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崇基:專制愈近、開明愈遠

對於大學校園港獨風波,牛津大學校監彭定康回應說,他既不同意港獨,也覺得並不可行。可是,「如果有牛津學生要求蘇格蘭獨立,校方會與這些學生溝通,解釋為何獨立是一個壞主意,但不會出手阻止學生」。 這就是專制與開明之別。那些站在批鬥台上,對着大學老師學生喊打喊殺的愛國人士,其實不也看到兩地大學之別?他們不是也將子女悉數送去英國,以劍橋牛津為第一志願?即使他們知道,牛津大學的校監,就是他們眼中的「千古罪人」。 這位香港的「千古罪人」還說,「相反,如果有牛津學生發表鼓吹殺人等仇恨言論,則會被大學視為完全不能接受」。而今日香港,公開對異見者高呼「殺無赦」的人,只因為政治正確,只因為自稱愛國,連律政司長也為他們「說項」。包庇自己友,向異見者窮追猛打,讓司法制度,成為政治工具。 彭定康也看不過眼,認為律政司對示威者提出刑期覆核是政治決定。「他應該知道自己決定所帶來的後果,這決定會向國際社會傳達什麼信息,否則就是太過天真。」聽說司長早前才在牛津大學發表演說,形容香港是法治的「國際樞紐」。這位律政司長,不知道說這些話時,有沒有臉紅?是「國際樞紐」,還是「愛國樞紐」? 是的,不要天真了,也不用自己騙自己,即使

詳情

戴耀廷:教會與民主運動

當民主化浪潮捲到時,教會在不同地區、在不同時候,曾選取不同的定位。不少教會面對專制政權,都選擇獨善其身,只關注單純宗教的事。即使這樣,教會對民主發展仍能發揮正面作用。教會起碼能在專制社會內,保留了僅有的自主空間,讓人們可在有限的自由下追求真善美,就算焦點只是天上世界。 有了這基礎,即使大部分信徒只是在教會建構起的安全區內向上天祈求,但還是會有少數信徒,能把追求屬靈的真善美帶回到地上,並走出教會的四面牆,成為他們在屬世盡可能實現公義的原動力。 教會所宣揚的基督信仰雖不是直接關乎民主的教導,但所包含尊重人類尊嚴的信念,卻與民主的價值是相容的。因此,民主理念逐漸成為信徒評核政權是否正當的一個重要指標。即使教會選擇噤聲,但有一些信徒仍會組合起來,組織社會行動,以基督信仰去勸誡專制政權得尊重人民的基本權利。 教會所提供的自主空間,亦成為了政治人才的培育場。有一些加入專制政權,成為內裏較開明的力量;有一些則成為民主運動的核心。到了關鍵時刻,因有着相同的信念,他們雖站在不同位置,卻能產生意想不到的協同效應,帶來巨大改變。 教會或教會領袖在民主轉型的過程中,也能發揮直接的作用。在以基督教為文化基礎的社

詳情

戴耀廷:教會與專制政權

綜觀人類歷史及教會歷史,基督教會在不同國家和社會,在民主化的歷程中曾扮演過不同的角色,對那社會的民主化產生過不同的作用。民主化是在近代人類歷史才出現,故教會也是在近代才需就民主取態。 民主化就是要把人民從專制的統治中釋放出來,並由人民建立起由民主選舉產生、向人民問責的政府來肩負管治社會的責任。在人類歷史,早期的專制政權多是血統承繼的王權統治。在教會的歷史,教會與專制政權有過千絲萬縷的關係。在一世紀當基督教初開始的時候,教會是被當時統治以色列地區的羅馬政權所迫害的宗教群體。但當在三世紀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成為了基督徒後,基督教逐漸變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基督教反被利用來為王權提供統治的正當性。政教合一,由政主導教,教會成為了幫助王權實施專制統治的工具。 在羅馬帝國崩解後,教會的統一系統卻能維持下去,令教會可以在之後歐洲的不同王國中,在不同的領域,與王權競爭主導權。教會在不少涉及人倫關係的範疇享有獨一的管轄權;在一些關乎社會秩序的,則由王權享有獨一的管轄權。在另一些範疇如商業活動,教會與王權則共享管轄權。在羅馬附近的廣闊地區,更受羅馬教廷的直接統治,政教合一,教主導政。 但隨着羅馬教廷的權威逐

詳情

湯家驊:不民主可能更好

朋友傳來一輯正在網上瘋傳有關新加坡機場最新客運大樓的短片。片中介紹的新客運大樓確是美輪美奐,有天幕瀑布、空中走廊、奇花異卉,確是羨煞港人。看了這短片,令我想起幾年前到新加坡與一位的士司機的對話。 也許這位的士司機有留意香港新聞,我一上車,他已認得我,繼而便閒談起來。他豎起大拇指說:「你們香港人真了不起,能夠不斷與政府抗爭!」片刻間,我們經過機場,他又滿臉自豪地介紹正在建築中的新客運大樓;他笑着說:「我們新加坡政府效率非常高,你看這超級客運大樓不消幾年已快完成,將成為全世界最先進和最完美的客運大樓;與你們相比,只怕那第三條跑道,再爭拗十多年也未能建成!」我聽了頓時一呆,心想:這諷刺真是大! 沒錯,新加坡有直選卻沒有民主;有普通法制度卻沒有法治;政府有效率卻沒有多元社會。儘管如此,還是有些香港人渴望身在新加坡。我們渴望有民主卻不懂得尊重不同聲音;我們追求法治,但當法律對我們不利時,又抱怨法律是政治迫害的工具;像這位新加坡的士司機一樣,我們渴望經濟起飛,但又把所有經濟項目看作政治鬥爭的戰場。究竟我們的價值觀是什麼?我們有沒有目標,那目標又是什麼?我們的社會領袖有沒有時間表、路線圖達至這些目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