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認受性的主席如何領導立會?

如果要申請入職公務員,申請人在提交申請表時某些資格未達標,申請人稱大約於面試當日或之後數天才可能取得相關資格以作證明,大家認為這個申請應否有效?成功機會多少?我們都相信這名申請人今次機會不大,應該要等下一輪才可申請該職位了。可是,今屆立法會第一日開鑼,就在首天的立法會選主席大會上,建制派只為達到來自功能界別、「零票議員」的梁君彥選到立法會主席之位,無所不用其極。梁君彥本身有英籍,基本上連選主席資格都沒有,但他在差不多選舉前幾天,才稱早前已申請放棄英籍,卻遲遲無法呈交由英方發出的文件,甚至起初只交出一封證明他在9月30日才放棄英籍的電郵。質疑聲中當選 損立法會尊嚴最後在電視直播、眾多立法會議員質疑下,梁君彥才突然又能呈交一封由英國內政部發出的文件,證明他已放棄英籍。當大家看到這份文件時,不禁感到很多疑問:為何梁君彥本來宣稱需要多個工作日後送到的正本文件,突然又可以「時空轉移」,出現在會議廳?是否有人或單位利用壓力、權力甚或特權,促成其事?英國政府是否作出不合情理和程序的安排以玉成梁君彥的主席夢?是否再一次在中國的無理外交壓力下跪低?坦白說,無論如何,梁在質疑叫罵聲中當選,事件已損害了立法會的尊嚴和立法會主席的威信和身分。建制派在選主席會議上,力撐這名由「西環」欽點祝福的「主席」;為求護航,葉劉淑儀議員更有如鑑證專家上身,確認梁君彥的電郵及文件應是真確可信。筆者倒感奇怪:難道她忘記早前曾因誤信一封假扮港鐵前主席錢果豐的電郵,被黑客騙去50萬元嗎?事後她還承認自己「唔醒水」,又曾稱從來不用該電郵戶口收發任何政府或立法會的機密文件。為何她仍未汲取教訓,仍執意覺得梁君彥轉述的電郵很可信?又有建制派議員稱「由議員所說出來的便要信」等盲撐言論,真的有突破常識之效。建制派對待梁君彥選主席的資格,用了最低門檻讓他入閘,甚至口頭說出來也當證明了。但他們對於3名被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質疑未完成宣誓的立法會議員時,建制派卻以最高標準對待,而且在石禮謙任代理主席時,只為求保梁君彥入閘,濫用其最大權力,出言侮辱及要求保安「掉他們(3名被指未確認宣誓的議員)出去」,連入議事廳都不准許。不少建制派議員在眾目睽睽下「大細超」、「小學雞」上身,水準令人側目。開鑼第一天就如此,着實令人憤慨;對未來某些議員的議政水平,我也沒甚期待。作者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原文載於2016年10月14日《明報》觀點版 立法會主席 梁君彥 尹兆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