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麟:爭產與夫妾

自立志當時事評論員開始,已較少就法律案例作評論。近期在研究「夫妾關係」的現代意義,2016年的較近期案例「葉錦祥訴甘炳光」([2017] 2 HKC 195),確有現實意義。 筆者在前幾年,於本欄曾經講過,中國傳統婚姻法律,應是「一夫一妻多妾」制,而非粵語長片常述的「三妻四妾」。至於另一個常被問及的「浸豬籠」刑罰,筆者亦指出並非《大清律例》內所指明的刑罰,也沒有必要將電影的刑具當真實。閒話休提,葉錦祥案件究竟要處理什麼事呢? 案件不複雜,都是爭產。原告人,即是葉錦祥,聲稱死者甘氏是他父親一名妾侍,所以,他是甘氏的子嗣,應是甘氏遺產繼承人之一。至於被告人甘炳光則否認甘氏是妾侍,所以她是獨身,未有子嗣。由於甘炳光是甘氏的親弟,所以有權繼承遺產。於是,甘氏是否葉錦祥父親的妾,成了關鍵。 本來,香港法律的「夫妾關係」定義,《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已經寫得很清楚,需要有3個元素:其一,雙方有共同意願成為夫妾;其二,妾獲得正室(妻子)接納;其三,妾的身分獲夫的家人承認。這3個元素之中,第二點是關鍵,因為怎樣是「妻之接納」呢?香港案例及專家趙冰博士所言,有所謂「入宮」(Yap Kung)。例如陳兆愷法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