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轉載:姚松炎 乾淨的矛 刺穿「專業」的污穢

Google輸入姚松炎的名字後便會出現「橫洲」、「合作社」、「立法會」、「房屋」、「單車」等關鍵字。「議會失去了姚松炎」,大約都可以想像到香港會失去什麼。 我是一名建築師,曾經在2016年「建測規園」界別立法會選舉為姚松炎助選。 初次見面是在「倚南窗」一個關於劏房的展覽,聽到說「一個按揭遊戲的終結」的故事而被他啟發了。他的「演說」是能讓我的母親也聽得懂為何香港樓價會如此難以負擔。他不止是說出殘酷現狀,更提供解決方案,說「合作社房屋」是香港出路,只要房屋不再淪為炒賣工具,香港人能安居樂業並不是天馬行空的想像。 其後我分別從「建測規園」界不同界別人士收到邀請,讓我成為他的助選團,心想:「有冇咁把炮?咁多人幫你搵人?」到後來我便知,「口說」支持的人多,「行動」支持的人少之又少。現今建測規園界別存在大量建制old seafood,當中不乏老闆級人馬,任何公然與自稱民主的候選人成為一伙,前途馬上變得暗淡。想繼續「搵食」的當然要跟姚松炎劃清界線。 有一次我與女友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一部名為《自己地球自己救》的電影,完場後竟然見到姚松炎獨自看完電後坐在駿發花園旁邊花槽按着手機。雖然之前沒有與他說過太多

詳情

陳美齡、Nazi Sympathizers、Swing Kids

陳美齡掌教育局的小風波,有意見認為是一場美麗誤會,相信會不了了之,不過陳老愛国對「支那」一詞的憤慨言論[1],倒令筆者想起二戰前一段歷史。 發動二戰前的德國納粹黨,是一個頗為光芒四射的執政黨,帶領德國由一戰的頹態一躍成為經濟奇蹟,國內國外一時風頭無兩: (Wikipedia:Economy of Nazi Germany - Pre-war economy) 當日,德國國內固然有死心塌地的納粹黨支持者,但其實國外亦有所謂 Nazi Sympathizers、一群被納粹德國經濟奇蹟所迷惑的局外人,對納粹黨有正面評價甚至支持,其中英國貴族就是當時的表表者: /And although few could claim to have been unaware of the official German policy of anti-Semitism after the 1936 Olympics in which Jewish athletes were banned from the German team, many were prepared to turn a blind eye

詳情

前線科技人員:四人面臨DQ是泛民共業

多份媒體昨日報道,因應梁游被褫奪資格與及四名泛民議員面臨資格被司法覆核,政府已經預留3.2億籌備補選。相比2010年五區補選只需1.5億,可見政府已經準備好進行不止九西和新東的補選。 回看頭炮被取消資格的游蕙禎及梁頌恆,泛民不少人和二人劃清界線。現在泛民就積極為姚松炎等四人積極籌款,又有重量級人馬作代表律師。但大家應該反思——六人在宣誓期間的實質行徑,其實有多大程度的分別?民主黨黃碧雲,鄺俊宇,林卓廷,尹兆堅也有加料宣誓,沒被覆核只是因為梁振英沒有選上他們;而選上游梁,有人估計因為游蕙禎於鄭永健賄選案中拍枱堅持報警,《明報》其後揭發鄭永健背後千絲萬柳的人脈關係,甚至涉及張曉明和梁振英,有人要作出報復。[1][2] 當梁君彥決定可安排議員再次宣誓,政府進行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梁游宣誓,甚或其後再嘗試司法覆核四名泛民議員的資格,不也是同樣毀壞三權分立嗎?本質有何分別? 有人說游梁辱華,但細閱之下,「Re-fxxing of 支那」是針對中國共產黨,叫他們「Fxxk Off」,游蕙禎事後有再提及這點。支聯會大叫結束一黨專政,司徒華說2022年中共倒台,其實也不過是叫中共「Fxxk Off」,只是

詳情

撤回違反法治精神的司法覆核

政府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已迫在眉睫,包括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在內的4名議員,將於5個星期後(2月6至10日的其中兩天)上庭接受審訊,迎接律政司長袁國強、特首梁振英提出的司法覆核。更重要的是,高等法院將於審訊之後一周即6個星期後正式裁決,到底4名並不主張港獨兼且完整讀畢誓辭的代議士,能否保着議員資格。當袁國強和梁振英能夠動用政府無盡資源聘請頂級大律師,用盡方法在法庭引證4人必須被褫奪議員資格;相反,4名議員卻要四處募捐款項,憂心官司一旦敗訴,將要賠上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費用,估計金額超過1000萬元,隨時面對破產危機。與此同時,或許你會認為香港尚有法治,我們實在毋須心憂;可惜現實是香港法官需要依據人大釋法作判決,而人大釋法在本質上就是破壞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所以當法治這個看似是香港神聖不可侵犯的核心原則,已在中共打壓香港高度自治時被嚴重侵蝕的話,香港人不要以為單純地把事情全盤拱手相讓法庭,最終可以心安理得地獲得一個必然公正獨立的判決。因為在判決之先,香港的法律已被人大粗暴篡改和重新詮釋。正因如此,眼見納稅人辛勤工作所累積得來的公帑,如今居然淪落得被行政機關濫用,在司法程序裏開展一埸強弱懸殊的政治清算,實在證明香港人在法庭判決前的30多天不能繼續事不關己地坐以待斃。除了在大方向上反對政府取消議員資格,未來30多天的抗爭運動理應聚焦民氣,把焦點對準提出司法覆核的律政司長袁國強,要求這名政治任命問責官員,認真地面對民間「撤回司法覆核」的訴求,別再以「法律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政治化妝,掩飾自己作為特首政治任命的問責官員。即使擁有法律專業看似較為獨立,其實在提出司法覆核取消議員資格一刻,已證明他的舉措是有政治考慮,亦要跟隨毫不尊重法治精神的人大釋法,對民主派議員進行政治清算,把手握合共18萬票的議員踢出議會。最後一點不得不提,特首選舉提名期同樣在6個星期後的2月14日開始,相信法庭判決4人案件的結果,會直接影響當刻政治形勢。我只寄望325名民主派選委不是眼光狹窄得只關心自己專業界別利益,而是目睹議會作為民主運動最後一條防線,如今也搖搖欲墜的時候,能在考慮提名和投票取向時,呈現對來屆政府守住民選議席的訴求,並團結一致反對政府取消議員資格,不應縱容幾名特首參選人,繼續以「案件進入司法程序」為理由,迴避自己對覆核的取態。作者是香港眾志秘書長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7日) 宣誓風波

詳情

梁美儀:DQ 4議員 特首私利大於人民

近日坊間熱談中央向哪位特首選舉熱門人選亮「紅燈」還是「綠燈」,但當特首梁振英再次聯同律政司長袁國強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取消4名立法會議員劉小麗、梁國雄、羅冠聰和姚松炎的議員資格,最應被「紅燈」阻入閘的,應是梁振英本人。當日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解釋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時,主要是針對那些在宣誓過程中,利用立法會平台推動「港獨」的行為。之後政府入稟法院,要求取消在宣誓時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的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立法會議員資格,尚可說是出師有名。最終兩名「獨派」亦成功被「殲滅」。「驅獨」有功,梁振英卻未肯收手,再入稟要求法院取消多4名議員的資格,無法令人相信,他不是為再求立功,增連任本錢。立會4名「自決派」議員中,除在宣誓高呼「民主自決,暴政必亡」的朱凱廸避過被挑戰外,劉小麗、姚松炎和羅冠聰均「入圍」,政府是否有心針對自決派議員?至於梁國雄,律政司指他在宣誓時共有29次停頓,手持寫有「結束一黨專政」雨傘,並高呼「撤銷人大8‧31議決」、「人民自主自決,毋須中共批准」,特首要求法庭取消梁國雄議員資格的理據又何在?是否認為他不尊重「黨」就等於拒絕效忠「國」?基本上,政府揀選挑戰哪些議員看不出有什麼特定的標準,但如果被特首挑戰成功,便有機會扭轉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議席過半的形勢,令政府在立法會這一關更可為所欲為。同時,以非建制派的財力,法律訴訟的費用,加上補選動輒過百萬選舉經費,肯定令他們元氣大傷。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在會見梁振英時,希望他做到「凝聚共識」、「政治穩定」,但特首花費大筆公帑,意圖推翻建制派在9月選舉中的失利結果,漠視選民的選擇,製造社會不穩,他還有多做5年的資格?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5日)

詳情

梁游,還值得支持嗎?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青年新政乘時冒起,一舉奪得兩個席位。可惜掘起快,凋零更快,宣誓的過火行動,令梁游兩位的議員生涯過不了兩星期,教一眾支持者失望透頂。相信很多人如我一樣,不是什麼本土派,更不是激進的港獨派,但在過去的立法會選舉都投下支持他們的一票。支持他們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對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的不滿,亦可能是覺得年青人值得擁有一個機會。但觀乎近日的表現,他們還值得支持嗎?其實,在宣誓時加插政治理念表態已成常態,很多非建制議員都有形形色色的演繹。相信沒有人可以在宣誓當日預料到,事情竟發展至今天地步。英文有句諺語“Hindsight is 20/20”,20/20即完美視力,該句話的意思是「事後之見是完美的」。事後多位泛民老前輩、名嘴健筆紛紛批評青政未有考慮後果,「玩大咗」,此說實在有欠公允。雖然梁游的確需要負上相當責任,但北京當局、香港政府和建制派不是更應受責備嗎?游小姐在宣誓中加插粗言,未有突顯她的理念,只予人傲慢無禮的感覺。而梁先生的「鴨脷洲口音」解釋,更是典型smart ass的藉口,令他們及青年新政的形象大受打擊,過去青年新政予人的踏實和誠懇感覺亦一去不返。但最令支持者失望的,是在事件發酵後他們久久未有向支持者致歉。可幸,今日終於在梁先生的Facebook上看到他的自省,對支持者、對香港人作出致歉,節錄如下:「對於所有支持我們的選民、對於廣大香港市民,我們實在有負你們。資源重回貧乏,發聲平台亦變得狹窄,但我保證我們信念猶在,假使上訴庭未能彰顯公義,我們會不計代價向終審法院上訴。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一直如是,將來如是。」只要他們願意道歉,哪怕是姍姍來遲;只要他們願意改進,哪怕會再陷危機,身為他們的支持者,我會再給他們一次機會。正如村上春樹所說:「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或許對於過去所犯的錯,最好的道歉是在將來做正確的事。青年新政,請繼續為香港努力!文:可凡(一位曾投梁頌恆一票的新東選民) 游蕙禎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

從梁游案看反對派

高等法院原訟庭在11月15日頒布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的判辭,梁游敗訴,喪失議席。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在此事上進退失據,彰彰明甚。事件剛出現時,有反對派議員以各種理由包括「只想輕鬆點宣誓」來為梁游開脫。到了10月26日的立法會會議,反對派議員以人鏈方式保護梁游進入會議廳。反對派這種行為等於告訴全世界:「反對派認同侮辱國家民族。肆意侮辱完後,又可以像粉筆字般抹去,繼續享受未來4年的高薪厚祿。」反對派當日群起簇擁,但一俟高等法院宣判取消梁游兩人的議員資格,便立即「彈開」。這種變臉,使人相信反對派完全錯判形勢。至於在法院宣判前,港大戴耀廷教授卻在電台公開表示梁游會勝訴,事實是戴教授錯得離譜。戴教授的錯估,令識者大搖其頭。當然反對派及其媒體對此視而不見。侮辱國家民族乃大是大非,對這些行為開脫、姑息和縱容,只會令反對派走入死胡同,也令反對派為內地同胞和輿論所鄙視!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4日)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詳情

政客的底線誰來管?

如果說11月發生兩件大事情,美國總統選舉特朗普勝出、全國人大釋法游蕙禎、梁頌恆喪失議員資格。這有點抬舉了游梁兩人,但他們與特朗普確實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說他們3人都衝破了一個底線,但弔詭的是特朗普在美國能夠當選,而游梁則被法庭宣告喪失議員資格。特朗普創下多項紀錄,可以用粗言穢語甚至指名道姓傷害別人,包括女性和少數族裔,販賣仇恨、縱容族群關係撕裂,將複雜問題簡單化,將長期問題訴諸於迫在眉睫解決。如果說這些都是選舉策略,這可是選民投票表示可以接受的做法。香港的港獨青年,在競選過程中的激烈表現、在履行當選議員的法律程序時,做法跟特朗普是東施效顰、一再衝破底線。結果是政府要提出司法覆核、中央要採取釋法,最後由法院來定奪。上述兩種做法之外,看看加拿大議會。早前一名議員在會議上發言時用了「放屁」一詞,結果引起軒然大波。究竟在議會這個莊嚴的地方,「議會語言」的底線是什麼,在議會內以及社會上引起激烈的辯論,目前還沒有結論,但反對粗鄙語言的輿論十分強大。政客不再遵守底線,美國用選票來決定接受的新標準、加拿大以自律決定是否維持原有底線。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爾特曾經向上帝發誓不再講髒話,有誰會相信嗎?香港的宗教意識不強,但選票與自律兩種辦法都有嘗試過,黃宏發認為「臭罌出臭草」並非「議會語言」而驅逐議員,後來的立法會主席一再放寬底線。游梁兩人所突破的底線比粗鄙語言嚴重得多,而且涉及法律問題,由法院以至人大常委會來決定,無可非議。衝破底線的盒子已經打開,今後更多的底線如何守住,是更大的難題。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3日)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 游蕙禎 青年新政 宣誓風波 梁頌恆

詳情

補選‧初選

青政梁游決定上訴,但由原訟庭到上訴庭,打的法律觀點,並非支那粗口是否忽略或拒絕宣誓,而是法官還是立法會主席,誰才有權裁定當選議員的宣誓有效或無效?即使打到終審庭,若維持原判,梁游被取消資格就鐵案難翻,若判梁游勝訴,不等於恢復議席,而是發還立法會主席重新決定。人大已經釋法,阿爺已經吹雞,梁君彥這個疑由西環捧上台的立法會主席,豈能不心領神會,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已不是第一次了,一件污兩件穢,推翻先前的決定,DQ梁游,差不多已是必然出現的結果,沒有任何懸念。刊憲宣布議席懸空,接着下來,就是補選,還未開始,民主派就打崩頭。有一說是,本土獨派留下空缺,按照同路人的政治倫理,他們應當優先,大家唔使爭。問題是,本土獨派是否民主派的同路人?即使民主派當他們是同路人,他們又會否同樣看待對方?不需討論,答案已寫在牆上。另一說是,如果民主派傾唔掂數,不如搞個初選。但問題是,美國政黨初選,是黨內初選,不是跨黨初選,誰有資格參與投票,機制實行經年,而且行之有效,甚少爭議。香港民主派要舉行初選,但如何運作呢?其實香港也有類似經驗,但效果認真麻麻。二○○七年民建聯馬力去世,留下立法會議席空缺,經過民調、辯論、再由民主派人士投票,推舉陳方安生出選。到二○一二特首選舉,派誰參選民主派也舉行初選,由民調和公眾投票來決定,結果推舉何俊仁出選。民主派初選機制最大的爭議,是誰有權投票。第一次由泛民議員和政黨代表參與,被批評也是小圈子不夠民主。第二次公眾可以參加,但支出龐大,勞民傷財,而且漏洞多多,非民主派市民也可以投票,影響結果。如果民主派再搞,能否完善初選機制,相當頭痛。這都是技術問題,總有一天可以解決。關鍵是,民主派之間恩怨情仇太多,即使通過初選推舉出候選人,各派會否服從?又是否全心全意為這個人助選?民主黨已打了開口牌,若新東推舉的是范國威,因過往有太多牙齒印,民主黨不會為范助選。如此結果,試問初選有何意義?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20日) 立法會 宣誓風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