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東京奧運宣傳片冇比卡超?

在里約奧運閉幕禮上,下屆2020年主辦城市東京的代表、當選不久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身穿金色鶴紋和服,接下奧運會旗,象徵著東京正式接棒,準備下屆奧運。隨後,就是日本表演的時間。沒有大灑金錢堆砌,卻展現出強大的軟實力。https://www.facebook.com/Onippon/videos/10153657877065047/當日本國歌《君之代》播放完畢之後,表演人員便向觀眾鞠躬,場上亦以各種語言寫著「謝謝」,答謝世界各國對日本震災之援助,表達出日本民族「禮」的文化。更精彩的當然是一段大約十分鐘的宣傳片段,裡頭有日本泳手北島康介、長跑選手高橋尚子、村田諒太拳手等知名運動員。其中有一幕,更讓我想起1964年東京奧運的海報。另外,還出現了瑪利奧、Hello Kitty、哆啦A夢、足球小將、食鬼等動漫電玩角色。而最後的表演,是由椎名林檎擔任音樂監督,舞蹈編排是電子音樂女子組合Perfume的編舞師MIKIKO。當中最矚目的是,首相安倍晉三化身為瑪利奧,從日本借助哆啦A夢的道具,穿越水渠來到了里約現場,全場驚呼,掀起全場高潮,成功讓全球觀眾期待四年後的東京奧運。當看完表演之後,我的腦海裡即時浮現了一個問題:「現在《Pokemon Go》風靡全球,為甚麼宣傳片中沒有比卡超呢?」原來日本人也有相同的問題。根據《BuzzFeed Japan》最新的報道,東京奧組委解釋是由於表演在2016年1月便已經開始籌備(或許當時《寵物小精靈》的人氣較低迷吧?)。而選擇由瑪利奧擔任主角,是因為《超級瑪利奧》遊戲系列的全球累計銷量已經超過3億2千萬套,而《寵物小精靈》遊戲系列,截止2016年2月,全球累計銷量則只有2億套,所以東京奧組委認為瑪利奧的知名度較高。2020年東京奧運的表演,將於2017至2018年開始籌備,或許《寵物小精靈》、《龍珠》、《海賊王》等知名的動漫作品,也會出現在東京奧運的舞台上吧?就讓我們期待一下吧! 日本 里約奧運 奧運

詳情

華南觀察:體育總局無顏見江東父老

運動員陸續從巴西返國,成績較好的得到體育迷在機場熱情歡迎,鎩羽而歸的則要戴口罩和破帽遮顏。不過應該向國民鞠躬道歉的不是運動員,而是體育總局的官老爺們,除了舉國體制繼續受質疑外,究竟發展體育運動,是為了增強人民體質,還是為了爭取金牌第一?增強體質還是金牌第一體操隊自1984年重返奧運後,首次金牌顆粒無收;游泳隊上屆奧運11金,這屆僅得零頭。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在本屆奧運開幕前對記者說,從過去幾屆情况看,金牌數一數二自是中美,這是國家體育綜合實力的展現,他希望更多的國家能夠在這方面有更好的成績。這是以GDP衡量經濟發展的同一個邏輯,但無論如何,劉鵬的希望很可能會實現,因為英國很有可能在這屆取代中國成為獲得金牌數第二多的國家。有分析認為,舉辦一次奧運會,金牌數量會猛升,並且效應在隨後3屆得以保持,如果這個分析應驗在英國身上,那麼,中國從北京奧運獲得金牌數最多後,滑落的速度也比別的主辦國快。金牌數量下滑,不是國民吐槽最多的問題,寧澤濤曾經以輝煌的成績贏盡萬千少女歡心,同時在廣告收入盆滿缽滿。劉鵬局長說希望運動員能夠展現中華兒女頑強拼搏精神,結果在寧澤濤身上,則體現在商業活動上頑強拼搏。劉鵬局長還希望在奧運會取得好成績,能夠促進國內體育產業的發展,運動員在這方面是無條件執行的,因為廣告商都已經瞄準了那些金牌得獎者,許以巨額廣告費,不過體育產業真的發展了嗎?投入經費只為少數精英當體育總局仍以爭金數量作衡量成績的標準,其所投入經費只會落到少數精英身上,發展健康中國則成空話,目前的情况是,即使經費都投到精英身上,他們也只為個人利益着想,為國爭光任務放到一邊,體育總局在發展體育運動爭金和提高國民健康的兩頭任務都落空,還有顏面見江東父老嗎?原文載於《明報》中國版(2016年8月21日) 中國 里約奧運 奧運 體育總局

詳情

梁特不知有奧運?

在下從來不是運動迷,對於奧運,從不雀躍。然而,奧運的消息卻不停找上門來。事實是,無論是否運動迷,亦會為運動員們付出的努力而喝采,尤其是香港的運動員,即便是空手而回。無意對奧運,尤其是健兒們指指點點,但特府兩巨頭今天(八月二十一日)同時發表了網誌,卻又不無感受。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網誌以〈全城街馬〉為題,劈頭便提到里約奧運。文章指出,「里約奧運明天就閉幕,過去兩星期,無論你是不是運動迷,都定必會留意各項賽事的戰果,尤其是我們香港運動員的表現,為身在南美的他們打氣,無論成績如何,香港人都一樣會為他們付出的汗水喝采。」反觀梁特同日發表的網誌,題為〈扶貧安老 共享繁榮〉,重申「本屆政府上任後,就全力落實扶貧、安老、房屋、環保為四大施政主軸。」又煞有介事地感謝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令「扶貧安老助弱的工作做出一點成績」。而在過去兩周,包括今天這一篇,梁特共發表了七篇網誌,談及「東盟自由貿易協定」、「2016年第二季經濟增長」、「維護國家安全 主權和領土完整」、「國家成功發射全球首顆量子衞星」、「深港通」、「中國聯通(香港)環球中心開幕」,以及今天的扶貧安老。難道梁特真的不知道今年這個月有里約奧運?回看財爺,早於八月七日發表題為〈全力爭勝〉的網誌,表示(與不少港人一般)在「家中收看了奧運的開幕式」,而看到由難民組成的隊伍進場一刻,也感到動容。曾俊華不僅對港隊予以肯定,認為他們經歷的「辛酸和付出的汗水和心血,實非筆墨所能形容。」而在〈全城街馬〉這篇文章中,曾俊華更以業餘劍擊教練的身分,表示「深明運動是和青年人溝通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徑。」因為和小伙子們「一同付出汗水、一同經歷成敗、一起面對挑戰,相比起正經八百跟他們講做人道理,更能夠得到年輕人的信任。」這番話似乎意有所指,但相對於梁特活在火星般的「堅離地」,只談什麼國家安全、量子衞星,甚至教人懷疑他是否知道李慧詩是誰,曾俊華那一句「體育比賽能夠發揮的團結社會功效,在奧運會上已經表露無遺,無需多講。」意在言外,高下立判。在下一直相信,奧運精神不僅是奪金而已。但五環的意義,卻早已被腥臭的商業利益、狹隘的國族狂熱所污染。里約奧運負面消息一直不絕於耳,但仍有不乏令人津津樂道的美事。例如,女子五千米初賽,美國跑手迪阿高絲天奴與新西蘭的夏布蓮發生碰撞後,停下來互相扶持。盧森堡兵兵代表,五十三歲的倪夏蓮,已是第四次代表盧森堡出戰奧運,但仍表示這不是最後一次。代表德國出戰,四十一歲的烏茲別克體操老將卓蘇維迪娜,本來二十年前已退役,但為了醫治罹患白血病的兒子,二○○二年復出,她曾經說過,「你(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還有,當新加坡的斯庫林在男子一百米蝶泳擊敗美國的菲比斯後,菲比斯不僅沒有出言不遜,沒有頓地捶胸,反而對這名小伙子大加讚賞。至於李慧詩,雖然空手而回,但仍有不少支持者到機場迎接,也足以彌補里約留下的空白了。真正的奧運,也許,不是為國爭光,展示國家強大。而是展現存於每一個人內心,與生俱來的那股「洪荒之力」。 梁振英 體育 里約奧運 奧運

詳情

最好的另一半

這一屆奧運,有兩個人,輸得很好看。一個,是輸給舒古寧的菲比斯,另一個,是敗給李宗偉的林丹。有人說既生瑜,何生亮。薩里哀利會問,世上為何有個天才叫莫扎特。其實,不是這樣的。你問林丹,他寧願要一個廿一比零敗給自己的對手,還是搏晒命也分不出高下的?追求名利的人,着眼勝負。真心熱愛運動的人,追求較勁的快感。我為打敗你而來,也期待你如何放馬過來。李宗偉說,沒有林丹,就沒有李宗偉。林丹說,只要李宗偉還在打,我就打。不是宿敵,反而是求之不得的另一半。十二年來,對賽三十七次,終極一戰,打到決勝局,一分一分咬住咬住。這個歷史,我倆一起創造。無敵是最寂寞。獨孤求敗只能隱居深山。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何况還是一個令自己不斷進步的人。因為你,我完善了自己。搞不好,你是世上最了解我如何打球的人。比歷代教練,甚至我更了解自己。看李林對決,心情隨年月轉變。八年前,撐林丹,不為什麼,只因他是中國隊。四年前,沒有撐不撐誰,兩個都太好看。今次,真心為李宗偉打氣,想他贏返次,也好奇他如何出奇制勝。終於,球賽在他難得一見的激動咆哮中結束。第一次看見沉實內斂、沒有表情的他,單純而開懷地笑。受訪那刻,他對着鏡頭,說着廣東話,感覺太親切。李林擁抱交換球衣,看得人好感動。那一刻,相信林丹最期待見證的,是李宗偉站在奧運金牌得主台上。李宗偉說,決勝局末段,領先三分卻被林丹追上時,沒想什麼,只是「just try every shot and did my best」。心理質素最重要,見報之時,相信他已圓夢。祝福李宗偉。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21日) 運動 體育 里約奧運 奧運 李宗偉 林丹

詳情

孫楊就是中國

「水神」菲比斯以歷年累積23面金牌,為運動員生涯劃上句號。100米蝶泳輸給了年僅21歲的新加坡小將史高寧,菲比斯沒有表現不快與遺憾。賽後,菲比斯在泳池擁抱史高寧,表示祝賀。在頒獎台上與對方有講有笑。菲比斯更對記者說:「輸了,沒有人會高興,但我為他自豪,向他致敬。」菲比斯的泱泱大度,是否美國人的典型?當然不是,美國是個五湖四海的大熔爐,出了包容豁達的菲比斯,也可以有操弄宗教種族矛盾而獲益的政客特朗普。但我可肯定的說,孫楊,就是當今中國的典型。400米自由泳,澳洲泳手賀頓擊敗孫楊,口水戰即起,再次揭起孫楊服禁藥的瘡疤。兩年多前,孫楊在中國全國游泳冠軍賽,尿液樣本測出禁藥,被罰停賽三個月。但中國體育當局延遲半年才對外公報,國際泳壇嘩然,判罰太輕,有私了的嫌疑,更涉及隱瞞。賀頓重提舊案,顯然至今仍耿耿於懷。觸及中國民族主義者的痛處,五毛網民空群出動,翻牆攻佔賀頓的社交媒體平台,但五毛面對陌生環境,又一次迷路,誤中副車,鬧出笑話。黨媒發飈,其瘋癲程度不下網民,既攻擊澳洲人是監躉後裔在西方世界低人一等,但對亞洲卻「以蠻不講理方式強調自己的『白澳』屬性」「對外展現自卑、傲慢」。黨媒更質問中國對澳洲的經濟很重要,澳洲為何要與上帝為敵:「顧客就是上帝,很難想像在中國這個『上帝』面前,一些澳大利亞人怎麼會去做有悖於這種常識和公理的舉動呢?」其實孫楊何嘗不是認為自己就是上帝。被記者問到將會再次跟賀頓一決高下。孫楊一臉不屑:「我不知賀頓是誰。1500米,我是王者,我就是新世界。」最後,孫楊在預賽大失準,竟然連決賽都入不到。孫楊和黨媒的表現,使我想起中國外交部長黃毅,他對着加拿大記者發飈,情况同出一轍。黃毅被問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觸動痛處,無言以對,理屈詞窮,只能用發飈解窘。孫楊其實就是中國,他就是中國網民,就是黨媒。暴發,土豪,以為自己是世界中心,天下無敵。但卻底氣不足,輸不起,觸到痛處,皇者上帝,語無倫次。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9日) 中國 中國網民 里約奧運 奧運 孫楊

詳情

獲准晉級因體育精神?美國接力隊受特別關照?看IAAF規則第163條第2款

奧運田徑場上近日先後傳來美麗故事和爭議事件。美麗的故事當然是發生在女子五千公尺初賽的事件。美國的Abbey D’Agostino和紐西蘭的Nikki Hamblin在混亂中一起倒地。前者率先站起來並扶起Nikki Hamblin。兩人嘗試繼續競賽但Abbey D’Agostino傷勢太嚴重未能跟上。Nikki Hamblin鼓勵她後,Abbey D’Agostino卻叫Nikki Hamblin不要照顧她。後來Nikki Hamblin在過終點後特意等待Abbey D’Agostino完成賽事後與她擁抱。在競爭殘酷的奧運舞台,兩人的行動教人感動。雖然兩名運動員都未能造出足以晉身決賽的成績或時間,但大會決定讓兩者參加決賽。不少媒體都明示或暗示兩人是因為彰顯了體育精神或者奧運精神所以破例得到決賽權。甚至連國際奧委會的官方網站也做了標題黨,以「有禮的跑手因公平競技而得到獎勵」(GRACIOUS RUNNERS REWARDED FOR FAIR PLAY)為標題報道事件。但其實兩人得以晉級決賽很可能和她們是否成為了奧運精神的象徵無關。因為國際田徑聯會(IAAF)競賽規則第163條第2款a指,如果運動員被阻礙而裁判認為該運動員受到嚴重影響,裁判可以「下令賽事重新舉行或者容許受影響的運動員(或隊伍)參加下一輪賽事」。事實上, Abbey D’Agostino和Nikki Hamblin在賽後都有上訴。而在事件中同樣被嚴重干擾的還有奧地利選手Jennifer Wenth。她同樣在上訴後取得在八月十九日參加決賽的資格。原本應該只得十六人參加的決賽因此會有十八人參加(Abeey D’Agostino傷勢太重,將肯定缺席決賽)。爭議事件則是美國女子4乘100公尺接力案。美國隊在初賽因為被鄰線巴西選手所阻,導致跌棒。即使美國選手拾回接力棒完成賽事,也無法晉級。不過,美國隊上訴後獲准自己一隊在相同的賽道上重跑。只要造出的成績比以第八名晉身決賽的中國隊為佳,美國隊就會躋掉中國隊入決賽。結果,美國隊重跑時順利造出比初賽任何一隊的成績更快的時間,美國將取代中國隊在決賽亮相。由於巴西隊是犯錯一方,關鍵的條文是田徑例書第163條第2款b。根據該條文,如果裁判認定美國隊是被巴西隊所阻而未能晉級,上訴結果應該是重賽(但巴西隊不得參賽)或者是將美國保送入決賽。當然,重賽的決定牽連甚廣,因為其他在美國那組初賽已經晉級的隊伍必定會極為不滿。那麼像女子五千公尺一樣,直接將美國保送到決賽呢?這也有相當大的難度。因為五千公尺賽跑,運動員不用沿固定線道比賽,就算多了幾名運動員也對賽事沒有太大影響。但4乘100公尺接力卻要跟隨固定線道賽跑。而奧運田徑賽事場地能容許4乘100公尺接力賽進行的跑道卻只有八條。所以如果要保送美國,那就一定要躋掉另一支隊伍,除非大會容許決賽分開兩組角逐。中國隊上訴時確實提出了決賽分開兩組角逐的要求,老實說, 這大概這也是最公平的方案。但只要想像一下這樣對決賽的觀賞性會帶來多大的影響,就可以預料得到IAAF不會同意這個要求。總結來說,讓美國隊自己重跑,我們可理解為是IAAF在保障決賽觀賞性的前提下,被開罪的隊伍數目最少的決定。中國隊今次太倒楣了!值得一提的還有三點。首先,IAAF規則中有關競跑時被阻礙的條文根本沒有自己一隊重跑的選項,現在大會的決定其實是將決賽的觀賞性置於賽例之上。但據新浪報道(http://goo.gl/tKyRP3),有IAAF官員指,在前年的歐洲錦標賽和四年前的世界青年賽都有重跑的先例可援。另外,條文針對無辜被阻的運動員,只有重賽和保送到下一圈兩個結果。換言之,在決賽前被阻還有希望,在決賽被阻基本上就只能認命。最後要說的是,第163條第2款最後還有一句,就是說a項和b項的條文正常來說只適用於有盡力完成比賽的人。所以,如果參加五千公尺的那三位跑手或者美國隊沒有在出線無望下奮力完成賽事,可能她們也得不到參加決賽的權利。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 體育 里約奧運 奧運 中國隊 田徑

詳情

「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

很久沒看過一宗港聞,是關於有人很想「攞啲野返香港」,而不是從這裏帶走家當、資產。李慧詩說「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我也沒想過,香港還有才俊能人,仍思考著如何貢獻這地方,幾乎獻出心臟。香港最根深蒂固的特質,卻是這裏的無根性。天下熙熙,人來人往,四、五十年前一批人移民入來,二十年前又一批人移民離開。這裏是「靈薄獄」,身處其中的人是「中陰身」,若活在地獄,你還會認命過爛日子,安心知天命,但在這中轉站,你卻無時無刻在盤算,什麼時候能夠離開,禍福已不能預測,人由是躁動不安,身心無一刻不憂慮,不能靜下來。什麼建設香港,我愛香港,願為香港貢獻,出一分力的廢話,每次聽到也會因當中的偽善而反胃,come on,你有機會,而且有能力在他方謀生,美加英澳紐豈會不是終站?雙腿很誠實,撫心自問,大難臨頭會不會各自飛?試問有誰可以毫無猶疑,生於斯長於斯後,承諾貢獻於斯終老於斯?李慧詩那番話,其實很不香港,很不獅子山精神。昔日那些「香港精神」代表人物,什麼刻苦耐勞、拼搏、靈活,到收成正果,或臨難之際,一定是打包全副身家,帶著在此地習得的知識經驗,與妻兒頭也不回遠走他方。最動人是她若真的「攞了啲嘢」,下一步卻是想著「返香港」!城裏的人拼命從香港「攞嘢走」,從香港抽錢、抽人才、抽產業;這姑娘卻自然流露出「返香港」的意願,回到她的「牛下」,見這裏的親戚朋友,講回她最能駕馭的廣東話。大家不斷說着香港已大變,但這個長期在外集訓的運動員告訴我們,取得光榮後,第一站還是要回來這個家,任憑這地如何變化,我還是要「返香港」。李慧詩她不純為自己爭勝,「要攞啲嘢返香港」的執念,令她自覺玩命也要堅持。「要攞啲嘢返香港」,那東西不是你去秋葉原搶的限定模型,不是去明洞買化妝品,更不是為應付同事而隨便挑的無聊手信。她想帶回來的,是誰也不能取走的城市之光,史書會記載,紀錄會流傳。這是又一個共同經驗,電視機前的人能尖叫,網絡給勝利洗版,手機所有群組對話盡是熱血光榮,人人樂上幾天,怎樣善忘都好,四年後、八年後又會提起她和那面獎牌。資產可以變賣、貨幣可以自由兌換、藝人會北上、賺夠的會移民。只有這些勵志故事,各人在不同範疇付出過的血汗,才能潤澤土壤,慢慢將無根性消除,令人回歸大地,落地生根。本不想將此文連上政治,但一路寫著,又令我想起梁天琦這番話:問:「如果有『流亡海外』這個選擇,你會選擇流亡,還是留在香港,坐十年監呢?」梁:「如果真係有得畀我揀的話,我會選擇留喺呢度。因為香港過往冇出現過一啲願意為自己政治理念犧牲咁多嘅人。」在國際舞台,我們要「攞啲野返香港」;之於本土,要說得出「我會選擇留喺呢度」。這就是屬於新一代的香港精神,關鍵字已由「移民」和「走」變成「返」和「留」。縱使新時代目前百病叢生,充滿唏噓失落,我還是慶幸能參與其中,感受李慧詩、梁天琦等代表人物帶來的激盪心情。Long Live Hong Kong. 里約奧運 奧運 香港隊 李慧詩

詳情

黨國體制的異類

中國游泳運動員傅園慧一句「洪荒之力」,風靡整個神州大地,一夜之間做了網絡紅人,亦馬上成為大陸網絡媒體的搖錢樹。即使一向視強國人為蝗蟲的香港本土派,對傅園慧也沒什麼惡評,至多是與心浮氣躁的隊友比較,孫楊為何會乞人憎?傅園慧又為何會受歡迎?傅園慧既不是金牌得主,又不是屢破世界紀錄,比賽成績也未能為黨國增光。傅園慧只不過是表情多多,說了幾句率性的人話,僅此而已。「洪荒之力」這句搶睛潮語紅遍虛擬世界,在網絡發達的今天,一點都沒有意外,但我認為更難得的,是她的謙虛。起初她搞錯了預賽成績,後得悉超額完成,三番四次表示「我很滿意」。記者問:「對明天的決賽充滿希望?」幾乎想都不想就回應:「沒有,我已經很滿意了!」「今天的比賽我還是已經心滿意足了。」傅園慧的謙虛,不但與孫楊的飛揚跋扈成強烈對比,更完全不符合今天大國崛起的國情。更令人意外的,是傅園慧透露了訓練的痛苦過程。「訓練真是生不如死」,她雖然沒有披露更詳細的內情,但以黨國全面控制體育運動的今天,傅園慧不但對黨國的偉大和栽培沒有歌功頌德,反而流露出人性的軟弱和痛苦,其實也是犯了大忌。決賽後,傅園慧再接受訪問,記者提到她比銀牌得主只慢0.01秒,「可能是我手太短了吧!」原來她根本不知道與加拿大選手同列第三,拿了銅牌。得悉賽果後,起初一臉意外,繼而喜出望外。網上有重新剪接包裝各式各樣的視頻片段,那副傻大姐的可愛模樣,看了又看,總是令人忍俊不禁。在黨國體制下,運動員沒有個人,只有集體,一言一行都代表國家,參賽是為了黨和國家的榮耀,個人榮辱只是其次。黨國體制下,運動員被要求要謹言慎行,贏了喜極而泣,輸了悲從中來,鮮有流露真情感,遑論觸及秘而不宣的訓練感受。傅園慧是黨國體制的異類。傅園慧網上爆紅,原因就是一個「真」字。中國大陸假的東西太多,假貨、假話、虛情假意,難得有一個真性情的人,還是黨和國家傾全國之力培養的運動員,物以罕為貴,一夜爆紅,不是沒有原因的。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17日) 里約奧運 奧運 傅園慧 中國隊

詳情

傅園慧與孫楊的共通點

代表國家出戰奧運的傅園慧與孫楊,大眾對他倆的評價,有天壤之別。前者因性情率真受盡愛戴,後者因氣焰囂張神憎鬼厭。不少人以傅園慧之善,突顯孫楊之惡。然而,他們兩人其實有共通點,而這共通點在內地難能可貴。內地一直有所謂的主旋律。由國家供養的運動員,自然有責任維護國家形象。過往,他們的首要任務,是在國際舞台上為祖國爭光。今年出現明顯變化,有關運動員的花邊新聞,日日新鮮,風頭蓋過中國獎牌榜。今年八卦特別多或許當局想為民族主義情緒降溫,讓大眾看看小道八卦俊男美女,免得時常對外網上宣戰。另一原因,可能是國家體育總局正為更實際的利益下工夫,乘奧運熱潮塑造星級運動員,爭取天價代言收入與佣金。披上運動服的「小鮮肉」與小美人,目不暇給。然而,無論他們在微博上的遣詞用語有多俏皮可愛,回到現實面對鏡頭談及運動本職,就不得不認真。認真之餘,還帶有一種十多二十歲年輕人身上不該出現的世故與保守。競賽充滿激情、訓練刻苦無比,他們卻沒有投訴,沒有比較獨特的個人目標與想法。運動員說真心話有風險因為國家運動員一直受制於官方主旋律。他們自己也怕說錯話、怕媒體大做文章、怕「憤青」斷章取義。傅園慧與孫楊,雖然性格南轅北轍,但同樣難得地敢於表現真我。傅園慧想:我就是傻大姐,我就是享受比賽過程挑戰自己,獎不獎牌沒關係;孫楊想:我就是王,獎牌就該是我的。兩者表現,即使不違背國家主旋律,也稱不上跟主旋律契合,當中絕對有風險。伏明霞曾被封「不知道姑娘」他們呈現出鮮明的個性,有血有肉,令人印象深刻。而除了金銀銅牌之外,鮮明的個性,可能才是內地最缺乏的。許多人也有一個印象,就是全中國上下,由國家領導人至村書記,由上市公司主席至一個小學生,每當面對鏡頭公開發言時,就變成機械人,要不背稿,要不顧左右而言他,毫無個性。主旋律籠罩大地,大家都怕禍從口出。1990年,初出茅廬的伏明霞,在美國一個運動會奪冠後收到指示,無論外國記者問什麼,一律回答「不知道」,以免小女孩講錯話。結果,她遭外國媒體戲稱為「只會說『不知道』的中國姑娘」。時移世易、資訊發達,記者與鏡頭無處不在,公眾人物有更多渠道表達自己,但內地同胞對於秋後算帳的恐懼,終究揮之不去。傅園慧與孫楊,有機會在本月底到訪香港。頑皮的網民,已經在討論如何製作刺激性標語,屆時對不可一世的孫楊嘲諷一番。惹笑的討論中,有人半認真地提出隱憂:侮辱國家運動員,會否被指「持攻擊性武器」拘捕?所謂的主旋律,尚未在香港成形。至於秋後算帳的恐懼,部分人已經有所感知。文:陳帆川作者是記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6日) 里約奧運 奧運 孫楊 傅園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