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舍堂文化大揭秘(1)乜嘢是舍堂文化?

這篇文,是遲出的了。 自HKU St. John’s 單嘢出咗街之後,有不少街外人都會加把口,認為「大人大姐就咪咁玩啦仲細咩」,有啲其他U的人覺得,我都住過Hall,都癲過,都唔會咁玩呢啲啦。 真係此言差矣。港大的Hall,並不是一般大學的Hall能明白和比較,我敢講,即使很多無住Hall的港大人都不能明解。HKU的Hall文化,真係唔係一言半語講得清。我當年(好啦,唔好估是幾時啦)住咗接近3年Hall,上過Hall莊,所以Hall的都咗唔可以話唔清楚。但必須指出的是每間Hall在實行上的做法都有不同,而且時移勢易,我實在不清楚而家的Hall仲係咪咁。所以今次我分幾篇文,漫談港大舍堂文化。 舍堂文化的源由:仙制與全人發展 仙制的形成 講返少少一啲舍堂文化的源由啦,雖然只是口述,不盡準確。港大話哂都叫做有百年歷史,當年入得HKU,真係天之驕子中的天之驕子。而由於當時人少,入得HKU都幾乎一定會住Hall,而至今不少港大名人,對於當年住Hall的種種經歷仍然是津津樂道。 咁天之驕子嘛,串啲都好正常,或者成日覺得自己叻過人。於是作為大仙(Senior,即係已經住過一年Hall,讀緊第二/第三

詳情

從宿舍到舍堂

近日港大的舍堂爆出連串涉及集體欺凌的醜聞:先是聖約翰學院有一名幹事選舉男參選人,遭同學按住,再向其下體滴蠟;隨後,網上再流傳一段短片,一名李國賢堂的男生遭人按在牀上,並被另一人以陽具「鞭打」頭部;再之後,還繼續有疑似欺凌的相片流出。 其實,這麼多年來,有關集體欺凌的事件在港大時有發生;至於中大,我不敢說完全無,但次數一定較少。我相信這其實與兩間大學的文化差異有關。 中大與港大的文化差異 同是供學生留宿,中大這邊叫「樓」或「宿舍」,如知行樓、學思樓、湯若望宿舍;叫「堂」的只有少數如應林堂。相反,在港大那邊則叫「舍堂」,如太古堂、大學堂、何東夫人紀念堂;當然也有少數叫「宿舍」或「學院」。其實,不同的叫法,已反映出兩邊不同的文化差異。 當年在中大念書,4年我都是住在新亞書院的知行樓,但每次返去我都只是睡覺,頂多晚上到朋友房中「吹吹水」,所以宿舍對於我來說,只是提供狹義上的留宿功能。雖然也有「糖水聚會」及其他康樂活動,不至於說只是一個牀位,但宿舍裏的人際關係也並不特別緊密融洽,不會有很強的社群意識,同一層樓,大家都未必「識得晒」。我相信對於大部分中大同學來說,都是如此。 在中大,念書時或畢業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