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考評局多為孩子着想

當筆者贊成丘成桐教授對通識科的批評(2月6日《明報》),建議通識科應轉為選修科之後,收到很多家長及同學的支持短訊,當中不乏有政商界、教育界、專業界朋友以及很多高中學生,更有一名19歲正在澳洲讀書的同學。當然,除了支持短訊外,舉凡建議改革高中通識科的考試,一定有考評局的人跳出來反駁及護航。 這次是由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主席、考評局文憑考試通識科目委員會主席賴得鐘撰文,他卻把通識科的問題盡顯公眾眼前。作為考評局文憑考試通識科目委員會主席的賴得鐘,似乎沒有把坊間對通識科造成學與教的問題的批評放在眼內,只一心關顧若通識科轉為選修科,便降低了通識科的重要性,影響資源分配,完全沒有提及高中學生選科的選擇。作為考評局文憑考試通識科目委員會的主席,難道賴就聽不進去一點點對通識科必考造成學生龐大壓力的批評嗎?大家關心的考試操練就只有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 由教育局提供、在2012及2013年就學生對通識科意見進行的調查,學生滿意度高達七成,一些擁抱「高中生必考通識科」的反對派議員立即沾沾自喜。以此否定通識科有任何批評及爭議的存在,真令人感到可笑!其實小三TSA,教育局也一再說了很多學校家長讚好,

詳情

請梁美芬多為面子着想

堂堂城大副教授,早前(2月20日)在《明報》刊登名為〈請考評局多為孩子着想〉的文章,其質素卻有如面書留言。當中對事實的扭曲、邏輯之荒誕,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是出於立法會議員手筆。筆者並非考評局的人,但也忍不住跳出來反駁——目的非為護航,實為喚醒梁議員,不要再為政治任務捨棄名聲面子。 梁議員在文中批評,賴得鐘老師不把坊間對通識科造成的學與教問題放在眼內。筆者身為通識教師,一直有關注賴老師領導的通識教師聯會。通識聯會除了積極向社會各界解說通識科的價值,也一直有撰文回應坊間對通識科的關注,其中當然包括回應梁議員的批評。「不放在眼內」的說法,明顯有違公道。而梁議員在文末將賴老師類比為醫術不佳的醫生,這種肆意踐踏教育專業的人身攻擊,竟出自副教授之手,實屬香港的悲哀。更離譜的是,身為議員,梁竟然錯解法定機構的功能結構——賴老師領導的通識科目委員會,實為監察考評局操作、檢討試卷及就課程提出改善建議而存在,委員會內包括前線教師、學者及教育局代表等,皆非梁議員所說「考評局的人」。無知非罪,但無知卻自以為是,連資料蒐集也懶做便大放厥詞,如此人物竟是大學副教授,又叫學院的同事情何以堪? 民粹觀念反映外行無知 梁

詳情

通識:思辨或摘星之旅?

去年大專辯論決賽討論「香港應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如果我在場,大概會因「職業病」上台搶咪。學生準備比賽時,必然要了解退保發展、細閱諮詢文件、弄清不同方案、了解持份者立場,然後建構主線、準備駁論,如此十年功,待比賽當天盡陳數據和理據,精彩一分鐘。我當年在語常會積極推動「融辯入教」,深信多元化的辯題能讓學生涉獵更多知識,思考過程則能培養「和而不同」的觀念,最重要是讓孩子善於、敢於提出站得住腳的觀點——無論他支持哪個退保方案,或是否支持退保。當每人都能在他人的立場停一停、想一想,和平就不只是希望。好辯不是為了挑起紛爭,而是為了促進和諧。 古希臘先哲亞里士多德提倡的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重點是解放心智,自由學習。有別於被技巧主導的學科,自由教育不具功利性。我相信通識教育(Liberal Studies)的精髓亦在於「Liberal」一字,話題天南地北,觀點海納百川。老師帶領學生為生活問題找出答案,但不像解答數學題有公式可循,老師不一定是對的,亞里士多德流傳於世的知識總和也不及這句重要:「吾愛吾師,更愛真理。」通識教育是帶學生走上思辨之旅,必修通識科卻是一趟摘星之旅。當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