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時鎮的Happy Ending

《大陽的後裔》大結局,現在女人們(包括我)都中了宋仲基的降,她們都想自己是喬妹,有個風趣幽默、又型到爆的男友,不過先要條件是那男人要英俊,否則「風趣幽默」只會變成「咸濕變態」。男人不懂女人,為何要為了劉大尉的死而哭;但其實,女人也不明白為何男人會為高比拜仁退役而傷心。劉時鎮最後都「死過翻生」,就證明現在才是宋仲基Happy的開始,仍未Ending呢!宋仲基曾經是當紅綜藝《Running Man》的成員,但不是朋友提及,我也忘了他,因為他之前入伍而「被忘記」了吧,但一套《太陽的後裔》令剛退伍不久的他,成為了第二個李敏镐、金秀賢。但我認為他與其他因劇而紅的男星有分別,他不是時勢造英雄,一切成功都是他把握機會自己爭取回來。原來《太陽的後裔》的原作是金元石作家的作品《無國界醫生》,2011年這個作品在「韓國故事徵文大賽」中獲得「優秀賞」。《繼承者們》的編劇金恩淑看到劇本後,覺得要是想故事更浪漫,就不可跟原著一樣只描述無國界醫生在戰爭國家及貧困的國家救人,所以她最後將男主角劉大尉由醫生變成出入戰地的軍人。很多流傳說宋仲基「執五攤」,本來導演屬意由趙寅成、元斌、孔侑及金宇彬等人中選擇,但他們看了劇本後選擇不接拍,唯獨連導演都覺得「不夠Man」的宋仲基自薦演出,令剛退伍的宋仲基立即再次入伍化身劉大尉。誰會想到一次舉手自薦,結果闖出了一片天?機會是要把握,但沒有人會預測到事情的發展,我們可以做的只有問心無愧,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就可以了。宋仲基意志力也像足小強,拍攝搶救被擄走的北韓軍人時,他都沒有用替身,親自單腳跳起滑過汽車,卻真的令右手腕骨折、右腳十字韌帶撕裂。在第15集喬妹探病的戲分,宋仲基包了石膏的右手不是道具,一切都是真的。醫生說要休息8星期,他在第10日都躺在病床,繼續「真・演戲」。本來一幕「耍帥」的戲份,竟然是一個「型爆」的事實。想要成功就要付出,受傷只是經歷中的踏腳石;曾經被忽略,不代表沒有出頭天。宋仲基就是一個例子,機會掙取了,也要用心去經營,種子才會結果。以上就是本文的結語,但我希望給讀者一個思考題:「劉大尉中槍又中槍,死極都死唔去,結局仲要TVB MODE『地球好危險,大家又要一齊救人啦』!有冇人諗過,點解我哋覺得韓劇咁演係浪漫HAPPY ENDING;但TVB BBQ就狗血冇新意?我哋究竟係對事,定係對人?」作者facebook專頁 韓國 娛樂界

詳情

方力申、鄧麗欣分手,你為何感觸?

我替李慧琼不值。周四早上,她辭去行會成員一職,分手舉動本應是全城焦點。只是兩小時後,方力申、鄧麗欣結束十年情消息一出,平民百姓馬上轉移視線。三十歲前後的一代人,反應尤其劇烈。比較理性的朋友說,為此她呆了足足兩分鐘(並懷疑葉念琛是否有新戲上畫);向來感性的友人聲稱,自己哭了整整半句鐘(並揚言不再相信愛情)。為方力申、鄧麗欣分手而失控痛哭?我無法理解。毫無疑問,在媒體吹捧下,這對「金童玉女」看來相當合襯,然而誰都知道,兩人出道十多年來,無論演技、唱功,抑或語文水平,都相當「驚人」,算不上什麼大明星。香港人對男歡女愛經驗豐富,離合散聚,視之等閒,又何以為素未謀面的小明星分手而惋惜,甚或嚎哭?對此,娛記的答案是「集體回憶」——因為兩人是大家的集體回憶,所以分手消息就引來集體驚呼。聽起來多麼合理。然而何謂集體回憶?為何偏偏是方力申與鄧麗欣?更重要是,集體回憶怎麼會牽扯個人情感?這些問題,我有興趣解答。不如由私家回憶說起。在此懺悔,十多年前我曾喜歡過Cookies(以及Stephy),她們多張唱片(及隨碟附送的海報)至今仍收藏在抽屜深處。事隔多年,我仍記得鄧麗欣成長於屯門大興邨,難忘她與方力申於《好心好報》MV裏隔着玻璃接吻引起的哄動。他倆主演(及訂情)的《獨家試愛》,我當然看過不止一次。當年的「集體撞邪」坦白說,要公開承認以上這些事,我其實鼓起了三百分勇氣。現在每次執屋看到那堆唱片,我必定狂打冷震,然後質問自己﹕當日為何會買得落手?是否撞邪?如今回想,2000年代初期的香港流行音樂,縱然深受當時香港年輕人(如我)愛戴,但歌手唱功以至歌曲質素,卻是異常低迷。現在大家珍視「集體回憶」,可以說是當年「集體撞邪」的結果。但世上沒有沒來由的撞邪。當年香港有一代人喜歡看Twins打側手翻,甚至認為方力申和鄧麗欣合唱幾好聽,現象是離奇,卻有時代根據。由九十年代末開始,香港樂壇逐漸倒退,唱片銷量急劇下跌,唱片公司生意愈來愈難做。因應時勢,流行音樂工業出現了兩種改變。第一,工業放棄以出版唱片為單一目標,反而採用「360模式」(黃志淙語),全方位找商機。經濟不景,唱片公司為求生存,變身為多元化娛樂公司,這邊廂將金牌經理人身分(「多謝Paco」)發揚光大,為旗下藝人接拍廣告,開演唱會,賺盡一分一毫;那邊廂自組電影公司,以自家歌手擔當主角,開拓音樂以外的票房財路。分別於1999年和2003年成立的英皇娛樂和金牌娛樂,都是時代產物。如此看來,方力申和鄧麗欣之所以成為眾人心目中的「金童玉女」,既因二人外表合襯,更因為金牌娛樂背後推波助瀾,見二人合唱大受歡迎,便乘勢開拍電影,由《獨家試愛》、《十分.愛》到《我的最愛》,全方位勸說香港大眾﹕他倆就是天生一對。第二個轉變,是流行曲個人化。2000年代初期,唱片公司雖繼續製作音樂,但環境改變卻使他們變得謹慎。當時的歌曲,無論出自新晉組合(如Cookies),抑或主流歌手(古巨基),清一色以年輕人為對象,因為他們正是最願意消費流行的一群。年輕人關心什麼?當然是情愛之事。於是翻開當年大熱歌曲名單,首首都是情歌——以2004年歌曲為例,樂迷唱完《好好戀愛》後,成為《十六號愛人》;《擇日失戀》、《一拍兩散》後,當然《耿耿於懷》,最後危險得儼如《思覺失調》。你會問,情歌不是流行曲典型嗎?是的,但重溫當年作品,不難發現全部儼如今天的鄺俊宇散文一樣,度身訂造,引起共鳴。按照中大教授馮應謙的說法,當時流行音樂正由大眾化走向個人化,在創作人心目中,歌曲不單要「好聽」,更要「好中」,「段段歌詞要寫得感動」;最好旋律簡單,歌詞淺白,樂迷容易代入,化身K歌之王,唱埋一份,消費感性。上一代人消費流行音樂的方式,要不購買唱片,要不依賴大眾媒介,等待專業推介,受眾明顯被動。但踏入2000年代,新一代消費《好好戀愛》、《好心分手》等歌曲的渠道,卻跟以往截然不同﹕一方面互聯網大行其道,盜版流行,年輕人透過ICQ的shared folder以及WinMX等軟件,(非法)下載大量音樂,然後自由按照喜好,日播夜播;另一方面隨着連鎖卡拉OK店收費變得大眾化,大家蜂擁進入K房,緊握咪高峰,唱着彷彿為自己度身訂造的K歌。度身訂造的感性消費這是名副其實的感性消費。由這時起,樂迷的角色不若過往被動,反而更主動地消費流行,表達自我,訴說情感。在K房裏唱着《好心好報》的青春少艾,已經將歌者故事融合自身,「落力待你好得不到分數」的不僅是方力申,更是拿着咪高峰、塞着耳筒的你和我;「早知不應試愛」的,既是銀幕上的阿寶與阿華,也是戲院裏心情翻滾的每個觀眾。這恐怕才是今天你我竟然會為方力申、鄧麗欣分手而感觸的原因。在唱片公司、電影公司的煽風點火,兩人身後牽連了一大串文化產品、記憶符號;而在傳播科技、消費習慣的改變驅使下,一代年輕人理所當然地將這些產品、符號,據為己用,投放私家感情,拉扯真實記憶。就算現在回想,這些歌曲、電影、明星質素如何不甚了了,但在時代的偶然挑撥下,我們卻切實付出了如假包換的真記憶、真感情。事實上,那幾個年頭的流行曲,全部在這一代人心目中留下深刻烙印。例如去年《羅生門》之所以大熱,全因與前作《耿耿於懷》相互呼應,挑動記憶。而《耿耿於懷》的出生年份跟《好好戀愛》一樣,正是2004年。如今大家一聽「你最近還好嗎」和「完了吧如無意外」感覺便如泉湧,恐怕不是意外。這段「集體撞邪」的日子,並不長久。由2006年起,唱片公司開始意識到觀眾對青春偶像、樣板K歌的愛戴,漸走下坡,以往的商業方程式必勝不再。此後幾年,樂壇開始推崇唱作世代,歌手們除了外貌,還要有才華;歌曲題材亦逐漸各類型的情歌,變成透過情歌介入社會(《囍帖街》),以至宣講哲理(《愛得太遲》)等不同方式。香港流行音樂的面貌,從此多番改變。昔日的樂迷也每日長大,跟粵語流行曲的關係日漸疏離。然而,直至十年後的人日,大家依然樂於懷緬那段全情投入的「撞邪歲月」——Twins開騷,大家照舊搶飛,享受孖妹千年如一日的唱功;《羅生門》一出,大家笑着重溫《耿耿於懷》,拭淚回首有發生過的舊情事;《紀念日》上畫,大家爭着入場,咀嚼活地亞倫的犀利金句。然後到了方力申、鄧麗欣分手,大家不能自控,感觸落淚——看似撞邪,卻有根有據。文﹕阿果編輯﹕洪慧冰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3月20日) 娛樂界 流行文化

詳情

密室培不了慾──淺論Stephilosophy與港式超穩定社會

首先,讓我先定義一下什麼是Stephilosophy。Stephilosophy一詞,其實來自女歌手鄧麗欣的唱片,意謂「鄧麗欣哲學」(Stephy Philosophy)。然而,本文以下分析主要不是來自有關大碟。反之,本文就「鄧麗欣哲學」對時下年輕女性價值觀之觀察主要來自兩部她參演的電影──「獨家試愛」和「十分愛」中的人物形象。事實上,不論從票房數字(全年票房第五位,收1211萬港元),或影評人及主流傳媒的分析,都足以證實「鄧麗欣哲學」已取得不少觀眾的共鳴,甚至已經代表了一個社會價值。 去年《獨家試愛》票房、口碑皆不俗,葉念琛、鄧麗欣與方力申再組鐵三角,炮製另一部新生代「殘酷」愛情片。阿童牧 蘋果日報去年《獨家試愛》受歡迎,兩位主角方力申, 鄧麗欣與編導葉念琛的組合打響招牌,現在再度合拍的新作保持新時代都市愛情喜劇特色,吸引到青年觀眾捧場。石琪 明報Stephilosophy的表義和深義若要為Stephilosophy下一簡單注解,可泛指為一些由女性主導的複雜男女關係,而這些信奉Stephilosophy的女孩子,通常是在朋友圈子中十分活躍的「穿花蝴蝶」,能周旋在不同男友中間的「叻女」。其形象大致為《十分愛》一片中鄺美寶一角。有趣的是,儘管這種對愛情忠誠程度較低,甚至透過玩弄感情獲得利益的女性從來不是港產電影常見的典型女主角形象,但卻和近年市面流行的所謂「港女」想像不謀而合。(詳見明報 9月11日港女,請自重! 性態度日趨開放 )因此,當《十分愛》上映後,不少觀眾,甚至個別文化人均將劇中人物視作時下年青人戀愛心態之投射,例如香港影評人協會理事何民傑在明報〈港女奇情十分愛〉指出《十分愛》(的導演)有意圖以鄧麗欣和楊愛瑾兩角描繪港女特色。而李焯桃更在〈十分愛 新世代的滄桑〉一文中更指《十分愛》一片「說他們日常的語言,講他們有共鳴的故事,有他們容易認同和代入的角色。」一時間,《十分愛》系列竟成為研究香港年輕人性/愛文化的入門必讀,而當中鄺美寶一角的所作所為(即「鄧麗欣哲學」),亦成為港女性觀念愈來愈開放的最佳佐證。然而,我必須指出,上述的論述只是基於臆測,並不能反映現實。反之,在《十分愛》系列中,我們卻可以清晰地從女主角鄧麗欣身上看到港式超穩定社會的軌跡。因為,我們只看到當中的表義,卻忘記了追究問題背後的深義。相信愛情,回歸家庭受到中國傳統儒家文化薰陶,加上英式資本主義講究工具理性的道德觀洗禮,以多元文化作賣點的香港,骨子裡其實是一個思想保守的「超穩定社會」,從去年淫審處引發的幾樁風波可見一斑。事實上,多元的性文化及其相關概念,都是絕大部分香港人鄙夷的對象。例如「鄧麗欣哲學」中的所謂女性性解放元素,說穿了其實不過是一種尋找伴侶的過程。例如鄺美寶之所以要「電男人」,並不是因為她要主動求偶和尋找性歡愉,其中一個主因竟是為了職業需要(徵友社職員)!而外表「放浪形骸」的鄺美寶亦從沒有和任何一個男性或女性發生性關係。更有趣的是,從鄺美寶跟好友多次的對話中,我們看到她對婚外情其實很不屑。而從其前男友方力申一段「你唔信任身邊既人,唔相信愛情既人,係永遠得唔到真愛嫁!!!」訓話,到她後來在多人追求是被迫二擇其一的無奈樣子,我們更可以肯定,其實鄺美寶絕不是我們想像的「現代豪放女」。相反,她對愛情抱持極大的憧憬。甚至是主流價值下,那種傳統一夫一妻長相思守的憧憬。這個觀點,從她放棄張敬軒,選擇方力申一幕得到確立。因為,假如她是性慾主導,或感覺先行,她大可以選擇「一腳踏兩船」甚至「多邊關係」。更值得關注的是,當發現介入其好友婚姻的第三者是室友楊愛瑾之後,她竟馬上力斥其非。而在《獨家試愛》中鄧麗欣飾演的另一個鄺美寶,更是信奉從一而終的典型港女──有點可愛但同時又有小姐脾氣,不善溝通又常常要求男方遷就。有趣的是, 故事先由兩人初戀到結婚開始,直到發現丈夫不忠後,阿寶才從甜蜜愛情美夢中驚醒過來。其實類似的角色安排,在《十分愛》一片中亦有出現。鍾嘉欣飾演的新娘,更是唯丈夫是是,幾無獨立生存能力的小女人。 上述兩個角色,均沒有獨立人格,而最令人吃驚的是,在一輪喧鬧過後,她們竟然可以和曾經背棄自己的丈夫復合,重回家庭。由此觀之,所謂Stephilosophy,絕非港女版「色慾都市」。至少,它未能擺脫當年《得閒飲茶》中,梁慧嘉所飾演的港女典型的框框。(詳見下了半旗的香港男人)(編按:原文曾於2007年刊出) 娛樂界 兩性

詳情

我看叱吒 2015

每年的一月一日都是香港樂壇較矚目的一天,因為有商業電台的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少在電子傳媒界別直至現在,還是最有公信力、代表性或話題性的一個頒獎禮。商台本來就以大膽作風聞名,敢於提拔後起之秀,古巨基、陳奕迅、楊千嬅等都是由這個電台力捧至天王天后的地位,近年也有方大同、謝安琪與 RubberBand 等,只是愈來愈有向大公司靠攏之勢,開始分豬肉,即根據唱片公司配額分獎,又隨著舊人淡出,新人未有能力或流行度接捧,舊樂迷對於頒獎禮的熱情漸減 (往年每一年我都參與投票我最喜愛歌手獎項,今年竟然忘記了),適逢俞琤退位,2016 續牌在即,一切一切都在造就一個新時代的開始,以下歸納了幾點觀察與所感:一.全晚最驚喜,亦是最驚嚇的,當然是坤哥成為大贏家,除大熱的生力軍金獎,還橫掃了歌手們夢寐以求的「我最喜愛」系列,在網上投票壓過陳奕迅、張敬軒與周柏豪得到男歌手獎,又在現場投票力壓全年傳唱度最高的《羅生門》,憑《原來她不夠愛我》奪最後歌曲大獎。對上一次有新人能奪投票獎項,應已是1990年的《相逢何必曾相識》,所以傳奇並非沒有發生過,只是為時已久,大家樂於再締造一個奇蹟而已。坤哥奪大獎其實是有跡可尋,坊間看到的「TVB奪獎而眼鏡霧化」並非起因,而是將本來已入屋受歡迎的他再推上一層樓。我最喜愛的男歌手投票其實早在TVB頒獎前已完結,若903真的跟從「你敢投,我敢頒」的原則,那坤哥一早在網上已是最高票數。健吾、瓊姐等網上紅人幫忙拉票是一大關鍵,坤哥要多謝他們是必然,但更重要是坤哥懂得怎樣在網上推銷自己的形象,而這就是新時代的趨勢 – 不靠傳統唱片公司與傳媒宣傳,網上平台可打出另一片天。當然,坤哥還有電視台優勢,自參賽《超級巨聲2》後一直保持高度但不過份的曝光,甚至因為他不是TVB最力捧的對象,而令觀眾增加了同情。種種因素造就他突圍而上,第一年有自己的歌就可以備受最高的肯定。坤哥本身亦有頗佳的人緣,且看歌手與幕後對他都不抗拒,甚至不介意為他推廣可知一二,他固然幸運地代表了一眾默默耕耘未得賞識的音樂人們,上台接受光環,但他自身不怕出醜,予人真誠的印象亦是致勝之道 ╴這一點,他其實有點像從前的楊千嬅,大情大性又笑又哭。楊千嬅在00年首奪叱吒女歌手金獎的哭相,是叱吒一直為人津津樂道的時刻,然而她撃敗一眾當時得令的天后 (王菲、鄭秀文、陳慧琳皆在席上) 絕對惹來大量非議,這些批評亦一直緊隨楊千嬅,如她樣貌不漂亮、唱功不濟、扮喊等,跟今時今日的坤哥一模一樣。不過00年的楊千嬅其實不只得一首金曲《少女的祈禱》,還有優秀的專輯,及之前幾張叫好叫座的概念大碟; 坤哥《原來她不夠愛我》與《陽光點的歌》都算為人熟悉,但只有一張EP,與之前在youtube頻道累積下來的口水歌,在製作好音樂的路上還很遙遠。楊千嬅現已走過去並成為天后,很可能不再參與叱吒這些樂壇競賽,既有坤哥傳承,就看他有何造化就看他能否維持其謙遜率真的態度,不因幾個獎項就自滿,反面例子就是容祖兒,拎左獎唔知做咩好,一臉囂張,一直至今都未能重返叱吒的我最喜愛。這個獎其實一直都有鋤強扶弱的意味,大台俾我就唔俾,大台唔俾我偏要俾,《年少無知》、《撐起雨傘》都是好例子。二.《羅生門》全城大熱,但在主要樂壇頒獎禮暫時都一無所獲,還可說是因為細公司分不到豬肉; 來到叱吒本是吐氣揚眉的時機,卻在專業推介僅得第六位,投票亦輸給《原來他不夠愛我》,就令不少樂迷大跌眼鏡。歸根究底,《羅生門》在年中推出,年尾已滑落不少,還有麥浚龍看似對獎項不稀罕的態度,將游離票轉送給渴望得到認同的坤哥,因為他能明確地傳達給大家一個訊息,他很需要這份肯定,這就是TVB得獎所推的最後一把。說句實話,無論麥浚龍怎樣以高品味自居,《羅生門》與《原來他不夠愛我》都是典型港式情歌,質素不能說相差很遠,所以《Addendum》奪至尊碟對他應該更有意義,這是專輯企劃概念的勝利,《羅生門》的走紅並不止歌曲本身,實是背後十年的故事,要連同《耿耿於懷》《念念不忘》來聽才有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羅生門》所販賣的是一種情意結,對舊日廣東K歌的懷念,跟《原來他不夠愛我》代表年輕人,就是另一個世代之爭。畢竟麥浚龍都已是舊人,《雌雄同體》首奪十大的激動已是十年前,他再沒有這種激昂的喜悅,就決定了《羅生門》的命運。不過專輯內沒有《耿耿於懷》,卻在台上唱這首歌是有點突兀,較理想的處理應是《耿耿於懷》與《念念不忘》合成一曲演繹,不過聽麥浚龍吃力的現場表演,還不如不聽 – 這又是另一致命傷,麥浚龍從不是實力派,在外界眼中,麥浚龍不懂唱歌,吳業坤也不太懂,為何不選一個年輕的,有潛力進步的人呢? 至少吳業坤還更有誠意在樂迷面前表演呢。這一點其實也是2015年區議會的啟示。三.變天的不只得坤哥,Supper Moment 也在這個晚上正式上位。首奪十大、組合金獎與我最喜愛的組合,三個大獎成為大贏家。這個肯定其實遲來了,13年的《無盡》本就應該帶領他們登頂,然而兩年過後,樂隊沒有新突破,沒有推出任何專輯,《幸福之歌》流行度甚至不復《無盡》《小伙子》的高度,對手 C Allstar 推出了一張精彩的本土大碟,加一張有創意與不同單位合作的細碟,一個演唱會,為何形勢會忽然逆轉? 在非官方的播放率統計中,C Allstar 還是第一位,與 Supper Moment 有三十多次的距離,換言之商台是刻意調位讓 Supper Moment 封金,在沒有公司與外界壓力下何以有這樣的調動?這大概是商台銳意換血的決心使然。陳奕迅與楊千嬅的缺席,代表他們的時代已經結束,既然是晚主題是送舊迎新,就順水推舟為Supper Moment 正名。Supper Moment 亦無愧於其寵愛,《幸福之歌》現場版是全晚的亮點,是 Supper Moment 最精彩的演出之一。可惜的是 C Allstar 沒有唱歌的機會,連十大都被換走了,他們在商台的待遇其實跟 Twins 有點相像,不是樂隊所以總不是最喜歡的愛將,從前的獎項多是因為流行度高,不能不給。C Allstar 永遠是一個後補,如果 RubberBand 那年活躍,C Allstar 就要退位讓賢; 然而 C Allstar 的現場表演或專輯水平都比 Twins 出色得多,他們亦敢於嘗試不同曲風並能駕馭有餘,《生於斯》無容置疑是2015年香港樂壇一張重要的廣東專輯。《逾越生死》這樣接近十大都不得要領,不知這隊組合要等到何年何月了。四.風光的新世代還有林欣彤的第一首十大,是除橫掃的坤哥之外,另一位巨聲幫。亦有林奕匡,繼去年《高山低谷》勇奪十大,今年再有上台演唱的機會,亦不負眾望地有出色的演出。唱作人金獎是一個好的踏腳石,讓他向樂壇更高位置進發,也可是一個滯留點,就以後在唱作區內徘徊。林奕匡有創作力,有親和力,也有好歌聲,難得 DJ 與樂迷都賞識,希望 Sony 好好栽培,好好推廣他的音樂。Dear Jane 出道十年亦奪組合銅獎,也是得來不易。加盟華納後的 Dear Jane 情歌比例多了,亦吸引了新粉絲去聽他們唱失戀心聲,要討好群眾無可厚非,不過不能忘卻初衷,2015年連續三首《咖啡因眼淚》《遠征》《七百萬種樂與怒》都有點他們昔日的影子,有熱血回歸之感,想繼續上台就要繼續像這一年般取個巧妙的平衡了。五.縱使舊人在逐步退位,歌曲三甲其實仍是天王天后包辦。陳奕迅缺席都有至尊歌,就請李克勤與容祖兒放棄奪至尊的念頭吧。來年叱吒是年輕人的天下,還看到這兩位在爭獎,不知他們有何感想,或是希望代表團隊得個肯定吧。楊千嬅從未得過至尊歌,《小城大事》被換走的一次是最接近,現在似乎沒有機會了,不過她也早早放開,在家享天倫樂還更好,去年的金獎可能是最後在樂壇頒獎看到她的身影吧,也算是完美落幕。繼2004年的金牌,2015年的英皇誕生了男女金獎的得主 – 張敬軒與容祖兒。剛好陳奕迅淡出,周柏豪去年封王要衛冕又未夠認受性,坤哥奪我最喜愛而沒有雙料問題,張敬軒今年的金獎其實來得相當僥倖,他的歌沒有去年《青春常駐》的矚目,派台出碟沒有2009年的勤力,幸好有人氣又有實力,沒有人會懷疑他不實至名歸的。容祖兒已有第十個女金獎座了,無需多說,含金量有多少,大家都心中有數。六.幕後人大獎宣佈時,圍繞的話題是網絡23條。再多的質疑都不及創作人台上一句話,黃偉文說出「政府可以告我自己改我自己既歌」,現場與聽電台的人都收到了,意思清晰明確,比不知所云、繁複難解的懶人包更有力,更一針見血。我們要保護自己的創作自由,就要多發聲,多關心,不能不了了之任由惡法通過,不能一句事不關己就置身事外。政治離我們的生活很近,當法律不能保障自身權利或人命財產時,當人身安全都開始受威脅時,一切就已太遲。2016年1月1日見證港樂的改朝換代,且看新的一年,香港的樂壇及社會會否有新的衝撃與希望。文:No Eulogies原文載於3C Music及作者網誌 音樂 娛樂界

詳情

大台埋沒了坤哥的聲線?

最近這一兩日,很多人的Facebook都被兩個人的新聞洗了版。一位是「考到12個A就話你叻」的叻哥,另一位則是拎新人獎以至流水汨汨、喊到副眼鏡都濕埋的坤哥。要在這麼的一個用人唯親、高層內鬥不息的大台中拎獎,着實不易。譬如說,入行廿年的陳國邦雖然演技精湛,但仍然與大台的獎項無緣。其實,這些叫好不叫座的例子實在太多,不能盡錄。或許,擦鞋要叻過叻哥,出位要勁過FFx,震音要震過汪阿姐,這樣子集多種技能於一身,才有機會問鼎大台各種獎項的寶座。如此一來,坤哥得獎後那副喊到失魂的樣子,其實不難理解。鏡片上那些模模糊糊的「起霧」,恍惚像是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擔心得不到獎,得到了又害怕失去一樣。坤哥這次終於不被「大台埋沒了聲線」,不用當一個「閒雜角色不受理睬」,也不用「原來我坐後備座」,更不用「從未妄想這小子可匹配你(TVB)大愛」。坤哥這次成功的華麗轉身,比起那些甚麼「八十後每天挨麵包,最終靠父幹成功上車」乜乜乜系列的故事更要勵志,更要賺人熱淚。至少,坤哥在大台的五個年度裡,也嘗試過、努力過、挨過。五年的日子中,就連一隻棋子這麼「雞毛鴨蒜」、那麼令人忍俊不禁的角色也肯演出。這個「新人獎」,實在實至名歸。如果要叻哥做隻棋,你估佢肯唔肯?當然,拎到個新人獎,拎唔到12個A,若以叻哥的standard來說,坤哥是沒有可能被稱得上為「叻」的。而事實上,依家冇人會有可能「叻」,因為現在的學制用「5**」來取代了「A」。不過,如果樂觀啲睇,入行五年拎新人獎,總好過遲啲先拎。再遲啲的話,過多十年、廿年,你估TVB仲會唔會厚起面皮,俾個「新人獎」坤哥?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娛樂界

詳情

「四無藝人」鍾嘉欣

古有「四零藝人」陳慧琳,到了這個新年代,今時今日仍然有「四無藝人」鍾嘉欣。陳慧琳當年因着形象健康,被封為「四零藝人」,相信不少人(像筆者那樣老)也記得,這個稱號意指的是「零是非、零緋聞、零走光、零結黨」,筆者看完今屆大台的電視頒獎禮,愈來愈替鍾嘉欣不值,她是繼陳氏後,讓筆者覺得僅有形象健康得近乎完美的香港藝人(註﹕鍾氏早期更有「第三代嘉欣」而聞名)。撇開形象,到了今日,鍾氏已經擁有着很多得獎的條件,論人氣、名氣、年資、外形、演技、代表作等都有。人氣上,她擁有一大群劇迷、影迷、歌迷等支持者;名氣上,「鍾嘉欣」這個名字的認知度已很強,只是欠一個獎項更鞏固自身的名氣;年資上,她已經出道十一年,當年被指太年輕,未能捧得起視后的名銜,今日理應絕對已有資格;外形上,是最難受爭議的一環,鍾氏走出來已是美人肧子,加上為「華裔小姐」冠軍,絕對無庸置疑,最近更因自身散發的氣質被封為香港區「仙氣」爆燈的「仙女」之一;演技上,看着鍾氏的演出一直進步,穩紮穩打的,偶然甚至爆發出來,是一個在2004年從樽底逐漸爬上樽頸位,接着更爆發出來跳到樽口位置,其後在這個位置逗留,不是她能力問題,只是大台未肯讓她跳出樽口而已。凡事乃性格使然鍾氏一直以來輸的,不是爭議她擁有着這些條件與否,而是她個人的性格所累,與其最相似的大台藝人,是另一名演員馬國明。筆者在網上一鍵輸入二人的名字,最令筆者感到湊巧的是,兩人無論外形、背景、學歷、性格、以至日常生活、事業,都相當近似!馬氏與鍾氏同樣就讀加拿大UBC,身形高佻,絕對是俊男美女配(註﹕可惜的是二人未有機會真正合作一個完整的劇本!),深閨而好人緣,亦毫無架子,平日生活也相當平淡,男的外出也只是踢波居多,女的也只是與好友聚會或逛街或煮飯,大部分時間均留在家中。簡單來說,就是「毒男」與「宅女」。兩人甚至同樣於2006年在大台電視頒獎禮中奪得「飛躍進步男/女藝員」,同樣創造歷史,一個是最年長的「飛躍進步男藝員」,一個是最年輕的「飛躍進步女藝員」,筆者與一些網民一樣,希望這兩個合襯的乖仔乖女兼好演員有一年可以一起奪得男女主角的獎項,希望大台可以為他們努力做出來的成績作一個簡單的獎勵。當晚的大台電視頒獎禮,讓筆者忍不住要封鍾氏為「四無藝人」,意味着她本人一直也是「無機心、無後台、無應酬、無運氣」的可憐小女子。- 無機心看到一些傳媒的報道,說早幾年鍾氏被大台高層所哄續約,結果續約三年變續約多八年。這件事,已經看得出來鍾氏的性格實在太沒機心了,她似乎從沒想到別人盤算着甚麼,抑或有甚麼目的,也從來沒有「扭計」不肯簽約,大台高層其實只是想用合約綁着她,讓她不能自由發展,一直為該公司效力。說起來,近年最忠心的演員就是楊怡、鍾嘉欣和馬國明,可惜三人得到的待遇都很相似(註﹕楊氏與馬氏比鍾氏稍幸運,至少分別拿到了最佳女主角與最喜愛男角色,惟鍾氏卻連最喜愛女角色也分不到一個!)。簽約後,他們拍的劇集既不是重頭劇,也不是甚麼好劇本,大台高層將最爛的劇本及角色都給了他們這些最忠心的演員,反之,不太忠心、甚至已離巢、或「打個白鴿轉」回巢的演員,往往都能拿到了好劇本及好角色,顯示了大台讓乖乖坐定定努力的同學沒糖吃,卻為了讓百厭四處奔跑的同學坐定定就給他們有糖吃。鍾氏與馬氏一樣,性格太真,說話太直接,被硬拉上台後,竟直接說「我唔知喎」、「我無睇梟雄喎」,第一句語氣中似是真實說話,第二句則可能是真實的,也可能是跟旁邊的拍檔對稿出來的,但觀乎她的語氣,還是似說了真心話。也同時看得出來,她好失望,等了那麼久、努力了那麼久卻一個獎項認同都沒有,高層為了多個人上位,就讓當田蕊妮配角的胡定欣都忽然越級拿了女主角,她卻連最喜愛女角色都被犧牲了,被某高層分到其他人手上,看得出來她不想說甚麼話。(註﹕頒獎禮有一幕最令筆者感動的,是看到頒發女主角時,身旁的楊怡從頭到尾待得獎者說完,也一直緊緊的握住無機心的她的手,給予她一點支持)在社會,每個人都戴着一副面具似的,做人太真心,其實有時候對自己沒好處。(註﹕筆者在看到她連上台也只能站在邊位,而且連咪高峯也沒碰到,話也沒多句可以說,就特別替她可憐了,畢竟是五花之一。不過就算未拿到視后獎座,似乎賺錢最多的人仍是她,最受歡迎的也是她)- 無後台承接上一話題,說到鍾氏是沒機心的一群裏的其中一個,要不是憑着天生的美人肧子,她一開始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擔當要角。一直以來,被分派甚麼劇本、甚麼角色,她都沒耍手擰頭,雖然一次又一次公開說不希望一直演爛好人、乖乖女,想多演些與別不同的角色,但除了戚其義,還有多少監制或高層讓她在全盛時期卻那樣突破出演個徹頭徹尾的壞女人?(註﹕《珠光寶氣》中的宋子凌是超良作,可惜人太多,當時只算是女配角)某權勢女高層上台後,用人唯親,鍾氏的地位更岌岌可危,2010年至2014年五花爭鬥期間,她也已經一直唯一常是「民選視后」的人,卻一直沒有在高層手上得到任何一點認同,在兩位原本弄權的女高層手上也分不到一個「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獎項,直到更弄權、更用人唯親的新女高層交接後,仍是一個副獎座也不分她一個,在高層眼中,她似乎被受忽略,甚至不太喜愛。(註﹕以前五花的支持者互相爭鬥,今日五花完結後,五花的支持者又團結起來,雖然有點哭笑不得,但實在使筆者有點感動)- 無應酬眾所周知,鍾氏一直以來形象奇好,不碰煙酒,不夜蒲,拒絕應酬,從來沒被傳媒傳過任何應酬的新聞,連傳媒也似乎對她特別好,也沒甚麼負面報道,就連惡搞或杜撰也不願寫,就算有少許有心人有意圖寫負面消息,卻傳不下去,顯然她好得連傳媒也不願將她這張「白紙」沾污。還記得有一年她為了出演那個壞女人宋子凌(對,又是這個女人),被傳媒拍攝到竟聯同艾威父女檔一起出現在中環蘭桂坊實地觀察,(註﹕她與艾威在《迎妻接福》中飾演父女)真傻得可以,到這種地方要找爸爸陪同和保護自己才可以去。- 無運氣談及鍾氏沒有拿到獎項的運氣,是對的。自飛躍後,她就一直陪坐九年,別說「最佳女主角」,就連一個「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也沒得到,高層們連副獎座不願意頒她一個鼓勵她。要數的話,2007年(《溏心風暴》的常在心)也就可以拿個副獎座了,只是當年大細契氣勢太猛,年輕一輩要讓一讓,惟筆者認為常在心才是令人「喜愛」的角色,細契並非令人「喜愛」,只是大細契兩個角色需「打孖上」而已;其實,筆者較喜愛的,是鍾氏在2010年《囧探查過界》演出的已變成鬼魂的少女模特兒鍾意得,這個角色充分表現其喜劇感(註﹕鍾氏於不少喜劇的演出也很精彩,如最初期成名作品《皆大歡喜》中的紅白藍、跟螢幕情侶馬浚偉合演的《老友狗狗》、《公主嫁到》、甚至今年競逐的作品《華麗轉身》)。直到2011年,是鍾氏最應該奪獎的一年,無論「最佳女主角」,抑或「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她都勝任有餘,開始成為「民選視后」,可惜當年卻就因為年資不如其他人的問題,都分不到任何一個獎項。翌年,《護花危情》也是民選的「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高層們為了造就別人奪得此獎,連提名也不願給她一個,這樣可能是顯示連高層們都認為鍾氏對他們想頒的人有強大的威脅,才會出此下策。直到2013年,鍾氏只有一部作品《巨輪》登場,惟她當「民選視后」的原因竟是綜藝節目《玩嘢王》!若非有演技,她又怎能騙到大家呢?就連發哥(周潤發)也忍不住讚賞她的演出太好了。可是,偏偏這個演出又不是劇集,而那競逐的劇集,她的戲份少之又少,名義上是女一,實際上跟配角無異,所分配的角色亦過於平淡,找誰演亦可,以致上位的人不是她,若女一與女二的角色掉轉,鍾氏也會讓人有演得出色的感覺,同樣會被力捧當視后。後來2014年,本來輪到她了,卻因佘詩曼回巢,又要止步,唯有繼續等待。到了今年,本來有機會了,可惜同劇《華麗轉身》中有阿姐級的汪明荃,注定不可能奪視后了,唯有繼續期望拿到「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吧,不過,今年大台頒獎禮,高層們請觀眾投票,卻連票數也不願公開,即是說,無論鍾氏多少票數,也不可能奪獎了(註﹕據了解,今年大馬頒獎禮中,鍾氏與鄭嘉穎的票數被抽起了,為求讓其他人上位,筆者不希望是真,否則真的讓人感覺很黑暗)。另外,她最沒運氣的是沒有了戲劇組與非戲劇組拍檔的獎項,,否則2007年她跟林峯真的無得輸!2013年她跟李思捷也同樣必勝!但獎項取消了,她就連台也不能上去拿個獎勵。結果,今年只能得到靠投票的「內地視后」的小獎,希望大台真的可以讓她成功外闖吧。像鍾氏這樣的演員,甚至是香港的女生,也很少有,筆者反而喜歡這樣簡單、純真、不爭、不搶的她,若果連她也耍小手段為求取得勝利,就沒現在那樣矜貴,又寧舍讓人喜愛了。筆者衷心希望鍾氏能保持着這份真心,也保持着演技自然進步,無論如何也別被大染缸所污染。文:毋須留名,2015年12月14日 鍾嘉欣 娛樂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