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互聯互通

姑勿論美國影藝學院,在奧斯卡當晚頒最佳電影的時候是否甩轆,抑或被雌雄大盜核數師偷走了真正的信封,《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或《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均不是我個人的選擇,Damien Chazelle兩部片下來,證明是嚴重的被高估,是不是歷來最年輕的最佳導演得獎人,我倒不在意,現在反為是太早寵壞了他。《月亮》不是不好,卻未到最佳電影的層次。 在9部最佳電影的名單,最應該得獎的是Kenneth Lonergan的《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這引證了在一切文化領域水準均每況愈下的年代,不到50歲的作者是不夠火候的。如果算埋被冷待低估而沒有入選名單史高西斯的《沉默》(Silence),最佳電影更應是他的囊中物。論作品的完整性,《情繫》應該秤先,論創作的野心與視野,《沉默》無出其右。利益申報,個人不是史高西斯的死忠,過去的文章也不大提及他,不過毫無疑問,《沉默》是部不可多得的傑作。最佳電影,應該是《情繫》與《沉默》之爭,而不是《星聲》或《月亮》。今天要討論的焦點不在此,日後有機會再談。 上回提到文化軟實力,還想補充一些。美國的文化實力,

詳情

最狂的不是槍:《槍狂帝國》Miss Sloane

說到今年的奧斯卡遺珠,《槍狂帝國》Miss Sloane (下稱《槍》)必定榜上有名吧。Jessica Chastain精湛的演出拿不到一個最佳女主角提名實在是有點可惜。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它已差不多在港上映了一個月,但它在坊間的迴響跟其質素未成正比,而大多數的評語皆是跟Jessica的演出有關,令至我以為這套作品只有女主角值得談論。看畢電影,我不只被Jessica的演出所吸引,更令我佩服的是它精密的劇本,如何透過故事上的描寫加深/改變觀眾對Miss Sloane這個角色的印象,比一般荷里活電影只著重劇情上的發展要厲害得多。 《槍》之好看,一大原因固然是兩個美國遊說集團之間明爭暗鬥下,衍生出來峰迴路轉的劇情,每一步Miss Sloane 或對手所行的棋都是驚喜不斷,對觀眾而言很有娛樂性。但想深一層,會發覺Miss Sloane那一方(其實即是Miss Sloane)太強,而另一方(主要是Pat 那邊)則給比下去,未夠級數跟Miss Sloane 對弈,也就是說,這盤棋局一直都是掌握在Miss Sloane的手裹。一般寫這種雙方爭鬥的故事,甚少會這麼強弱懸殊,因為大家都知道,故事往往是勢均

詳情

執二攤

我們誰不是從娛樂版學會這三個字?港劇最熱火朝天的年代,演員紅起來時,劇接劇,大家也沒說看厭。紅人多人要,搶不到期,退而求其次,後備那一位,就變成「執二攤」。人人如是說,讀者聽慣了,很容易不以為意,更不會從補上那位的角度去想、去感受。娛樂版用詞愈來愈刻薄,雙關語大行其道,為博讀者一笑,mean到無以復加。很多年前梁文道寫過一篇評論,感嘆報章雜誌「無腰不姣,無吻不激」,我們看姣腰有年,練就了久在鮑魚之肆不聞其臭的功夫。 所以當記者以一條充滿香港特色的問題揚名奧斯卡時,她本人大概是不明所以的。換了在香港,連「執二攤」都可以直接問出口,現在已經包裝了問題,滿客氣地問影后是否覺得欠人一頓飯一杯酒,不是很醒目嗎?再說,Emma Watson是首選,人盡皆知,如果由她來演,Emma Stone不就沒有機會嗎?她多謝一下人不是很應該嗎? 機會這回事,只有掌握了才是真的。不管之前屬意是誰,最終穿上Mia的服裝,唱歌跳舞念對白的那位,所有本領都是自家的,關其他人什麼事?這道問題暗示了如非人家不要,幾時輪到你?一句說話抹煞了一個演員付出過的心機和氣力,這樣的弦外音,離開了維多利亞港,分貝擴大了,別人聽來刺耳

詳情

奧斯卡的烏龍與新局

搭了五小時飛機,正好錯過整個奧斯卡頒獎典禮直播。拜現代通訊之賜(害),才走出空橋,就被排山倒海的fb、Line信息給淹沒:奧斯卡大烏龍,先念出La La Land獲得最佳影片,才發現頒錯,更正得主為Moonlight……有人學政客名嘴迫不及待提出陰謀論,有人如私家偵探找出幕後流程(很多人可能首度稍微清楚這個獎的評選和揭曉方式),不出預料也有媒體來電詢問金馬獎如果遇到類似情况會怎麼辦。 儘管La La Land平紀錄獲得14項提名後,各式「黑特文」前仆後繼地扯它後腿,惟此情形過去也屢見不鮮,就算它在擁有最多影藝學院會員的美國演員工會獎落敗一回,但最後真失了荊州,還是教人有點詫異的。畢竟這部片復古地引經據典、帶出好萊塢片廠歷史諸多美好回憶,也迭有新意地開創屬於新世紀的歌舞感性,「理論上」很符合奧斯卡獎的家法。問題在於過去可能隱而不見的敏感議題,是否在這年被擴張突顯了? 業界評審有意識表態 從去年被大力指摘「奧斯卡太白」(OscarsSoWhite)到今年男女配角全由黑人演員包辦,即使Viola Davis幾乎是以Fences的女主戲分角逐女配,稍有爭議,不過這種模糊地帶也不是首度出現,另一

詳情

如果《Lion》得到奥斯卡最佳影片

對奥斯卡,甚至歐美各電影頒獎禮,我不單不會如一眾影評影迷,興奮期待,選電影看時看到「nominated」或「awarded」更有戒心,皆因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困坐百多分鐘看一齣爛片,極難受。 最近看過《Elle》、《Manchester by the Sea》和《Lion》(漫漫回家路),我以為 Isabelle Huppert會有多攝人,《Manchester by the Sea》說悲傷會有多刻骨,結局都是失望連連。 《Lion》已是最沒令人失望的了,前半部份說五歲的印度小童Saroo 如何從家郷誤上火車,流落加爾各答,飾演小Saroo 的Sunny Pawar 精靈乖巧,小小年紀明亮堅定的眼神,演活在飢餓、貧困、危險中挣扎求存的印度小孩,電影節奏尚算緊湊,但論可觀感人,卻又可能因為大家聽、看、親眼見印度流落街頭的小孩比認識印度其他的多太多,而且珠玉在前,《The Crow’s Egg》寫專偷烏鴉蛋的印度小孩為吃Pizza 不惜一切,《Slumdog Millionaire》小孩為一張可換到許多錢的明星親筆簽名照而跳入屎坑,都是既經典、又尋常,笑中有淚,《Lion》的平舖直叙當下失

詳情

奧斯卡2017 ── 只差一點點,特朗普就成了奧斯卡的焦點

以電影言志,以電影獎項回應時代,從來不是特例──香港金像獎如是,奧斯卡如是。 一如所料,這一屆的奧斯卡金像獎,瞄準了特朗普,從開場至結尾,主持人Jimmy Kimmel不時諷刺,甚至直線抽擊,每每換來掌聲。可惜的是,最後一刻頒獎的錯誤,成為全球的熱話,早時所說的種種,淪為陪襯;只差一點點,特朗普就成了奧斯卡的焦點。 今年「太黑」? 有人說,上年奧斯卡太白,今年奧斯卡太黑──這些論調似乎無日無之。很多時候,因著固有想法,很容易錯誤把重點放在黑/白之間;然而,問題從來不是太白,又或太黑,而是得獎是否實至名歸。 有人認為,《月亮喜歡藍》(Moonlight)連贏三獎,因為題材,談黑人又談同性戀,正是現在被歧視的一群,是小眾的小眾,政治正確,是表態多於一切──不能否認,這或許有所影響;然而,《月亮喜歡藍》是不是不值得得獎? 坦白說,《月亮喜歡藍》不會讓人看得舒服,未必想人翻看再翻看(如,《星聲夢裡人》),但這齣電影,導演嘗試探索在純黑人的世界中,黑人究竟如何生活,而撇下膚色之外,生活在邊緣的Chiron又是如何成長── 因為天生瘦弱,所以一直被人欺凌。 因為單親家庭,所以一直覺得孤獨。 很多人

詳情

這年奧斯卡不太白

經歷了連續兩年奧斯卡男女主角配角獎的二十項提名全數由白人包辦,上年主辦單位美國影藝學院宣布改革選民基礎,目標把女性和少數族裔會員人數在2020年前增加一倍。不過,根據《洛杉磯時報》2012年報道,當年白人和男性的奧斯卡選民分別佔94%和77%,有指就算人數增了一倍,少數族裔的聲音依然不合比例。 雖然改組的長遠效果成疑,前兩年的輿論壓力迫使今年提名出現了明顯改變。在二月二十六日舉行的頒獎禮,四個演員界別的提名均有非白人演員代表,其中女配角一獎更有三名黑人女演員角逐。 再看最佳影片,九部之中有四部是以少數族裔的人物故事作主軸,包括黑人女航天科學家傳記《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黑人男同志的成長故事《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以舞台劇改編的黑人家庭倫理故事《籬笆內的風暴》(Fences),還有印度裔領養孩子的尋親故事《漫漫回家路》(Lion)。無論是演員獎還是影片獎,少數族裔佔的比例都是史無前例,令今年奧斯卡除了「有聲」(大熱門《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還「有色」。這文章主要討論前三部黑人電影。 黑色的光 以上的電影以《NASA無名英雌》的故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