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啟:急症室的兩文三語

筆者服務的社區華洋雜處,同時也是遊客區,兩文三語,必不可少。可是有些來看病的華裔遊客聽不懂粵語,區內少數族裔的英語也不一定很好。 反而「融入」得最好的異鄉人是來自東南亞的家傭。印傭聽得懂粵語,菲傭卻能說英語。 根據政府統計處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印尼人和菲律賓人各佔非本地人口約三成。有七成印尼人的慣用語言是粵語,超過八成菲律賓人慣用英語。如果不論語言程度,幾乎所有在港印尼人都聽得懂一點粵語,而菲律賓人則聽得懂英語。他們融入得那麼好,不難想像,當中大部分都是漂洋過海來香港打工的家傭。他們辛勞、守規矩,從來沒有聽說他們因為等得耐這類雞毛蒜皮的事而大吵大鬧。除非身患惡疾,幾乎只能在公眾假期見得到他們的身影。除了感染風寒等常見疾病,不少人都因長期勞動而筋骨勞損,周身痠痛。彷彿他們都比其他病人的復元能力強,打完一針止痛,拿點藥回去睡一覺,就可以重返崗位,周而復始。不論跌打損傷,抑或筋骨疲勞,康復都有賴充足休息,不過即使筆者三令五申,他們都鮮有接受病假。從來只有病人嫌病假少,哪有拒絕休息的病人?這種「檸檬」在剛畢業的時候食不慣,也令我嘖嘖稱奇,他們的敬業精神令人佩服。有一個星期日,遇到一位菲律賓女傭

詳情

香港融樂會:教育制度中的語言分流政策公平嗎?

「泛亞人權模擬法庭比賽」總決賽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在香港大學舉辦,並由來自菲律賓的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獲勝。是次比賽是由香港大學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及香港融樂會共同舉辦,為首個此類型的國際性賽事,除了關注人權問題,還為法律系學生提供獨有的平台,以辯論亞太區的人權議題。 被揀選參加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及三十日的口述聆訊比賽的七支隊伍來自澳洲、中國、香港、菲律賓及新加坡的法學院。在教練帶領下,各隊的充足準備和比賽質素均受到模擬法庭的評判表揚。18位來自香港法律界的成員貢獻了他們的專業知識,並對比賽鼎力支持,分別擔當了半準決賽、準決賽及總決賽的評判。成員當中有司法機構成員、法律學者及法律界人士,包括資深大律師。 第一屆「泛亞人權模擬法庭比賽」檢視虛構國家 “Serenatia” 的教育制度,審視其制度有否令國家內的少數族裔被邊緣化,及有否違反其國際人權義務。今次比賽在香港這個「亞洲國際都會」進行,希望引起大眾關注亞洲地區上仍然發生的制度性不公,特別是不同地區的少數族裔權益議題。是次模擬法庭的賽題提出有關平等接受教育及主流學校中制度性種族隔離少數族

詳情

《新移民歧視條例》應再三思量

近日再有團體到平機會請願,希望將現行《種族歧視條例》(《種》)的適用範圍擴闊到「新移民」。我們同意社會要協助新移民融入社會,亦明瞭新移民歧視在本地頗為普遍;但眾所周知,由於《歧視條例》法網過大,我們對相關形式的立法一向份外審慎。我們憂慮《歧視條例》不但無助新移民融入社會,反而會加深本地人與新移民的對立,以及加劇標籤新移民的刻板印象。 《歧視條例》的法網太闊 首先,《歧視條例》中,「歧視」包含「直接歧視」和「間接歧視」。後者經常令人誤墮法網。它規定,若有一項要求會令受保護群體入選的人數比例大減,即要「有理可據」,否則違法。 最常見的例子有身高要求,過往外國有些公司對員工的身高有劃一要求,但這種要求會令女性入選的機會大減,因此就屬「間接歧視」, 讓我們再看看其他例子:香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士不善中文書寫的比例很高。若有僱主在聘請要求中加入中文測試,雖然這測試對所有應徵者都一樣,但該僱主已可能誤墮法網,最終會否「告得入」則要看該僱主能否證明中文書寫是「有理可據」。 再看一例子:僱主A要求某一小數族裔脫下頭巾工作。由於頭巾對該小數族裔的身份十分重要,所以這要求份屬歧視,除非僱主能證明「除頭巾」

詳情

特首候選人政綱 能消除針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嗎?

少數族裔在香港往往被邊緣化,融入主流社會面對教育、就業、公共服務以及法例保障不足等問題已非舊聞。幸而3名特首候選人在其政綱及3月19日的選舉論壇中,提及少數族裔議題。融樂會和少數族裔持份者關注特首候選人當選後,他/她將會如何落實政綱,消除政策上對少數族裔的歧視。 如何訂立針對政策 更值得關注 3名候選人都在政綱中提到投放更多資源於教育方面,突顯他們對教育的重視;但如何訂立針對政策和確保資源用得其所才更值得關注。就如在2014年開始推行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以下簡稱為「學習架構」)下,政府每年向全港錄取一定數目非華語學生的中小學發放2億元撥款,可是這項巨額撥款卻亳無透明度及問責性:很多獲撥款的學校反映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有效運用該筆款項幫助非華語生學習中文,少數族裔家長和持份者對哪些學校已獲撥款、學校為非華語學童學習所實施的支援措施及其成效一無所知。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明確在政綱中提及教育局需在現行「學習架構」之下制訂「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及教材。曾俊華指教育局責無旁貸應編寫「中國語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和教材,涵蓋由幼稚園至中六級別。林鄭月娥指會要求教育局評估「學習架構」成效,

詳情

人權缺席的特首選舉:比較特首候選人政綱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26日舉行,12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將會為香港選出新一任特首。香港人太多手中無票,只能夠拍Selfie、看公關災難或者在Facebook 給予「嬲嬲」予候選人作「參與」。既然冇得揀,那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場選舉呢?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參考《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殘疾人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禁止酷刑公約》)最近一次的審議結論(Concluding Observations),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立埸,三位候選人於其選舉網站上的政綱以作比對。市民可以看看各候選人是否對「人權友善」,甚至捍衛人權有所認識及倡議。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 三位候選人的政綱,對促進香港人行使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上著墨甚少。即使各人都只在推行雙普選上有所立場,但全部候選人的政綱均未有明顯提及,推行雙普選時將會「保障市民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在《基本法》23條立法上,沒有一位候選人的立場符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中的要求,將叛逆和煽動暴亂罪行的立法中的規定與《公

詳情

打破定型

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在這城市裡,有世界級設計的建築,有中西匯合的節日,有各地風味的美食。如果我們樂於擁抱這一切,對於不同膚色和輪廓,便不會感到半點錯愕。 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的歷史悠久,由開埠之初已深深影響香港的發展。然而香港這多元種族聚居的城市在不少人眼中,仍只有華裔居民,忽略了少數族裔「本地居民」及「香港人」的身份。要認識少數族裔本地居民,不必鑽進某地區的橫街小巷,不需到某某大廈登門探訪,他們就在附近,在同一天空下,我們都是香港人,享受同樣的生活。 為紀念聯合國訂立的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香港融樂會將於3月5日 (星期日) 展覽兩輯由獲獎攝影師林振東拍攝的香港少數族裔相片——【生活‧少數族裔在香港】及【她說——鏡頭下的少數族裔香港女性】,讓公衆有機會更深入了解香港少數族裔居民的不同背景、職業、生活和故事,一反大衆對他們的刻板印象。同日融樂會將舉行「模擬社會」沉浸式體驗遊戲,模擬少數族裔在港生活,以及「平等權利發聲人」互動工作坊,探究種族平等、人權及民主之間的關係。 很多少數族裔都能輕易指出社會加諸在他們身上的定型和偏見。在這個華人為主的城市內,少數族裔的多元面貌和身份往往被忽略,變得模

詳情

讓少數族裔幼童公平起跑

又到了幼稚園面試的時間。家長對選校的重要和緊張眾所皆知,而這對少數族裔家長也不例外。幼稚園是少數族裔學童接觸中文及接受正規教育的第一步,家長都希望子女能與華語幼童一樣,升到主流小學,而不是就讀主要收非華語生的前「指定學校」,主要因為校內缺乏中文語境,不利中文學習。故兒童在幼稚園畢業時的中文程度亦成為家長選校的考慮因素。一但他們的中文基本能力不足,少數族裔家長所擔心的不只是子女升到小學時能否跟上中國語文科的學習進度,也包括其他以中文作為教學語言的數學、常識等科目。一位子女正就讀K3的巴基斯坦母親Shabana認為,現時不少幼稚園的教學策略錯誤評估非華語學童的學習需要。如有些學校會因少數族裔兒童中文程度欠佳,編排他們與華裔學童到不同的班別分開教授,甚至以英文作為主要溝通的語言,以為這樣就能讓他們有效地學習。但Shabana解釋英文其實並不是少數族裔的母語,在年幼時透過身體語言及使用簡單中文與華裔同學交流,才是語言學習最有效的方法。儘管2006年的《學前教育課程指引》已重視家校合作,時至今日不少少數族裔家長與幼稚園溝通時仍感困難。教育局在《2017/18學年幼稚園收生安排指引》中,首次強調幼稚園須妥善處理非華語家長和學生的入學申請,特別是他們的文化習俗。少數族裔家長樂見教育局回應他們需要,如要求幼稚園為非華語家長提供英語版本的申請表、為申請人安排傳譯及/或翻譯服務,或接納家長由懂中文的親友陪同會面等面試的安排。少數族裔家長希望這些用本地課程的「中文幼稚園」不再以只用「中文」為由,拒收他們的子女。以配合下年度 (2017-18) 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的目標,教育局修訂了《學前教育課程指引》。當中不少的修訂重點都與少數族裔兒童有著密切的關係,包括說明語文教育的定位、加強照顧幼兒的多樣性及推動共融文化、促進家校合作等。少數族裔家長期待「中文」免費幼稚園能提供中英文版本的通告,或至少提供口頭或簡單書面翻譯,以確保有效及準確的溝通,促進家校合作。家長亦希望教育局能提供英文版的質素評核報告並上載至該局網站,讓不諳中文的家長也能了解幼稚園實踐課程指引及教學時的情況。香港作為多元文化的社會,除了華裔、亦有著不同族裔的本地居民。少數族裔家長期望免費幼稚園能采納是次指引的修訂建議,「從小讓幼童了解彼此文化及生活習慣,培養接納和尊重別人的價值觀和態度」,讓他們真正認識不同種族的香港人。少數族裔家長盼望2017-18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能為子女帶來公平的教育機會,在幼稚園面試時不會受到歧視。少數族裔家長亦冀望「為錄取八個或以上非華語學童提供額外資助」的新政策,能讓少數族裔學童在學前教育階段更有效地學習,包括令小朋友能掌握基本中文能力,以順利銜接主流小學,讓學生能真正不分種族地「一齊同學、一齊同樂」。 教育 少數族裔

詳情

把握學習黃金時間 助非華語幼童學中文

2006年教育局發布《學前教育課程指引》,為幼稚園提供課程架構,配合香港教育制度改革的方向。今年這份指引已屆10年,香港社會經歷急速變化,教育局就這份指引的更新諮詢公眾。然而今年6月教育局為諮詢提出的「修訂《學前教育課程指引》(2006)建議重點(討論稿)」,(下稱「討論稿」),卻明顯忽略了以香港為家的少數族裔學童的學習困難和需要。教局忽略少數族裔學童需要根據政府最新數字, 2014年南亞裔有兒童住戶的貧窮率為30.8%,明顯比全港有兒童住戶的貧窮率16.2%高。而少數族裔陷入貧窮,和他們的中文水平有莫大關係。南亞裔小朋友往往受中文水平限制,長大後只能從事低收入的勞力甚至厭惡性的工作,難以向上流動。而這情况在回歸19年來,隨着中文在社會上的應用增加而惡化。要阻止少數族裔的跨代貧窮,一定要讓他們從小學好中文,以提升他們的學習及工作競爭力。可是教育局發出的討論稿仍沿用了「香港大部分人口均以中文為溝通的媒介」為前提,忽略了在本地幼稚園就讀的非華語學童的中文學習特殊需要。在2015至2016年度有11,982名非華語學童就讀本地幼稚園,不少家庭自他們的祖父輩就在香港土生土長。討論稿假設幼兒在入學前,已基本掌握中文的聽說,能用中文去理解事物以及表達想法。根據美國的一項研究,幼兒在入學前已累積了2萬小時聽說母語的經驗,並已習得大量口語詞彙和基本語法知識;相對非華語學童卻在入學前缺少了在自然中文語境學習的機會(即「習得」,acquisition)。樂施會在2014年發布的報告顯示,低收入南亞裔幼稚園家長的中文程度偏低,只有少於一成(8.6%)的學童在家中主要使用廣東話溝通。非華語學童學習中文的起步點一般落後於華語學童3年。過去教育局一直鼓勵家長送非華語學童入讀本地中文幼稚園,相信幼兒可自然地學會中文,卻忽略了他們的母語不是中文。當幼兒班開課後,班上華語生已能七嘴八舌地講話,他們卻聽不懂,亦不懂表達。若幼稚園沒有為非華語學童提供專門及針對性的支援和增潤課程,他們根本無法參與課堂的學習活動,漸漸成為班上的沉默學生。學不好中文更會直接影響他們學習其他學科,長此下去,將大大減弱他們對學習的興趣及動力,長遠影響升學就業,對他們以至整體社會也帶來負面影響。國際上,許多國家也面對類似困難,他們的經驗指出最好的應對方法是推動「第二語言政策」。樂施會在2014年發布《英語國家與香港的「第二語言政策」的比較》報告,顯示早在六七十年代,加拿大的卑詩省、美國加州和澳洲的新南威爾斯省,從K1(幼稚園幼兒班)開始為母語為非英語的學童提供英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讓幼童把握學習語言的黃金時間。結果大多數非英語學童數年內便能跟上本地生的進度,證明及早提供支援是學童進步的關鍵。參考此等成功的外國經驗,樂施會與香港大學和香港教育大學在2015年開展了一項「從起步開始——幼稚園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支援先導計劃」(下稱「先導計劃」),為就讀幼稚園的非華語學生編寫一套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增潤課程,並派合資格及受過專門培訓的教師到校提供個人及小組中文增潤班。程度相若的非華語學生會被安排在指定時間獨立上課,教師一來能更針對學生的語文能力和文化背景施教,而學生上課時感覺也較自在,因為老師可以遷就他們的學習進度調適教學內容和學習進程。其他時間則仍會與原班的華語學生一起學習原班課程,希望兩者能融洽地一起學習。增潤課程的目的是透過增潤課程加快中文學習的進程,從多方面照顧非華語生需要。例如在內容上,讓他們掌握學習中文的方法和概念,學習分析中文字部件、分辨書面語跟口語、掌握常用字詞發音等;在教學法上,以故事的方式引起學童的興趣,配以廣東話兒歌,加強聽說訓練,並用遊戲鞏固授課內容。除了教學外,我們亦制定一個評估工具,以了解非華語生的學習進度。計劃進行了一年,我們發現課程不但提高了非華語學童的整體中文水平,更提高了他們學習中文的動機。非華語學童喜歡參加我們的增潤班,因為返回原班後,他們有更佳的中文能力跟華語學生交流,上課時更積極參與,自信心也相應提高。現時教育局支援有收取非華語學生的幼稚園的方法,是提供校本支援服務(下稱「服務」),以加強老師照顧非華語學生的知識。但不少老師反映在現時人手緊絀,同時要兼顧華語與非華語學生的學習情况下,難以有效照顧學生之間的學習差異,或為非華語學生提供充足的學習支援,而培訓現職教師應對非華語學生的學習需要未必能解燃眉之急。相反,我們推行的增潤班先導計劃模式,提供額外合資格老師到校的方法更為有效,而且不會增加原校教師的工作量。建議教局重新釐定政策除了正在諮詢的課程指引,教育局早前也就幼稚園的營運模式作檢討,剛推出的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計劃,將於2017/18學年起向錄取8名或以上非華語學童的幼稚園提供額外資助,金額與一名幼稚園教師的薪酬相若。由於教育局沒有規定新增的資源必須用於協助非華語生學習中文用途上,我們建議教育局應規限新增資助必須用於聘請受訓師資支援非華語生學習中文。而參考先導計劃的經驗,新資助宜用於增加增潤課程形式為非華語學生提供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學習支援。但由於錄取少於8名非華語學童的幼稚園將不獲任何資助,樂施會建議教育局進一步研究,重新釐定政策,以確保所有非華語學生得到適切資源;而對錄取大量非華語生的幼稚園,需按比例提供額外資助,讓資源更有效地使用,真正照顧學童的多元需要。要讓非華語學童學好中文,順利銜接入讀主流中文小學,提升競爭力,樂施會建議教育局可參考本會的「從起步開始」計劃的課程目標、教材、教學法和評估工具,來制訂中文作為第二語言幼兒增潤課程指引,並檢視資助的模式,幫助他們順利融入社會,脫離世代貧窮的迴圈。文:曾迦慧、羅嘉怡、杜陳聲珮作者曾迦慧是樂施會港澳台項目主管,羅嘉怡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研究員,杜陳聲珮是香港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助理教授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30日) 教育 少數族裔

詳情

本地少數族裔社工給社福界侯選人的公開信

應屆社福屆侯選人:少數族裔在香港學中文的困難相信對大部份的人都不是新鮮的事,而學不好不是因為我們「懶惰」或「從來不覺得中文重要」,而是我們讀書的時候老師教的從來都是最淺易和基本程度的中文。在社福機構工作多年的我們,所學到的中文溝通比在學校所有學年加起來的還要多,服務自己社群時亦感受到作為社工的責任及使命感,因此各自從不同院校修讀了社工課程,相繼在前年及今年註冊成為社工。只能聽說中文但讀寫能力欠奉的我們,讀社工的過程不容易:即使轉商學院的主要教學語言為英文,但像社工這些實用性的科目,除了筆記及簡報外,老師及與同學堂上的講解及討論都以廣東話為主。大多學院把英文設為學生必須修的科目,但卻沒有一間大專提供予少數族裔學生提升中文能力的課程,尤其是已有基本中文水平而想繼續提升的中文科。即使不易亦覺得要捱下去的原因,不只是想畢業後「幫自己人」服務少數族裔,而是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希望以社工的身份為香港不同有需要的人服務;相信這不只是我們的抱負,而是所有修讀社工的人的初衷。可是當我們實習時或畢業後,在接觸主流社會服務的期間,發現即使我們的中文聽說能力足以流暢地與服務對象溝通,阻隔我們在這些主流機構內服務的卻是一份又一份只得中文的機構行政文件、表格、甚至會員登記表,令我們在選擇實習機構的機會少之又少,更遑論畢業後的工作機會。這都是我們在星期一(8月29日)參與由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社協)所舉辦的「2016立法會社會福利功能界別選舉論壇」時想表達給社福界候選人的事。可惜明明社協一早知道有不不諳中文的參加者,並已通知候選人有少數族裔會參與,主辦單位仍以欠缺資源及人手為由,不提供英文翻譯及英文版的討論文件,更有候選人表明「如果我用英文答,大家聽唔明,我又要用中文講多次,咁咪無謂」。這都是將來有機會代表社福界入立法會的代議事,為香港所有不論膚色文化語言市民的民生議題作政策建議及討論,及有機會接受英文媒體或外國傳媒訪問的「準立法會議員」;在一個十二年免費教育下,英文科為必修科的香港社會,即使不操流利英文,只是希望他們或台下的社福界別工作的參加者,嘗試部分以基本英文解釋及對話;就像大家常鼓勵中文不熟悉的我們所時說的「中文唔好唔緊要,最緊要肯講」,是太苛刻的一個要求嗎?香港是一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所以服務提供者要具備中文能力這可以理解;但香港亦不只是一個只有華裔居民的地方,現時不完善的教育體制下不是每個非華裔人口能以中文溝通。當少數族裔居民拿著香港身份証走入服務香港人的機構,理所當然地希望使用社會服務時,難不成他們要因為機構只用中文作宣傳及文件的語言,或同事欠缺英文能力,而無可奈何地在沒有任何幫助下黯然離開?有候選人在政綱中提及推動「少數族裔社會服務主流化」,意即希望少數族裔市民能融入主流社會,平等地享用現時的社會服務及與華裔居民相處。現時服務的趨勢下,社工畢業生不是因為「主動選擇」才會遇到少數族裔服務使用者,而是無論在任何服務下都有機會接觸到少數族裔居民。除了依賴每間機構聘請一個少數族裔同事來處理所有有關少數族裔服務外,服務機構準備英文表格及文件、提升社會工作員的英文水平及能力、以及在學院所接受有關認識少數族裔的文化敏銳度學科,令社工投身社福行業提供服務時能儘早準備才是上策。亦希望社福界候選人能言行一致,以身作則地尊重本地少數族裔居民。祝 競選順利!一班少數族裔社工 敬上Arif Abbas Jeffrey AndrewsSadia BibiAnsah Malik 少數族裔 2016立法會選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