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與安生》小說電影對讀心得

(編按:內文有劇透) 《七月與安生》的電影改編挑起了筆者最近看《白夜行》韓國電影版的記憶——東野圭吾的《白夜行》一點不新,對其記憶早已矇矓,但電影改編卻一改敍事結構,將本來平鋪直敍的故事線,交由警探去追查,倒過來一點一滴揭露男女主角之間悲哀的過去。電影以家明跟安生的重遇開始,又是一點一滴倒敍揭露真相的結構,卻令觀眾有機會選擇相信最後半開放的多重結局。 《七月與安生》電影改編除了豐富了兩位主角外,跟安妮寶貝四十一頁原著小說最大的分別,就是結局。電影裏,七月在網絡小說跟現實裏都一樣,結不成婚,然後流浪到天涯海角——浪漫而理所當然,卻早已顫覆了原著結局的必要條件:七月跟家明結婚。 你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沒有你——《七月與安生》的故事在這一點上跟《白夜行》有點相像,但它的電影比兩本小說都殘酷得多。《白夜行》中廣司為了雪穗犧牲一切,為求她埋藏過去;《七月與安生》原著中七月如願過上平淡的生活,為安生撫養她跟家明的女兒,對着這個背叛她的男人過一輩子。安生跟家明的偷情,在原著中到最後才介入;但在電影中,它早已進場,為一無所有的安生提供了甘願犧牲的偉大,也為小說中一直憨直的七月添上了腹黑。 觀眾大概驚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