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正健:珍摩露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文青女神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文青女神。記憶裏,有幾個法國電影形象一直縈繞着我﹕《新橋之戀》的茱麗葉庇洛仙(Juliette Binoche)、《芳芳》的蘇菲瑪素(Sophie Marceau)、《紅》的伊蓮謝歌(Irène Jacob) 。再古典一點的,有《秋水伊人》的嘉芙蓮丹露(Catherine Deneuve),冷門一點的,有《去年在馬倫巴》的黛芬賽麗格(Delphine Seyrig)、《斷了氣》的珍西寶(Jean Seberg)。卻不知怎地,偏偏就是沒有《祖與占》(Jules et Jim, 1962),和他們的Catherine。 《祖與占》是H告訴我非看不可的,而當時我看過的杜魯福(Francois Truffaut)電影只有《四百擊》。H迷戀Catherine,甚至認為她就是某種愛情客體的理想形象。那時是2000年前後,網絡時代未到,而二十世紀偉大的文藝青年時代卻過去了,我抱着準備被啟蒙的崇敬心態去拜看《祖與占》,也抱着同等的仰望之情去細味上一代文藝青年是怎樣熱忱於法國新浪潮電影。但很可惜,電影沒有像預期一樣擊倒我,《祖與占》極其量只是一齣好戲,而不是迷人的戲。我向H抱怨,戲中的

詳情

那些年,我們一起J過的娜姐

那年中五暑假,我在書展打暑期工,是一家大型出版商的攤位。人工是廿五蚊一個鐘,那時未有最低工資,這個價算最好搵。雖次於人口普查,但普查不是年年有。 我被分配的那邊賣一堆流行小說,還有新晉才女的寫真散文集。還記得開鑼第一天,上百個粉絲衝過來,十本十本的買下散文集。我們一下子應接不來,不斷從枱底拿出新貨,很快就賣清光,要倉務同事添貨。年輕女星兩小時後來巡視業務,非常滿意,對傳媒說,她這是健康性感。 同年另一同類型女星,散文集被發現有多個錯別字成為笑柄,城中筆伐此起彼落,新才女淪為茶餘飯後談資。我和幾個百厭的小伙子,在書攤內對着人群大喊:「埋嚟睇吓,一本書有散文、有寫真、有美女、冇錯別字。」 被主管罵了一頓,但責備中還是帶點笑意。年少的只不過想口爽一下,吸引吸引途人注意,或可刺激銷情。最重要的是,大家買什麼賣什麼,其實心知肚明。 我們賣書的,還有條規矩,就是不准看書,但我還是偷偷地讀畢了散文集。第一天就讀完,內容沒有記得,只記得當時有認真與同事討論過:到底小粉絲的心態是什麼?廿五蚊一個鐘的勞力賣那些甜美的、清純的、J完還要羞恥內疚的。這世界就是如此運作,很納悶。 翌年,橫空出了一個周秀娜,一切

詳情

群芳爭艷——李麗華與同時代女星們

半年前夏夢逝世時,我曾在「世紀版」談她在香港電影的獨特地位,文章結束時提到香港電影金像獎錯失了頒終身成就獎給她的機會,十分可惜。如今李麗華逝世,情况卻不同,她在過去兩年間連續獲頒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終身成就獎,除了看出兩地電影人都知道尊重她的成就外,吳思遠在推動她獲獎一事上尤其功不可沒。李麗華在得獎時,台灣香港兩地都有不少人寫過她演藝成就的文章,自己也寫過一篇長篇的文章談她的電影演出,這裏避免重複,嘗試以她與其他女星的比較看她的演藝生命特色。 李麗華的處女作是上海孤島時期為藝華公司主演的《三笑》(1940),這是部鬧雙胞的電影,同期有國華公司出品,周璇主演的《三笑》,李麗華一出道便要與其他女星作演相同角色的較量。李麗華最後一部演出的電影也是鬧雙胞,她在金漢導演、凌波主演的《新紅樓夢》(1977)飾演賈母,與李翰祥導演、林青霞主演的《金玉良緣紅樓夢》(1977)在台灣上映時也是打正對台。處女作和息影作都是打對台的雙胞戲,看似巧合又不全是巧合,因為在李麗華的演藝生涯中,這種與其他紅女星演同一角色的情况不斷出現。最著名的兩次是在六十年代,她先是在電懋公司的《梁山伯與祝英台》(1964)演

詳情

仰望傳奇,萬紫千紅:李麗華(1924-2017)

2015年金馬獎頒獎典禮,我在新聞中心招呼媒體、迎接得主,心中卻不由得忐忑。倒不是為了賽果,而是因為即將要上台領取終身成就獎的李麗華。 早在2013年「金馬50」,我們幾乎全球覓了她一輪,都沒成果。沒想到一年多以後,這個名字在金馬執委會又被提起,輾轉確認當時她安身的地方,就在香港。會議上無異議通過她獲獎;年過90、深居簡出的大明星,也將和家族成員、助理等一行人浩浩蕩蕩來台北。但是在她上台前,我們所有工作人員,老實說,都沒正式見過她本人一面。因此,當她乘?輪椅出場,我那顆七上八下的心,根本就是五味雜陳:既有見證影史的感動與震撼,還有幾分不可置信。恨就恨隔天李麗華設宴,忝為最「年幼」的受邀者,我卻得為一場早已答應的影人座談而無法赴會。但宴後那本送達手上的簽名書,卻又讓我着實雀躍了好一陣子。 巨星之路 即使從小喜歡看電影,但李麗華實際上和我是存在着嚴重「代溝」的。她被稱作「天王巨星」的時代,我壓根沒趕上;從銀幕認識她的時候,其名號早已改喚「長青樹」,意即影壇「紅最久」的人吧!但電影的迷人不也在此?也是到了八九十年代,透過影展、資料館辦回顧,我才得以迷上阮玲玉、周璇、白光、葛蘭和林翠啊! 李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