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火新聞線》看著心中那尚未崩壞的地方

坐在戲院,一聽見主題音樂響起,不自覺地有一種熟悉的感動──《導火新聞線》算是幾年以來我唯一追看(而又看完)的港產劇集。在大銀幕上,以數分鐘精華回顧,看著熟悉的人物、熟悉的畫面逐一登場,自然想起了劇中的一切。電影繼續以《囧報》為主導, 藉著電視台脅持人質事件──譚銳智(吳孟達)在節目拍攝期間,脅持嘉賓以及電視台職員,要求約見行政長官,否則引爆埋在附近的炸彈,再一次探討傳媒生態。當傳媒從以前鬥印紙數量至現在在網上爭取hit rate,無論電視版抑或電視版,《導火新聞線》一直討論何謂傳媒──從戰場記者Robert Capa的“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談到記者應該走得更前,追逐真相,至作家Stewart Brand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訴說傳媒的「飢餓」不應停在點擊;從“Black Power Salute”至Kevin Carter的“Struggling Girl”,引起一條又一條問題。抽空了背景,這些問題全部不難答,但是放在戲裡,對著這個淪為數字的時代,這些問題牽涉的不單是傳媒的道德操守,而是更為基本的,放下記者證以後,一個人的良心問題。《導火新聞線》不只宏觀討論追逐點擊率的問題,而是承繼著電視版再一次談到傳媒的力量與取材。因著沒有hit rate,沒有人關心,記者明明看見了持續抗爭的譚銳智,卻沒有人為他爭取一罪兩審寫下報導;即或偶有提及,也被排有尾後的A21,自然地被遺忘(甚至從來不被看見)──類似的題材在電視版裡同樣出現。那時,當全世界跑去財爺宣布結婚的記者會,Alma(梁小冰)帶著初入行的方凝(周家怡)去了沒有記者到場的露宿者團體記招會,無奈地說「有很多人和事,就像這班露宿者一樣,被人遺忘。」──當全世界遺忘,記者才應該記著,將這些事情再一次帶到讀者的眼前。透過記者的筆、傳媒的報導,有些問題才會被揭發,才會有改變的可能。以記者的專業查出問題的來源,透過一篇篇的報導,揭發社會上的不公義,在社會裡製造輿論,要一些打算利用法律漏洞的人負上代價,讓一些未臻完善的法例得到修正,這或者對傳媒最理想的想像。即或讀者有所取向,愈爆愈juicy的愈多人看,但在摷搓揸啜這種動詞字字盡出,大大炒作血腥性感暴力甚或煽情,爭取印量點擊以外,這才是記者最應該的事。電影版解答了電視版遺留下的問題,也沿用大部分的原班人馬──從幕後的編審潘漫紅、導演方俊華,以至幕前的方凝、輝爺(王宗堯)、阿咩(楊淇),以至一眾《囧報》的同事多數上陣,甚至連離世的王子(姜文杰)客串幾幕。這個陣容重現銀幕,自然欣喜,尤是囧報四小強再度同場出現的一幕。或許如此,有了電視劇版,電影版沒有花太時間在原有角色之上,致使方凝、輝爺、阿咩的性格(以至原有《囧報》記者)顯得模糊。兩年之來,究竟他們有什麼改變與掙扎,這一點相對可惜。這一年來,以傳媒的題材電影不少,從奧斯卡最佳電影《焦點追擊》(Spotlight),以至《因真相之名》(The Truth),甚至這一齣《導火新聞線》,雖然重點不同,範疇不同,卻同樣叩問記者心中那尚未崩壞的地方。因為時代會變,口味會變,追逐的事情也會改變;在這些時候,能夠站在正軌以上的,只有那些依舊「求知若渴,虛心若愚」的人。最後,還是要說一句,感謝香港電視,雖然始終無法取得牌照;但,因為有了香港電視,才有這齣即或翻看,依舊動人的《導火新聞線》。 電視 電影 導火新聞線 HKTV

詳情

《導火新聞線》:傳媒是報導新聞?還是製造新聞?

沒有觀看過電視劇版的《導火新聞線》,我便進入戲院觀看電影版,讓我感到很驚喜,甚至讓我聯想起2014年一齣同樣是批判新聞業界的荷里活電影《頭條殺機》(Nightcrawler)。雖然《導火新聞線》有不少瑕疵,但整體來說誠意十足,既有娛樂性,亦有深度,是繼《樹大招風》和《點五步》之後,我今年看過最精彩的港產片。電影一開初只用了幾分鐘時間,就清楚交代了電視劇版的故事背景和一些重要的情節,讓一些沒有看過電視劇版的觀眾也大概掌握到各個重要角色的背景、人物性格和經歷。電影版的故事講述C99電視台錄影廠發生爆炸,疑犯譚銳智(吳孟達 飾演)脅持人質,揚言錄影廠內藏了炸藥,要求在午夜12時之前見特首。《囧報》的Square(周家怡 飾演)、輝爺(王宗堯 飾演)和阿咩(楊淇 飾演)與新創立的《閃報》競爭,分秒必爭,發掘真相,報導這宗大新聞……(劇透慎入)某程度上,戲中的記者其實比脅持人質的犯人更瘋狂。例如在電影開初,講述一大班攝影記者,大約三、四十人,不顧自身安全和交通規則,一邊拍攝,一邊追逐一輛失控的小巴;戲中一名《閃報》攝影記者,看到棚架正在倒塌,寧願不去拯救下面的小女孩,也要拍下這個畫面;輝爺非法潛入電視台訪問犯人,還即時直播出街……究竟他們是為了甚麼?為了新聞自由?市民知情權?還是點擊率而已?他們是不是濫用了新聞自由和記者的光環呢?電影想要引導觀眾思考的問題十分明顯。例如,電影在開初就提到一張奪得1994年普立茲新聞攝影獎的經典照片,相中的一名蘇丹女孩因為饑荒而倒在地上,後面則是一隻虎視眈眈的禿鷹。究竟記者應該先拯救這名小女孩,抑或先拍攝這個景象呢?雖然有人批評攝影師Kevin Carter自私冷血,但正正是因為這幅照片,最後引起了世界的關注,改變了美國政策,大量人道援助運到蘇丹,拯救了無數生命。故事稍為誇張地反映了一個令人無奈的傳媒生態,雖然新聞工作者經常站在道德高地,說要監察權貴、為弱勢發聲、伸張正義,但戲中的《囧報》和《閃報》,為了獨家新聞和點擊率,根本就毫無道德可言。有時候,還要迎合讀者,將嚴肅的新聞娛樂化,將富深度的專題報導變成懶人包。究竟這是他們的錯,還是市場和讀者的錯呢?在戲中,《閃報》被描寫成冷血的「奸角」,《囧報》則好像是「正義」的化身,但其實《囧報》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它的所作所為也是非常踩界。不論是《閃報》還是《囧報》,都不是客觀中立的媒體,他們甚至會不斷主動介入新聞事件。例如,輝爺非法潛入電視台訪問犯人,還即時直播出街;輝爺私自對付威脅譚銳智的人;輝爺到政府總部,威脅政府新聞統籌專員;《囧報》持有預設的立場,推出懶人包,煽動網絡力量,鼓動群眾上街。這是傳媒應有的做法嗎?電影版節奏快,亦富深度,讓觀眾反思不少問題,適合成為大專新聞系和中學通識科的教材。究竟何謂「第四權」?傳媒應該要保持中立客觀嗎?傳媒有可能保持中立客觀嗎?新聞自由和採訪自由,有沒有底線?底線為何?記者應該是新聞事件的旁觀者,還是事件的介入者?新聞的本質是甚麼?新聞自由,是一把雙刃劍,可以用來行善,也可以用來作惡。惟有高質素的公民,才能夠制衡和監察傳媒,社會才能夠健康發展。(圖片為網絡影片截圖) 新聞自由 影評 電影 導火新聞線

詳情

《導火新聞線》﹕港味電影

我不會說這是甚麼頂尖製作或十大必看電影,但實實在在,這是一部製作認真、演員用心演出的佳作,絕對值得購票入場。當中吳孟達的演出更入木三分,盡顯老戲骨功架。你很難想像他就是《賭聖》中的三叔,當年是否用了替身?說這是「港味電影」,只因他緊扣香港人生活,以及那份對專業精神的堅持!每一個專業,都有其操守,有人破壞,但最重要是某某願意誓言守護。這也許亦是香港跟某些華人社區的分水嶺,我們,願意為了守護我城、堅持專業而付出一切。hit rate重要,但人性、人命才是無價!至於電影港味最濃的地方,是訴說了香港今時今日的困境。為了公義,香港人嘗試用盡法律途徑、和平請願,甚至絕食抗議,希望在上者聽聽蟻民聲音,急市民所急。奈何官員高傲自負,或為了私利,沒有替我們伸張正義。就如面對假普選、立法會選舉篩選,「特衰政府」何曾忘掉奴性,替香港人主持公道?當和理非非不管用,香港人唯有「逼上梁山」!!就如戲中的吳孟達,以極端方法爭取見特首,他不過一介草民,卻被逼成魔。也如戲院外的香港,每天被中共折騰,如果香港人沒有被剝奪「真普選」的權利,大家又何需佔領、掟磚,甚至港獨?之前有人說「和理非非」沒用,偏偏這班人不過口頭勇武,沒甚建樹。現實世界,達到目的之方法不會只得一個,很多時需要各方互動才有成果。如電影中有人用極端方法,有人做鍵盤戰士,有人和理非地舉標語、拍手掌……結果成功爭取政府改變。無論如何,只管攻擊別人的方法無效,以突出自己的優越,那不過是混水摸魚。「因時制宜」、「各施各法」,才是正路。回到《導火新聞線》,電影上映第二晚我在旺角購買即場戲票,竟發現大量空位。大家常說要守護香港、重視本土文化,偏偏很多香港人都說﹕「我不看港產片」。當你連優質的本土製作也不支持,甚至不屑一顧,便不要怪香港愈來愈像大陸。他們財大氣粗,不惜工本文化入侵,我們有頑抗到底嗎?如果連你自己都唾棄本土文化,別人視香港為無物又有何奇怪?此刻我耳邊響起﹕「大家都是中國人,不要分得那麼細。從來只有中國電影,沒有香港電影的……」我是香港人,別弄錯。「香港作家胡世君」http://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kennethwu66@hotmail.com 影評 電影 導火新聞線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