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叔:生涯規劃要包括發夢

老友的兩個女兒都富音樂才能,於校際音樂節中獲獎無數。香港名女校畢業後,赴美升學,先後入讀著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都得碩士學位。大女在加拿大結緍生子作歸家娘,每天柴米油鹽接送子女,除了教子女學琴外,生活與音樂無直接關係。 妹妹在紐約結婚後與丈夫開了間三文治店,就靠賣三文治為生。夫在電台掙得每周一晚介紹古典音樂節目的職位,工資僅夠付汽油錢。她兩口子留在紐約,為的是有較多演出機會,因為可以接些臨時散工演出,包括:在宴會中組個小型室樂或四重奏、年中各管弦樂團要演出人多的曲目時,要增強陣容,也會多聘些人手。她告訴我,若離開紐約,這些機會也少了。 平日一周五日每天十小時在夫妻檔工作,非常困身。倘要放假,也就聘個大學的師弟妹來頂檔。她指出隔鄰餐廳的侍應廚師中,約七成都是藝術學院的畢業生,有唱歌劇的、作曲的、寫劇本的、跳舞的、做電影/戲劇演員和導演的……人才嘛,要啥有啥,實在可以夠組個劇團搞演出了。他們待在紐約,因為這裏較能掌握市場的動向脈搏,盼着有多些機會演出。 來美前,你可知道是如此謀生嗎?「讀書時大約知道一些,只不知道這麼久都還是這樣……不過見多了,心也平靜了。」 有個後輩問,侍應廚師賣三文治的都

詳情

唯有讀書高

錢鍾書的《圍城》有一個令人每次想起來都會心微笑的段子:主角方鴻漸在海外留學時散漫不用功,為了向父親交差,遂向一愛爾蘭人買假博士文憑,還騙人家說有三四十個同學等着要買,能打折否。愛爾蘭人以為有大魚上釣,大特價地收了三十美元訂金便把假文憑寄出;誰想到愛爾蘭人騙術再高,在中國人面前也是個小小巫,鴻漸收到文憑後回信說,查無此大學,乃念初犯不予告發,更附上十美元給他作為重新做人的本錢——這就是「幽默行騙」的奧義吧! 某議員同事的學歷問題最近又炒熱起來,無論是《圍城》所描繪的1930-1940年代,還是我們身處的現世,華人世界對學歷、文憑這碼子事情都趨之若鶩——政壇尤其明顯。看看台灣,馬英九和蔡英文都是法學博士級人馬;內地呢,由胡溫到習李,都是大學高材生;香港嘛,曾蔭權曾獲港英政府保送到哈佛讀碩士,未來特首林鄭更是港大的精英分子,可見要從政,大學畢業似乎是愈來愈必須的入場券。 但回頭一看,學歷愈高,是否就保證有愈高的治國能力?打生打死的毛澤東和蔣介石,都沒進過大學,鄧小平讀過莫斯科中山大學幾個月,日本近代舉足輕重的首相田中角榮更是少有沒受過大學教育的總理大臣。毛主席說他把300多萬字的《資治通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