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後梁前娥」的「薯片現象」

提到剛剛結束的特首選舉,曾俊華的「薯片效應」無疑令人印象深刻。撇開政治立場,相信大多數人都會認同林鄭月娥的工作能力、務實勤致的態度,反之沒有多少人能說出曾俊華在任財政司長9年有什麼重大功績,反而多會聯想起他多年財案「計錯數」。但為什麼曾俊華的民望就是高於林鄭月娥呢? 常言道「利口不利腹」。理性上清淡的食物對身體好,刺激、口感「過癮」的東西不一定健康,但零食永遠比主食吸引,因為食物不單為了果腹和健康,更是一種心理需要。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吃香口的薯片比喝一杯鮮奶更吸引。有人把這樣的「薯片現象」訴諸曾俊華競選工程的文宣和公關成功,他在這方面的工作確實有亮點、夠貼地,但這些極其量是外因,不是本質。 另外亦有人會將這解讀成為人們對抗「中央欽點」、「西環干預」的體現,投射在曾俊華身上。我認為這只是反對派的政治議題設置策略,用以打擊最有機會當選的林鄭月娥,將之「抹紅抹黑」,甚至是一種騎劫民意,借用曾的民意向中央施壓,實在不能代表大多數市民的心聲。在支持曾俊華的人當中,我認識不少中間派市民,甚至是當年反佔中、希望社會和諧穩定而傾向建制,政治取向上較保守的市民。當中啟示,值得細味。 選舉就是觀感之戰

詳情

特首選舉的怪誕經濟學

近來坊間某些民意領袖提出一種言論,指假若當年 831 方案能夠袋住先,今日全香港市民就有機會從曾俊華和林鄭月娥兩者之間選擇下任特首。事實上,這個組合在 831 方案不可能出現,因為這種說法完全無視 831 方案本身的缺失。筆者可以斷言,假如當年 831方案獲得通過,今天曾俊華和林鄭月娥都未能在提名委員會階段出閘。 此話何解?首先要跟大家重溫一下,831 方案有三個重要部分:第一,每名選委可以選擇二至三人;第二,投票以暗票進行;第三,出閘者需得到 601 票以上。 這個制度建基於一個良好願望,就是選委會選擇心目中最偏愛或民望最高的二至三人,讓這些候選人出閘,最終讓全香港選民一齊投票選出特首。可惜的是,這個理想實際上只是一個帶點幼稚的妄想(用英文 wishful thinking 的意思更準確) ,因為這個想法完全忽視了人性及投票時的博弈心態。 知名經濟學者史蒂芬列維特(Steven Levitt)在其暢銷著作《怪誕經濟學》(Freakonomics)便以芝加哥教師在考試做假及日本相撲手在比賽中讓賽等作為例子,指出誘因(incentive)如何能夠影響人類作出貌似非理性的選擇。831 方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