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帆川:劉曉波空櫈轟動一時 如今為何問者寥寥?

「唉,劉曉波都入唔到20大。」劉曉波患癌消息傳出當天,一位供職於香港某大網媒的記者如是抱怨。「20大」固然不是中共會議,而是點擊排行榜。事件發展逾兩周,本應令人憤慨,卻似乎勾不起港人興趣。不但關注度比不上他當年獲獎時的「空櫈」事件,就連最近的習近平訪港造成交通不便,以及遼寧號開放市民踴躍撲飛,都要比劉曉波更受注目。 劉曉波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反對者姑且可猜測他別有用心,表面爭取民主但實際為做騷,如今劇終,他迎來的只能是鬱鬱而終,原因更可能是被關押期間得不到適當治療。無論從任何角度去看,這也是一齣違反公義的悲劇。為何當年港人眾志成城,如今卻關心者稀? 第一,香港不少主流媒體被收編,主力引述了無新意的官方說辭;第二,社交媒體資訊百花齊放,削弱主流媒體輿論力量;第三,本土思潮發酵,港人跟內地維權界愈來愈割裂。有人提倡,內地維權事業,乃是「鄰國」事務,港人不宜摻一腳,背後理念跟中國外交部時常掛在嘴邊的「不干涉別國內政」如出一轍。 跟內地維權界劃界 不見得與「爭民主」相符 本土派提倡激進抗爭,坊間接受程度因人而異,但出發點終究是爭取民主。然而,本土派強調不干涉大陸內政,並跟內地維權界劃清

詳情

陳惜姿:中國式鏡頭

德國、美國的醫療專家遠赴瀋陽為劉曉波會診。醫院守衛森嚴,樓梯轉角有便衣把守。小小病房站了十多人,重重圍住病牀上的劉曉波,有人拿着攝錄機拍攝專家說話,房間上方另有監控病人的鏡頭攝下圍住病牀的人,房間裏到底有幾多部攝錄機,那些穿白袍的人是否全是醫療人員,鏡頭外還有什麼人,外間都無從知道。 專家們在精心安排的拍攝場景下,表現沒出岔子,得體地說感謝中國醫生的邀請,劉曉波在中國受到很好的照顧云云。 記者在電梯大堂找到外國專家小組人員,上前追問劉曉波是不是真的如中國當局說,不宜出國。鏡頭前,人員不予置評,其中一位慎重地按着記者肩頭,告誡說:「我們身在中國,我們的溝通會……會……」然後便打住了。 劉曉波說過:「在中國就這樣,出了小監獄就進大監獄。」離開監獄不代表得到自由,留在家中也隨時被莫須有地抓回去。不但劉曉波如此,連身在中國的外國專家都意識到自己被監控,言論自由受限制,不宜亂說話。不過專家好歹拿外國護照,不怕隨時「被失蹤」,真話,還是可以說的。最後專家發聲明,立場與中國當局迥異,指劉曉波可以出國就醫,德、美的醫院都願意接收他,愈快愈好。 這些戲經過剪輯,我們看來可笑,而且沒用,虛假得很,但國內有

詳情

香港人,放鬆啲啦,好嗎?

港鐵「孭嘢人」短片引起爭議,有人認為是醜化背囊客,亦有人認為道出了他們心聲。但我看這次事件,卻只是覺得:香港人真的太累了。 香港人的累,不是那種跑完馬拉松想即刻攤落床的累,而是長期精神緊張,想睡又睡不著的累。也許社會近年真的太多不公,太多怨氣,我們已成驚弓之鳥,甚麼風吹草動都會嗅到敵意,而一感到威脅,就會立即群起反撲。 港鐵的短片,在我看來,只是一次原意甚好,卻有三點瑕疵的公益宣傳:一是tagline「唔做孭嘢人」針對性太強、二是未有分清大型背囊和普通背囊、三是放低背囊的建議略嫌不設實際。短片有其不足之處,固該指出,但上綱上線,指其歧視港人、搞拖篋抗議行動,又是否反應過大?反過來看,個別乘客的行為對其他人做成不便,自然有改善空間,但情況又是否嚴重到要拍一條官方短片去「糾正」這些行為? 其實使用公共空間,不外乎「互相遷就」四個字。筆者也試過揹著大型背囊搭港鐵,郁動總會特別小心,盡可能靠埋牆邊,碰到人會講聲唔好意思。這是背囊客應有的awareness。相反,面對背囊阻路時,講聲「唔該借借」,也從未遇過不願相讓的人。至於被人碰到,亦會理解對方可能感覺不到,一般都只會一笑置之,不會隨便就認定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