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崇銘:誰的芝士不會被偷走?

《誰偷走了我的芝士?》,香港回歸初期一本經常被談論的小書,現在已很少再被提及。回想當年,香港飽受金融風暴的衝擊,在全球化和產業北移的趨勢下,中低層工作崗位急劇流失,大量失業中年人面臨再培訓和就業的需要。香港人如何才能尋回「自己的芝士」,成為一代人所面對的時代之痛。 當年主持教育改革的梁錦松,正是「芝士論」的主要推動者。回歸後他出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成為推動教育改革、反對填鴨式教育、提倡「多元智能」、強調「全人發展、終身學習」的總舵手。及至後來當上財政司長,梁錦松亦致力推動香港產業的升級,以及面向知識型經濟的轉型,力求令香港在新加坡、上海和廣州等城市的追趕下,仍能保持國際競爭的優勢。 自2003年SARS香港經濟陷入谷底,梁錦松亦由於「偷步買車」的醜聞下台。但教育改革的理想,卻終於通過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全面落實。無論實施「三三四學制」、引入新高中通識課程,以至大學推行通才教育,無不呼應培養學生「樂於學習、善於溝通、勇於承擔、敢於創新」的教改宏大目標。 根據連文嘗、黃顯華(1999年)的研究,指出教改意味着學習性質的根本轉變,尤其將「負向學習動機」變成「正向學習動機」,扭轉前者所強調的與別

詳情

節流的壞處

自九七後,經過八萬五和金融風暴等經濟衝擊,企業時常流行開源節流,然沙士以後至今,各大機構盈利,普遍有增無減,但員工福利各樣,雖云亦有增幅,但普遍是因最低工資政策,被逼加薪。企業利潤與職員工資增長率,是雙位與個位數字的分別。今天,我便指出節流之害,雖然是人都知道,但很多老闆到出事才恍然大悟。 先講公司形象,01便曾報導,有白領日做15小時,最終過勞死掉。今時今日,我們看到英文招聘,永遠有「Can work under pressure」四字,說穿了,還不是十個茶壺九個蓋,一個人要做兩個人的事,做不完便無償加班。理論上,真的可以節省成本,但只要有一個員工出事,便是公關災難,得不償失。請記住,公司名字,將永久留在網路。 是的,大公司人事部,隨時儲起過千份合適履歷,但一個新人上班,即使是所謂熟手技工,要對場地或客戶了解,起碼要一個月時間。簡單來說,普通一條小屋邨,例如彩虹,都有差不多十座樓,而且每座前後門也不同。最高層永遠不知道,帶領新人頭一個月,比自己一個獨立工作,要花多起碼一倍時間。而且,俗語「人夾人緣」,新同事與客戶,能否夾得來,也是一個問題。這些,都會影響生產力及公司盈利。 所謂全球最

詳情

從Y 對 香港律師會案 淺談案底與更生

2017年4月28日,高等法院原訟法庭頒下司法覆核案 Y 對 香港律師會案[1]的判詞。 2006年時,Y是一名大學生,被判6項不誠實使用電腦罪罪名成立,被罰做社會服務。之後,Y在6間律師行做文員或法律助理。他沒有向僱主披露案底,因為他相信他的案底在他被聘請時「已失時效」。 Y在2015年修讀法學專業證書(“PCLL”)[2]課程,並於同年9月致函香港律師會[3](「律師會」),詢問(1)他「已失時效」的案底會否妨礙他申請成為事務律師或實習事務律師(簡稱「律師」或「實習律師」),及(2)他是否需要向未來聘請他為律師或實習律師的僱主披露他「已失時效」的案底。律師會回覆Y,指他需向未來僱主披露案底;律師會更在未得Y的同意下,發布了兩份通告披露了他案底的細節,提醒律師不可在未得律師會書面同意下聘請有不誠實罪行案底的員工。Y就律師會發布這兩份通告一事申請司法覆核。 法官留意到,在普通法下,一名僱員沒有責任披露案底,但如果被僱主問到而又選擇回答,答案必須誠實。香港法例第297章《罪犯自新條例》修改了普通法:第2(1)條指,如某人被定罪但未被判監超過3個月或罰款超過$10000,而之前未被定罪過,

詳情

誰偷走了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每當提及青年失業問題,「好食懶飛」、「唔捱得」或許是不少人對此問題的見解。工商界由於認為青年人「唔捱得」及不願意加入建造業,因而高呼要求輸入外勞。然而,這種說法對香港青年人公平嗎?當然不公平!這種說法更加會偷走了香港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建造業青年7年增近半 根據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顯示,愈來愈多青年人願意加入建造業,過去7年香港青年人加入建造業的人數增加至4.9萬人。建造業15至29歲的青年人數目由2010年的34,000大幅增加至2016年第三季的49,400,升幅高達45%,遠較同期建造業整體就業人數27%的升幅為高。 事實上,建造業除了對香港經濟有着不可取代的貢獻外,更加是一個能夠吸納超過30多萬人的勞動力密集行業。過去10年,建造業就業人數佔全港工作人口的比例愈來愈重。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公布的《2016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建造業吸納的就業人數由2006年的第8位上升至2016年的第6位;就業人數佔工作人口的比例由6.8%上升至8.5%。 由此可見,香港青年人早已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不是「廢青」、不是「港孩」。他們不怕辛苦,為了理想及前途願意加入「好天曬、落雨淋」的建

詳情

「神科」的迷思:法律學院和律師行不會教你的事情

又到大學選科的季節。回想當天進入法律學院時,很多人都恭喜我,彷彿獲法律學院取錄就是等於錦繡前程的通行證。相信今天的情況也沒有多大改變,能獲法律學院取錄的學生難免對將來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我要令各位aspiring lawyers失望了。進入法律學院只是開始,如果你處理不佳,更可能是地獄的開始。今天就來說說關於律師的一些迷思。 迷思1:法律成績好,將來會成為成功的律師 法律學院的生活很刻苦,應付各種艱深的法律條文和案例、寫論文、考試,每一刻都像是作戰中。每個法律學生在畢業(而又搵到工)的時候,都會覺得鬆一口氣,如果成績好,稍為自我感覺良好也是無可厚非。但是,別被短暫的勝利沖昏了頭腦。有時,有機會,你的老闆會在客人面前提起你是拿一級榮譽/爆GPA/拿幾多個subject prize畢業,來表現自己手下都是猛將(也許是藉此合理化高昂的律師費),但是除此之外,一般來說你的成績單在你踏入律師行大門工作的第一天開始已經失去意義。接下來,你需要忘掉你的成績,重新學做一個普通人。 這是什麼意思?當你一天到晚,甚至通宵達旦或者犧牲週末都在做沈悶、刻板的所謂「donkey work」:影印、釘孔、揭bun

詳情

首爾鷺粱津的租金房價超越江南區:公務員考試族的雪上加霜

2016年9月初tvN的月火劇《獨酒男女》隨著首播起,收視率亦逐步上升,而且引起不少當地人注意現今韓國接近瘋狂的補習及應試文化。而《獨酒男女》大部分拍攝場地均位於首爾的鷺粱津洞。最近的新聞顯示鷺粱津的房價及月租不斷上升,甚至超越首爾江南區,有見及此,想介紹及研究一下從此新聞看韓國的補習班文化及公務員的渴望。 數年來,雖然韓國的流行文化非常成功,令不少韓國大型企業的產品都能獲得高企的銷售額,但仍未能挽救韓國經濟的疲弱狀況,因為韓國的財政分配政策一直以來都不能達致「共同富裕」的目標,令韓國的貧富、階級差距不斷擴大。在這情況下,不少中小企業均不能與大型企業有良性競爭,從而不少被迫倒閉或移師海外市場,再加上考進大企業的職場的工作亦不輕易,所以韓國國內的就業機會依然供不應求。很多韓國年輕人從而轉攻有穩定收入的國家公務員及教師工作,但其實這些職位數量亦相當有限,所以很多年輕人為了加入職位的爭奪,不惜報下不少補習班來參與國家的公務員考試,以求獲得一個「鐵飯碗」。 而位於漢江附近的鷺粱津,一踏出地鐵就能看見不少高樓大廈貼著補習班的海報,不斷宣傳能幫考生在國家公務員、警察或教師資格考試中合格。而在街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