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欲生前退位 真的主要為阻右翼修憲夢?

明仁天皇(下作明仁)日前發表電視錄像講話,暗示生前退位的強烈意願,並表達了婉拒攝政的想法,旋即引來了國內外的關注。從講話的內容來看,明仁欲退位的原因是感到自己健康日趨衰弱,恐怕難以盡心履行象徵性職務。但另一方面,日本皇室事務記者、明仁昔日同窗橋本明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指,明仁今次旨在轉移輿論焦點,拖延國會討論修改「和平憲法」。那麼,明仁是否真有這種想法?就算有,又是否他決定退位的主因?生前退位衝擊右翼作用有限當然,明仁真正的動機,外界至少在他在世期間都難以參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可能對生前退位的討論將對右翼造成衝擊一無所知。因為日本保守派的目標不止在於修改憲法,「嚴守皇室傳統」也是它的理念之一。2005年,小泉純一郎內閣曾討論女性繼任天皇的可能,時任內閣官房長官的安倍晉三,以及保守派團體都極力反對。可見,保守派對修改《皇室典範》非常抗拒。但是,《朝日新聞》早前做的輿論調查顯示,只有5%的受訪者反對明仁生前退位,而贊成者卻有84%,民意非常鮮明。安倍應該心裏有數,右翼在當今政壇處於優勢,原因並不在於它的保守主張,對深受民眾愛戴的明仁過分強硬絕非上策。問題是,明仁按制度必須在事前與政府的宮內廳溝通,故此絕無可能達到「突襲」的效果。是以安倍亦似乎早有準備,有消息就指,日本政府正考慮特別立法,讓明仁退位而不改《皇室典範》。這樣看來,明仁退位雖對國內右翼有一定的影響,但既然大有「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機會,認為明仁「以非常手段應對非常時期」的理據就顯得薄弱。其次,安倍順利修憲的機會本來就不大。縱觀現時的民意,並無傾側於修憲,因此政府要爭取民眾支持以贏得公投,就非常依靠「安倍經濟學」是否得意。可惜,即使安倍內閣近日決定了新的經濟刺激政策,還是難改「量寬措施是王道」的思緒,未來有效處理國內人口老化和債務等問題並不樂觀,「安倍經濟學」多半以失敗作結。安倍的修憲夢前景未明,明仁有否以退位來施壓的需要,誠然存疑。此外,有日本傳媒就報道,早在5年前,明仁就向旁人表示,如果不能充分履行作為象徵性天皇的公務,就該讓出皇位。5年之前,大約是菅直人和野田佳彥交接的時候,安倍尚未重返首相一職,所以認定明仁退位主要為阻擾右翼勢力,可能是一廂情願。難以確定明仁的動機不過,更值得留意的是部分華人傳媒對相關報道的取態。中國和香港都有一些媒體以頗為肯定的語調,指明仁退位為「要阻擋安倍修改和平憲法」云云。可是,縱觀現今的處境,正如上文剖析,政府或許以「特事特辦」來繞過《皇室典範》來處理退位,而安倍修憲成功的機會着實不大,難以有力推論明仁暗示退位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阻撓安倍的野心。雖然,也不能全然否定明仁有這種想法,畢竟他「反省」、「反戰」意志堅定,但當下未有足夠理據,理應觀望不前,正如《金融時報》訪問橋本後,只以「could be」(註1)這一非確定語氣的詞彙來表述他的意見,才是適宜的做法。反觀部分華人媒體,有過早立論之嫌,如〈日皇今拋退位說 壓安倍修憲氣焰〉、〈安倍修憲夢東亞新夢魘〉,就難免是別有用心。這令人憶起沈旭暉說過,絕大多數日本人和全球媒體都不認為軍國主義有復辟的可能,倒是中國傳媒還天天渲染這個議題,不知所以(註2)。「水濁誰能辨真龍」,當大家聽到政客提倡「××威脅論」,還請慎之、慎之。註1:「Akira Hashimoto……suggested that the emperor’s desire to abdicate could be aimed at focusing attention on the future of the imperial family, thus delaying any debate about changing the constitution’s Article 9」 (www.ft.com/cms/s/2/990b666a-5b10-11e6-9f70-badea1b336d4.html#axzz4H2Zr0Scp)註2:沈旭暉著,《平行時空2》(香港:信報,2016),頁28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6日) 日本 天皇 生前退位

詳情

皇帝與土豪

明治皇帝以「明治維新」留名歷史,處處求變,從裡到外改革了日本的國民面貌,但他同時訂立《皇室典範》,規定皇位傳男不傳女,在性別平等上令日本走了回頭路,亦替後世子孫預製了「生不出兒子怎麼辦?」的床笫煩惱。而且在國際形象上也吃了虧。歐洲早已有女總理、女總統之類,南韓頭領亦是女子,希拉里也極有可能替美國締造新歷史,但日本到今天才出現個女知事,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始有女首相。如果當年明治不是那麼大筆一揮替皇位繼承加了框框,德仁的女兒愛子便有機會在二三十年後成為女皇帝,有了時間表和路線圖,總算有個希望,替沉悶的日本皇室公共形象創造多些優雅想像。日本有過八個女皇帝,其中兩個還是親母女。八世紀的元明女帝和元正女帝,雖皆屬過渡性質,卻開創了文學風流的「奈良時代」,今天你到奈良旅遊吃喝玩樂,在草地上悠閒餵鹿,可別忘了一千多年前曾經有兩個女皇帝於此苦心經營,佛法大盛,禪意滿城,替你鍾愛的日本打下了慢活的地基。其實八個女皇帝都是過渡人物,在找不到適合的男人做皇帝時,或有太多自覺適合做皇帝的男人搶做皇帝時,先找個女人頂替一下,且待塵埃落定,鬥出個真英雄、真主宰,女帝便會主動下台。所以女帝名為皇帝,其實只是Acting Head,暫時看守權柄,任務目確,做完即閃。但Acting不Acting其實無所謂,因為日本持續一千多年的軍閥內戰,名為幕府,實為老細,比皇帝有權得多,男皇女皇只能在小宮殿內過過象徵乾癮,做不了太多的主意。福兮禍所伏,卻因皇帝不掌實權,千年以來的諸蕃幕府沒有太大興趣爭奪皇位,皇帝由你做,江山卻是老子的,按時老規矩給你朝拜一下,貢獻點銀子,即可免去奪位惡名,日本皇帝由此可享「萬世一繫」的悠長假期。如日本研究家李長聲所說,「這造成了一個歷史定勢,形成了一種民族心態,日本人善於保持傳統。倘若鳥皇帝人人做得,改朝換代,自不免破字當頭,火燒阿房宮,新朝不用舊朝人」。據說日本皇室每年有一億美元可花,乍聽是個大數字,但七億多港幣,除了十二個月,每月僅得六千萬,而皇親國戚人數眾多,再分一分,加上龐大的禮儀和宮廷維修支出,內宮皇族可花的錢其實不多,還不比上任何一個山西煤老闆或中國地產土豪。可憐的明仁,這皇帝,不做也罷。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4日) 日本 天皇

詳情

老皇帝的最後選擇

日皇明仁透露退位的願望,八十三歲的老先生,一臉慈悲,眉目謙遜,但眼神裡更多的是淡淡的哀傷。怎能不哀傷呢?本身是生物學家,在國際雜誌上發表過學術論文,若非生在帝王家,想必已是一流大學裡的尊敬教授,業餘嗜好是網球和大提琴,本可過着優游的優質生活,但偏偏是太子,尤其是戰敗國的太子,承受着厚重的原罪,目睹父親以戰敗國君的身分在美國人的旗幟下俯首聽命多年,而可以預料,有朝一日輪到自己坐上父親的殿座,做虛君,做國寶,做神人,可是,偏偏做不了最想做的自己。登基那年的明仁已經五十六歲,日本人已從戰爭的廢墟裡昂然站起,但過不了多年,經濟泡沫爆破,國力高速下滑,走向所謂「下流社會」,雖說不必由他負責,但這畢竟是他的國啊,他無法不重重地悲傷。日本內閣近年多屬右傾,逐步把軍國眼睛盯向全球,故有修憲之議,日之丸,太陽旗,不久後極有可能伴隨軍艦飄揚於有海有地的其他國度。據說「今上天皇」是不認同的,對於戰爭,他有一套含蓄的看法,日本戰敗時他十二歲,經歷過「半亡國」之苦,麥克亞瑟的回憶錄裡曾說,裕仁皇帝透過「王音放送」宣布投降,返回宮殿,躺在床上久久不起,一夜之間像老了十年。這景象,兒子明仁肯定親眼目睹並且銘記,更何况他的學術專長是研究魚類,這領域的學者通常性格溫馴和單純,銘記在這種人的心裡發芽醞釀,結果必然不是仇恨或報復,而是衍生出無常和悲憐,相由心生,明仁或許是最具慈相的一位日本皇帝。當這樣的皇帝遇上這樣的內閣,反正年老體衰,不如歸去,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先從皇位退下,無論能否成事,都是不難想像的一種生命選擇。裕仁皇帝即所謂「昭和天皇」,與老婆生了四個女兒,舉國擔心皇位無子可承,輿論叫他納妾,他不肯,堅持再試,苦了老婆的肚皮,幸好生到第五胎終於得男。明仁誕生以前,日本全體國民緊張到不得了,人人繃緊臉孔,比香港一億元六合彩攪珠氣氛刺激十倍,別忘了那是軍國主義叫囂的三十年代,父權當道,皇帝焉可無子?終於,明仁從母體裡冒出頭來,「有柄」,全國上下歡欣若狂,無不奔走到街頭巷尾搖旗高喊萬歲,股市亦應聲高漲,像今天的忽然開通了「深港通」。當年的孩子,皇帝之路走到接近盡頭了,不准他提早下崗,太殘忍了吧?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2日) 日本 天皇 生前退位

詳情

退與不退,又要怎麼肯定?

13日晚NHK報道日皇明仁有「生前退位」(せいぜん たいい)的意向之後,旋即引起廣大迴響。及後日本宮內廳山本信一郎次長迅速回應:「(NHK)報道的都不是事實」。被傳媒問及會否檢討生前退位?他回答:「大前提是天皇的意向。根本沒有,何來檢討。」他補充:「(猜測日皇)對於制度、憲法上的立場之類的說話,希望能夠到此為止。」退位而已,在歷史上甚至到現代都不是新鮮事,例如2013年荷蘭女王貝婭特麗克絲就退位給長子威廉亞歷山大王儲;同年,比利時國王阿爾貝二世退位予菲利浦王子;2014年,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退位,由王儲費利佩六世繼承。就算不是王室,2013年羅馬天主教宗本篤十六世也因「沒有足夠的力氣」而決定退位,成為數百年來第一位在世退位的教宗。日皇明仁已屆82歲之高齡,他在昭和天皇駕崩之後,55歲時登基,是首位「象徵」式(即是沒有軍政實權)天皇。正正因為是「象徵」,皇室又要與時並進,公務比昭和時代大幅增加。除了日本憲法規定天皇要履行的國事、年中行事(ねんちゅうぎょうじ)之外,還有其他有象徵性的公開場合,例如到各地作戰爭死者慰靈儀式、到日本的受災地慰問等等。日皇明仁之前已接受過前列腺癌和心臟搭橋手術,今年二月更加因為甲型流感而不得不暫停公務。所以日皇明仁幾年前已萌生去意,也是人之常情。根據NHK的報道,日皇明仁不希望大幅削減其公務(因為這是憲法給他的責任)、又不想找其他皇室成員代替履行天皇職務,而自己繼續尸位素餐,所以就考慮到退位一途。而這個想法亦已知會皇后美智子、皇太子德仁、二皇子秋筱宮文仁親王,並得到理解和支持。就算日皇明仁真的有退位意思,為何只聞樓梯響卻未能執行呢?日本国憲法(昭和二十一年十一月三日憲法)第一章就是「天皇」,第二條就皇位繼承有所說明:「皇位は、世襲のものであつて、国会の議決した皇室典範 の定めるところにより、これを継承する。」(中譯:皇位世襲,根據國會議決的皇室典範的規定繼承之。)憲法其實沒有詳細說明,只是叫大家跟隨國會議決的《皇室典範》去決定。那就要再細查《皇室典範》怎樣寫。皇室典範(昭和二十二年一月十六日法律第三号)第一章就是「皇位繼承」,其中已說明皇位繼承次序、什麼情況才可改變皇位繼承次序。最重要是,什麼情況才可有新天皇即位?第四條說明:「天皇が崩じたときは、皇嗣が、直ちに即位する。」(中譯:天皇駕崩,皇嗣立即即位。)原來,《皇室典範》就「退位」一項沒有任何說明、條款、規則。日本歷代124位天皇,生前退位的過半數。日本歷史上對上一次讓位已是二百年前、江戶時代的光格天皇(第119代)。1817年光格天皇讓位予第六皇子惠仁親王(登位後改稱作仁孝天皇),自己則成為「上皇」。仁孝天皇就是明治天皇的祖父。明治維新,明治天皇收回將軍權力,把軍政大權集於天皇一身;同時又推行國家現代化,確立君主立憲、設立軍隊、國會、內閣、實行府縣制、市町村制等等。明治天皇更頒布了皇室典範 (明治二十二年二月十一日/已於昭和二十二年五月二日廢止),其中第二章「踐祚卽位」(せんそそくい)第十條說明:「天皇崩スルトキハ皇嗣卽チ踐祚シ祖宗ノ神器ヲ承ク」(中譯:天皇駕崩,皇嗣立即踐祚、繼承祖宗的神器)從此,皇嗣繼承的唯一前提是天皇駕崩,亦確立了天皇是終身制、沒有在生時放棄皇位的選擇。明治天皇沒有留下一條「生前退位」的尾巴,有說是他不希望為政府或議會留下一條後路去逼宮天皇(他本人或後代)、使其退位。二戰後新頒佈的皇室典範(昭和二十二年一月十六日法律第三号)亦繼承了這點,沒有任何關於「退位」的條文。所以就算日皇明仁真的希望在生退位,執行之先,國會需要討論和制定皇室典範、加入「退位」新條文,包括天皇退位後的稱呼、角色、權限、退位交接、儀式等等。討論進入國會,便不能無視國民輿論。正如2006年國會也曾討論應否修憲接受男系女性天皇(因為當時天皇並沒有任何男孫,只有女孫),當時輿論也分成兩邊激論,不過2006年9月日皇明仁的首個男孫悠仁出生,才擱置了修憲的討論。討論經年,修憲經年,完成「退位」的條文時,日皇明仁或許已經賓天了。日本傳媒就日皇明仁為什麼在大選後表明「生前退位」意向也有其他猜測。今屆日本參議院大選其中一個立場分野重點就是針對憲法第九條的修憲和反對修憲兩派,如今修憲派已過三分二的議席,如無意外,只要參議員不發生「等埋發叔」的蝦碌事件,修憲很快便成事。(日本憲法第九條有什麼爭論?如有興趣請參看我的一篇舊文《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資料甚詳。)身為「象徵」式的天皇,不能就政事表達任何立場,但如果天皇心裡面是不希望修憲的話,他的殺手鐧便是提出「生前退位」了:如此,國會便要先討論皇室典範,而要押後憲法第九條的討論,而這樣一拖延,或許已經拖到下一次大選了。不過,當然,這都是猜測而已。人性一點去想,日皇明仁八十有二,他有兩個兒子:皇太子德仁、二皇子秋筱宮文仁親王;德仁只有一個女兒愛子、文仁卻有唯一子嗣悠仁。身為父親,年事已高,最擔心莫過於兄弟鬩牆(日文也有此語:兄弟牆に鬩げども,外その務を禦ぐ),為了皇位而有所爭拗。繼位的德仁假如在登上天皇之位後重啟2006年的女性天皇討論,其女兒或許可能成為男系女性天皇,如愛子成為天皇後又與普通人(沒有皇族血統)結婚的話,其子嗣不論男女,繼承天皇皇位的話便是女系天皇,這點已與皇室典範已相違背;如不,繼續維持現狀,繼承德仁的就是他的侄兒悠仁。如果早日退位,早日放手給德仁,或許能夠在在生時看見兒子或之後的繼位路線,的確少了牽掛。自宮內廳否定NHK報道之後,此事似乎告一段落。大家唯有拭目以待,如果日皇明仁真的堅持退位,政府和國會都不能無視這個雖說是「象徵」式,但始終是一國元首、關乎國體的天皇。正如憲法第一條所言:「天皇は、日本国の象徴であり日本国民統合の象徴であつて、この地位は、主権の存する日本国民の総意に基く。」(中譯:天皇是日本國的象徵,是日本國民整體的象徵,其地位以主權所在的全體日本國民的意志為依據。)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日本 天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