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選擇令人苦惱

我們那一代,父母忙着搵食,教育程度又不高,子女有機會入大學,他們已開心得頭頂撞上天花板,怎會懂得跟子女討論選科?如今大學本科課程幾乎變成基礎教育,父母的教育水平又提高了,會跟子女到大學聽簡介會,會舉手發問:今年聯招學額為何減了N個等極其到家的問題。子女選科,變成一家人的大事。由於我在大學工作,不時有朋友問我收生的問題。這些人都是我那一輩了,他們是幫後輩問的。我想,大學每年都有簡介會,學生有興趣自己來聽好了,何須勞煩長輩?是長輩們太熱心嗎?就算有父母或叔伯四出打聽,在校內又有生涯規劃輔導,有「選擇困難症」的學生仍大有人在。別以為成績差才苦惱,成績好,選擇多,也會困擾。尤其有更多父母能負擔子女出國讀書,選擇倍增了,煩惱更多。我們從來叫學生及早了解自己的興趣與能力,想想將來希望投身哪個行業。若有初步想法,早一點找資料找門路,早作準備。和父母保持溝通,令對方有心理準備。雖說選科按興趣,有時未必能成事。若是客觀因素不容許,也不必執著。不必像《愛.回家》的朱凌凌,愛上攝影後便誓死與它一生一世,多辛苦都要轉主修。在大學讀一個不令你討厭的科目,閒時再鑽研興趣,將來亦大有可為,不必劃地為牢。[陳惜姿]PNS_WEB_TC/20180731/s00196/text/1532974887302pentoy

詳情

家長教育意見書

各位立法會議員: 一如教育局提交的文件所言,「家長教育」一直也主力在學校和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家校會」)的架構下推行。由家校會於1993年成立至今已有越二十多年,各校及各區早已紛紛成立了家教會並一直也盡得政府的支持,每年已有特定經費供舉辦活動使用,但整體「家長教育」工作似乎並未有明顯成效。家長在面對子女從現實教育環境而來的壓力時,往往進退失據,容易隨波逐流或被迫投入惡性的競爭文化中。 要協助家長進一步認識自己的角色和確立正確的教育觀念,我們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推動「家長教育」的工作。然而要有成功的「家長教育」,顯然已經不只是資源夠不夠的問題,更加是以往只著重由家校會或學校推動的方式是否有效的問題。事實上,推動「家長教育」的持份者不應該只局限在學校和由政府所組織的架構內,更加不應該只是由上而下地推行。在過往教育改革的推行經驗當中,相信各位也會明白,成功必須要有受眾的參與和支持。近年香港,已經有不同的民間家長組織成立,推動教育改善、鼓勵家長關注子女教育和成長,我們「家長同盟」正是個例子;加上其他社福及慈善機構、教育團體和NGO都有一直在做「家長教育」的相關工作,我的要求政府增大資源支

詳情

再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

審計署又出報告,指教育局和語常會對「普教中」的研究,不盡不實,花了錢資助和推行普教中,卻不知道有什麼成效。 請勿忘記,提出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為長遠教育目標的,是官方的課程發展議會,時年為2000年。當年已有人問:這是個「政治」決定?「經濟」決定?還是純粹基於「教育」和「學習」的考量? 語常會曾在2007年撥出了2.25億元,資助160間學校推動普教中,引起全城騷動。我2008年曾在本欄問:普教中的理據何在?有什麼研究和證據,說明普教中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要花這麼多錢,不是應該先完成初步研究,確定可期待的成效嗎? 當年的語常會主席田北辰回應說:普通話聽說能力比用廣州話學習的學生有進步,寫作也較流暢。他的說法原來只是個人印象。 要留心的是,語常會在1996年接管了「語文基金」,目的之一正在於加強其研究功能,可惜,這個語常會只是個大花筒,連自己花了的錢有什麼「成效」,也闊佬懶理;2007年拋出2.25億,到了2012年,錢都差不多花光了,才找來4間學校做相關的「成效研究」,結果是「研究對普教中沒有明確的結論」! 有支持TSA/BCA的某校長說,其學校上學年收到2800萬元政府公帑資助,認

詳情

當「家長」變成社會問題

最近,「家長」們的「所作所為」,往往會在公眾討論中成為焦點。一方面,所謂「怪獸家長」在媒體和評論者大力推銷下,彷彿成為了「人民公敵」。「怪獸家長」可以是學童自殺的元兇、可以是學生壓力的真正源頭、可以是「港孩」的製造者,甚至有人會認為他們過分重視學業,而忽略品格培養,把青年人變成「逢×必反」的推手。 但那邊廂,又有家長大力鼓吹兒童要愉快學習、不要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不要他們做「功課奴隸」,又要還他們一個真正童年。 我們對「家長」的認識都有點片面 有媒體評論就突顯家長的矛盾。他們認為,真正的「怪獸」家長,是「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一方面要成績好、進名校、入大學讀「神科」;另一方面,又要愉快學習,不要功課壓力。他們於是指出,家長不能「輸打贏要」,如要好成績,「操練」、「測驗考試」、「評估」、「壓力」不能避免。家長們反對TSA,只不過是一種保護孩子的情緒反應,他們不去反思自己才是壓力的源頭,反而「民粹」地去反對一個「高效率、零風險、冇操練」又能促進學習的「改良版TSA」——BCA(基本能力評估)。 究竟家長是否就是矛盾的化身?哪一邊才是現今家長的真實寫照?現實當然比「定型」(stereo

詳情

升小選校:Old news is so 嚇死人

這陣子家長圈討論 TSA、小學功課量,講得沸沸騰騰,不少家長都互傳資訊,希望為兒女找間測考壓力低、功課量偏少的 happy school。私立、直資、國際學校有不少是 happy school,不過間間都競爭大 (兩三千人爭幾十至百多個小一學額)、學費貴 (每年萬餘至十萬八萬不等,國際學校學費更貴,而且要買校債)、不是平均分佈於每區。總之就不是每個家庭在金錢和時間等上負擔得起。官津校有沒有 happy school?絕少。不過官津校都總有「比較變態」和「沒那麼變態」之分,山地媽就心儀後者啦。早前走訪區內許多學校,開放日也好、小一入學講座也好,一律通殺,為的就是替家中老大選間「沒那麼變態」的升小一。道聽途說怕靠不住,眼見為實,有些學校甚至貼心安排自己的學生和家長到場,讓我這些「問題少婦」(……) 問個夠。千揀萬揀,揀了間我和孩子都喜歡的,就歡歡喜喜去遞表參加「小一自行分配學位」。然後跟街坊說起,有人說:「不是吧?你選了那間?出了名區內功課最多呢!」「你選那間每級只有三班,競爭很大、很難抽中獎吧?」嘩,嚇到我個心離一離。回家翻閱選校筆記 (山地媽記性差,每次訪校都做筆記,否則去了甚麼學校都會不記得),明明問過學生和家長,個個都說功課不算多,起碼比另一間在簡介會不斷重覆「各位家長每日沒有三小時陪子女做功課溫習的話,就請不要來我們學校,否則進了來到頭來還是被勸喻退學」的學校正常得多。好了好了,出撒手鐧:上 Baby Kingdom 論壇。雖然那裡藍絲五毛甚多,但勝在人多料足,有時都有丁點參考價值。實情是,我選的學校功課多是事實,不過那是上一屆校長任期時的事,自從新校長上台,情況已經不同,與我的筆記脗合。至於每年小一班數,原來會因應每年該區學生人數和該校有幾多班學生畢業離校而浮動。去年開三班小一,不代表以後每年也開三班。街坊口耳相傳的消息可以一聽,但不要輕易被拋窒、嚇到,聽完也要做功課辨真假、新舊,不要誤踩 old news is so exciting 的地雷。明天星期一是「小一自行分配學位」結果公佈,祝各位家長好運。【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家長

詳情

升小選校:Old news is so 嚇死人

這陣子家長圈討論 TSA、小學功課量,講得沸沸騰騰,不少家長都互傳資訊,希望為兒女找間測考壓力低、功課量偏少的 happy school。私立、直資、國際學校有不少是 happy school,不過間間都競爭大 (兩三千人爭幾十至百多個小一學額)、學費貴 (每年萬餘至十萬八萬不等,國際學校學費更貴,而且要買校債)、不是平均分佈於每區。總之就不是每個家庭在金錢和時間等上負擔得起。官津校有沒有 happy school?絕少。不過官津校都總有「比較變態」和「沒那麼變態」之分,山地媽就心儀後者啦。早前走訪區內許多學校,開放日也好、小一入學講座也好,一律通殺,為的就是替家中老大選間「沒那麼變態」的升小一。道聽途說怕靠不住,眼見為實,有些學校甚至貼心安排自己的學生和家長到場,讓我這些「問題少婦」(……) 問個夠。千揀萬揀,揀了間我和孩子都喜歡的,就歡歡喜喜去遞表參加「小一自行分配學位」。然後跟街坊說起,有人說:「不是吧?你選了那間?出了名區內功課最多呢!」「你選那間每級只有三班,競爭很大、很難抽中獎吧?」嘩,嚇到我個心離一離。回家翻閱選校筆記 (山地媽記性差,每次訪校都做筆記,否則去了甚麼學校都會不記得),明明問過學生和家長,個個都說功課不算多,起碼比另一間在簡介會不斷重覆「各位家長每日沒有三小時陪子女做功課溫習的話,就請不要來我們學校,否則進了來到頭來還是被勸喻退學」的學校正常得多。好了好了,出撒手鐧:上 Baby Kingdom 論壇。雖然那裡藍絲五毛甚多,但勝在人多料足,有時都有丁點參考價值。實情是,我選的學校功課多是事實,不過那是上一屆校長任期時的事,自從新校長上台,情況已經不同,與我的筆記脗合。至於每年小一班數,原來會因應每年該區學生人數和該校有幾多班學生畢業離校而浮動。去年開三班小一,不代表以後每年也開三班。街坊口耳相傳的消息可以一聽,但不要輕易被拋窒、嚇到,聽完也要做功課辨真假、新舊,不要誤踩 old news is so exciting 的地雷。明天星期一是「小一自行分配學位」結果公佈,祝各位家長好運。【山地媽 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家長

詳情

當第四代人 成為家長

年近三十,身邊愈來愈多人成家立室。前陣子跟新婚數月的友人見面,才曉得他已在考慮生兒育女的問題。同代人之中,他算是(或將是)典型的港式中產,經濟穩健,不愁衣食;因此他糾結的,不是「生定唔生」;而是「生完,應該點教?」可惜我沒有生仔的經驗(「被生」倒試過一次),無言以對,唯有豎起耳朵,放大瞳孔,裝出「深表同情」的樣子。然後到了這幾天,我的耳朵和瞳孔又有反應。事緣小學家長們群情洶湧,努力爭取撤銷TSA。出於好奇,我加入了有關的網上群組,看到一班熱鍋上的螞蟻(又名「家長」)爭相留言,控訴孩子被迫成為功課奴隸,婉嘆子女(的童年)被考試就此活埋。那份肉緊和痛心,即使隔着屏幕,誰都依然感受得到。但在同情以外,我也好奇。就如呂大樂所說,香港家長不一定是好人。眾所周知,他們是直升機,又是怪獸;他們不是成龍的粉絲,但問起願望,個個都說望子成龍;他們少讀孟子,卻自動自覺化身孟母,搬屋信教以求考入名校。這些年來,在媒體鏡頭的聚焦下,大眾甚至早已見識過香港家長們的鐵腳(一星期帶子女參加十項全能興趣班而面不改容)、手踭(為搶到名校、補習社的位置而不遺餘力)、死纏爛打(對老師、對學校、對人家的子女)。「不是善類」,向來是許多人對「香港家長」的第一印象。在大眾心目中,家長們主張考試,篤信補習,以為勤奮向學是做人唯一目標,認定考試肥佬人生會馬上玩完。為此,他們不介意在運動場興建前已在起點線前排隊,更熱中把孩子置在熱鍋上,然後煽風點火放柴枝,希望他們被烈火冶煉成真金。這樣看來,今次家長們結集發聲,仰天長嘯,爭取撤銷TSA,甚至打出「還孩子童年」、「別讓他們成為功課奴隸」兩張無敵底牌……此情此景,其實不很「香港」。為何有此轉變?我好奇。最表面的原因有兩個。第一,網絡發達。在網絡年代以前,「做家長」是一件頗為私人的事。有的家長會在接送子女放學時聊上幾句,交換心得,但其餘的大多各自掃雪,各簽回條。但自從互聯網興起,討論區成為親子王國,社交平台上天天都是家長日。這次家長們義憤填膺,反對TSA,多少也因網絡上、群組內流傳那些(大學式)小學練習。因為網絡,有共同煩惱、共同敵人的「家長」,由個體進化成集體。第二,物極必反。家長變,可能因為社會也在變。以前電視的兒童節目真的有兒童在看,現在的小學生下課下班(補習課和興趣班)之時,太陽早已下山,電視已在播台慶劇。過去十年,香港地學習風氣愈來愈扭曲,學童們的壓力也愈來愈大。看着心愛子女的眼鏡度數和功課難度每天加深、娛樂和笑容逐日減少,再望子成龍的父母也於心不忍。TSA,只是觸發家長集體反彈的一條導火線。但更深層的原因還在後頭。很少人察覺的是,「香港家長」之所以出現轉變,全因「這班家長」和「那班家長」根本不是同一班人——他們來自不同世代。過去大家眼中的典型港式家長,大多是呂大樂筆下的第二代香港人。這班戰後嬰兒於成長過程資源匱乏,缺乏選擇,為改變命運,攀登社會階梯,唯有在考試制度或勞動市場裏競爭出頭。他們考過異常殘酷的升中試,深知考試是競賽更是戰爭,而生存最佳辦法是早日裝備,盡快應戰。因此到他們生兒育女的時候,出於關心,便灌輸觀念,身體力行,為孩子打點一切(由學英文拼音到大學揀科),以最高效率(如孟母三遷)達至最終目標(維持上一代的社會階層)。因此,這班家長的子女——即是第四代人(出生於1975-1990年),自小已意識到「求學不是求分數」是本世紀其中一個最厲害的笑話。這一代人看似物質充裕,實質大部分時間與考試、功課、補習、突擊測驗糾纏搏鬥,由小一到中七,從不間斷。他們有的喜歡讀書,有的不,但為了不被父母責打(而非出人頭地),只得唯唯諾諾,埋頭苦幹,考好人生每一場試。一眨眼,三十年過去了,這班第四代香港人熬過考試,穿過現實,長大成人,然後愈來愈多人成家立室,又生兒育女。是的,第四代人不少已經為人父母,他們開始流動,擔正成為「香港家長」的主角。於是最令人頭痛的問題終於來臨﹕「生完,然後點教?」第四代人不是沒有想法。深知自己的父母(即第二代)以往從沒任何育兒理念(「總之讀好書就得啦!」),但正因如此,他們變成家長後,才更自覺地尋找一套合適的做法;他們比以往哪一代家長都明瞭何謂parenting style,更努力上網,吸收知識(如食物安全問題),學習理論(不同的attachment style)。他們在「求學不是求分數」和「聽聽少年心底夢」的廣告薰陶下長大,對於親子關係和兒童成長都有頗理想的一套想法,當中有很多(包括未有生仔經驗的)甚至把某些說話倒背如流:玩耍最重要、名校如浮雲。到具體實行呢?這班新任「香港家長」卻發現異常矛盾。一方面,他們準備避免重蹈覆轍,走上當日父母的路。他們真心希望孩子是孩子,童年是童年。但另一方面,他們又發現當日父母所為不是毫無道理——尤其在競爭日益劇烈的社會環境之下,要保持正常心原來極不正常,對今日孩子仁慈似乎是對孩子將來殘忍。他們不像第二代人般不加思索,催谷學業,但在「功課奴隸」與「天真孩子」之間怎樣達至平衡?他們不懂,又或者,現實根本並不容許。第四代香港人成為家長,是當下TSA爭議吵得沸沸揚揚的原因。不難想像,若在以往,就算TSA練習如何艱深,功課壓力怎樣沉重,當年的家長也未必會高聲反對——像升中試和學能測驗,當日都難引來群情洶湧、全民聲討。或許當中有網絡年代的因素,或許如今學童壓力大上許多,但最核心的差異,還在家長本身。如今最為TSA勞氣、最「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的家長,許多都是三十多歲——正是第一批「為人父母第四代人」之中最年長的一批。作為家長,他們煩惱,他們掙扎,他們反思。而這一次對TSA,對第二代精英悉心構思的考試制度、操練文化說「不」,正是他們所踏出的第一步。當然,齊聲反對,是否就能迫使政府低頭,這不好說。但可以肯定的,這只會是第一波反響,當愈來愈多第四代人成為家長,這些對教育制度的反思也會愈來愈多。而這當然是好事——又有誰希望香港的下一代盡是考試機器、功課奴隸,永遠甘當熱鍋上勤力攀登社會階梯的一班螞蟻?反對TSA只是第一步,要撥亂返正,還孩子愉快童年,路仍漫漫。願新婚友人與有心家長豎起耳朵,放大瞳孔,一同糾結。文:阿果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5年11月1日) 家長

詳情

孩子的生涯規劃

教育界近年流行生涯規劃,即是輔助學生發掘自己真正的才能,繼而找一條最合適自己的路。有報道說,與其輔助學生,不如輔導家長。因為家長往往才是生涯規劃最大的絆腳石。是,也不是。誠然,在白紙上添顏色,總比改變原有顏色容易。家長的有色眼鏡,根深柢固。然而天下無不是之父母。哪有人想把孩子絆倒?想深一層,這些能幹而高學歷的家長,連下屬犯了丁點錯誤都能驗屍般驗出來,怎可能看不出孩子的真性情? 當我們不住說,呢個仔明明這方面那方面都很好,為什麼就是書念不好?好明顯,我們就很清楚孩子的長處和短處。真正問題不是看不見,而是不接受。有什麼辦法令聰明絕頂的家長接受現實?這是我常思考的問題。對讀書人來說,往績該是有力的參考吧。多年來,見過很多孩子,路走得特別順。他們的爸爸媽媽,跟我說過以下的話,教我深深感動。「我有三個仔,三個都不同性格。世上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唯一要求他們要一致做到的,就是凡事有獨立思考,做個對得住良心、頂天立地的人。」「懂得考試,未來幾年受用。懂思考,一生受用。」「孩子有孩子的路,只要他享受自己所愛的事,我別無所求。」「有一天,孩子可以用他最愛做的事,去感動身邊的人,就夠了。」例子太多,不能盡錄。想講的是,這些家長,一樣很有才幹和學歷。當我們把智慧用在對的地方,孩子的發展也將不可估量。這個說法太浪漫?經驗告訴我,浪漫的人不多,但仍是有的。當想法一致的人走在一起,想法相近的人就會過來。想法相近的人堅定了,想法分歧的人也會開始反思……一傳十、十傳百,救得一個得一個。[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5年10月29日) 家長

詳情

我們年輕一代的RPG生活

最近迷上了玩網上遊戲,但是愈是玩下去,就覺得愈發疲憊。漸漸地,遊戲不再是娛樂,而是一件悶人的工作。我總是要在行動力足夠的時候繼續永無完成的遊戲任務:就像行走在看不見盡頭的沙漠中,但是身上的水卻愈來愈少。想起我的親戚剛出生的女兒,她日後是否會被迫上數之不盡的興趣班?然後這些興趣班變成了嚴苛的老闆,指示她完成永無盡頭的「工作」,一件接一接,直到她厭倦這個人生,任由父母老師擺佈?記得看過一本轟動學界的著作,《倦怠社會》,作者韓炳哲嘗試解釋為什麼我們會活得這樣疲勞──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的可能性,為了能夠發展自己,做好自己,自己就不停壓迫自己行動,以致疲憊不堪。我想,我玩網上遊戲時的疲憊,其實和小童們面對無盡的功課和興趣班的倦怠都是一樣,就是我們容忍不了不作為,把自己的生活弄得和玩RPG遊戲一樣,最後就產生了嚴重的憂鬱和焦慮。在RPG遊戲中,不作為是一件大罪,因為你不行動,遊戲劇情就不能推進;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在有行動力時,就要不停地練功和掙錢,甚至把遊戲技能練高多幾級,好應付日後的劇情挑戰。另外,由於RPG的主角的目標都非常遠大,來來去去不是打倒魔王就是復興國家,所以容不得主角鬆懈偷懶,一定要專注終極目標,不能分心。當我玩這些RPG遊戲時,漸漸就覺得變成了一件苦差,而不是休閒,因為你總是想讓自己的主角盡善盡美,得到絕世寶貝來應付挑戰。最後遊戲就變成了老闆,命令你工作,而且不會有完成的一天。而現在的父母養育子女,總是有點玩RPG遊戲的心態。把他們的子女當成救世勇者或者是復國公主,認定他們日後要完成遠大的目標(不管是做律師或者醫生),所以從小都大,就像玩RPG遊戲般我們要培養主角練成十八般武藝;他們也要子女就讀大量的興趣班和補充練習,以便日後打怪物或挑魔王,容不下子女有半點閒餘。這也是韓炳哲所言現代社會的危機,就是因為現在我們看似有無能的可能,所以催逼自己要不停增值,最後把自己弄得疲憊不堪,喪失了享受人生途徑美景的權利和機會。現在,我們得摒棄這種RPG遊戲的生活態度,重新放慢腳步,找回「無為」的可貴之處了。其實,無論是我,還是現在的小童,也絕不像RPG遊戲中的勇者有指定的劇情,我們絕對有權選回自己想去的地方和終點。記得書中引述尼采,教育最重要的,並不是像現在的怪獸家長培育子女成十八般武藝,尼采認為這是隨着外來刺激而起舞的人,是卑鄙下賤的。反而,尼采認為教育最重要就是培養人平常心去觀照世事,發展沉思和靜止,以及說「不」的能力。我想,這除了教訓我要去抵禦外來遊戲的刺激;家長也要反思他們是否要給子女無為的時間了。原文刊於明報世紀版 家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