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保護罩

在牛頭角大火中第二名消防員殉職後,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質疑,為何消防管理層要為了撲滅一場沒有人被困的火災,採取進攻策略派消防員冒險進入火場滅火。可能有些市民怪責消防管理層,甚至有市民致電消防控制中心質疑消防的灌救策略。這些責難和行為會阻礙消防工作,的確不恰當。但我看到大部份意見都是說,消防不用為了拯救財物,而派消防員入火場冒不必要的險。特首和保安局局長的回應是要求市民支持而非責難消防處,指火警不能不灌救,因火警繼續蔓延可能影響附近民居。甚至紀律部隊工會副主席指,市民批評消防管理層是無知或別有用心。也有些人說消防是專業,市民不應該對他們的專業工作指指點點。我看到尤其一些所謂「專業人士」特別認同這說法。筆者認為,這些說法其實是模糊了焦點。因市民並非要求放棄灌救,而是提出很簡單的風險問題。第一名消防隊長殉職時,市民都明白可能是意外,沒有市民提出任何質疑。但當大火燒了3天,沒人被困(處長說不能排除有人在火場內,似乎是不切實際吧),大家都認為不需要急於滅火時,卻再派消防員入火場冒險。而不幸的結果是, 3名消防員一同不支倒地。市民請求消防管理層不要再派消防員入火場冒險,是常識都能理解的、也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政府指會在事後成立小組調查,但報告要等幾年才有結果,難道期間還要繼續讓消防員冒不必要的風險嗎?更何況很多消防員都已經公開或私下質疑了指揮官的決定?當然,消防工作是有一定風險的,消防員和公眾都明白。但正如這位副主席所說,這大火燒到「五顏六色」,前所未見的!市民所說的,也是請管理層,勿讓前線消防員冒這前所未見的、不必要的高風險!這些要求先保障前線消防員安全,拯救大廈和財物在後的意見,並非向消防管理層施壓,反而是要為消防管理層減壓,讓他們不必為拯救財物感到壓力。我明白有些人特別不能接受別人的批評,只要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見,他們就會立即進入抗辯模式(defence mode),盡一切方法為自己抗辯。尤其在很多所謂的「專業」,不能接受批評或不同意見的情況更為嚴重。這可能是為了自己「專業人士」的尊嚴、可能是因為自以為是、可能是為了責任問題、可能是為了捍衛自己專業的利益或地位、可能是為了方便工作。無論背後的原因為何,「專業人士」犯錯而導致嚴重後果的情況,其實在各「專業」屢見不鮮。例如:前幾年發生的紗布封了病人人工造口致死事件,當時病人家屬發現提出質疑,卻不被理會。護士管理局最近裁定3名護士專業失德,但人命已不能挽回了。這些人命攸關的事情,難道公眾也必須完全信賴「專業」,連提出疑問的權利都沒有?又例如:前天有報道一單上訴案,一名大律師在一宗簡單非禮案抗辯時,竟可令審訊花了26天。如果被告當時發現大律師的能力或行為完全不符要求,難道也不能提出質疑?事實是,雖然律師是「專業人士」,但我們的專業守則都要求我們必須向客戶交代及索取指示,而當事人亦有權隨時解聘律師。(當然,如果無合理原因而在審訊中途撤換律師,法庭是有權不給你時間另外再聘請律師的。)我們可能基於我們的專業知識,尤其不喜歡被市民批評。但即使同一行業內的「專業人士」,也常常對同一問題有不同的意見。我們更需要明白,「專業」不等於擁有比其他市民更高的地位,可以高高在上。相反,「專業」代表著我們對公眾肩負更大的責任,更需要向公眾負責。市民有質疑,可能會對我們工作造成不便。但為公眾釋疑,也是我們工作的一大部份,市民是有基本知情權的。我們斷不能抱著一個心態認為:「我是專業你不是,我說的你要聽。」難道我因病要切除左手,但醫生快要錯切我的右手,我也不能出聲嗎?以往資訊沒有那麼流通、市民的知識沒有那麼豐富的時候,死抱「專業」保護罩的做法還可以側側膊過關。但現在大眾的知識水平提高、資訊發達,市民提出質疑的能力和有效性也的確提高了很多。尤其在一些人身安全、用常識也可以理解的事情上,「專業人士」更不能固步自封,必須保持謙虛的心和為市民服務的態度,來回應市民的疑問和意見。如果明白了這道理,「專業人士」就不會質疑公眾「別有用心」,除非是自己「別有用心」吧!否則,坦誠面向公眾,抱著謙虛的心為市民服務,解釋我們的理據,才是我們「專業人士」應該有的態度。文:衛庭官@法政匯思 專業人士 迷你倉大火

詳情

教育界由沒有常識只懂謀財害命的專業人士把持

現在香港乜人都自稱乜嘢專家或專業人士。有專家出現,就衍生出各項指引、程序。然而,人類是群體生活的動物,每一個人,尤其是那些聲稱在自己某個範疇有特別知識的專家,都有一個基本的共同責任,就是保障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安全。而所有程序指引,都應該為救人命而設,而非為了用來殺人。而在涉及人命關天這種大是大非的事宜上,我們需要的,往往就是最基本的常識,而不是甚麼「專業」知識或「程序」。5月25日,署理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到立法會回應議員就城大冧天台事件的急切口頭質詢時指出:「綠化是否需要入則,都算是比較複雜的問題,因為綠化可以是很簡單,幾盆花、幾盆草亦可以說是綠化,中間沒有一個很清楚明確的界定,是需要專業人士去提供意見。」記得城大冧天台事件發生後,城大校方表示相關天台工程沒有入則去政府申請,但強調城大按照程序行事,並嘗試以綠化工程不用入則為理由企圖自辯。而根據馬紹祥在立法會的說法,法律上根本沒有一個標準去介定何謂「綠化工程」而要入則。而我一貫看法是,城大冧天台事件的重點不在「綠化」,而在於與工程有關的一概人等,有沒有常識判斷!一個工程項目,涉及至少三方人士:決策者、執行者、把關者。以某間學校要做「天台綠化」工程為例,任何一個正常人,憑基本常識都可以判斷出,這工程是否只是擺幾盆花咁簡單,還是要搬好多泥頭而有機會影響到樓宇結構或令積水大增而加重樓宇負荷。更何況一所大學,理應是一個精英薈萃之地!大學的職員,個個都是各門各派的專家,唯獨找一個有常識的人都沒有?實在匪夷所思。城大要處理一項天台綠化或者是其他樓宇工程,只要校內的決策者、執行者、把關者其中一方有某個人憑常識提出質疑,發覺工程有半點唔對路,覺得有可能超重而會跌野落黎傷及人命,已經可以把項目叫停。以城大這麼一間有開辦各種工程學科的大學,有懷疑找校內各路專家幫手計一計數,清楚評估風險再決定是否要入則申請,一啲都無難度。在這裡我要特別強調,我們日常生活要處理的事務,特別是涉及人命風險的事情,個人常識判斷往往先於甚麼專業知識!常識背後,是一個人的基本良知,對別人生命的尊重和關懷。沒有常識而空談專業的人,無非是一台賺錢機器,行屍走肉,活在社會裡,就只懂得謀財害命。不管大學素來強調專業,近年中、小學教師都很喜歡標榜自己好專業。但我記得去年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羅芍淇枉死於學校的命案,到現在仍是不了了之。去年坊間其中一個討論焦點是學校職員發現女童受傷後,沒有即時打999報警召喚救傷車。當時校方又是拿「有依照程序」作擋箭牌。程序!程序!程序!這班專業人士為了保障自己利益而搞出來的程序,令一條無辜小生命白白犧牲。而打999報警可以盡快救活一條人命這種基本常識,變得唔再重要。基真小學命案與城大冧天台案件性質何其相似,都是校方專業失德,常識零分,空談程序而罔顧學生性命安全而引起,分別只在於基真小學有死人,今次城大冇死人。然而,今次城大體育館冧天台冇死人,只能夠說好彩,而一點都不值得慶幸!試想想,如果冧天台之時剛好遇着考試,或體育館正進行大型活動,受損傷的,就是數以百計的人命!現在香港各行各業都係咁樣,有着數搵,有錢賺果陣,人人在宣傳上都係咁吹噓自己有幾咁專業,又講到自己有幾多張證書,拿左幾多個奬項,呢樣果樣,懶巴閉。但一到出事果陣,就推三推四,事不關己,又或講到自己依足程序以圖卸責。做專家而冇常識,有專業而冇道德,是眼下香港的社會風氣。這種歪風在教育界亦極之嚴重,在一班只懂得謀財害命的教畜把持下的香港教育,一眾莘莘學子的性命難保! 城大塌屋頂 專業人士 程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