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於翻案

六七暴動,有在事件中喪生的,有被檢控而定罪的,有不經審訊關進摩星嶺集中營的。今日,有聲音要求翻案,我認為將六七暴動說成正義行為、是開創七十年代改革局面的功臣,是改寫歷史;但我贊成翻案,不過要認真、嚴格地翻。公祭的「死難者」、「烈士」,都有名有姓,要翻查檔案,每人是什麼身分、在何事件中怎樣喪生,時、地、經過、死因,一一說明,若有不同版本,那麼就將不同版本及所憑證據及推論並列,究竟是受害人、英雄還是暴徒,就讓檔案說話。少年囚犯,把每宗案件的法庭及警方檔案找出來,若香港沒有,到海外尋索,若殘缺,就註明殘缺;每宗都列明被告身分、年齡、所控何罪,根據什麼事實案情、判決的理由、判處的刑罰、執行的實况及紀錄,調查究竟有沒有得到公平審訊、是否冤案、是否檢控不當、是否判刑過重;拘捕、檢控、定罪、判刑,用的是何原則尺度,以當時的法理法律程序是否正當,以今日人權法理念是否已不能接受。有不同觀點意見不成問題,但先要澄清事實。 要弄清楚基本事實,才可以審核價值的判斷。製造炸彈、放炸彈,今天是刑事罪行,六七年也是;以放炸彈作為手段以達到動搖社會秩序的目的,在今天是嚴重暴力罪行——現時陸續上法庭的有關年前旺角騷亂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