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童自殺與青年政策

為應對學童自殺問題,公民社會早已決心自力救濟,來自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及持份者成立「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聚合一起想方設法,希望從政策層面或實際操作角度出發,向坐擁大量資源的香港政府提出建言。 其間,聯席曾約見官方設立的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及相關官員,亦曾在不同中小學舉辦「休整日」和發表文章。本天真地以為經常把人民福祉掛在嘴邊的特區政府會汲取慘痛經驗,考慮從根本反思現有政策之缺失;豈料報告書過後,政府高層仍未脫數字管理的惡習,只視人命為不同的個別事件,不但未有成立高規格的小組統籌規劃有關事宜,更把責任推到「醫、社、教跨部門專業平台」的前線人員,白白錯失撥亂反正的契機。 更甚的是,不恤民命的吳克儉局長,不顧教育問題環環相扣的本質,堅持將弄得天怒人怨的TSA(全港性系統評估)改稱為BCA以圖借屍還魂。事實上,稍有社會經驗有正常智慧的普通人都知道,引發親子衝突的家庭問題,除了家長管教方式及孩子本身性格等家庭內部因素外,過分重視學業成績的教育制度及其衍生的文化氛圍及其派生的朋輩壓力,亦可能是問題癥結之一。單從TSA改成BCA一事可見,所謂問責官員根本無視人命、不負責任。 政府長期忽視青年實際需要

詳情

學童為什麼自殺?

吾友「墳場新聞」總編「青永屍」有一段時間旅居澳門,他感嘆,澳門還有一點東西比香港好:「人家煲啖白粥都好食㗎!」(人家煮白粥也煮得好吃)這一點我明白。 在香港,大部分香港人都很愛光顧連鎖食店,他們覺得連鎖食店的食材相對安全,如果它們有「小強」(蟑螂)或是衛生問題可以大聲喝罵,拍照放上網求安慰「討拍拍」(安慰之意)倒也沒什麼壓力。反之,如果你光顧的那家所謂「小店」,店員趾高氣揚呼呼喝喝,要是食物有什麼差池,你放上網,我幾近肯定會有很多自稱「鍾愛小店」的網民會出來言語上打你幾十大板。 我們都忙。你每天有幾多時間吃早餐?30分鐘?45分鐘?還是10分鐘?你有幾多時間準備早餐?你會在家吃早餐嗎?還是買一份麵包三文治紙包飲品就完事?你有吃過粥嗎?粥是熱的,吃的時候要慢嘗細吞。當你發現,大部分人根本沒有時間,吃早餐也只是三五分鐘的事情,哪有時間會吃粥?沒有人吃粥,又有誰去煮粥呢? 捱過一關一關又一關 就會好? 以小見大,我和「墳總」都偶爾會好唏噓。不是因為現在香港很多人顛倒是非黑白,而是我們從細節上失去了很多生活應得的「實感」而不自知,從而失去了生活的質素和價值。人在追求的,究竟是什麼?某天,在現代

詳情

我為何激動了?

經過連續三天的辯論,施政報告致謝議案連續十年被否決。正如我在最後一節發言所講,我們也希望在明年的致謝動議能投下贊成票,只要下屆特首在下個施政報告向香港人展現一個字:善。 在教育辯論那一部分,我在發言時少有地激動起來,一來是因為坐在我對面的是教育局長,心裏的火難以按捺;二來,說到將來想當巴士司機的那位同學的夢想、想起農曆年假後選擇放棄自己生命的年輕人時,情緒便來了——夢想,無分貴賤大小,朝着夢想進發的每一步,都同樣可貴,為自己的夢想奮鬥,從來都絕不可恥。 那幾位決意跟這個世界告別的學生,本來也是懷着各種熱血的夢想吧? 小時候我也發過春秋大夢,希望長大後能做美國總統(那時候不知道美國總統一定要在美國出生嘛!純粹覺得列根很有型),現在回看當然不值一哂;然而,異想天開就是屬於年輕人的,成年人有責任去保護他們的夢想,就像保護瀕危植物的幼苗一樣。這種「保育」工作,就是教育的重要部分。 正如我在辯論中所言,教育是社會的根本。上一代人無論有多厲害戰績有多輝煌,如果忽視教育下一代,又或者用了錯的方法和制度去辦教育,社會就會像一株枝葉茂盛但根部瘦弱腐爛的樹,莫說要進步,更會慢慢枯萎、倒下。 最近收到不少學

詳情

重視學子未來,守護生命價值

行政長官選舉參選人: 重視學子未來,守護生命價值 香港教育問題一直以來廣受不同界別的市民關注,惜過去一屆政府任期內之教育政策,在無德無能無心的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領導下,不但未能提出改善現況之良方妙法,更將問題及矛盾放大,終令本已飽受壓力的學生進一步受壓,讓前線教育人員疲於奔命,更從根本動搖家長對教育體系的信心。 近年在教育層面出現的種種亂象,香港市民實在有目共睹,但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在欠缺包容、理解、支援甚至聆聽的教育系統下生活的香港學生,竟接二連三選擇以放棄生命的方式,表達對未來生活的絕望,並控訴官僚主義主導下教育系統之冷漠。 更令人悲憤的是,吳克儉身為教育局之首,卻未有好好履行其基本職責。當坊間不同專業人士及持份者,包括心理學家、家長、老師、社工紛紛組織起來,希望凝聚力量及共識及早應對危機,政府當局竟無人願意擔承責任,改革可能為學子帶來壓力的政策,例如取消TSA,或提出更高層次及規格的解決方案,例如承諾檢討教育制度,增加班師比及駐校社工和心理學家的人數。 今年三月,第五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將會產生。身為普通的香港市民,本來可將上述難題全數交給新任管治階層,但殘酷無情的現實是,孩子的未來

詳情

對不起,我不信任你

作者按:關於最近的學童自殺慘劇,有些人談及到社會的集體「信任」問題。有時我會想,我這種人,早就「人間不信」。是拐子佬綁票又好,母親殺嬰也好。我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驚訝。人類的心本來就是個無底洞。誰有權看透或看破什麼? 更何況,早於2009年,我已寫了這篇。關於信任,是一點一滴被榨乾榨淨,毫不心軟的,是某些政府中人,某些衛道之士,和某些自以為很聰明讀很多書的人……吧? 如果你有一個女朋友,沒有經過你的同意看你的手機SMS。你忽然感覺不滿,覺得你的女朋友不信任你, 你女友說:「你冇出去搞搞震,怕咩我睇?」你覺得怎麼了? 城市大學的法律學院副院長顧敏康教授於本版提出以下觀點: 「校方應該具備合理懷疑(reasonable suspicion)方可搜查。而在通常情况下,警察搜查嫌疑人,必須具備更高一層的懷疑, 那就是確信理由(probable cause)。法院進一步指出:判斷對某一學生的搜查是否合法,應當根據當時的全部情况來看是否存在搜查的合理性。 法院認為:庫伯利克先生決定搜查TLO(學生的名字)的書包是合理的行為,因為她被發現在廁所吸煙;而發現捲煙紙導致他產生另一種合理的懷疑:TLO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