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女版大盜的臉容

好久沒看珊迪娜布洛演戲了,對上一回應是五年前的Gravity,得了十多項電影獎提名,也拿了好幾個最佳女主角獎,然後便失去蹤影。聞說中間拍過兩三套片,卻不太成功,有沒落的趨勢,直到現下的《盜海豪情》,演個女盜集團的首領,希望有機會重振聲威。然而,不太容易啊。《盜》片是女人版的大盜故事,男版由佐治古尼和畢彼特擔綱,一演便是幾集,佔了男人便宜,皮相老了,卻仍有型有款,至少讓人信服是個有勇有謀的壞傢伙。男人的老去往往是個plus而不是減分,臉上的皺紋代表經驗、智慧、沉著以及膽識,只要把筆挺西裝穿到身上,像戰士披著甲冑,預告了戰爭擺在前頭,觀眾急不及待陪伴他們對付各式挑戰。可是,唉,女人終究受到性別角色的傳統框限,由老去的美女飾演大盜並非不可以,但必須在劇情上設計得更為深刻動人始具說服力,否則,吃力不討好,不易引人入戲。《盜》片的情節顯然沒法替女主角們加分,過於誇張,過於簡陋,過於刻意鋪排,於是由頭到尾只見幾個女人走來走去,依照既定的盜寶程式進行指定動作,然後,完了,像匆匆享用過一場豐盛的晚宴,彷彿腸胃被填飽,在回家的路上卻總想不起來吃過什麼,肚子竟仍覺得空虛浮餓。所以,散場時,記憶最深的只是布洛小姐——還有另一位女主角姬蒂白蘭芝——那張動過不少刀針的臉,蒼白、僵硬,難免替她感到難過。要把五十四歲的臉容弄成廿四歲,肯定吃盡苦頭,美仍然是美的,但美得非常費力氣,似被一個面具牢牢壓住,乍看還有幾分似漂白後的米高積遜,使她的影迷如我隱隱心疼。美容,或整容,確是嚴峻的考驗,必須擁有足夠的運氣,既碰上手術高明的醫生,又且要自己先有一張「受整」的臉。梅麗史翠普便是幸運兒,每齣戲都展現回春本領,忽然年輕,而且年輕得尚算自然,至少不會讓觀眾覺得礙眼。也許關鍵在於梅姨並不貪心,修修補補有個限度,配合情節,迎合戲碼,有時候甚至願意讓自己在銀幕上老去,更用精湛演技把觀眾的注意力從她臉上移開,使人記得演員梅姨而不只是明星梅姨。布洛小姐或該多向梅姨看齊,解放心防,盡快找到全新的演技位置。五十四歲以後的演藝路還長著呢。祝福珊迪娜,你是可以的,一定。[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19/s00205/text/152934630382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