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父女情》愛不等於一切

曾幾何時,很多人視父親為英雄人物,遇上問題大叫一聲「爸爸」,總有人隨傳隨到;然後,有一日,我們看著他,肚腩凸出,體力下降,又或因著生活的壓力,脾氣暴躁,漸漸體會他有其限制。一場車禍,母親離世,留下Jake(Russell Crowe)與年幼的女兒Katie(Kylie Rogers),《尋找父女情》(Fathers and Daughters)從此開始,沒有聚焦在意外的當下,反倒把故事劃分兩個不同的時空:一是車禍以後,二人相依為命,如何捱過這艱難的日子;一是二十五年以後,Katie(Amanda Seyfried)長大成人,如何看待這一段關係。兩個時空的片段,交錯出現,為故事留有餘音。車禍以後,Jake得了後遺症,需要入住精神病院治療,Katie則寄居在親戚的家。即或二人分離,關係不變。於是,這一段是在缺陷中的幸福片段。然而,觀眾帶著這些甜蜜片段,看回二十五年後的Katie,不禁有一種落差──她當上社工,熱心幫人,卻偏偏濫交,隨意在不同男人身上尋找不知名的快感。為什麼她變成這樣?──這是提問,也是懸念。作為第一個也是最親密的連繫,原生家庭足以改變每一個人的性格,母親的離世對Katie的影響不算大,偶爾有眼淚,有想念,卻不如跟父親的親密。當她與父親相處,眼下一個個看似無關痛癢的時刻,卻影響著她以後的人生──既有正面的一面,也有摧毀的一面。 而這或者算是一種無法自救的無奈。當Katie在工作上幫助有需要的人理清內心死結的同時,多年以來,她卻陷進另一個死結當中,無法自控地以性愛尋找慰藉,也無法與任何人建立長久的關係。因為如此,她與Cameron(Aaron Paul)的關係,依舊停滯不前,前進以後又換來後退──漸漸Jake與Katie的甜蜜回憶減少,換上Jake的掙扎,謎底就徐徐解開。愛是不是等於一切?──愛情電影或會堅決肯定,在《尋找父女情》裡卻不是如此。沒有人能否認Jake對女兒的愛,甚或他往後所做的一切;然而,當這種愛不被理解,僅以一廂情願的方法表達時,對方不能好好感受,就成為了一生的遺憾。這或許正是很多人與父母的寫照,不是不愛,總無法表達,而這種無法表達,後來因著種種原因,成了很多人心底的一根刺。看Trailer的時候,有一種錯覺,以為《尋找父女情》又是一個甜蜜溫馨的父女故事,或者如《親親躁爸爸》(Infinitely Polar Bear)般,縱然父親的不足,偶爾被女兒厭棄,卻又有一種無法割裂的甜蜜。若然故事只談當下,而沒有二十五年後的一段,電影或許也是如此;然而,當時間拉後,將當中一些無法言說的後遺通通顯露後,卻讓人不忍直視。然而,正是這一段,成為最直接的提醒。 影評 父母 電影 子女

詳情

家教樂:幾錢?

節儉是一種美德,有些學生可以豪擲千金添置一些衣飾,所謂洗腳不抹腳,不懂工作艱難。相反,也遇到一些學生說甚麼都聯繫到價錢,厭煩到好像全世界所有事情都用錢去量度,試問親情、誠信、快樂等事情如何以錢量化?節儉是一種態度,不是孤寒,而是凡事不浪費。譬如點餐,不是價低者得,而是量力而出,也量力而為。就是先看看經濟能力,不做些自己花不起的付出;又要看看自身需要,不要眼闊肚窄,點一桌子餸菜吃得下嗎?因此,節儉並不是銀碼的問題,而是有否花費之前多考慮現實的能力和實際的需要。今天的香港社會都幾墮落,甚麼都用錢去衡量,政府發佈的新聞報喜報憂都是多少個億。全民保障、文化和教育等軟性基建投資幾多個億,將來都可以回饋社會,不妨先多想想應做和可做些甚麼;天災人禍幾多個億也補償不了人命傷亡,先救人啦!大家似乎都習以為常用錢來衡量所有事物。如果小孩子只學懂事物的金錢價值,那叫市儈。小孩子要學的應該是節儉,那是一種處事態度,不是單用錢去衡量一切。譬如看到色彩鮮豔的傳單,小孩子會希望擁有,會否教他們拒絕?買東西會否自備購物袋?出外用膳會否不浪費食物?這些,其實就是對小孩子灌輸節儉這種美德的方法,不用花錢。文:陳為建 @進步教師同盟原文載於進步教師同盟網頁 父母 子女

詳情

親子筆陣.辣媽CEO﹕炫富暑期班

真替現在「窮得只剩下錢」的父母教育下成長的的孩子們可憐,未到暑假經已為子女籌謀各式各樣「錢字行頭」的暑期活動。我很想知道三歲小朋友分分鐘尿片都未戒,這個腦部發展成長最主要的關鍵階段,理應調皮活潑追趕跑跳碰,開始學習群體生活如何和朋友仔相處及基本的自理技巧才是,竟然要被安排學做Model小紳士、小淑女、學衣著打扮如何走路如何坐?學面試變老人精 難逃校長法眼老老實實,莫講言教不如身教,父母是小孩子第一模仿學習榜樣,想家中小孩有規矩有禮貌,麻煩家長自己先做好自己,在家中好好管教,講一套做一套,花錢花得冤枉貴客自理是其次,害死小朋友是事大。明明天真爛漫童真最真最純最可愛時,偏偏慘被洗腦荼毒灌入完全錯誤的思想及價值觀,被迫打造成為討厭作狀的老人精。那些什麼教育中心講得多冠冕堂皇,說家長們可以透過訓練增強子女自信心談吐及口才,應付小學面試、出席什麼場合聚會表現也可以大方得體。講到底,就是捉住家長想加強面試勝數不惜一切的心理。但機械化清一色倒模的行為和對答,可以瞞得過閱人無數的校長老師們的法眼、得到他們的青睞嗎?多得家長們「落搭」趨之若鶩瞓身支持,那些教育機構開得成行成市才能賺到盆滿砵滿。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幾千蚊上的是什麼暑期班,怎比得上九萬元有找一百的十天澳洲飛行體驗?怪獸家長以為很豪很夠面子?人家強國小學生可是去南極實地看企鵝、去北極觀賞北極熊的,人比人比死人,香港小朋友真正全部都要死在起跑線?我既是獵頭人又是職場專家,曾在各地大學開班教面試溝通談吐技巧,考幼稚園小學中學也好,我是從未教過大小T任何面試技巧。我平時是怎樣教他們兩個的,臨場見到老師校長其他小朋友及家長,照平時一樣做就好。至於暑期班,全部因應他們兩個的喜好,是他們想學我才報,大小T從來未曾被勉強過。他們兩個學校都有不同的暑期遊學團可供選擇,我全部敬謝,一個都未曾參加過。不過每年暑假我會抽時間帶他們和公公婆婆全家一起去旅行,日子地點長短遠近不定,我們一家都很期待未出發先興奮,十分珍惜能夠一家人在一起共度的快樂時光。父母陪伴 最奢侈難得其實小孩子最需要的,永遠是父母的關心和愛。只要有父母陪伴在身邊,去什麼地方玩吃什麼食物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可惜偏偏最奢侈難得。父母的角色責任,是不管花多少錢,都不可以替代補償得了的。况且平日功課補習興趣班不停已把孩子壓得喘不過氣來,就當可憐他們一下吧,難得放暑假,就讓他們好好享受一下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有父母陪伴的假期吧!文:張慧敏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原文載於2016年6月7日《明報》副刊 教育 父母 親子 子女

詳情

A至Z

最近有位媽媽好友,正在後悔沒有給5歲的兒子同時報讀上午班和下午班的幼稚園,因為孩子到現在很多英文單字還是沒法串得對。聽後,我先感錯愕,然後憤怒,再來感慨又一「怪獸家長」,然後我說:「你做了三十多年人,一直在香港這個以中文為基礎語文的地方,學過的中文字肯定有成千上萬,你敢說自己沒曾執筆忘字嗎?你能肯定自己由牙牙學語到現在,每次書寫中文時,都沒曾寫過錯別字,完完全全可以寫正字嗎?」「你不明白……(下刪一萬字肺腑之言,再刪二萬字充分理由)」我真的不明白,5歲,才幼稚園吧,是遊玩的年紀,學甚麼串字計數呢?據我認知,在外國校園,在幼稚園階段,沒有學校要求學生懂得串字,沒有學校要求學生完整的順序的把二十六個英文字母讀出來,甚至有些國家立法規定學校不能給某個年紀以下的孩子功課。正如香港沒有學校會教授學生背讀中文部首吧!記得數年前,認識一位媽媽級朋友,她的女兒從三歲開始,就學習社交舞、鋼琴、小提琴、繪畫、豎琴、體操和高爾夫球,還有英文、普通話、法文、德文。聽到這裡我也感到暈眩,更惶論孩子。孩子在幼稚園階段,應該是遊玩遊玩再遊玩,透過遊戲學習與人相處,學習解難,學習基本的自理技能。當然有些家長不能接受每月付上數百以至數千元學費,就是唱遊玩耍睡午覺,認為一定要孩子在學校裡拿到一些知識或技能才是合理,但想一想,自己當孩子的時候也想玩多一點,功課少一點吧!希望孩子贏在起跑線,倒不如讓孩子快樂的過生活。第一永遠只有一位,何必浪費光陰。你忘了孩子出生時「我只想孩子健康愉快」的許願嗎?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教育 子女

詳情

記一位無奈的爸爸

昨晚帶兒子由銅鑼灣坐地鐵回家。轉到將軍澳線,同一個車廂同一列座位,我和另一位爸爸就只隔一個位,有一個肥胖而且高大的中年男人坐在中間。那位爸爸帶著一個一歲半至兩歲的男孩。爸爸和男孩都帶著口罩,或許有點傷風感冒吧。列車開出時男孩尚算安靜,可是一個站之後,男孩開始發脾氣。我有兩個孩子,也少見孩子如此大脾氣-他在座位上一時扭動一時站起來一時又跪下,全程大哭大叫,說:「爸爸我要玩^*&^!*(聽不清楚他想玩什麼)」,之後又改口說:「我要媽媽!媽媽呢?」,最後我都聽不清楚他要什麼了,反正全車的人都注視這個孩子。大部分人眼光都是同情的,有的人苦笑。面露厭惡神色的也不少,例如對面看書的一位中年男士,他拿著書卻一直盯著男孩,眼神極不友善;男孩身旁的位置是一位中年女士,她靠著玻璃坐,嘴裡一直發出「囁!囁!」的聲音表示不滿;我和那爸爸中間隔著那個像高牆的男人也不停搖頭,示意那個男孩子很煩,阻礙他打機。孩子發脾氣其實很常見,雖然由上車一直鬧到下車這樣有耐力和體力的幼兒的確很少見,不過我比較在意是爸爸的反應。其實孩子已清楚提出他的要求,例如玩玩具和找媽媽,都不是什麼無理要求,爸爸只要回應孩子的情緒應該就能冷靜下來。但爸爸似乎很束手無策,孩子一直往他身上撲,可是他沒有抱他。他的語氣很溫柔,沒有發脾氣也沒有打鬧,只是一直說:「我聽不清楚你說什麼。」「你先不要哭,再跟我說。」我坐在兩三個位之後,其實都聽清楚孩子重複又重複的要求,怎可能「聽不清楚」呢?就算那時不能立即回應,即是不能變出他要的玩具或媽媽,那就想辦法,例如解釋:「回家就有玩具了,很快!」或者直接撥一個電話給媽媽,讓孩子聽媽媽的聲音,告訴他「很快和媽媽見面了!你要乖!」之類。還有一個更簡單的做法就是:抱他,拍拍他的背,溫柔的跟他說:「不要哭,爸爸知道了,再忍耐一下就可以了。」我常常覺得孩子就只是孩子,沒有什麼機心,他情緒最壞的時候,其實跟大人一樣,不需要什麼物質,甚至不需要說話,而是需要有人給他一點體溫,擁抱又好、掃掃背、拍拍膊頭又好,讓他知道:「我明白。就算我不明白,我都在你身邊。」我一直很想跟爸爸說:「其實他只是想你抱抱吧?」,可是到下車的時候隔在我們中間的男人還在,我也不夠勇氣貿貿然站起來教人教仔。下車之後就一直想,開始有點同情那位爸爸。媽媽在生理上與孩子的結連已經比爸爸深很多,就算孩子出生之後,心理上又有母性使然所以比較懂得照顧孩子、知道孩子的需要。但爸爸呢?一般都要工作養家,在家裡和孩子相處的時間自然比較少。我外子甚至夜歸到不能與孩子玩耍,只可聽我分享當日孩子做了什麼、有什麼趣事之類。爸爸雖然出了一半的DNA,可是很多時候都好像只是孩子成長、生命中的旁觀者、配角甚至是茄喱啡-不是不想參與,正正為了養妻活兒、要工作而迫不得已常常缺席。當對育兒的技巧越陌生,就越怕,人又有惰性,最後就索性把育兒的事全盤交託給媽媽。育兒沒有天書,我在東京生第一胎時才二字頭,家裡就只有外子,娘家的人都不在身邊。開始時我也是看書、問健康院的姑娘、打長途電話問媽媽,再自己碰釘累積經驗,到現在才有一點把握和信心。爸爸千萬不要因為碰了釘怕痛怕煩就投降,孩子不只是媽媽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不要一出場就管教和打罵,要有愛和耐性,設法抽時間和孩子相處、玩耍,摸熟孩子的氣質和脾氣、了解孩子的喜好和想法;同時也要讓孩子了解你,讓他看見你如何待人接物。孩子不會說出口而已,其實爸爸也很重要。所以各位爸爸,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自行fade out,你在育兒上下的苦功,一定能修成正果的。原文載於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父母 子女

詳情

Crying in the party-我的女兒

說這個Party的故事之前,我想先開宗明義交代一點背景:我的女兒在兩歲之前一段不知多長的時間,都是「撞聾」的,即是弱聽。醫生說成因應該是她中耳積水,後來演變成膿。到她入幼兒園時,上課才幾天老師便告訴我:「你女兒語言發現遲緩」我當時還發脾氣罵老師說得太過分,可是到我發現她每次看我說話都是看我嘴巴、她背對我時完全不會反應我的呼喚、她看電視常常行到很前很前、到最後發展至聽那些點讀筆要較到最大聲放在耳邊才聽到,我就知道她的問題不僅是語言發展遲緩,而是聽覺出了問題。後來她在兩歲四個月的時候,全身麻醉開刀動手術,開了兩邊的耳膜、又割走了鼻咽後的一塊肉,希望能挽救聽力。醫生說手術是成功的,但她的耳朵內部始終被膿浸了很久,所以就算康復,也可能只有其他小孩的八成聽力-其實八成,我已經很滿足,手術前她弱的一隻耳只有兩成聽力。現在我的女兒三歲零兩個月了。她還不能像其他同齡孩子說:「爸爸,你真真真係整濕咗我背囊喇!」這樣複雜的話,她現在能說的話是這樣的:「你好霸王!」「我唔要!」而她的聽力開發得比其他孩子遲,所以她對說話的理解其實也沒有其他同齡孩子掌握得好。有些詞彙、說話的意思,她還不懂。如果我以語言教師身份(的確這也是我另一個身份)去看我女兒的話,是的,其實她的語言發展依然遲緩,不過幸好她每天都改善中。今晚我帶子女到朋友家作客開Party,發生了一件小事,令我有很深的反省。在場的都是我中一已認識的好朋友,還有她們的伴侶。全部都是好人,都待我很好,都是我最好最可靠的朋友。到交換禮物的環節,大人交換禮物後,有一對好朋友她們很好,預備了禮物給在座的所有小孩子,包括我的子女。我的兒子收了禮物,很高興,會說謝謝;所有小朋友收到禮物,都很高興,都會說謝謝,這才是人與人之間基本的社交表現,對不對?可是,到我女兒。她首先是極不滿意,黑面,因為她的禮物太大了,我朋友找不到花紙,就以雜誌紙包起;她黑面之後,除了別過頭去不收禮物,還轉身向後面的姐姐埋手,一直指著那份禮物,意思是:「我想要姐姐的禮物!」但她沒有這樣說出口。然後我的朋友也真的有點不高興,她說:「我是特意預備給你的,你不要,你放棄,就算了,沒有禮物。」我也覺得很抱歉,但我又不能代替女兒收禮物,這樣好像很貪心而且更不尊重我的朋友。當時我的想法是:我向女兒解釋一下其實那個雜誌紙包裹的也是禮物吧,她明白了就會親手收,說謝謝,回復到正常的社交表現。此時女兒似乎意識到自己沒有禮物(其實是她不收,因為她不知道那是禮物),就哭。我安慰了她一會,她收聲了,不過她還是不明白她其實是有禮物的。所以她就打另一個一歲小朋友的玩具的主意,開始時只是玩,後來更加「我嘅!我嘅!」打算搶,動手打那個一歲小朋友。我在旁邊,所以她動手時碰到那個小孩的一刻,我立即拉起我女兒的手然後很大力的打了一下。她即刻大哭,我就拉她到一個房間,她繼續哭,我不停為她抹淚,我坐在地上和她視線一樣水平的對她說:「你不可以搶別人的玩具,你不可以動手。你是有玩具的!」,她繼續哭,豆大的淚一滴一滴滴下來,好像她的言語不夠表達她的情感,只有眼淚可以。那時我在那個房間裡,看著她的淚,我代入了她:她所認知的「禮物」都是有花紙包裝,又或許是沒有包裝一看就知道是禮物的禮物。有點像我的瑞典朋友,我介紹他吃龜苓膏時,他耍手擰頭,我說了很多次:「很好味!又有益!食得架!」,他都不肯吃。因為他的認知裡這碗「黑色啫喱」不是工業原料就是老鼠藥,不可能入口的,他認知裡根本沒有「龜苓膏」這個概念。所以女兒看見其他小朋友都有有花紙的禮物,而她收到的是雜誌紙包裹的不知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她說認知的並不是「禮物」,而是「unknown」。就算我和姐姐都說「這是禮物」,可是這盒雜誌紙的東西又跟她理解的「禮物」概念和形象有出入,她便選擇不相信-情況就像我的瑞典朋友,他最後都沒有食龜苓膏。然後我女兒拒絕、而且覺得自己沒有禮物所以就開始發脾氣、搶他人的禮物據為己有之類。這是我所理解的因果。可是我也不覺得我的朋友有做錯什麼。她的反應是真實的。即是我預備一份禮物給你,而你貿然黑面拒絕,我也會因為你無規矩、失禮而不高興,這是十分十分正常。在那房間裡,我得出一個結論是:其實我女兒和朋友都沒錯,但前者有她的認知限制、後者被拒絕禮物而不高興的反應也是人之常情。那我應該怎樣去讓雙方理解呢?一個三歲和一個三十歲的朋友之間,如何和解呢?我不敢把我想到的和我朋友說,如果我說:「我女兒沒錯,因為她對眼前這『禮物』的signifier和signified並不吻合……」,那其實對方可能只聽到頭五個字然後已在心裡得出一個結論:「你縱容她,難怪她不會規矩。」所以我選擇了一個最符合社交表現的方法:著我女兒道歉,因為她拒絕禮物的確是失禮了;然後再表明心跡:「我想收禮物。」這樣。女兒淚痕都未乾,一邊聽我的指示,一邊向我的朋友道歉,也在我半推半就地收下禮物。我叫她:「打開!打開你便知道這真的是禮物!」她有點疑惑,還是開了,開到三分一,見到是她極愛的泥膠玩具,她破涕為笑,說:「我想玩!」我叫她再說謝謝,她說了,我也再三向我的朋友說對不起。我的朋友說:「不用道歉,不過她真的需要教。」是的。她真的需要教,不過在此之前更需要的是我的反省和學習。我其實不應該迫她。做父母是過程,不能一步到位,也沒有一本天書去教我們「叮!」一聲就懂得怎樣做父母;而不同的孩子也有他/她的限制和界限,有些事情他/她不理解,就是不理解,我今晚的做法也只是令她權宜地作出了應該做的社交反應,而禮物的所指、對方的心意、禮儀……一切一切,我還有很多很多很多要教她。女兒,如果可以,我多希望送我的語言和駕馭文字的能力給你作聖誕禮物,這樣你就不再遲緩、活在誤解之中了。再一次謝謝我的好朋友為我的子女預備了禮物,謝謝!祝大家聖誕快樂~圖片來源:Flicker User:Brandon Faison https://flic.kr/p/9m1yaS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溝通 子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