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與角度

網上看到網友Share這個廣告,鬧到暈,確實很值得討論。明眼人,一看就知源出這句話:你討厭政治?但政治會找上你!用這句「潮語」來抽水,但抽著火水。網友的反應,是一面倒的大罵PK、憤怒和不安。但平心而論,「你不愛競爭?但競爭會找上你!」這句話其實是客觀之言,無論家長、教師,都無法否認這個事實,但赤裸裸地以此作為宣傳的賣點,就「過咗條線」。家長也好、教師也好,即使平日怎樣催谷、鞭打孩子也好,怎樣都不會承認自己是「怪獸家長」或「直升機家長」,把這個負面標籤攬上身?傻的嗎?做,是一回事,認,是另一回事。寧被人知,莫被人見。而這個廣告,就是把這種負面標籤「正統化」,把「抹殺童年」合理化,自然惹來詬病。搞Interview班,本來就是現存的市場,但坊間對於這種雞精課程實在太多意見與評論,貿貿然出一隻稿,還要用Negative Approach來「激將」,只會「激起千重浪」。Negative Approach比較適合用於「貶義詞/貶義概念」上面,其實幾「阿媽係女人」,譬如我將部份字眼改為以下例子,相信沒有多少人會產生反感:「你討厭K仔?但K仔會找上你子女!」「你討厭圍標?但圍標會找上你!」「你討厭廢氣?但廢氣會找上你!」「競爭」一詞其實幾中性,但將「競爭」套落小朋友身上,就有欠道德。概括而言:入錯位。辦教育,失德喎,你話幾大鑊。作者:LJ相片來源:網友Cheetah Chak (網址:http://goo.gl/TTFYGJ)延伸閱讀:http://on.fb.me/1DfPR3t不想錯過廣告狂人文章,可Click我們這個專頁的like掣,再點選「接收通知/Get Notifications」。follow 廣告狂人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madmanmonogram原文載於廣告狂人FB 廣告 家長

詳情

比賽第二,得獎第一

早前在李臻的 facebook 專頁看到一段 status,說在一場學界丙組籃球賽中,有家長「愛子心切」,竟然在對手射籃時用手機閃光燈影響球隊視線。So much for sportsmanship. 為了孩子贏波,原來家長可以去到好盡。現在孩子可以說是很幸福,凡有比賽表演,家長肯定帶定相機坐頭位捧場。家父家母為一家生計奔波勞碌,讀書時只有等捧著獎杯獎牌回家,才知道我去了甚麼甚麼比賽。為了迎合連小學招生也要看 portfolio 的瘋狂生態,現在到處都有為幼稚園生而設的比賽,琴棋書畫、載歌載舞,任君選擇。有些畫室在開畫班的同時也辦繪畫比賽,參賽費動輒每份一兩百元,一年辦三四場,就穩賺十多二十萬元了。更重要的是比賽巧立名目設多個獎項,務求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家長和畫室就這樣互惠互利。幼稚園收到主辦單位邀請,都會把報名表、填色紙等影印多份全校派發,僥倖有學生得到一個半個獎,又能印在來年宣傳往臉上貼金。老實說,我很怕收到這種比賽單張。沒錯,比賽是自由參與,但對小孩子來說,最怕人有我無。為甚麼同學都有參賽作品帶回校 show off,偏偏我沒有?去年幼稚園搞才藝比賽。女兒的同學家裡有錢到僱兩個傭人,比賽那天捧了個豎琴來彈,閃到眼盲。而我因為太懶為孩子安排興趣班,所以孩子只懂吃拉睡、看書、堆積木,才藝和表演欲都欠奉。既然全部同學都參加了,總不能讓女兒被冷落,山地媽硬唯有著頭皮,跟女兒一起「度」了一分鐘的舞蹈。對女兒來說,又唱又跳很好玩;對我來說,備賽純粹為交貨。歌唱、跳舞、彈琴、朗誦也就算了,好歹也是孩子自己上台靠自己實力。更叫人煩惱的是填色、繪畫、手工等比賽。填色比賽十分常見,但設計比賽的人,似乎十個有九個都沒有兒女。幾歲幼稚園雞,有幾多個肯坐定定填滿整張 A4 紙?紙上的公仔線條幼細,幼兒小肌肉根本 handle 不到。最後還不是要請槍,由爸爸媽媽填好?甚麼「幼兒繪畫比賽」,說穿了就是「家長繪畫比賽」。我不排除有小孩有特殊天賦,但仔細看看得獎作品,許多都精緻得不可能是幾歲人兒的 idea 和手筆。山地媽不願為女兒得到一紙獎狀而作弊代筆,所以寧願女兒自己填到「核核突突」地交貨,well,幾歲人仔能做到的就只有這樣。那些打著「親子」名堂的比賽就更邪惡。「兒童繪畫」和「兒童填色」比賽尚且是以小朋友為主,父母要加雙手去「幫一把」也不好意思做得太離譜,但打著「親子」名堂,就即是給父母 license to do,是故「親子花燈設計」、「親子模型設計」之類比賽的作品,可以有爸爸出動燒焊器、媽媽出動衣車的場面。那不是孩子間的創意較量,而是父母間為面子的惡性競賽。山地媽從小到大美術科都包尾,自問沒有本領玩這個遊戲,其他家長要爭要贏,就讓他們爭個飽。上淘寶搜一下,就會發現美術作品代畫成行成市,有些槍手還敢保證得獎率九成以上。造假之風吹呀吹,一早已經吹到香港,只是未到明買明賣的地步而已。好了,不畫畫不做手工,種盆花又如何?康文署每年都與學校合作,每個小孩拿一株花苗回家栽種,種好帶回校一起觀賞。活動原意不是爭妍鬥麗,而是要孩子學會欣賞大自然之美和生命的奧妙,父母卻怕孩子種出來的盆栽沒有開花很輸蝕,要特地去花墟買盆「標準答案」去貍貓換太子,笑不攏嘴的就是花店老闆。有親友在幼稚園工作,每年都見識到大盆小盆的作弊花開。學校也有同時栽種那些花苗,明明不會開那麼多、那麼大的花,學生帶回校的花就很可疑。有老師挑通眼眉,直言不會揀選這種「請槍花」為優異作品展覽。面對這些活動和比賽,山地媽通常一笑置之,兒女想參加的話,也絕對要抱平常心,輸是正常,贏也沒有甚麼了不起。我從來不擔心兒女的創意和能力,就算沒有比賽,女兒也樂得把我的單面 A4 廢紙背面畫滿 Queen Elsa,由從前的一個圓圈加一個三角,進化成現在有鬈髮、皇冠和斗篷,還有藍眼睛和紅嘴巴。身為父母,看著孩子一天比一天進步,比塞滿 portfolio 的獎狀更實在。老實說,那些獎狀,隨時九張有十張都是父母功勞,有甚麼值得驕傲? 家長

詳情

你會代替孩子去報復這個世界嗎?

親愛的LH:前不久,媽媽給爸爸講了一個故事:說在遙遠的上海,有個小寶寶生病了,他的爸爸媽媽帶他去醫院看病。但是給他掛鹽水的護士姐姐是個新手,她連續給小寶寶紮了兩三針,還是沒有找對血管的位置。小寶寶因為手疼,所以不住地哇哇大哭。小寶寶的爸爸情急之下,出手打了護士姐姐。然後,媽媽問爸爸:「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樣?」爸爸想了良久,回答道:「我想我還是不會打人,即便如果把我放在那個情景中,身為爸爸,我也會氣得要命。」最近這段時間,爸爸總是在想:作為父母,我們能夠給你的真正的保護,究竟是怎樣的呢?假如我們待在家裏不出門,這似乎是很安全的。但是某天鄰居突然就開始了裝修大業,電鑽觸牆的那一下,發出的巨大噪音,令你猛地一驚。爸爸媽媽立刻跑到你身邊,輕輕抱起你,安撫你,你才逐漸平復。生活中有些爸爸媽媽,都會把寶寶遭遇到的傷害,解釋成有人故意要傷害寶寶。所以,假如寶寶不慎摔跤,他們就會用腳去踩地說:「打死你,讓我們寶寶摔跤!」有時候,甚至還要叫寶寶也踩幾腳。假如寶寶不慎撞到了桌角,恨不得把桌角給鋸了。爸爸愈來愈懷疑,這樣做真的是愛孩子嗎?恐怕結果是讓寶寶覺得危機四伏吧?有時候爸爸看着那些在飛機上對空中小姐大聲吼叫的人,就能想像出他們小時候,他們的爸爸媽媽是怎麼教他們理解這個世界的。以前,有個叫王國維的老爺爺評論過一本名叫《紅樓夢》的書。他說,人間的「悲劇」有三種,第一種叫「壞人作惡」──我們可以抓出壞人;第二種叫「天命使然」──我們可以順從命運;第三種最奇怪,誰也不是壞人,但是這些人在一起,卻會變出壞的結果來。我們從來無法避免有壞的事發生,即便這個世界上全都是好人。這個道理你現在未必懂,但沒有關係,爸爸想要對你說:「親愛的寶貝,世上沒有任何人會存心傷害你,如果他們令你受傷,一定是出於不小心。所以,我們首先要原諒他們,然後用對的方法,處理自己受到的傷害。但是,這世上就是有很多不小心也會傷害到我們的事情發生,那叫意外。因此,為了防止意外的發生,我們要養成很小心的習慣。」這,大概是爸爸唯一能夠保護你的方法。有天,爸爸也會離開這個世界,留你在這星球上,繼續你的人生。爸爸不可能代替你去報復這個世界,爸爸唯一能教給你的,是不去憎恨這個世界,沒有一顆報復心。但這一切都是爸爸對自己的期許而已,假如爸爸遇到了那位新手護士姐姐,希望爸爸的表現能夠合格。和你一起成長,是條漫漫長路,你又何嘗不在見證爸爸的變化?祝你變成一個善良柔軟內心強大的小孩!愛你的爸爸2015年4月5日[文.許驥]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家長

詳情

排隊的教育

(圖:o5com@flickr)幾日前女兒的幼稚園舉辦運動會,適逢小一的兒子放假,他也希望跟從前的老師見面,我便一拖二到運動場。以為學校學生不太多,應該不會太多人,不用太早到霸位吧?錯了,中間看台坐滿了人。座位是跟班別坐的,可能學校預計每個學生只帶父母出席,即每個家庭三個位。不過以女兒的同學仔為例,父母、祖母、姑姐和工人姐姐,已經六位了;比較簡單一些的也帶父母兄弟工人姐姐,都五位了。老師好不容易找到座位「攝」我們仨坐下看開幕禮。幼稚園的「運動會」不像中小學那種跳高跳遠競跑,其實是在跑道各處安排了不同的遊戲,小朋友完成了遊戲就得一個印仔,儲夠印仔就可換獎牌。遊戲共八個,一個半小時學校便要交場,其實很趕。所以司儀一聲令下,看台的父母子女已湧到運動場上開始玩遊戲。我和子女由看台行到運動場時已茫然,八個遊戲八條龍,條條都二三十人。我們只是志在參與,隨意見那一條龍比較短些小就排。此時我終於明白「拖馬」的用處,女兒同學仔的爸爸、祖母、姑姐、工人姐姐已分散到不同遊戲排隊,同學仔則跟著媽媽,媽媽on call收到電話,那條隊快到了就帶女兒到那裡,到了之後,親人或工人則到其他未排隊的遊戲再排。不只女兒的同學仔這樣,事實上有父母、祖父母或工人姐姐在場的,都如此行。我們排到第三個遊戲時,一位媽媽氣沖沖的抱着一個肥妹仔跑到我們前面,前面站着的是爸爸,爸爸自動波走到其他遊戲排隊。一瞥,他們已經有四個印仔。此時肥妹仔抹一抹她的汗珠,問媽媽:「點解排咁耐?」耐?下下一個已到你!媽媽答:「爸爸、Auntie已經在排了,好快又玩下一個遊戲。」誠誠懇懇前後排了三四十分鐘,只有兩個印仔的兒子見狀,頗不是味兒,怪責我「點解我地要不停排隊?」天啊!我當時語塞,我應該怎回答他?不過肥妹仔還不算誇張,我尚且當作是速戰速決的「策略」。當我們玩到第五個遊戲時,當時我是隊尾,剛來排我後面的爸爸問:「請問幾時蓋印?」我答:「排到你時,玩遊戲之前…」話未完,爸爸已不耐煩走到老師跟前:「你可否蓋印?我之後來玩。」老師蓋了印,之後他帶兒子向看台方向走了 一 已蓋滿印,「全部完成」,換獎牌去了。隊尾的我之後也不見他們回來玩了。由何時起排隊是可以假手於人的?我小時候不論在學校還是遊樂場,都是一個身軀一對腳一步一步一分一秒越排越前然後終於到自己。那種喜悅,現代的人看來奇怪吧,但那是「終於等到了!」的喜悅,教你更懂得珍惜到你玩樂時的一分一秒。到中學,買演唱會飛,我的樂迷同學會帶摺凳UNO薯片三五成群一起排通宵,又冷又餓又不敢去廁所路宿了一晚的經歷,到現在可是她們每次聚舊仍會回味的回憶。自從有了「尊貴客戶獨享」、「優先認購」、「網上、電話預訂」之類的新發明,我已很久沒聽過排隊這回事。萬一「不幸地」真的要排隊,清晨在Tom Lee外看見的多是公公婆婆和工人姐姐,看不到海報真的以為他們在排白雪仙演唱會。彷彿你有錢請一個人代你花時間排隊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可是排隊的原意本來不是要消弭這種「出得起錢就買得起」的距離嗎?有錢人買得起黄牛,可買不到時間。First come first serve、先到先得,有心的人自然願意抽時間排隊。要返工、要返學之類,明白,不過最低限度可否在買賣一刻出現?而不是回到自己家伸手收飛這樣老奉?可是道義上我真的說不過要一個公公婆婆或工人姐姐代替自己通宵排隊來滿足自己的欲望。經歷運動會之後,我相信公公婆婆/工人姐姐排隊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多。這是身教問題,父母覺得沒問題,子女自然會跟,找人代勞排隊甚至可推到其他事項:做勞作、織頸巾、種蠶豆(現在的小學生還要種蠶豆嗎?)……諸如此類要花時間、心機,又不見得與考核有關的事,父母都默許子女假手於人。從小到大都不用誠懇敬虔地花時間心思努力去完成一件事就輕易得到成果的小朋友,你期待他/她將來做事有多少耐性?你期待他/她能在逆境中忍耐嗎?至於那個「你可否蓋印?我之後來玩。」的爸爸,他除了身教兒子怎樣欺騙他人之外,他也教了兒子欺騙自己:明明沒玩過卻表達自己已完成去換獎牌。孩子要的不一定是獎牌,而是玩遊戲的過程。爸爸為兒子把過程都skip了,直接跳到獎品。我擔心這小朋友將會只重視獎賞,而為了獎賞,他不介意像爸爸一樣面不改容地欺騙、使詐、走捷徑。至於我和我的子女,我們總排隊時間約一小時三個字,完成六個遊戲,玩的時間只佔十五分鐘。女兒只是Pre-nursery,只要完成六個遊戲已經達標,可換獎牌。回到家,我的女兒對我說:「今日妹妹,好開心呀!」兄妹倆都忘了排隊的苦、只記得玩遊戲的樂。只能說,有時候讓孩子有適當的等待,也是一種教育。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家長

詳情

改變孩子,由稱讚方法開始

香港社會充滿競爭,孩童小小年紀就接受各式各樣提升競爭力的訓練。家長教育程度日漸提升,孩童的起跑線越推越前。方向式學習取代了以往由玩樂為主的自由發展模式,倒模式能力成為了潛規則;教授鋼琴,畫畫或跳舞等的學校成行成市。孩子如何成長發展似乎有了一套「規則」,每個家長就跟著這個社會規則裝備孩子。相比起填鴨式的技能知識灌輸,一個令孩童自我成長的思維更能提升其學習成果。史丹福大學心理學教授 Carol Dweck 在著書《心態致勝(Mindset: 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 中將這種思維命名為「成長心態(the growth mindset)」,意則相信自己和能力本身可以經由努力改變和塑造的彈性思維。相對而言,相信能力或本質等是固定的是「定型心態(the fixed mindset)」,其所導致的後果是無意識地不斷証明自己能力。孩子要得到全面發展,他們必須相信自己擁有無限的可能性。然而,在學校甚至家庭內,我們往往會以分數或不同評價定斷孩子的能力。久而久之,孩子難免相信能力是固定,智力是天生的。「高分數」的孩子為了証明自己的能力而變得不接受挑戰;「低分數」孩子就相信努力也是徒然,無法從根本上改變自己。Carol Dweck 在其中一個研究發現,她安排一組4歲小孩選擇重做一個剛完成的拼圖或嘗試一個難道更深的拼圖,結果是大部分有定型心態特徵的小孩都選擇重做拼圖,而不挑戰更高難度的拼圖;成長心態則接受挑戰。她因此推論出定型心態令人不勇於嘗試挑戰,只注重証明自己的能力,不熱衷於真正學習和自我改進。4歲的孩子身上已經顯示出如此清晰分別,可想而知心態在漫長人生可以帶來何等的巨大改變。成長心態尤如為孩子終生成長導航的工具,一個人的自由發展有賴他完全相信自己潛能和可能性。在此層面上,我們的職責是教導孩子「如何學習釣魚」,而不是教授他們「如何釣魚」或直接送上魚穫。培養成長思維可從稱讚孩子的方法入手。普遍認為稱讚能夠增強小孩子的自信,令他們更有動力嘗試及挑戰不同事物。但胡亂稱讚並不一定帶來好處。當稱讚的重點集中於兒童的智力或能力,即使善意的嘉許也會帶來反效果,有損他們的動機與表現。一句「你真聰明!你學得真快!」似乎無傷大雅,然而對小孩來說,背後的暗示可能是「如果學得不快就不聰明」,間接把能力和結果扯上關係,促使定型心態的形成。能力稱讚(talent­ praise)會導致兩個後果:一,孩子會逃避新嘗試,重複在他們能力所及的事,以証明自己能力;二,當孩子勇於嘗試後,發現自己做得不夠好或學得不夠快,會懷疑自己能力,影響自信。孩子因而跳回自己的「舒適圈(Comfort Zone)」,影響多元發展。比爾蓋茨最欣賞的教師,網上教育機構 Khan Academy 創辦人 Salman Khan 堅持不胡亂稱讚自己的孩子。他認為稱讚孩子時,過程中的付出比其個人能力更為重要。因能力或智慧等「固定特質」而得到稱讚的孩子自然希圖以「聰明」來換取讚賞;相反,因努力而得到嘉許的孩子會以付出來証明自己。此洞見包含的意涵是不同心態上能力有「固定」和「改變」之分,孩子的心態往哪方面發展,決定於我們所灌輸的世界觀。能力和分數掛帥的世界裡,孩子的目標必然是分數,而非真正學習。真正的學習,必須由孩子自己主動作出改變開始。我們利用稱讚和獎勵建立孩子信心的同時,是否削弱了他們學習動機和自我改變能力,是值得深思的。作者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lexdiscuss 家長

詳情

政府漠視家長需要 貶低「長全日」功能

作者:傳祥逸(「長全日家長」)在政府一再表態只資助3小時幼兒教育時,我等使用長全日幼兒教育服務的家長,由自憐變成憤怒!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指「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認為政府只應資助直接與學生學習及營辦學校有關的基本開支」,簡而言之使用全日制服務的家長需自行負擔每天3小時「教育」以外的服務費用,那豈不是免費不成反有可能加價,這說法顯示政府不願對幼兒教育作出合理承擔、強將幼兒教育的「教育」與「照顧」雙重功能切割,完全漠視我等家長需要。年輕夫婦組織的是核心家庭,他們本身欠缺育兒知識和經驗,為幼兒安排入讀「長全日」學校有其實際需要;面對住屋昂貴,生活水平高漲,育兒、供養父母的沉重生活擔子,雙職父母如月入3萬多元已超出學費資助審查限額,不能獲得任何減免,他們還要儲蓄交稅,看似不窮,實質生活捉襟見肘,倘夫婦只一人出外工作以符合學費資助資格,家庭經濟狀况又沒機會向上流,政府真的希望新一代家庭的經濟、生活質素長時間維持這般的一個低水平?由是觀之,政府經常發表要盡力釋放婦女勞動力、支持年輕家庭、鼓勵生育等言論,實在言不由衷。何以「長全日」幼兒服務是可有可無的「額外服務」而不應資助?政府對「長全日」服務的意義和價值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尊重和肯定?更重要的是,他們了解年輕人以及中下階層普羅家長對「長全日」服務的需要嗎?本年度庫房「大水浸」,盈餘達638億元,較去年預算多出6倍。以香港具備的優厚條件及資源,絕對足夠為社會的未來發展投放更多資源。全面資助幼兒教育是社會對未來人力及人才發展的投資,並為雙職及弱勢家庭提供有力支援,政府倘願發揮主導角色,讓家長根據自身及兒童成長需要自由選讀半日制或全日制幼兒學校,同時修正長期以巿場導向而出現良莠不齊的幼兒教育體系,定能確立幼兒教育的專業發展、保障幼兒能接受優質教育,為後繼學習和終身發展奠定良好基礎。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家長 幼稚園

詳情

張堅庭:讓孩子聰明一點的10種方法(上)

《時代雜誌》在面書專頁蒐羅了一些資料,讓父母知道如何讓小孩子變得聰明一點。當中一些建議,我已經前前後後十多年在這裏向各位家長推薦,一些不止是理念,更已經實證可行,效果很好。今次再在這裏向家長和老師重複一遍。1、音樂讓孩子更聰明在兩組孩子的對比中,接受音樂訓練的小朋友智力較高,在分數和成績表上表現較好。因為音樂尤其彈鋼琴,光在眼睛、手指、左右腦的運用已非常有效,不要說在藝術修養的培養,氣質的修煉如何如何,其功能性效果已值得我們投放時間。如果這是事實,我們做父母的就不用強迫小朋友去完成什麼級別,不要用級別為標準,六級與八級分別不大,保持他們興趣比考級更實際。死練一首曲譜考級,不若多練不同曲譜更能讓小朋友的腦袋發達,焦慮學習讓腎上腺分泌破壞身體,記憶力減退,得不償失。考級是一門有關大量生產的生意,訂了標準,齊齊搵錢。練手腦運用 毋須迫考級我的意見是一定要小朋友學音樂,但不用兇猛的態度,彈結他、吹笛子、喇叭也可以,因為你孩子以音樂為生的機會萬中無一,多數是父母用來作威作福的口頭禪而已。知道音樂的實際作用,你和孩子之間關係會更加甜美,原來學習音樂對中老年也有好處,認知能力和記憶力都會提高,不如讓父母和孩子一齊學琴,一齊提升。2、運動提升記憶和學習能力有一本書名叫Spark:the Revolutionary New Science of Exercise and the Brain(腦袋與運動關係的革命新發現),以科學角度,梳理運動如何提升學生的學習能力。德國的研究人員發現,運動後學生的認字率提高20%,而在一隊士兵經三個月訓練後,比較他們訓練前,大腦海馬體記憶區域的血流量擴增30%,即功能增強三成,這可不得了;還未包括運動後分泌的安多酚(鬆弛和喜悅有關的內分泌)。什麼波牛、淨係識跳跳紮,唔識讀書的論點基本上不科學,兩者互相補足並不排斥。書中以大量數據和研究,支持運動增加我們的認知、分析能力,而且這種人有較佳的朋友認同,情商智商兼備。為什麼英國的中學尤其重視運動,我看他們的課程,幾乎是強迫學生必定要選修一門運動。而運動教育的哲學我在這裏寫過很多章節,只不過有一本完整有根據的書本出版了,教育工作者應該要讀一讀。3、共讀要互動才入腦一般父母以為拿着書本和孩子閱讀,便有效增加他們的閱讀能力。專家發現這種方法可以非常有效,但一般家長的方法出現問題,欲速不達;另外也有家長以為把iPad放在小朋友面前,讓他們做一些功課就有效,專家認為其實是浪費時間,以電視作為教育工具也是效果不彰。問題出在哪裏?先看和孩子一起閱讀的問題出在哪裏。父母讀文字內容時,一般都是平鋪直叙,沒有抑揚頓挫。直接的說,就是父母因為沒經過戲劇訓練,所以聲調都較為沉悶,小孩子基本上聽不進耳朵,變成你有你讀他們只是看圖畫,基本上吸收不了文字的內容。專家認為父母閱讀文本要有戲劇感,不時要吸引小朋友的注意力,因為關鍵在孩子注視你的表情和聲調時,那種互動才有影響力,才可以增加他腦袋對文字、圖案、表情聲調的反應,腦袋細胞的活動就從表面成為立體。其餘的所謂iPad教育或者電子教育、電視教育,都是單向的學習。說故事要有戲劇感之所以戲劇教育在學習過程為什麼如此重要,因為戲劇教育最重視的就是互動學習。記住﹕專家認為任何互動的學習都讓孩子聰明一點,為什麼專家認為考試、溫習對培養聰明孩子效果不明顯,原因在此。4、睡眠充足羅德島一所中學研究了3000人的睡眠模式,優異學生比一般學生多睡15分鐘,而B grade學生的一般睡眠時間又比C grade的多15分鐘,睡眠原來如此重要。NurtureShock網站更強調少睡1小時,六年班的腦袋會變回四年班。美國睡眠協會亦重新釐定了各種年齡的睡眠時間,因為他們發現美國中小學生的睡眠時間,比身體需要的平均少1小時。我也在這裏提過一些研究報告說,睡眠不足可令腦袋縮小三分之一。睡得少=「努力讀書」?任何學校因功課而讓小朋友遲於晚上11時睡覺,基本上就是犯了虐兒罪。睡眠不足已經成為西方科學家一個重要課題,只因智能手機和電腦出現及普遍化只有20年,因此而造成的傷害現在陸續浮現出來,其中因為遊戲機或者網上活動、引致睡眠不足而起的疾病,將會是社會整體成本。美國國內的心理疾病包括﹕抑鬱、自閉、情緒低落、過度活躍等等,都跟睡眠不足連上關係。香港名校學生睡眠不足非常普遍,更成為家長或學校的成功標誌。「瞓得多邊算係名校生啊」,是很多驕傲家長的心底話。5、責任感、自律、勇氣更重要考試成功並不代表未來人生之路成功,專家認為孩子們若果有自律和責任感,一般較能進入名牌高等學府;未來在社會上亦會有較高成就,尤其在健康方面他們一般較長壽,在婚姻方面離異率較低。這些性格的人比較多朋友,在事業上當然更成功。家長們要想想,孩子們考試取得高分數之目的是什麼?香港的名校分數就是用來打擊你的好朋友,因為他們以分數來評定你能否升班,於是別人的失敗就是自己的成功。你母親不會輕易把你的考試秘笈和你的好朋友分享,對嗎?在這種教養下成長的小朋友,何來會有社會責任呢?運動教育就可以彌補這方面的缺點,自律、合作、目標、毅力、取勝。原文分兩天載於明報副刊,下集不日刊出 教育 家長

詳情

健吾:家長們,加油喔!

有建制派報章報道,指有些大人物在兩會期間,向中央有關當局提案,建議香港將「國家教育」的相關學科,包括中史科、歷史科、文化科及《基本法》教育等等,都要例為必修科。同時,達官貴人覺得,所有中學生都應在參加文憑試之前,參加政府計劃進行的內地交流活動。抓教育,就一定要從小抓起,達官貴人當然也不會放過幼稚園,又有大人物希望發起「全面普及普通話教學」,要求所有學校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而為了配合教育需要,大人物們都建議提高持有《普通話水平測試等級證書》的教師比例,以提升師生用普通話的能力。先不要說,這些建議跟這些大人物有什麼關係。反正,大家都知道,香港的中產也好,達官貴人也好,他們的孩子都「不在香港讀書」。留在香港,吃這些教育改革的,大多只是沒有能力為孩子買一條生路的香港父母。新聞於網絡流傳,又有很多香港家長(大概是吧,從他們的面書頭像看到他們和一個小孩的合照,大抵是為人父母輩吧?)在我的面書留言,分享那條新聞,指這些達官貴人,搞娛樂、做演唱會、簽明星就好,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談教育?他們會教育嗎?看到這些留言,我就覺得很有趣。這些中產家長,什麼時候這麼關心香港的教育政策?天天要讀香港新聞,只會慶幸自己不會也不打算有孩子。達官貴人上到大陸開會,就有事無事的說一些聽起來令人失笑的「政策建議」。先不說,這些政策,如果真的要實行,香港政府要用幾多資源?業界人手處理得來嗎?更不說,我們那位英明神武的教育局長又實行得了嗎?最重要的是,香港回歸這些年,政策頻頻失誤,SARS、八萬五、自由行搞得民不聊生,直至去年才爆發一次大型群眾運動,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英國殖民地政府,都不想一代又一代人正視歷史,學習歷史。給他們一些流行音樂,給他們一些娛樂性很高的電影,給他們讀些輕飄飄軟綿綿的愛情小說,給他們一點向上爬的階梯和希望,再教整個社會一代學生「行有餘力則學以文」,就是不想他們對政治有太多認知,也不要對家國有太多的批判。要10多歲的中學生把中國歷史讀得通透,只會增加這個地方的年輕人對某些國家的反感。教育影響一代人思考的回路教育是藝術,不止是香港家長心目中——讀好書→搵好工→賺大錢→買樓的四部曲而已。教育影響一代人思考的回路,在最近一年表露無遺了。要不是第一任政府有一些長官,認為「通識教育」是好東西,要學生「批判思考」、「自我發現」、「思考人生」,大抵,他們都只是繼續努力的背誦一些有的沒的知識,什麼benzene變成phenol的化學方程,什麼微分積分什麼的,不會去讀基本法,也不會去看立法會的議決流程,更不會看行政長官的權力、三權分立的意義、公民抗命的歷史、民主的重要性云云。也許,對某些達官貴人而言,他們以為自己身居人大政協之職,就要為香港進諫立言,好等中央官員知道自己「有為香港做點事」。只是,萬一有什麼閃失,要受罪的,都不會是這些達官貴人之後。而香港人呢?尤其是有孩子的家長,他們逆來順受的能力很強,沒有事的。各位放心吧,香港很好,很好,未來很有希望啊。各位有孩子的家長,我想對你們說一聲:加油喔!做人最重要是正能量,對嗎?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 教育 家長

詳情

人在中環CK:名校不名校

有關名校的問題,我嘗試組織一下自己思維,以下單純粹是個人意見,歡迎討論。1) 名校係倒模…某程度上我覺得呢句話沒有錯,但實情係,倒模既不單止係名校。唔出名嘅學校就唔倒模?唔會啦。傳統既香港教育方式,就係訓練考試機器與及train你準備將來去做社會既一粒「小螺絲」。同學校既名氣,我覺得冇直接關係的。2) 名校功課特別多…我認識既朋友裡面,讀名校果班家長固然係勁鬧學校谷得啲細路太勁,晚晚功課做到十一、二點先掂;但估唔到既係,即使唔係名校既家長朋友,我同樣係聽到佢地啲功課係多到做唔完,默書測驗亦多到應接不暇。我諗呢個應該係教育局對學校既政策問題,令到一眾學校,無論你有名無名,都要被逼「自強」提升全校成績既結果。我唯一聽過比較少「功課煩惱」既家長,就只係啲細路讀international school/IB課程既朋友,不過當然,國際學校又一樣有其他問題的,遲下有機會先講。3) 名校師資特別好…這個我算是有第一身的經歷 (雖然係好多年前)…然而這點我倒不大認同的。名校學生成績好,最大的原因是校內的競爭氣氛。這種緊張氣氛,讓同學們大都會自動自覺咁努力讀書溫習,結果就係集體成績好。至於老師嘛…可能是我自己的偏見,但我覺得在名校裡的老師反而相對有條件hea做一點,反正班學生係咪都會努力讀書的。講有heart有熱誠,我反而傾向相信,非名校的老師可能還會多一點點。4) 快樂童年…「快樂童年」四個字,個個家長都識講,但點樣先真正俾到自己個細路有個快樂童年?其實大家都係靠估。坊間講得最多既,係嗰啲少功課少壓力既學校,會比較容易為孩子製造出所謂既快樂童年。我自己作為N年前既名校產品,有冇因為功課好多測驗好多就冇咗個happy childhood呢?老實講,我自己當年其實feel唔到的,主要因為響你身邊既同學仔個個都同你一齊捱緊,你根本覺得這個就是常態。我諗,只有「試過舒服」之後,先會feel到多功課多測驗其實係好辛苦的。咁會唔會當年我讀間少啲測驗少啲功課既學校,我嘅童年會快樂啲?我冇試過,唔敢亂講,不過斷估既話,可能會吧。功課測驗雖然多,但as long as你跟得上既話,個人覺得其實未必會太過破壞你既童年既快樂感的。但以我自己當年既經驗而言,在名校裡長大,最讓我覺得唔多happy既,係當中那隱隱約約所感受到嘅階級觀念。細個既時候我講唔出點解我響學校裡面硬係好似有啲唔開心,長大之後望返轉頭,先至明白係甚麼的一回事。5)舊生network會好啲…我諗名校都有好多style的。有啲學校雖然出名,但係讀既同學仔相對平民一點,咁畢業之後大家個network會比較keep得住。另外有啲名校,比較blueblood一啲,入到去讀,總會撞到十幾二十個乜乜富豪後人嗰啲…咁個network既架構就往往係,嗰個階層既就同嗰個階層既同學去network囉,你係普通人就同返普通人network囉。咁,算唔算特別好?我覺得,好現實的。如果一心諗住「高攀」的,通常都高攀唔到的。6) 選擇…我啲細路,都就快要考小學了。我成日諗,揾間名校俾佢係咪一定好?(ok,實情係就算我真係覺得好都未必有得入)正如之前講過,學校同學生,講既係夾唔夾、適合唔適合;冇話邊間學校一定好又或者一定唔好的。問題係,考學校既時候,細路仔得個四、五歲人仔,我自問日日對住佢地,但其實都唔知道,佢係咪會係一個所謂既「名校料子」吧。但其實我都係好現實好羊群的。撇除甚麼虛榮心,當你冇十足把握甚麼才是真正適合自己個細路嗰陣,人就自然會傾向相信名氣了。我覺得這是大部份家長不願承認既現實。假如明天我個仔面前有兩間小學話肯收,一間係名校,一間係不知名小學,咁如果你係我,會點樣選擇?另一個問題,就係所謂「適唔適合」了。這個問題我一直有所掙扎:其實點樣先叫做適合?到底你需要一個環境,讓你既孩子能夠發揮長處,而佢既弱點不會在那個環境裡面過份暴露;還是你需要一個相反的,讓孩子可以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克服自己弱點既地方?同一個孩子,家長既approach係前者還是後者,對所謂「適合」既學校既選擇,應該會有天同地既分別吧。我認識有些朋友,對教育子女,又或者對選擇學校既考慮時,會有一套非常肯定,甚至係我認為傾向武斷、極端既想法。當然,我對我既孩子應該選擇咩學校讀書,其實都係有點preference的,但對此,我自己既反省係:當中我這些想法,很大程度其實是將我自己投射咗入去;我覺得自己以前欠缺咗些甚麼,我希望「做個相反」地去令我既孩子不會失去我失去過嘅嘢。但實情係,佢係佢、我係我,而且時代也真的差了很遠,即使是同一間學校,三十年之後,其實甚麼也作不了準。祝大家有個愉快的週末。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 家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