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怀小朋友應馬上回歸偉大祖國

[文:文字戲謔(香港蟻民,最愛語言偽術);圖:人民網]近日三非(父母均非港人,當事人不在港出生),主動因非法匿藏在港而自首。案件引起社會熱烈討論,當中肖小朋友的去留問題最受關注。而我認為肖小朋友應馬上回歸偉大祖國,皆因用「遣返」一詞,有欠對他的尊重,不顧及他的感受。香港是中國的,談不上遣返。而是回歸。肖小朋友是一孩政策下的一孩,是國家未來的棟樑,是社會的重要人力資源,卻非法匿藏在長達九年,期間不能就學,白白浪費了寶貴光陰,重要的是浪費了國家的大好人才。你看看肖小朋友,年僅十二歲,卻長得虎背熊腰,便得知他天生異稟,要在國內的大市場才足以大展拳腳。而且繼續留港對肖小朋友恐怕有不良影響,社科院發表的《城市競爭力藍皮書: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NO.13》中指,香港的綜合競爭力不如深圳。上海和北京的GDP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超越了香港。肖小朋友應在更具競爭力的城市發展。肖小朋友在港非法居留的期間,窩藏在港英政府所興建的順利邨,只有二十多平方米的公屋,身為幅員廣闊的中國公民,真不應該屈就在港英政府建造的蝸居。所以肖小朋友應回歸祖國,享用具中國特色,而且面積較的套房。而肖小朋友在領取行街紙後,曾到孔教學院大成小學進行能力測試,希望在等待去留問題解決前,在港學習。本人極力籲請肖小朋友不要墮入香港殘缺不堪的教育制度。港既無強制國民教育,亦沒有全面推行普教中。港的教育制度是當年英國人所制定的,當中包含灌輸美帝的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等等。這只會培養出像黃之瘋一樣的賣國賊。我們決不能陷肖小朋友於不義,堅決反對肖小朋友在港就學。最重要的是香港沒有全面推行普教中,香港的小學仍在教授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YouTube的影片[順利邨遇上技安打大雄],清晰可見肖小朋友與港童爭執。為何他在香港成了蠻毛?因為他沒有學習國家最重要的語言。只要他學習鑽研普通話才能當上文明人。故肖小朋友絕不能在港學習。我在此促請中共行使酌情權,為他提供教育等等基本人權,而非留港迫使香港入境處行使酌情權。(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面對政改方案,香港的工商界群起反對更大程度的民主。一個公開的秘密是,北京向香港的工商界施以巨大的壓力,務求令他們在鏡頭前反對民主的進程….你以為我講緊最近的 831 政改方案?錯了,我在說1994-5 的彭定康新九組政改方案。二十年了,這些人的論述從來沒有一絲一毫的進步過。」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ne 2, 2015 居港權

詳情

不是大愛包容,只是基本人權

如果我是左膠,施麗珊應該算是左膠中的活化石。是日,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了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她處理過好些無證兒童甚至黑市居民的個案,請聽聽她的經驗。問︰以往經驗,類似懷仔的個案,是否即時遣返?「成年人有時會立刻遣返,但小朋友要找大人接收,找父母,看有無人接收佢,要調查。你遣送返去,邊個照顧佢?這是國際人權問題。」「如果你掟一個未成年小朋友番去唔知邊度,一係大陸有問題,一係我哋有問題,這也關係到香港的國際形象。」問︰若然懷仔獲批居留,會否引發大批同類個案爭取居留權?施麗珊指,「行街紙」不是身份證,並非好輕鬆去行街。行街紙,即是擔保書,定罪後代表有案底。「屋企非逼不得已,不會咁做,好少案例,好特殊情況才會咁做。」因為父母皆犯法,試過有人要坐監。她說,遇到這種案例,會叫佢自首。施麗珊說,要對入境處有信心,入境處審批「緊得不得了,不容易批」。她手頭上有個案例,逗留香港12年,仍未批身份證,無任何福利。問︰是否贊成讓懷仔入學?若然調查時間漫長,她贊成讓肖友懷在港讀書。「接受教育是兒童基本權利……香港都算文明一點,講人權的社會,用人道理由去幫……不接受教育,對小朋友不好,對社會不好。」以下,是我想說的。對於肖友懷,我自問沒有多少同情心,根據既定程序,按法律辦事好了。但是,很多人對這個12歲孩子的態度,我看不懂;仇恨從何來,令人心寒。(我信他是12歲,只因為這種大話講不得,一來很容易會查得出來,陳婉嫻亦應很了解,這些基本資料若有意瞞騙,她自己也身敗名裂。)肖友懷打人也好,講大話也好,就當他是一個連小學都未讀過的小學雞,傳統智慧我們會覺得「細路仔唔識世界」,他講了大話(記者會上給人觀感是時常匿埋避開警察),也只是一個講大話的小學雞,有機會應該教訓他,叫他認錯、要誠實,而非以辱罵、恥笑、貼街招大字報的方式,欺負一個沒有接受過教育的孩子。一個小學雞犯了法吸了毒,都應該有讀書機會;就算不是本地居民,難民也好、無國籍人球也好,都應盡量體恤;事件要調查清楚,搞清身世真偽才遣返,這些,都不是什麼「大愛包容」,這只是基本權利,基本程序,不分左膠右膠。***   ***   ***相關文章︰不要向弱者抽刀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居港權

詳情

遲來的肖友懷

我那位立場非常熱血的同事看完有關肖友懷的新聞之後憤憤不平,破口大罵「有冇搞錯!」「咁大牛龜竟然只有十二歲?你信?宜家竟然仲俾埋行街紙佢?」然後他又找來高登的片段給我看「喂你睇吓,個肥仔真係週街X人老母,週街恰細路,你唔係以為佢好純良吓話?」「呢啲人,真係要追擊,要起佢底,趕佢返大陸喎!你話係咪先?」我淡然道:「千祈唔好。」「大家睇緊工聯會版本既故事,個小朋友既身世係幾咁坎坷,幾咁賺人熱淚,幾咁令人同情。而家香港幾多攞蠔油既阿叔阿嬸,全部都係習慣慷他人之慨嘅大中華膠。何況重有一大班吓吓都要為新移民爭取福利既純正左膠。你地而家對付個肥仔,即係欺負老弱,邊到有勝算?」我的熱血同事聽罷拍枱而起:「咁唔通由得件事就咁算數?」我作了一下噴煙後沉思狀說:「由得佢啦。就算俾你搞走一個肥仔,只要一日有民建聯同工聯會,仲會有更多非法入境兒童陸續有來。」「而且,我等咗肖友懷出嚟好耐。」我咪起眼睛,看著心有不甘的同事再說。「用不正常手段獲取居港權既情況已經唔係今日先發生。半山幾多由大陸黎既有錢佬,你唔通以為佢地排嗰一百五十個單程證來港?不過嗰一班人有錢有面,出入上等人場合,唔會係你地班賤民之前出現,你地呢一啲蟻民先至唔覺。」「你地住北區公屋無學位就嘈生曬,你知唔知,而家你去報讀弘立,就算買咗五百萬Bond,肯俾每個月十幾萬學費,都唔一定有書讀。有學位,都俾啲大陸佬報曬。不過呢啲事情係有錢佬之間發生,要做大陸生意,焗住就忍氣吞聲。香港慢慢沉緊,住公屋,攞份頭條日報買麥記既盲毛會知道咩?」「對住一班港豬,你嗌破喉嚨都冇用,最少要佢地自己切身利益受到影響先有少少知覺。等左咁耐,而家先至有一個肖友懷,經由友善既工聯會打進基層,實在係太遲。」我的熱血同時看著我目瞪口呆:「一個重唔夠?」我回頭看著電腦重投工作,一邊說:「多多都唔夠。最好每一間小學每一班都有幾個超齡肖友懷,讀曬啲學位,得閑重打埋你個細路仔,每一個香港人,就算住係天水圍公屋都難逃一劫,咁香港人都重有醒覺既一日。」肖友懷,努力呀,我等緊你打救香港人。 居港權

詳情

寄:順利邨肖小朋友收

肖友懷小朋友:你昂藏六尺,周身肥肉,比你的外婆還高了一個頭,我也不想稱呼你做小朋友。不過既然你自稱 12 歲,即是還未算是 teenager,所以姨姨也只好叫你做小朋友。你和外婆想打溫情牌、酌情牌騙取居港權、入學權,但姨姨想告訴你,你生不逢時。回想幾年前,姨姨還是左膠一枚,大陸有甚麼天災甚至人禍,都會血濃於水地捐款救災;聽到本土派鬧爆政府每人派六千,連居港未滿七年的新移民也有份,我當時想:既然大家都有身份證,大家都理論上有交稅 (或至少交稅的資格),那一視同仁也很合理啊。然後姨姨成家立室,要去醫院找床位生孩子、要替孩子找學校。每次去健康院、醫院、幼稚園,我感到自己一家納的稅都不是用在我們身上,而是一班對香港毫無貢獻的寄生蟲身上。一個半個來,我就當過門都是客算了;梁特首叫停雙非產婦前,每年港產雙非嬰人數已跟港人嬰兒人數旗鼓相當,產科床位、奶粉、尿片、大中小學幼稚園學位,有哪一樣不用我們香港父母被「友愛」而「關懷」地與雙非家庭分享?不知你的名字是否你報稱遺棄你的父母給你改的,友懷友懷,多好聽。對不起,今時今日的香港人,就算是曾經左膠如山地媽姨姨,都不會再友愛而關懷地看待你這種人。血濃於水?誰要跟你地溝血?錄取你的那間大成小學(編按:大成小學其後發聲明指學校只是替肖友懷進行能力評估測試,而非入學試),曾面臨殺校危機,本來連一班 16 人的開班線都不達,但多得雙非學童湧港,竟然現在風風光光開七班借位給雙非專屬校網,甚至有 28 位鹽田家長組團報讀,令校方加開不經羅湖的特快直通校巴招待。在香港,28 個學生已經是一班有多 (標準小班是 25 人),夠保校有餘,納稅給教育局資助學校的香港家長真是要跟雙非家長講句「多得你唔少」。話說回頭,開往大成小學的特快校巴不用一小時就到,所以就算你跟外婆遷返深圳,上學也很方便啊。不過,反正同學都是同聲同氣的深圳人,你又何苦「紓尊降貴」地十幾歲人走來香港讀小學三年級呢?返深圳讀中學不好嗎?大成小學隸屬孔教學院。說到孔聖人,姨姨又忍不住要之乎者也一番。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論 語‧學而) 你牛龜般大的身型,走去跟小學雞讀三年班,有得大蝦細,不過並不威,這個「重」是莊重的意思。見到你在記者會上那副陰陰笑嘴藐藐的模樣,我就想一槌打爆熒光幕,邊忽莊重?說到交友,你的新同學無論在身高、體力、面皮都不及你,很快你就會跟那位姓屈的姨姨一樣大呼「恥與為伍」。孔子還說,「過則勿憚改」,即是有過錯就不要害怕改過,所以你和外婆應該迷途知返、知錯能改,回去深圳吧。山地媽姨姨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居港權

詳情

居港權≠中國國籍

圖:喬寶寶Facebook近日,一名姓肖的黑市居民獲發「行街紙」,引起網上議論之聲不絕。網絡媒體《D100》發表評論,質疑﹕「如果匿藏香港9年的無證大陸男童可獲發批居港權;那為何喬寶寶的印度籍妻子居港22年,卻不獲批居港權?」由於此說法有誤,遂撰此文以正視聽。首先,這名黑市居民獲發的是「臨時身份證明書」,即俗稱「行街紙」,這並不等於他擁有正式的香港居留權,更不等於他已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這點絕對不能搞混。其次,喬寶寶的老婆查實擁有香港居留權,而且是永久居留權,她早在1997年已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只要D100在發表評論做些基本資料搜查,便知道當時喬寶寶老婆不獲頒發特區護照,是因為她入籍中國籍的申請被入境處否決。有一點或許很多人不知道,中國籍和香港永久居民是兩個概念,只要依足法律規定,外國人也可擁有香港永久居留權,而且有了香港永久居留權,並不等於自動獲得中國國籍。所謂「香港特區護照」,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其實是一本中國護照,所以申請者必須擁有中國籍,外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便沒權申請。除了不能申請特區護照外,沒中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還喪失不少政治權利。根據《基本法》第44條,特首必須由「年滿四十周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二十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沒中國籍便沒有特首參選資格﹔《基本法》第61條則規定,政府司、局級主員官員必須由「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十五年並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沒中國籍也不能當高官。立法會的情況比較複雜,根據《基本法》第67條規定,沒中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也可擔任立法會議員,所佔比例不得超過立法會全體議員的百分之二十。話雖如此,香港卻在本地立法層面,限制了沒中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參選資格。根據《立法會條例》第37條,除第(3)款所指明的12個功能界別外,其他界別(包括直選議席)都不容許沒中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參選。當年荷裔區議員司馬文(Paulus Johannes Zimmerman)申請加入中國籍,應該跟《立法會條例》第37條不無關係。至於喬寶寶老婆擁有永久居民身份後,為何沒同時獲得中國籍,這便跟96年人大常委頒佈的《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 有關。根據該次解釋,華裔的香港永久居民在回歸後可自動獲得中國籍,即使你有外國國籍,只要你不主動申請放棄中國籍,你在香港其間仍被視作中國公民,這查實是一種變相默許雙重國籍的安排。然而,該次解釋卻沒同時給予非華裔港人中國國籍,他們必須根據《中國國籍法》第七條,向入境處另行申請。喬寶寶老婆既不是華裔,出生地又不在香港,自然需要另行申請入籍中國籍了。問題是,為何他老婆申請加入中國籍會被否決呢?有文章推測是因為她沒有華人血統,但司馬文也非華裔,為何又獲批中國籍﹖據傳媒報導,喬寶寶一家早已對外宣稱舉家將會移居英國,如資料屬實,自然很難符合《中國國籍法》第七條「定居在中國」,即以中國(包括香港)作為永久居住地的申請要求。總括而言,喬寶寶老婆一事跟肖姓小童性質完全不同,而且她查實擁有香港永久居留權,沒中國籍也不等於沒居港權。至於該名肖姓小童,有網民為他創一個「三非」的詞語,這做法根本是多此一舉。他現在是逾期居留,便是黑市居民,黑市居民被捕後便應根據《入境條例》將其遣返。哪管他是中國籍也好,美國籍也好,黃種人也好白人也好,逾期居留便應依法遣返。正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遣返黑市居民也不是甚麼惡法,根本沒有不執行的道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移民 居港權

詳情

大時代下的瘋狂

在《大時代》裡,我們看到了股市的瘋狂。香港現在進入了另一個大時代,中港矛盾大爆發的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裡,你最好站對了隊伍:你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肖友懷生於這樣的時代,他的身分問題甚至蓋過了政客的無恥。這次事件讓人發現,原來香港人的思維真的很「簡單」:兩個小朋友起了衝突,胖的就是胖虎,胖虎就一定是惡霸;瘦的就是大雄,大雄就一定是被人欺負。若以身型作標準去判斷人的善惡和權勢,方展博和丁蟹四子放在一起,你覺得誰像胖虎多一點?在丁蟹一家眼中,方展博確實是一直不肯放過他們的惡人。倘若在這個大時代下,你仍沒有被「中港矛盾」蒙蔽雙眼,在懷仔「欺負」人的那段短片,更像惡霸的其實不是長得像胖虎的懷仔,而是長得像大雄的那個小朋友。他自稱有一百個大佬,一個電話打過去就能把他們都叫出來。各位,真正的大雄是不會有大佬的,更加不會有一百個之多!就算打橫走的丁家,也只有丁孝蟹一個大佬。但其實一百個還說少了,「大雄」要是看到今天有這麼多人站在他那邊,去打擊「胖虎」,他會知道他的大佬成千上萬,而且電話也無需打,大佬們就自願出來幫他做事了。在一個有一百個大佬罩著的人面前,懷仔即使胖了點,那也只是份量大一點的雞蛋。一百個大佬組成的高牆對一個胖了點的雞蛋,香港人,你們站在誰的一邊?你們不是常常把村上春樹的名言掛在嘴邊嗎?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軍人投擲石頭,以色列軍人甚至沒有還手,巴勒斯坦人是惡霸嗎?雞蛋反抗高牆,對著高牆爆了幾句粗口,推了幾下高牆,這簡直是雨傘革命精神的延續嘛。把他當成惡霸、敵人,只有一個理由:他不是香港人,他不是自己人。說惡霸吧,其實網上更多,有的甚至說要用盡方法毀滅懷仔。懷仔犯了什麼滔天罪行,以至要將他毀滅?很多真正犯下彌天大錯的人,法律尚且寬容地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而我們為甚麼毀滅懷仔,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孩?懷仔非法居港多年當然是錯的,但連這個錯甚至都不是當年只有三歲的他所能決定的(而他的外婆已經因此被捕)。本來,我對懷仔的同情僅限於政客把他們推到風口浪尖,畢竟他被父母遺棄的身世,我也真的無法求證;我也知道大陸身世可憐的人確實多不勝數,香港沒有義務去幫助他們。但網絡上的惡霸們傾巢而出,要將一個12歲的小朋友毀滅的時候,我對他的同情增多了--儘管惡霸們宣稱不能給懷仔搏取市民同情的機會,所以他們「用盡一切辦法」,在網上找到了一段短片,去證明懷仔是一個惡霸。但同時,我覺得有些香港人實在比懷仔更可憐,大陸人欺負我們,我們就欺負他們的小孩,而且我們也只能欺負他們的小孩。要毀滅一個小孩,何其容易,但我們是用盡一切方法去做這件事情,就憑著這股精神,我們真的無愧於這個大時代。(至於很多人關心的會不會開先例的問題,可以參考莊耀洸律師的看法:「法例賦予政府很大權力,這些個案,尤其非常特殊的個案,是不會構成先例。因為運用酌情權是逐個個案去考慮。」另外,協助非法居留的人也是要負上法律責任的。)原文載於: 陳奉京 居港權 中港矛盾

詳情

不要向弱者抽刃

近日,有關「懷仔」的新聞,令人火滾︰1. 吳克儉局長,仲有教聯,見到極右本土派到小學示威,就撲出來「非常遺憾」,廣西社團總會單嘢,以交流團作餌引導學生拍撐政改影片,又唔見你哋「非常遺憾」,又唔見你出聲,仲話係個別事件。你哋要維護學生,唔該一視同仁。2. 成件事,陳婉嫻如果從懷仔的前途著想,從一開始就不需要咁高調,全程公開真人騷,為乜?搏掌聲?以嫻姐同政府的關係,根本不需要咁做。3. 十二歲的懷仔,不論外表,不論佢身世,不論佢有無郁手打過人,最後遣返深圳也好,做咗難民又好,變成國際人球都好,都應該有接受教育的機會。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裡,兒童「發展權」包括接受教育。我認為,若懷仔父母健在,遣返是應該的,但調查可能曠日持久,拿「行街紙」時間漫長,讓他讀書是合理的。4. 十二歲的懷仔,當年被父母拋棄,輾轉來到香港,無論用甚麼方式生活了九年,都不是他的錯,是大人的錯,他是一個悲劇,不應針對他。5. 學校有教無類,何錯之有?況且只是初步評估,還未真的收生,就算表達不滿,對象應是政府與入境處,為何要到學校示威?6. 但是,示威完畢,學校又為何不立即派人清理標語,要小學生自己清理,繼續令學生受到不必要刺激?7. 那個女學生痛哭時,情急說了句「犯咗法又點喎!點解要貼呢啲嘢呀? 」好多人唔同情「懷仔」我明白,呢個妹妹關心學校想幫手清潔標語,說話也直率,點解唔可以畀一點體諒?8. 點解咁多人對不夠12歲的小朋友,咁多要求,咁多批評?有幾多男仔12歲的時候無同人當街爭嘢玩講口講手?有幾多女仔12歲的時候有勇氣大庭廣眾講心裡話?9. 至於很多人說,不能開此先例,等同吸引大批兒童偷渡來港分薄資源。那就向政府施壓、表達不滿,為何要把矛頭指向學校、指向小童?請不要向弱者抽刃,不要向孩子問責,不要鋤弱扶強,不要反共反上腦。*** *** ***有點相關文章︰鋤弱扶強新常態 誘騙學生是為賊 原文載於: 區家麟 居港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