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一位自閉症青年給香港家長的話

定格動畫「給(願意和我們溝通的)大人」在網上廣傳,主角Andy(假名)是英國劍橋大學學生兼亞氏保加症患者。這位21歲香港青年去年聖誕和父母一起接受「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網站訪問,談成長、談家庭、談夢想,最後還錄下自白,引領我們一起閱讀自閉症孩子的世界,成為動畫的靈感泉源—— 「我們並非不講道理的人,所以你是要講道理的,但更重要是,你要懂得講。 「你要我們跟從一些規矩,應該說明規矩背後的意義,否則,我們要不不肯跟從,因為不知何解要這樣做,要不就是跟從得好差。 「譬如你告訴我隨街大便是不對的,而我根本不明白為什麼不對,即使我很聽話不隨街大便,也可能在家中大便後,把它(糞便)扔出街。 「所以你應該告訴我,隨街大便的話,人家會覺得臭,經過會不開心,那我就能理解……」 要他聽話 卻沒把話說清楚 我被家中兩小纏住,看了動畫無限次,每次聽到「隨街大便」這個譬喻,兩小都笑翻。不過好笑以外,影片對大人有更重要的信息——很多「問題行為」背後,原來是我們沒把話好好說清楚;我們以為孩子不講道理,殊不知邏輯荒誕的可能是自己。 孩子各有獨特處 更有趣的是,動畫得到不少相似回應﹕「我覺得那裏有我小時候的影子」、「為

詳情

跟住矛盾去旅行

許久沒看電視。想不到,一連四星期,定時定候,擔定櫈仔等看《跟住矛盾去旅行》。真人騷,要真,但又比真多一點。有價值判斷,有態度,摒棄和稀泥,才能吸引早已厭倦師奶劇的觀眾。價值對立,各取所需,人只看自己想看的。所以,我也以為,看罷節目,自己會更支持本已支持的,或更反對早已反對的。想不到,結果不然。例如,論立場,我完全認同葉韻儀的我行我素多於連詩雅的拘謹;喜歡林日曦的惜字如金多於蔣麗雲的無的放矢。海星老師的不食人間煙火,在我心中亦遠勝Amanda的世故務實。不過,原來欣賞一個人,看立場,也看氣度。否定一個人,建基價值,也不忘同理心。對,連詩雅愛玩旋轉木馬,抱迷你兵團睡覺,又如何?至少她沒有頤指氣使的港女性格,會自己跑九條街去找行李。她沒葉韻儀敢言,但坦言初出道所以輸不起,都算夠真。反而葉韻儀大條道理「我做開阿媽吖嘛,我慣左咁語氣同人講嘢,唔會因為佢而改㗎喎」,倒真的有點恃老賣老的「掗拃」。林日曦的「拒絕對話社會性實驗」,的確有趣。但你有權提議玩,對方也有權拒絕。有必要三番四次強調「唔得啦,再聽佢講嘢我好辛苦」,或者認定對方唔玩就是離地或無膽嗎?海星老師對Amanda很關懷,但看得出,關懷當中有判斷,也有不屑。反而Amanda的剖白,尤其喪夫後獨力擔當生活那一段,令大家看到走主流的背後,或許也有難言之隱。小眾被主流壓抑太久,一個節目,替一直被邊緣化的,出了一口氣,看得過癮之餘,不禁想,如果小眾自命特立獨行,就可以否定主流,那麼,跟主流過往排除異己,有何分別?自命清高,看不見別人難處,其實也是另類自以為是?嗯。自我反思中。原文載於2016年5月10日《明報》副刊 viutv 跟住矛盾去旅行 主流 小眾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