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希望透過空襲敍利亞證明什麼?

嚴格來說,特朗普上個月決定單方面空襲巴沙爾政權的行動違反了國際法的規定,原因在於這個軍事行動既非用自衛性質(巴沙爾政權並無直接攻擊美國和它的盟友),亦沒有得到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的一致允許。即使安理會曾在2013年制訂了決議案去針對敍利亞違反《化學武器公約》的可能性,但這個決議案並無賦予美國單獨執行方案的權力(註一)。 然而,若循符合國際法的途徑爭取空襲敍利亞,那基本上便等同擱置整個空襲計劃。身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之一兼親巴沙爾政權的俄國幾乎必然會投反對票。特朗普能夠爭取中國的明確支持亦不樂觀。即使特朗普能在這個途徑成功爭取,那亦會貽盡出其不意突襲的先機。 此外,儘管特朗普沒有得到美國國會的同意便作出空襲行動,違反了其國內的戰爭權力法(註二),但他並無單因這件事而遭受國內強烈的反對聲音。其箇中關鍵,不僅是因為美國歷屆總統違反此法是司空見慣的事,而且基於特朗普上任不足一百天,便做了前朝奧巴馬政府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事實上,奧巴馬在2012年便曾警告敍利亞,一旦它在內戰中使用化學武器(下簡稱「化武」),那便會超越了他的底線,但奧巴馬的法律團隊成員一直為如何使空襲敍利亞提供合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