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位二三事

派位年年都七成歡喜(得首三志願)三成愁,我自細無抽獎運,打定輸數做三成愁媽媽。出結果前夕,別的媽媽緊張到睡不著,山地媽卻想睡而不得,臨急漏夜填好叩門表格、集齊定叩門物資。正所謂不怕一萬,最怕萬一。睡不著的媽媽索性七點去派位中心排頭位等開門。(人家九點半才開門。)朋友十點鐘WhatsApp我問結果如何,其實我才剛剛睡醒準備出門。一早去又不會令結果理想些,反而結果不好的話,遲點去就遲點心情不好。在派位中心,媽媽們像黎明fans上身,要尖叫有尖叫,要流淚有流淚。其實我覺得好over。很多人一家大小同往取結果,我選擇單刀赴會。怕結果不好,我會敦起個港女不悅樣嚇壞小朋友。(呼天搶地我就做不到了。)這個只是大抽獎,是好是醜,都不關小朋友事。結果我家孩兒派到首志願。為何如此幸運?獲派學校一班普教中都沒有,無人選啦。#曲親友恭喜山地媽,問如何慶祝?派位大抽獎,沒有努力付出而得,有什麼值得慶祝?朋友住在借位重災區,被派去區外學校,現在無路可退,正在愁叩門爭取返回本區。叩門位每班兩個,以每班25人為基數,即是只有8%。借位地區一借就是一成兩成甚至三成,而且得罪講句,有大量位外借的學校都受歡迎有限,即是說派到區外的家長多數都希望回本區叩門,你說要叩門成功返回本區難度高不高?如果我是朋友,應該一早報考私校,有offer就當救生圈。另一位朋友想請幼稚園校長為兒子寫封推薦信去叩門,豈料校長一句「我們沒有這個practice」拒絕,朋友當場O嘴。唉,校長幫一把助學生入到心儀學校,其實對幼稚園也好嘛,何必如此決絕?派位結果公佈後,單非雙非本地人都高呼不公平。攪珠派位不看家底、關係、參加幾多個興趣班,其實好公平。覺得自己兒女特別聰明伶俐,去報按成績表現錄取的私校囉。個人認為最不公平就是跨境校網,新界各區調動了近三千個小一學額給跨境校網。三千是多少?以沙田區為例,小一學童才不過千二人,即是兩個沙田都不夠招呼跨境學生。住在深圳就深圳上學嘛,何苦舟車勞頓來香港?如果不用調動學位給跨境網,部分校網可能不需要借位,害得父母為叩門奔波。一個派位,見盡人生百態,無賴無知,應有盡有。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教育 幼稚園 小學 小學派位

詳情

小學生小息不准跑

在家長界,這不是一個新題目。但女兒每天都在投訴,令我不得不又嘮叨起來。現在的小學,比我們那時的宏偉得多,千禧校舍,比我們讀的中學還要大。但這一代學生不是特別幸福,偌大一個校舍,對他們來說像個囚牢。平日小息,小學生不能落操場玩,已是慣例。他們可以留在班房玩,地方有限,玩的遊戲也有限制,最多只是傾偈、做功課。跑是絕對不可能的,太危險了。每個循環周有六天,一至六年級的學生,輪流到操場玩一天,例如三年級的學生可在Day 3落操場玩。學生可以打籃球、踢足球、踢毽、跳繩,但絕不可以跑。若是跑,會給老師罰。不讓小學生跑,在學界已成定律。中大新傳學院刊物Varsity去年訪問津貼小學議會主席梁兆棠,他指八成會員學校都不鼓勵學生在小息跑,九成會員學校建議學生在小息閒談和閱讀。稍為認識小朋友習性的人都知道,他們最喜歡漫無目的地跑。有時見他們一頭大汗,問他們在玩什麼?他們說玩「捉」。不是何濟公,也不是祝依恩(音譯),只是玩「捉」。再問遊戲詳情,他們已答不出,反正就是捉來捉去,亂跑一通。自由地玩(Free play)對兒童成長非常重要。每天在學校七小時,身邊有那麼多同學,本來天天都是遊戲日,可惜規矩太多,限制處處,也窒礙了體格發展。有些學校準備了額外的工作紙,讓學生在小息時做,完成後有獎勵。我大惑不解,上堂已經要做工作紙,放工回家又要做,連小息也要做?那些「學問」對小學生真如此重要嗎?這樣教出來的小學生,真是特別出色嗎?原文載於2016年5月24日《明報》副刊 教育 學校 小學生 小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