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正健:珍摩露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文青女神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文青女神。記憶裏,有幾個法國電影形象一直縈繞着我﹕《新橋之戀》的茱麗葉庇洛仙(Juliette Binoche)、《芳芳》的蘇菲瑪素(Sophie Marceau)、《紅》的伊蓮謝歌(Irène Jacob) 。再古典一點的,有《秋水伊人》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冷門一點的,有《去年在馬倫巴》的黛芬賽麗格(Delphine Seyrig)、《斷了氣》的珍西寶(Jean Seberg)。卻不知怎地,偏偏就是沒有《祖與占》(Jules et Jim, 1962),和他們的Catherine。 《祖與占》是H告訴我非看不可的,而當時我看過的杜魯福(Francois Truffaut)電影只有《四百擊》。H迷戀Catherine,甚至認為她就是某種愛情客體的理想形象。那時是2000年前後,網絡時代未到,而二十世紀偉大的文藝青年時代卻過去了,我抱着準備被啟蒙的崇敬心態去拜看《祖與占》,也抱着同等的仰望之情去細味上一代文藝青年是怎樣熱忱於法國新浪潮電影。但很可惜,電影沒有像預期一樣擊倒我,《祖與占》極其量只是一齣好戲,而不是迷人的戲。我向H抱怨,戲中的

詳情

BedTalk系列:軍醫的肌肉疲勞

還記得當年Abercrombie and Fitch (A&F)在香港開分店的盛況嗎?全城女士都進入瘋狂狀態。每次宣傳,80-100根有齊各器官和肌肉的洋腸穿著小紅褲向各大女仕招手。明知店裏賣的是那些女仕已經沒有條件穿的吊帶背心和小熱褲,但女仕有水可以抽,公司做到勢頭,一舉兩得。 我有位朋友在A&F開張期間一天八次走到辦公室樓下匯豐銀行假裝入票,為了的是想偶遇多幾根洋腸。「好看麼?」「你看看!一個半個筋肉人你可以偶然遇上。你遇過同一時間一打打壯男向你招手擁抱嗎?」 是的是的,我遇上一枚阮馬素都不夠你的「如果一打」匹敵。 普通人看運動明星,隔著觀眾席再跨越跑道上的那個身影,總會吸引一班狂迷去課金,翹班翹課去拉近自己和偶像的距離。 但當自己已經呆在更衣室,隔著布簾聽著運動明星脫光光在淋浴間的潺潺水聲,再閃過診症治療赤手觸下去的汗水、貼布、凝膠、草根和泥巴,幻想空間真的由無限跌到零。 有一段時期,因為診症時間太長和出差太頻密,我逛書店到男仕雜誌那一欄,見到本地和外國的男性雜誌封面,深深烙印的胸肌、王字腹肌和四隻牛撞過去都絲毫無損的馬甲線,工作有關的皮質醇就會直線上升,有點吃不

詳情

沒有她,就沒有《神奇女俠》

最近很多人被Gal Gadot這位新一代神奇女俠吸引,稱她與一般的英雄人物有很大分別,不再局限在「打打殺殺」,充滿人情味,被喻為DC中最立體的角色。看到這文章的標題及文章的開首,可能你會覺得,我就是認為「沒有Gal Gadot,就沒有《神奇女俠》」,的確,不能否認Gal Gadot在電影中演活了神奇女俠,但電影中有一位更重要的人物,沒有她,Gal Gadot也不會有演出的機會,她就是電影導演Patty Jenkins。 起初,我只是好奇一位女導演如何拍攝這類型的「男人戲」,才去看這電影,但當我看畢這作品,再搜尋一下這導演的資訊,才了解到《神奇女俠》的深度,原來源自Patty Jenkins的堅持。今年45歲的Patty Jenkins在2003年拍攝了她的電影處女作《女魔頭》,讓Charlize Theron成為奧斯卡影后,之後在2004年她就告訴華納兄弟她想拍《神奇女俠》,但是因為神奇女俠是女性英雄,高層當然會很擔心能不能成功,所以花了好幾年排除這些疑慮。就這樣,過了這麼多年終於完夢,令《神奇女俠》成為DC電影史上第一部由女性導演執導的電影,也是第二位拍攝製作成本超過一億美元電影的女

詳情

《29+1》過往錯過幾多

沒看過《29+1》舞台劇,但多年來讚譽者眾,而且數度重演,彭秀慧把它搬上大銀幕,首次執導電影,卻難脫舞台劇本色,在近兩小時片長中,太多旁白太多歌曲來交代主角的內心和情節,有時候覺得像聽廣播劇,甚至是在看帶有旁白的MV。 不過,彭秀慧舞台劇出身的優點,也發揮在指導演員身上,起碼向來咬字欠準的周秀娜,今次在片中改善不少,對觀眾來說耳朵少受罪,對演員的事業而言,也受益不淺。 《29+1》的故事相信令不少女觀眾產生共鳴,據說很多人在戲院哭了,就跟主角林若君一樣。電影講述林若君為事業拼搏,她得到老闆賞識,獲得升職機會,卻在臨近三十歲時,面對生活的轉變,包括父親離世,與男友的關係進入瓶頸,甚至漸行漸遠。 有一幕,她跟同學敘舊,有人已婚生子,有人在失戀後閃婚,也有肉食女,以及首次投入男女關係的女孩,似乎是女人感情狀態的幾種典型,而林若君後來卻因為父親猝逝而省悟,繼而迷惘,例如跟男友的關係拖拉多年,不進且退;悔恨錯過了跟家人相聚的時刻,似乎在生活上,除了工作,她都沒有把握,租屋可以突然被房東趕走,感情原來從沒有依傍。 但這種蘇醒,是因為行將三十在關卡口前回望的感悟嗎?還是在光速飛行的生活軌迹上,習慣以

詳情

《29+1》如果三十歲以後,你還只顧著自己……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29+1》是一齣不折不扣的女人戲——單從戲名,就能見於當中的敏感與曖昧,不能大大方方談三十,反以二十九為本位,在後輕輕加上註腳,補上讓人沉重的「一」。 電影以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劇場作品《29+1》為藍本,劇場從2005年開始(也是彭的三十歲),先後演出九十幾場;2016年,作品從劇場走進戲院,由彭秀慧親自執導,談到女人三十的掙扎與矛盾。 三十歲是整齣作品討論的起點,是一個(所謂青春)階段的終結,也是一個(所謂成人)階段的開始。對很多人來說,這彷彿是一條結界。一旦踏進,從前的優勢逐漸消失,不只是皮膚鬆弛新陳代謝減慢這些不爭的事實,從二字轉為三字,談的是(心態的)轉變。 若然二十多歲是探索的階段,仍有空間犯錯,三十歲的可怕,在於時間的催促。這種所謂時間的催促,不多不少是社會遺留的壓力,尤是針對的是女性——既然青春年華漸逝,也就是時候安定下來。於是,所有在上一階段仍是未知、未穩定的一切,如工作/家庭,通過這關口後,彷佛成為立刻要完成(又必定要完成)的課業。 結果,社會生出了一個接一個林若君(周秀娜),在主流價值的道路上奔馳,漸漸在工作上攀升至高位,在愛情路上也有一

詳情

《29+1》:30歲,只是人生其中一個關口

《29+1》是跨媒體藝術工作者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首次公演後反應熱烈,之後八年內重演多次合共九十一場,是劇場界中叫好叫座的作品。來到2017年終於改編為電影,邀得周秀娜和鄭欣宜主演,把自己其中一部代表作搬上大銀幕。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故事開首由周秀娜飾演的林若君出發,講述她三十歳前的經歷,事業如日方中,皮膚開始鬆弛,愛情生活穩定,也有相識多年的好姊妹。電影的起首確實是由女性角度出發,反映不少女性大概到達「三十關口」前的生活點滴,既要面對青春即將逝去,也要承擔越來越多的責任。 不過發展下去,更多是談人生各種選擇,其實不止女性,我們都是在社會中一直營營役役,不斷追逐拼命,各個方面都看似美滿,其實是否自己內心最理想的想法?當中又忽略了多少人和事?電影透過林若君「隔空」認識由鄭欣宜飾演的黃天樂帶出這個命題,她機緣巧合下搬到黃天樂的家,翻讀其日記並反思自己一直的生活模式。或許我們總是在意自己年紀漸長,盡量集中精力向著自己目標進發,卻忘記了身邊的事物也會隨著時間流逝,有些事沒有好好經營就會失去,有些人沒有好好溝通就會疏離,有些更可能一去不返,變成人生中的遺憾。 相比之下,黃天樂雖然

詳情

不懂乜乜的女人

我身邊不少女性朋友,長期非常忙碌。除了日復日的保濕化妝、揀衫換衫、返工放工、洗衫煮飯、卸妝護膚、相夫教子(假如已婚)、擔心(或被關心)無得相夫教子(未婚者適用),近期時間表還額外增添兩項行程:睇電視、看電影——只因這陣子有三齣本地影視作品,都打正旗號,要說出香港女性心聲。 第一齣女人戲由TVB 炮製,名叫《不懂撒嬌的女人》,故事講述一對「不懂撒嬌」的香港堂姊妹,辦公室內能幹強悍,情場上卻面對中台強敵夾擊。劇集簡介寫明,這是關於「如何扭轉單身終老命運的愛情故事」。聽起來異常老套的情節,每晚卻吸引百多萬觀眾收看,甚至引起網上熱話。不少人說,此劇有別一般膠劇,畫面清新,對白精警,角色設定刺中港女心事。如劇中唐詩詠飾演的Cherry,受過情傷,堅持以結婚為人生最大意義,偏偏遇上一個恐懼結婚的男人,不少女觀眾大力點頭,「講緊我呀」。 另一個教港女點頭的故事,是《春嬌救志明》。張志明和余春嬌之間的感情,七年前萌芽於後巷煙霧,兩年後續集備受北方情敵挑戰,仍和好如初。近月上映的第三集,再無外敵,但「港女代言人」余春嬌眼見身邊大男孩長不大,心情敏感,茶飯不思,情海(無端端)又翻波。女觀眾一邊為角色無理取

詳情

被釋放,不是完結

近日,尼日利亞政府表示,有82名被擄走的女生獲得釋放;尼日利亞總統亦感謝瑞士政府和國際紅十字會等從中斡旋。 適值,最近自己的facebook 回顧,提醒著自己,三年前也參與了  #BringBackOurGirls的相片行動。 三年前發生了甚麼事呢?2014年4月,於尼日利亞傳來震驚全球的消息:276名於該國奇博克鎮(Chibok)公立學校就讀的女學生被當地極端武裝組織博科聖地擄走。博科聖地英文為Boko Haram,以其組織發源地(尼日利亞東北部地區)語言,其名稱的大意為「西方教育是褻瀆」,並認為女孩不應上學,應該要嫁人;該組織稱不滿尼日利亞「西化」,自2009年起發動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當中包括針對基督徒及學生的殺戮及擄劫。 女學生和婦女被擄走,平民被殺害,當中的罪魁禍首,固然是博科聖地;然而,應當保障人民生存、宗教自由、教育等權利的尼日利亞政府,其實都責無旁貸。據報,博科聖地於擄走女學生前四個多小時曾向當局作出預警,但當局卻未有採取任何防範措施。[1]當年,香港亦有團體前往尼日利亞領事館請願,要求當局致力營救,保障當地人權[2]。 三年後的今天,尼日利亞政府在協助下爭取到部份學生

詳情

面對問題,你會選擇解決,還是逃避?(一)

香港優秀舞台創作女演員彭秀慧在2005年創作了《29+1》這一齣舞台劇,全劇自編自導自演,由藝穗會小劇場演到演藝學院歌劇院,八年來累積演出了九十一場,但全部爆滿一票難求,因此我無緣欣賞精彩的獨腳戲。幸2016年,彭秀慧決定開拍電影版,在昨日我終於欣賞到其首部電影作品的優先場。 (評台編按:下文有劇透) 《29+1》談的是女性的迷惘,尤其踏入30歲,這,是女人眼中很可怕的數字。究竟應該專心事業嗎?但當事業稍有成就,就與家人關係疏離,甚至開始要計算當了幾多次伴娘,怕做了三次就無法結婚,但最最最苦惱的,是拍了很多年拖對方沒有結婚的打算,又或者,根本連一個對象都沒有。電影《29+1》中的女主角林若君(周秀娜飾)就是這樣的事業型女性,在踏入三十歲前的一個月,她獲其上司Elaine(金燕玲飾)賞識升職,但當事業有成了,卻與由中學時期已一起的男朋友(楊尚斌飾)步入了倦怠期…… 林若君有一次搭乘的士的時候,問的士司機有些新簇簇的傢俬有沒有興趣接收,她不是為了搬屋,只是希望想買新的,司機當時說了很精警的話:「之前屋企電視壞咗,第二日阿仔就買咗個新,而加年輕人覺得拋棄一啲嘢太易,但冇諗過可以解決(修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