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前朝的社運案件——一個續會不斷淌血的傷口

2003年七一前夕,劉兆佳預言當天只會有3萬人上街。但結果,現實卻是超過50萬人上街。 周日早上,《明報》頭版刊出劉兆佳專訪,劉說社會對新界東北示威者及公民廣場「雙學三子」被判入獄,反應冷靜,沒有強烈的反彈以至迴響。但結果,當日下午聲援他們的遊行,參與人數卻創了傘運後新高;即使是警方點算的數字,亦同時印證了這一點。 我常常想,如果北京的對港政策,是倚重一些對香港民情掌握「堅離地」的港澳研究專家之分析和意見,那麼,其決策上又究竟會作了多少誤判呢? 樹欲靜時風不止 林鄭月娥上任後,尋求與泛民及社會和解,並想通過努力做好民生工作,建立市民對她的信任,化解矛盾。但問題是,政治問題真的是可以通過民生解決的嗎? 雖說民心思定,但刑期覆核以及案件重判,讓泛民中很多原本想「休戰」的人都會覺得:樹欲靜時風不止。 林鄭難與事件完全切割 當然,你可以說,兩單案件的刑期覆核,是「前朝」所留下來的尾巴,是梁振英治下而非林鄭治下的產物;相反,現屆政府在梁國雄涉收壹傳媒黎智英捐款沒申報案,在敗訴後卻沒有提出上訴,沒有「窮追猛打」,因此也不能全怪林鄭。 但問題是,「前朝」提出刑期覆核時,律政司長是袁國強,且根據路透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