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田彥一:尋找最新一集蜘蛛俠拍手位

蜘蛛俠Reboot、Reborn、輪迴重生,可憐的實驗室蜘蛛,投胎幾回業報善哉還是注定做一隻變種實驗品,一咬就令「科二代」異稟大能,然後又一大段recap童年時老竇乜乜乜,你唔悶我唔悶「索尼」都悶啦!今集譯名「回歸」乜乜物物,以為又要睇佢入實驗室撳唔知邊個掣打爛邊個樽,意外成為超感官人士,點知驚喜連場觀眾拍晒手,老外第二三四五六次創作又翻它一翻都重見有貨,唔到你唔服。 (以下劇透) 早在Reboot那兩集已經講到成長與身份認同問題,今集再回帶返到學校砌樂高積木玩sit up蒲波場,講怪咖談自信,是意料中事,豈知連IRONMAN都無意理會的大壞蛋,原來是自己個準女朋友個做外判工人判頭的老竇,實在是百年一遇但偏偏老是常出現的情節……不同的是,電影一開波就講明:係政府打橫來,用「國家安全」名義來取締民間辛苦投標得來的工程,可惡的美帝全部白種人一殺入「外星人入侵災後現場」,連片頭時間不到十分鐘就有「抗命」成份──儘管多種族工人判頭已經講明單工程係政府批出,簽晒合約,點會知道美帝政府一殺入場就變相話份合約已經係歷史文件冇現實意義,趕走所有工人,衰過特府賤過共匪。 工人失業怎麼辦?良心判頭為要人人

詳情

皮亞:佐治雷米路的喪屍片係咩玩法?

美國導演佐治雷米路(George Romero)上周離世,享年七十七,多得他,喪屍片文化才能發揚光大,喪屍如果還未死晒,大概都要給他一個R.I.P.以茲紀念。是的,在佐治雷米路的喪屍片,喪屍是唔會死晒的,正如無恥的人一樣。 佐治雷米路拍過很多電影,其中六部喪屍系列片,橫跨四十年,定義了他一生的成就。其實,他拍的喪屍神作《活死人之夜》(1968),並非勁好看,起碼講人性講感情,不及韓片《屍殺列車》炮製得樣樣有。但「真‧喪屍片迷」並不太喜歡《屍殺列車》,嫌部戲太煽情,亦不符合很多喪屍片傳統的「遊戲規則」,例如會質疑喪屍邊有跑得咁快?雖然沒有人見過喪屍,但又知喪屍不會如此,究其原因,都拜佐治雷米路的「喪屍六部曲」所致。 「喪屍六部曲」包括《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 1968)、《生人勿近》(Dawn of the Dead, 1978)、《喪屍出籠》(Day of the Dead, 1985)、《活死人地帶》(Land of the Dead, 2005)、《活屍日記》(Diary of the Dead, 2007)和《活死人地帶2》(Surviv

詳情

陳Damon:社交網絡×圖片×短片 組成新類型電視劇

HBO的Girls終於在第六季完結整個系列。創作人Lena Dunham將當代紐約年輕女生的情慾生活真實呈現在電視,不僅為HBO吸引更多年輕觀眾,更屬當代以寫實手法反映年輕人面貌的電視風格代表作。隨着網絡短片與社交網絡興起,年輕人習慣追看網絡紅人用短片分享生活瑣事及業餘製作,舊式電視的敘事與人物描寫已不合時,難令年輕人投入。像不久前介紹的挪威青春劇Skam,就是徹底擁抱新媒體的最佳例子,劇集為每個角色開啟社交網絡帳戶,並不時有圖片與短片更新,官網定期發送幾分鐘的短片,再在電視上整合播出完整集數,乃屬當代混合媒介的電視新方向。 瑞典兩年前則有Boys,講述兩個來自北歐潮流、文化首都Stockholm的年輕潮人hipster追尋自我,向音樂發展的故事。與一系列新世代電視劇一樣,Boys每集僅大約十五分鐘,劇集重點不是劇情或主故事的推進,而是以自然的演技與對話捕捉瑣碎生活感、城市的年輕面貌以及年輕人的心理狀况。 有空間自由追尋創意事業 Boys不只切實地把從事文化創意行業的瑞典年輕人的生活呈現,更可愛的是它以自嘲幽默的筆調,將國際傾慕的Stockholm創意環境裏的自戀輕狂的一面風趣浪漫地呈

詳情

高堡戍:《蜘蛛俠:強勢回歸》:最沒有Marvel歡樂色彩的英雄?

在漫畫裏,蜘蛛俠是Marvel最受歡迎的角色。但電影裏的蜘蛛俠,卻似乎偏偏是最沒有Marvel歡樂色彩的英雄:帶著喪父的陰影,一直深深自責,長大後又面對各種不如意的事情。蜘蛛俠兩度重拍,易角又易主,來到今天,Marvel會怎樣處理這個複雜又帶點憂傷的英雄?這或許也是觀眾最好奇的地方。 街坊英雄 故事回到蜘蛛仔還未成蜘蛛俠時。《英雄內戰》的一役發生兩個月後,蜘蛛仔Tom Holland在Iron Man的要求下,要先做「街坊英雄」,才考慮讓他加入復仇者聯盟。一個只有十五歲的普通高中生,到底可以做什麼?或者就和助人為樂的童軍差不多。 於是,他試圖制止偷車賊作案但原來是車主、尋獲一架「失車」,但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架單車是否因偷竊而來。他繼續努力救急扶危,結果卻笑料百出,似乎不太稱職。但不要緊,一批來自外星球的高科技物料,被製成黑市武器,讓蜘蛛仔有了一施所長的機會。 青春期煩惱 今次由Marvel操刀的《蜘蛛俠》,片廠特意安排四個資深編劇操刀,因此電影除了一如以往有大量笑料,劇本也同樣嚴密,搞笑得來高潮迭起,看得非常過癮。只是,少了《蜘蛛俠》以往用蜘蛛絲,在城市裏飄來盪去自由穿梭的招牌動作

詳情

高堡戍:《猿人爭霸戰:猩凶巨戰》:特效從來不是爛片的護身符

社會上,幾乎沒有什麼東西會有共識。不過,觀眾對電影續集,卻似乎都有個共同信念:一方面,我們堅信續集一定越拍越爛,但另一方面,我們堅定不移繼續入場支持。這個現象,大概就和大台的「慣性收視」神話一樣離奇。不過,《猿人爭霸戰》再次提醒我們,即使在系列電影中,《變形金剛》這類慘不忍睹的劣作才是電影的常態,但世界上終究還是有越拍越精緻的佳品。 修補了《變形金剛》的所有缺點 2011年第一部《猿人》電影面世,十五年後,第三部《猩凶巨戰》在今天才上映。相比其他系列電影,產量不算太多。不貪心、追求進步和卓越,而不只是為了白花花的銀錢-也許是因為片廠和編導恪守這種信念,才能保住《猿人》這個招牌。 如果《變形金剛》是只有爆炸和大場面的浮誇謊言,那麼《猿人爭霸戰3》就是以小見大的平實承諾。同為標榜「大戰」,《猿人3》沒有如前者一樣,為連場激戰推砌劇情,反而把故事的重心,鎖定在黑猩猩領䄂凱薩,以及幾個重要角色身上。電影細膩地刻劃主角的心理矛盾、角色的內心感情,又細心鋪排情節。因此,《猿人3》不但修補了《變形金剛》所有明顯的缺點,還利用了系列電影的長處,深入探究角色的內心掙扎,把短處變成優點,這點可見編導的高明

詳情

電影‧宇言:成功重返「娘家」的蜘蛛俠

自從Marvel將電影拍攝版權售予Sony後,經典平民英雄蜘蛛俠已經被Sony先後拍攝過兩個版本,不過安德魯嘉菲(Andrew Garfield)主演的《蜘蛛俠:決戰電魔》(The Amazing Spider-man 2)票房口碑不如預期,結果系列宣告腰斬。另一方面在Marvel建立的電影宇宙近年仍然聲勢強大下,最終兩間公司達成合作協議,蜘蛛俠以「租借」形式返回Marvel世界,所以能夠在去年的《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首次於「娘家」現身,而《蜘蛛俠:強勢回歸》(Spider-man: Homecoming)則是這個角色「回家」後首部獨立電影,所以英文片名的確有其相關意思,而電影中蜘蛛俠仍是高中生,Homecoming指的是美國高校文化裡其中一個活動名稱。 跟前兩個版本最為不同就是主角設定降為高中生,而且未有提到主角叔父Ben,父輩角色轉由鐵甲奇俠Tony Stark加上其保鑣Happy擔當,因而主角的走向再不是跟漫畫傳統明言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路線,而是相對需要他在一點管制範圍下有自省能力,希望他明白擁有非凡能力的責任,也

詳情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

《變形金剛》或者是最成功的商品,因為它示範了商業電影完全的公式。男人最喜歡什麼?超級跑車、機械人。當然,最好還有永無止境的打架。但片廠還是不放心,於是《變形金剛》再加入Megan Fox這樣的美女,保證票房萬無一失。自我複製了十年,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來到第五部,今次搬出古人亞瑟王,左塞一隻上古恐龍,右塞一個圓桌武士,然後繼續抄襲自己,肆無忌憚地繼續複製老套。但片廠機關算盡,實在超過觀眾的忍受底線,結果美國的開畫票房,刷新系列的最低記錄。 橋段了無新意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講述原來這些機械人,從英國亞瑟王的時代開始,就一直隱居在地球,還一直暗中「造王」。身為亞瑟左右手的梅林,之所以懂魔法,是因為拿到了變形金剛的法杖。而這支法杖在地球,直至變形金剛發現這枝法杖,可以讓他們原本的星球復活,便展開了人類、博派、狂派的爭奪戰。 儘管加了個亞瑟王,故事看上去依然見慣見熟,因為爭奪會摧毀地球但能夠復活外星的東西,幾乎是每集同樣的橋段。而博派領袖柯柏文的叛變,這個電影宣傳的重點,其實《生死時速》和《復仇者》的鷹眼都早已玩過,感覺了無新意

詳情

韓國MBC管理層危機再現?《無限挑戰》等PD要求社長下台

於1961年創辦的MBC(文化廣播)作為韓國第二起家的無線電視台,固然發展得非常純熟。但最近MBC電視台再一次鬧出危機,而且亦涉及社長被旗下員工杯葛事件,而當中最顯著的參與者,正是MBC的長壽綜藝的PD金泰浩。究竟當中發生了什麼事件令到其一最著名的PD都要發聲要求社長下台? 於6月22日,MBC不同綜藝節目如韓迷最為熟悉的《無限挑戰》,其餘還有《黃金漁場-Radio Star》、《蒙面歌王》、《我獨自生活》等的PD們發表了聯合聲明,要求現任MBC社長金長謙下台,合共47位PD。聲明中列出了社長所做過的欺壓及涼薄行為,而且形容其行為是在搞笑。而至今,MBC管理層還未有確實地回應綜藝部門PD的抗議聲明。 首先,他們最批評的,就是社長不斷削減綜藝部門的預算支出。熟悉韓國綜藝的製作過程的,就會知道每個電視台在為不同綜藝節目企劃、製作、拍攝、取景都需要不少預算及時間準備,以SBS的《Running Man》為例,在其流行的時期,一期節目的支出是數以百萬港元計,而若需要在海外拍攝,開支會達到過千萬港元。而電視台主要收入均來自廣告、出售海外的版權費等。而MBC綜藝部門的開支亦與其他無線台相若,但PD

詳情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還有下集的爛攤子?

《變形金剛》(Transformers)自從2007年推出首集後,十年間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第五集《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當年首集上映時較多人批評機械人的造型設計,故事水準尚可,然而接續作品水平每況愈下,演員陣容也曾經變更,機械人角色雖然越出越多,可是在電影中面目模糊,打鬥混亂,幾乎不能分清誰正誰邪。上集導演米高比爾更遠征香港取景,還引來「收陀地」事件(雖然不是重點),最為人詬病是因為中國資金的投入,各種植入式廣告事無忌憚在電影不同角落出現,更胡亂拼貼和建構香港環境,已經是一場觀影災難。 可是觀眾不要以為上集已經是此系列的低點,本集也不惶多讓,米高比爾似乎很想將他最喜愛的各種歷史、類型片、喜劇、愛情等元素放進同一部電影中,於是本片情節遠由英國圓桌武士時代亞瑟王故事開始,中間再提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至電影處於的時空,不少重要歷史事件每每與變形金剛有關,而這些歷史的影響亦延伸至今集主角一群人物。本來這些設定都無傷大雅,只是導演想認真處理卻顯得吃力,根本未能兼顧幾條故事線,整個敘事非常混亂。過往數集最大的通病多是拍攝和剪接零碎,在劇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