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討論與宣揚

今天香港是一個人云亦云、歪理當道的香港;一些基本的人權或核心價值也可以引來天翻地覆的爭議。最近便有港大法律教授引用同性婚姻和安樂死為例,力指為何這些課題可以在大學討論而「港獨」卻不能。有點令人目瞪口呆的是,這論點竟然也為剛訪港之國際級政客公開認同。《基本法》有哪一條條文禁止討論同性婚姻或安樂死?實在找不到。但國家憲法與《基本法》由序言至第一條便已開宗明義說明在憲法下,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部分,大家有責任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更重要的,是「一國兩制」本身與「港獨」兩者不能共存,鼓吹「港獨」便是要推翻「一國兩制」;鼓吹推翻「一國兩制」便是鼓吹反對國家統一、破壞領土完整,其政治層面之嚴重怎可與同性婚姻或安樂死相提並論?沒錯,《國際人權公約》第十九條確有談及言論自由因應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保障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衛生或風化,可透過法例限制,但這不等同所有限制必須以同一尺度處理。《公約》倡議的,是合適比重(proportionality);換言之,傷害愈大,限制愈嚴謹。同樣重要的,是討論與宣揚的分別。討論是雙向的、理性的反覆論證,互相交換意見;宣揚是單向的推動一種理念,務求更多人接納,以至奉行這種理念。討論某程度是學術性的,宣揚則是行動性的,分別是顯然易見。事實是,當一種行為超越了應有的平衡點時,行為便須受到法律限制。這是人與人之間生活在一起的基本要求,所以自由從來也不是絕對的。我有我對「港獨」的看法,但在這裏討論的並非「港獨」的對與錯,而是社會對宣揚「港獨」應有之態度。這是簡單的大道理,不需是大學教授也應該可以明瞭。[湯家驊]PNS_WEB_TC/20170929/s00202/text/1506621572863pentoy

詳情

117歲隨想

地球最老人瑞剛過身,終年117歲。 如果有117歲命,真的要説聲「大鑊」。 不是發夢。多年前人已可複製再造。1964年人類的平均壽命是54.6歲,2014年則跳至71.5歲,香港就更嚇人,2014年人均壽命是84歲,五十年後人人過百歲絕對有可能。 從前長命百歲是祝福,現在是極大的詛咒,特別在香港,細想,如果六十歲退休,原來才僅僅過了一半多一點的人生,還有近六十年熬,就算有積蓄,也真會吃光;就算有屋,也真會變成危樓;就算有胃口,也真會食而不知其味,因為現在已是肉沒肉味,菜沒菜味的年代;就算有親朋戚友,大家也真會老到動不了,講不出話來,甚至記不起你了,又或者要你不斷送别愛你的、比你年輕的;就算有多樂觀,生命中要經歷的低谷高潮也早已經歷了,未來是無底無盡的苦悶。 況且匱缺的總比整全的多。在種種匱乏之中,身體在天天衰敗中,等死,等六十年,真是想起也心寒。 遲點退休可以嗎?2064年香港六十五歲及以上人士將佔總人囗36%,如果都不退休,就是阻住地球轉。現在原本已經很窄的社會階梯,將會消失,年輕人將苦苦等候半生沒動不了半點。雖然那時候,年輕人、中年人和長者都將被重新定義。 生活甚至是生存的條件越來

詳情

善終的權利

陶淵明《與子儼等疏》云:「天地賦命,生必有死,自古賢聖,誰能獨免?」然而,人卻諱死貪生,迷信科技,抗拒死亡。但卻原來,在現代醫療、法律、科技、道德等等枷鎖下,人類的死亡,不再自然,反而變成了莫大的悲哀。正如瓊瑤所言,「『有救就要救』的觀念,也是延長生命痛苦的主要原因!」 瓊瑤今年(二○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在「面書」發表《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的公開信,叮囑兒子和兒媳,「千萬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給困惑住!」成為她自然死亡的最大阻力。瓊瑤在信中指出,「生命中,什麼意外變化曲折都有,只有『死亡』這項,是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也是必然會來到的。……(死亡)是當你出生時,就已經註定的事!那麼……我們能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來面對死亡呢?」 中華傳統思想中的「五福臨門」,源自《書經‧洪範》。「五福」指的是「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其中「考終命」,也就是指「能得善終,安祥離世」。其實,自然死亡的觀念,對於中華人來說,從不陌生。《莊子‧齊物論》有云:「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盡。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邪!人謂之不死,奚益!」這不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