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一念無明》的現實版悲劇

周日,留在家中備課,卻從電視新聞中看到一宗讓人心酸的倫常慘劇:一名男子殺母後跳樓自殺,重傷送院,其間曾表示「照顧老人家好辛苦!」 因照顧親人而觸發倫常慘劇接二連三 男子的母親是長期病患者,有糖尿病及腎病,不良於行,需要別人照顧。男子是街坊眼中的孝順仔,他是家中獨子,對體弱多病的母親一直不離不棄,更停止工作照顧病母,現時還聘用兩名外傭協助。懷疑他是未能承受照顧病母的壓力,趁周日外傭休假離家時殺母,再留下遺書由寓所跳樓自殺。其後,媒體報道男子被發現患有憂鬱病。 其實,懷疑因照顧年邁患病親人而壓力「爆煲」引發的倫常慘劇,今次已經是本年內第三宗!2月及6月的兩宗,分別是丈夫勒死腦退化老伴後跳樓亡,及丈夫勒死中風老伴後自首。類似慘劇接二連三發生,實在已為社會敲響警鐘! 男事主遭遇讓人想起電影《一念無明》 男子的遭遇,令人同情,亦無法不讓人想起之前的一套電影《一念無明》。片中的男主角余文樂,也是要獨力照顧患病的母親金燕玲,且堅持不把她送進老人院,最後心力交瘁,不單失去了工作、女友,更弄到自己出現情緒病,幾近走投無路。 當我看這套電影時,只感到莫大震撼,因為是那麼的真實,尤其是導演黃進,只是一個未夠

詳情

楊岳橋:2030:諸人的黃昏

政府估算,香港人口在2030年開始步向高峰,65歲以上人口佔26%,即每四個人就有一位長者。八卡地鐵,有兩卡可以全部劃為關愛座了。 到了2030年,我也快成了知天命的人;而對X世代的人來說,十多年後,他們也已步入或準備步入人生的黃昏。面對平均三個人照顧一個長者、面對少子化,本屆政府有必要有所作為。 今日是林鄭政府上台一百日之時,政績尚未見到,勞福局長羅致光已率先說全民退休保障這個討論多年、民間早有共識的政策「不研究、不諮詢、不推行」,日前行政會議成員暨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卻預言《施政報告》會提出引入外勞來港擔任院舍照顧員;林鄭做過社署署長,羅生和林生都在社福界縱橫多年,由這鐵三角去搞安老,政策、思維本應有深度得叫人期待,然而政府在安老之路上總顯得遲疑不前。 生老病死人生必經,「老病死」已佔去了四分之三。在香港,人由出生到受各級教育,都有很清晰的指引,路即使難行,至少香港人知道路在哪裏。到了老年呢?實在令人茫然。就算你是中產以上不愁開支,但要留在居住的社區得到安老照顧都難,因為輪候人多,服務名額少,去到必不得已要入住私家院舍,也會對可選擇的路茫無頭緒——就看看大埔劍橋的例子吧!政府疏

詳情

特約轉載:劉小麗 「炮灰」的託付:給炮灰的關懷

「星期日上午那個支持小販的活動去不去?」 「好呀!」 「11點你又要去土瓜灣探訪重建戶?」我們再問。 社會的弱勢老弱傷殘議題做不完 「對呀!有重建的租戶很想我去幫手做直播,為他們向公眾講解一下他們被市建局及業主逼遷的情况。我自己去就可以,你們星期日休息下吧。」小麗想也不想,又爽快的答應。 這就是她星期日早上典型要做的工作,她總把握着每一次幫助弱勢的機會,也不願為自己留任何半天的休息時間,差不多大半年都是這樣。為小麗日程把關的助理有時也會懊惱,她日日做不休息,其實很難持續走下去。 同事及小麗都把每一天當作是最後一天去工作,這種心理早已成常態。如是者,每次探訪如殘疾院舍、天台房、重建區租戶、外判工、青少年院、懲教所等等,都例必出席。每次探訪完畢後也訴說他們的處境如何坎坷,再討論如何逐一跟進。 從政「讓人得到尊嚴」 早前她到訪青少年院,慨嘆男童於院內的生活環境受盡精神煎熬,不論是吃飯時不能對坐不可互相交談,還是行為舉止已「格式化」,包括所有男童也不可留一頭完整的頭髮,院內每處也是冰冷無情。 「你想可以不剃光頭嗎?」小麗問到一位男童。「想……」一雙眨着淚光的眼睛回應。小麗便知道,大概如幫助男童

詳情

安老服務的時間表路線圖

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早前在網誌上呼籲青年人投身安老服務行業。筆者同意人手配備固然重要,然而目前更加迫切的是長遠規劃。根據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估計2031年香港總人口將達816萬,65歲或以上長者佔26.5%,約216萬。如何確保屆時我們能夠提供足夠安老宿位及服務應付龐大需求正是重大課題。根據2012年3月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文件透露,當時本港公私營安老宿位合共7.7萬個,當中2.6萬個屬政府資助,包括護理安老宿位及護養院宿位。2015年政府統計本港總人口達726萬,65歲以上長者佔15%,即約109萬,如果假設一切不變,同樣7.7萬公私營宿位應付109萬長者。那麼2031年的216萬長者,就至少需要多一倍,即15.4萬個公私營宿位,這是最保守估算,並未計及其他增加宿位服務因素。固定估算 確保足夠土地應付需求簡單而言,如果2031年需要15.4萬宿位,政府最起碼要提供一個時間表、路線圖,交代今後每年如何逐步增加宿位達至2031年目標。一直以來,政府皆是每年就明年或短期需求增加作回應,然而缺乏時間表路線圖,未來土地規劃也會出現問題,因為只有固定估算,才能在未來規劃中確保足夠土地應付安老需求。政府雖曾經在2000年發表過一項名為「香港2030」規劃大綱,然而一直以來除了2007年有過一次檢視當中內容,就沒有再更新過。我認為政府在這方面確實要繼續跟進長遠規劃事宜。根據政府的主張,未來是鼓勵長者居家安老,以減少他們對入住安老院舍的需求,然而要做到居家安老也不容易,因為日間護理配套和上門照顧服務也因應需求而調整。未來房屋規劃當中,是必要考慮因素。我深信在一切考慮當中,首要是提供清晰時間表、路線圖,以便政府規劃配備未來人手需求、土地需求等。香港是一個富裕社會,沒有理由連照顧老人家的責任也承擔不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還希望特區政府,能盡早提供安老宿位時間表路線圖。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安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