民來說,可謂聽慣不怪。但心水清的朋友,可能心中會打個問號,曾幾何時,明明是聽到「天文台已“懸掛”八號信號/風球」,而並非使用“發出”一詞,究竟兩者是否有同樣意思?天文台是何時開始改用“發出”一詞?以上問題,對於港澳兩地居民來說,會有不同的答案。先說香港,約二十歲以上的朋友,應該會覺得“懸掛”一詞較為親切。皆因在2001年以前,香港天文台的確是用“懸掛”來形容熱帶氣旋警告信號 (俗稱風球)。根據香港天文台網頁的資料,自1884年起,香港各地區已有信號站懸掛風球,在1960年代的高峰期,全香港一共有42個信號站。因此,每當熱帶氣旋來襲時,天文台便會對外公布「天文台已“懸掛”某號信號/風球」。但隨著通訊科技發達,這些信號站自1970年代起已陸續被關閉,最後一個長洲信號站亦於2002年1月1日完成任務,而2001年9月的颱風「百合」,則成為香港天文台最後一個需要“懸掛”風球的熱帶氣旋。自此,天文台就會以“發出”某號信號來提示市民風力程度。第一個需要天文台“發出”信號的熱帶氣旋,則是2002年8月的強烈熱帶風暴「北冕」。[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606"] 1960年代香港42個信號站 圖片: 香港天文台[/caption]上段文章只適用於香港的朋友,皆因澳門對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有不一樣的叫法。香港的不同信號會有不同的定義說明,如一號信號全稱是「一號戒備信號」、三號信號是「三號強風信號」等等,而在澳門,則統一叫做「一號風球」、「三號風球」、「八號風球」等。當然,每個「風球」的定義與香港對應的信號等級含意是一樣的,如「一號風球」同樣有戒備的意思、「三號風球」同樣有強風的意思。由於澳門到目前仍有分別設於松山燈塔旁及大炮台等地的懸掛風球信號站,所以澳門氣象局,會以「氣象局已“懸掛”某號風球」通告居民,而並非香港的“發出”某號信號。順帶一提,由於澳門市民有收看香港電視或收聽香港電台的習慣,故會同時聽到“發出”信號和“懸掛”風球的叫法,可能會比香港人更混淆兩者的分別。參考資料:香港天文台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天氣

詳情

區家麟:惱北風

是日,轉吹北風,天色慘不卒睹,酷熱,加霧霾。空氣污染再次爆錶,下午二時數據,已有七個空氣監測站,健康指數升至10+「嚴重風險」級別。看看我至愛的風場圖,又有啟示。颱風海鷗飛過後,還有鳳凰集結在呂宋,它以自殺式姿態,橫過呂宋略為減弱後,再轉向北上遊台灣,連撞呂宋與台灣兩大門神,受山勢影響,難以增強,亦不會光臨香港,但看看鳳凰的風場。北半球的熱帶氣旋,風是反時針方向轉動,每次有風暴在香港遙遠的東方,受其環流影響,香港多數會吹東北風。(動畫版看得更清楚。)是日,請看清楚香港北方那些微弱的綠色線條,代表香港吹微弱北風,這北風,可不是一般的北風,而是吹過整個華南的北風,帶來內陸的熱、混濁的空氣與城市的污染物,而且,風不大,污染物與微粒吹不走。看風場動畫版的預測圖,鳳凰的走向,加上周邊氣流,這樣的難頂北風,看來還會持續兩三日。懷念七、八月的藍天,雖然熱,最少,天是藍的,雲是白的,空氣,是看得穿的,一呼一吸,是清新的。看看天文台這個「抵港氣團圖」,就會明白。[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87"] 天文台,2014年8月「反軌迹路線圖」,見抵港氣團之來源[/caption]八月,我們呼吸的空氣,來自遙遠的大海,有時吹東風,但氣流的源頭,是太平洋。空氣裡,我們看到湛藍的海,蔚藍的天。[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640"] 天文台,2013年11月「反軌迹路線圖」,見抵港氣團之來源[/caption]入秋,氣流開始轉變,東北季候風轉盛,氣流來自北方日子增加,有時雖然吹東風,但氣團其實也從內陸兜一個圈,抵達香港,空氣始終少了一分明澈。北風來了,向藍天說聲再會。惱人天色,不宜抬頭四顧,一場狂雷暴雨將來,或許能洗擦乾淨。相關文章︰世界盡頭的藍天夕陽落海觀賞指南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天氣

詳情

區家麟:海鷗風起了

風起了,這個網站,我們可以一起追風。(動畫版網頁在此,本文因應最新預測略有增刪)彈指之間,能看到風的軌迹;全球每個角落,風的流向、或急或緩,高壓低壓,一目了然。無數次,我就看著圖中綠色的風場悠悠迴轉,呆住了。識得睇,好多嘢睇。本人不是氣象專家,趁海鷗到訪,略作介紹,把我所知的皮毛分享,順道看圖讀風,預測一下,李氏力牆會否失陷。[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63"] 圖為星期日上午,海鷗登陸呂宋前之風場[/caption]圖中綠色線,就是風場,在北半球,風以逆時針方向捲進中心的,就是低壓區,低壓區在適當條件下會放展成熱帶氣旋,圖中所見,就是海鷗的風場,線條越密,代表風越大;風暴中心無風,就是風眼。(動畫版圖上點擊地圖一點,就能顯示該地之預測風力。以本圖而言,鮮綠色的位置,大約吹烈風;橙紅色,吹烈風至暴風。)[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93"] GFS數據預測可見,海鷗星期一早上橫過呂宋後,風暴結構略受影響。[/caption]風暴的增強與減弱,有很多影響因素,其中一個,在本圖看得清楚,就是地型的影響。台灣與菲律賓的呂宋,都有海拔超過三千米的高山,颱風橫過時,結構會受山勢影響,令風暴略為減弱。例如海鷗,星期日晚上橫過呂宋時,颱風結構相對較鬆散,紅色線條減少,代表風力略為減弱,但由於海鷗移動速度頗快,迅速越過呂宋,山勢對其結構之破壞,不算嚴重。也留意颱風環流如何影響香港,星期一早上,香港吹偏北風,帶來內陸熱空氣,加上風暴外圍下沉氣流升溫,風暴來臨前香港出現典型的打風前酷熱。海鷗進入南海後,風眼很快重組,預測略為增強。在這動畫版網頁內,按左下角的‘earth’,’control’ 一列裡的箭咀,你可看到颱風的走向預測與風勢的預測。這個氣象預測模型預計,海鷗不會直撲香港,將會在廣東西部雷州半島附近登陸,預計將於星期二凌晨,約於香港西南三百公里內掠過。會否掛八號風球?這個預測模型是GFS,是美國國家氣象局以超級電腦運算之全球氣象預測系統,當然不能盡信,我們可以參考其他國家地區的氣象台預測,「香港地下天文台」把各地專家之預測放在同一個圖裡,可見,各台的預測路徑很一致。若按GFS預測數據推斷,到時香港風力不算大,未到掛八號風球的烈風標準。不過,預測總有偏差,風暴的發展亦隨時在變,只要海鷗到時移動方向稍為偏北,又或許,海鷗比預測再增強,烈風圈就有可能覆蓋香港。[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592"] 預測星期二早上,海鷗將於香港西南二百多三百公里內掠過香港[/caption]從風場圖亦可見,颱風的風力結構不是完全對稱的,以海鷗為例,預測其東及東北之烈風範圍較廣,縱使距離稍遠,亦有可能觸及香港。看往績,距離三百公里遠而掛八號風球,並非無試過,例如1980年的颱風喬伊與2011年的颱風納沙,遠於香港西南350公里,都掛過八號風球 (請參考天文台網誌)。再看天文台預測,星期二將會吹東至東南強風,離岸間中吹八級烈風,看來三號風球是不會走雞。咁即係會唔會掛八號風球?我此刻的答案是,有可能,但好難講,變數還有很多,風雲每刻在變;還是等海鷗越過呂宋重組後,路徑與強度預測更有譜,到時再看未遲。(補註︰海鷗進入南海後,移動速度加快至每小時三十公里,就算掛八號風球,為時亦會頗短。)唔好噓,氣象預測就是如此,南美洲一隻蝴蝶拍翼可以引發北京一場風暴,你在香港向大海呼喚,可能令海鷗稍為抬頭,誰又可知,誰又可算。***   ***   ***相關文章︰去年的天兔︰天兔風起時兔後炮政治氣象學︰強颱風癱瘓香港本文圖片撮自此網站,瞬間看地球上的風︰http://earth.nullschool.net/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天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