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慎獨

小時念國文有一課叫《慎獨》,細節早已忘記,但對主題印象深刻,就是教人在別人看不到之處自己要格外檢點,這是一個人的人格尊嚴之所在。專業自律的文化同出一轍。專業人士基於其專門的知識和訓練,所作的專業獨立意見為大眾尊重和信賴,相應地專業必須自重和自律,不因無人得見或有人威迫利誘而違背專業判斷和守則。專業的利益繫於其享有的公信力,也就是繫於其專業自律。這原是香港的管治的一大支柱。當政治權力不斷敗壞專業,令專業利益變成要倚賴政治包庇才能維持,這條支柱就終會傾倒。自重與自律既倒,專業沒有自尊只有利益作為考慮,什麼外來的監管也不會有效。道理很簡單:誰具有所需的專長去監管?誰來監管監管者?香港太多人只信奉權力——將權力交給政治,由政府高層監管一切,監管不到必定是權力不夠大,要加大權力;不然定是官員監管不力,官員得下台。官員下台,換一批官員,又從頭再來這個惡性循環。何况公眾連逼官員下台的力量也未必夠?沙中線的醜聞陸續來。但真正的醜聞是官員監管不力,卻只顧以炒人展示權力而一點不自責。市民受落,惡性循環繼續下去,沉降的不單只是沿線的地鐵站,出現裂痕的不單是民居,而是香港特區的整體管治。[吳靄儀]PNS_WEB_TC/20180813/s00202/text/1534097126213pentoy

詳情

特約轉載:姚松炎 乾淨的矛 刺穿「專業」的污穢

Google輸入姚松炎的名字後便會出現「橫洲」、「合作社」、「立法會」、「房屋」、「單車」等關鍵字。「議會失去了姚松炎」,大約都可以想像到香港會失去什麼。 我是一名建築師,曾經在2016年「建測規園」界別立法會選舉為姚松炎助選。 初次見面是在「倚南窗」一個關於劏房的展覽,聽到說「一個按揭遊戲的終結」的故事而被他啟發了。他的「演說」是能讓我的母親也聽得懂為何香港樓價會如此難以負擔。他不止是說出殘酷現狀,更提供解決方案,說「合作社房屋」是香港出路,只要房屋不再淪為炒賣工具,香港人能安居樂業並不是天馬行空的想像。 其後我分別從「建測規園」界不同界別人士收到邀請,讓我成為他的助選團,心想:「有冇咁把炮?咁多人幫你搵人?」到後來我便知,「口說」支持的人多,「行動」支持的人少之又少。現今建測規園界別存在大量建制old seafood,當中不乏老闆級人馬,任何公然與自稱民主的候選人成為一伙,前途馬上變得暗淡。想繼續「搵食」的當然要跟姚松炎劃清界線。 有一次我與女友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一部名為《自己地球自己救》的電影,完場後竟然見到姚松炎獨自看完電後坐在駿發花園旁邊花槽按着手機。雖然之前沒有與他說過太多

詳情

比較香港律師和日本律師的分別

我留意到近來香港有電視台正在播出一套名為《無敵律師》的日劇,我希望趁這機會和大家探討在香港做律師和在日本做律師(日文稱之為「弁護士」)的一些分別。 法系 香港、英國、英聯邦國家(例如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和美國大部份州份的法律系統是普通法(common law)。就香港來說,我們的法律包括成文法和法院的判決先例。法官就一宗案件作出裁決時會參考於香港或其他普通法地區的高級法院之判決案例而設立的司法判案原則,例如在詮譯法律條文時考慮法院的判決先例如何詮釋法律條文,亦可以在有良好理由之下(例如該案件與判決先例有顯著不同之處),創造新的判決先例。亦即是說,法院詮釋法律條文的判詞會成為法律的一部份,用來處理將來類似的案件。 日本、德國、法國、中國大陸、台灣等的法律系統則為民法(civil law, 亦稱大陸法)。這些國家都有完整、獨立的成文法法典,而且一般不承認判決先例的地位。日本的成文法稱為「六法」(包括刑法、民法、憲法、商法、刑事訴訟法及民事訴訟法)。值得留意的是,由於有時法典的文字會寫得比較寬鬆,所以需要法庭判決去提供現實中應如何詮釋法律的準則。雖然法庭判決不具司法約束性,也不是法律的一

詳情

建制派律師有否珍惜自己專業?

網民要求大律師公會、律師會,對建制派律師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作出處分,梁美芬回應立場新聞,指有關行徑剝奪其作為立法會議員的表達及言論自由,但隻字不提其作為律師,或城大法律教授應有之份。聲明不但沒有表明不認同「X你老母」,就連客套聲稱尊重法治的句子也欠奉。 聯署信內容提及三人行徑或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侮辱法治,甚或藐視法庭,並提到馬恩國年前被大律師公會停牌,其具爭議發言並非以大律師身份發表,所以三人即使戴上立法會議員的帽子,也不代表其專業責任得以豁免。 提出有關集會觸犯法例論點的,除了有關信件外,還包括時事評論員黃世澤。他提及的條例中,上述三名立法會議員是否觸犯而可能有爭議的,包括《公安條例》第7條及第18條。連同聯署信提及妨礙司法公正、藐視法庭,是次集會極具爭議。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都理應避嫌,但結果他們大方出席,而且於參加者「X你老母」時未有阻止。梁美芬回應時也迴避信中法律觀點,就算不是侮辱法治,也明顯未有重視法治,未有珍惜自己的專業。 也許有人提出,既然他們並非履行律師職務,那麼他們也是人,為甚麼不能表達自己意見?那麼曾蔭權商討深圳東海花園租約時也並非履行特首職務,為何法庭判他公

詳情

教師職業保障的起點——記《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新書發佈會

活動資料 新書發佈會 日期︰2月12日 下午3時至5時 地點︰九龍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 嘉賓︰林壽康教授(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客座副教授)、余惠萍博士(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榮譽專業顧問) 主持︰霍梓楠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方景樂老師(教協理事) 香港教育法系列的寫作緣起 主持人之一,操守議會前副主席和教協理事方景樂,提到跟其中一位特首侯選人會面時,解釋一些教師遇到的法律問題,該候選人驚訝原來教育界的法律問題的複雜。他作為教協理事,也得悉有43宗被取消教師註冊的個案,就特別明白《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一書的重要性。 另一位主持人霍梓楠老師是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在修讀PGDE時選了兩位作者教授的法律課。完結後,還得到老師的鼓勵撰寫有關教育法律的文章,並投稿報章,取得積極回應,對這議題越來越有興趣。 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榮譽專業顧問余惠萍老師,既是學校中層管理,亦曾是教協投訴部主任,長久以來深感業界缺乏法律知識,在施政及行事時往往誤墮法網而不知。這都推動了她在教育法方面的寫作。 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客座副教授林壽康教授,曾幫教協辦法律講座。他發現大部份法律人不懂教育,教育界很多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