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根領導學的啟示

已故美國總統列根,不單是戰後最受國民愛戴的其中一位總統,也是最有作為的其中一位總統。但有趣的是,用我們今天流行的話語說,這位總統其實有點「hea」。 列根其實有點「hea」 列根不單是其中一位放假放得最多的總統,有關他貪睡,以至開會時打盹的新聞,一直不絕於耳。 有一次碰上午夜時爆發了一個外交危機,他的左右手Meese選擇不去吵醒熟睡中的列根,後來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醜聞風波,結果列根選擇如此自我解嘲:「我已經向一眾同事交代清楚,從今以後,如果有大事發生,無論是一天當中的哪一個時刻,都要把我從睡夢中喚醒——哪怕是正在開着內閣會議。」 當列根卸任總統在即,被問到之後會做些什麼時,他說:「我會回到加州老家,躺下來,擱上雙腳,然後睡上長長的一覺。亦即是說,與今天的生活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正如其文膽Peggy Noonan所說:要是你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要是你搞不清楚自己作為總統的真正角色,你會不會有膽識如此拿自己開玩笑? 列根的要訣:領袖要懂得用人而非事事躬親 那麼,為何一個如此「hea」的人都可以做好總統呢? 《華盛頓郵報》在撰文分析列根的領導風格時,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一個工作量負荷過

詳情

林鄭當選後的二三事

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有幾個動作不可忽視。 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為前特首曾蔭權舉行彌撒,不見梁振英,但見林鄭,她並未因為曾蔭權是階下囚而與這位前上司劃清界線,她還是會念舊情的。 林鄭雖無拒絕中聯辦全力拉票捧她上特首之位,但選後卻着意洗脫西環傀儡的觀感。 梁振英當選特首翌日急不及待跑到中聯辦謝票,林鄭則先拜會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的首長,到第三日才去中央政府駐港機構。 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近年愈見猖獗。林鄭強調,向立法會議員拉票、游說,乃特區政府事務,不必中聯辦扮演說客角色。她將約束自己及管治班子,奉行特區政府自己事自己做。 林鄭亦重申,中央政策組在政府人事任命上不再具政治審查角色。她亦有要求現屆政府取消五月的小三評核試。 凡此種種,像在訴說林鄭與梁振英是有點不同,但不足夠令香港人對她改觀。 林鄭首先要明白,她選舉期間的種種個人言行失誤,加上接受西環之恩,逆民意而當上特首,是要付出代價的,包括成為市民宣泄對中央不滿的對象。她及其競選辦主任陳智思怨天尤人之前,應該反躬自省。 陳智思認為,近年發生的事讓中央政府不放心,所以無理由中央會給香港人自治空間。陳智思倒果為因,罵雞蛋不罵高牆。他與林鄭

詳情

歷史就是荒謬的笑匠

歷史總是愛開玩笑。 五年前的今日,仍是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因處理新界村屋僭建事件,被新界原居民火燒「林門鄭氏」紙公仔及紙棺材,但林鄭依然擺出強硬姿態,貫徹當時「好打得」形象,強調會依法辦事清拆新界村屋僭建物,辣㷫了一大班新界原居民。 然而,今年特首選舉,新界鄉議局27名選委綑綁提名林鄭月娥;而當年清拆事件,最後卻不了了之。 同樣是五年前,當時仍未被踢爆大宅有僭建的特首參選人唐英年,表示應以互諒互讓、以和為貴的精神來解決新界村屋「所謂違規」問題,又批評市建局興建貴樓等,槍口明顯對著林鄭月娥;她則以「公道自在人心」來反擊,與唐英年明顯存有芥蒂。一個月後,唐英年大宅僭建爆煲,如上文所說,村屋僭建沒有被拆,被拆的,是唐英年大宅。 然而,今年特首選舉,唐英年挺身支持林鄭月娥。 又是五年前,梁振英在低民望下撼贏原本大熱的唐英年當選特首,並成功游說本來打算退休的林鄭月娥出任政務司司長,希望可以藉著林鄭當時所謂的「三高」,即高民望、高效率和高政治能力,提高公眾對他的民意與信任,增加他連任的本錢。 然而,今年特首選舉,梁振英早已被DQ,取代他當特首的,是他當年從準備登上赴英飛機上挽留下來的林鄭月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