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東施效顰發揮到極致的中國:從《屍殺列車》叨光的《深山行》

古代有東施,為了學習西施的美麗,就模仿她的動作為求像她這麼美,結果卻適得其反,人見人避。今天則有中國導演為了學習韓流,而推出更極品的山寨作,可謂貽笑大方,Seven出國際。中國的《深山行》正是東施的其一後裔——想從製造韓流的《屍殺列車》叨一點光。 在2016年中,由延尚昊執導,孔劉、鄭有美及馬東錫主演的《釜山行(屍殺列車)》,在全球等地均製造了新一輪的韓流,票房、評價及在全球都得到不俗的成績。在香港,票房亦達六千多萬港元。此電影亦讓不少韓迷們了解更多韓國電影的多樣題材,甚至有追回早前韓國製作的災難電影的風潮。這場面絕不陌生,因為是風潮讓韓流有更多方面的發展。 不過,樹大也許易招風。自中國與韓國的經濟合作加密後,因為一場薩德系統的爭議,令中國實施「限韓令」,對於任何文化、經濟合作全部一刀切。不過,限韓令後的中國,我亦從另一篇文說過,自家製作卻依然抄襲韓國的作品,不但電視劇、綜藝節目及圖像設計,現在輪到大熱的《屍殺列車》都被抄襲,可謂令人感到可笑及可悲。而我亦懷疑,這次的抄襲只會是更加像樣的東施效顰。 也許那位中國導演,只是為了學習這樣的題材,而製作山寨版,卻不知道韓國災難電影背後的意義。

詳情

《屍殺列車》反映的東亞社會特質

自《生化危機》始,喪屍系列電影,如雨後春筍,但這種題材,來來去去,都是人被咬後變喪屍,槍擊頭部便會死的公式,看了三部以後,便會有沉悶煩厭感覺,《屍殺列車》雖然都是賣弄驚悚,但他的不同之處,其實在於東方社會特色。 韓國在歷史上是中國藩屬,官史用漢字寫成,國學為儒家思想,韓劇《大長今》已見不少漢字,故韓華現代社會,背景相同,電影反映的,不止韓國,也是我們華人獨有的。 進入列車,企業高層告訴小女孩如不努力讀書,長大後必像流浪漢般,但女孩神回覆:「媽媽告訴我,壞人才會如此說。」明顯地,中年高層較傳統,女孩母親相對極西化,充分反映世代間,東西方社會的不同。 儒家士大夫思想薰陶兩社會至今,老一輩普遍仍有大學生要當官心理,即使做不成官場的官,也要做商場的「官」,反而歐美,博士當藍領,早早不是新聞。今天做官思想依然深入大部分年輕人心中,當然,香港有些大學生願意當建築工人,台灣有哲學系畢業生在街市幹活,但比例少之又少。 社會不止兩三世代,一對老年姊妹,計算年齡,是在獨裁時期出生長大,當喪屍災難發生時,人人以為是抗議騷亂,她們指出在以前,早早抓人坐牢。 今天,台灣政黨輪替三次,人人有票,但不少深藍老人,仍

詳情

《屍殺列車》Train to Busan

小的曾經說過自己喜歡欣賞電影,無論是大製作的商業英雄片、傳統警匪角力、懸疑驚嚇、小品劇情,以至紀錄片藝術片無所不包。說也奇怪,小的所看的題裁有時候是絕對地南轅不轍、風馬牛不相及,有的甚至是迵然有異,完全不能想像好端端的一個女兒家,為甚麼竟會鐘情於這類型的電影來。小的所指的就是別樹一幟的喪屍片了!從以前的《Resident Evil》由第一集一直追至第七集,要說劇情嗎?其實也不怎麼說的上來,只怪那性感誘人的女主角太也耀眼,電影更刻意找來更多的妖冶嬌嬈作陪襯,看著美女對野獸打個天花亂墜、目不暇給,細節劇情變得不再重要,只要能找著主線打、打、打!癡情的觀眾仍給迷惑得神馳目眩。記得Brad Pitt也曾參演過一套喪屍片《World War Z》,當初疑惑為何一早上了岸並轉型為藝術貢獻不遺餘力的影帝竟會接拍這一類似是膚淺的商業電影。到戲院欣賞之才發現其實《World War Z》的故事並非如想像般簡單,其中涉及親情愛情的演繹,還有著點點發人深思的意味。除了這兩套經典的電影系列以外,備受觀眾熱捧的還有愈拍愈有的美國電視連續劇《Walking Dead》。《Walking Dead》起初以小試牛刀的形式在頭一季只放映了數集,誰不知劇集反應熱烈,二三四季陸續出場,而且每一季都幾乎有十多廿集。在這樣細膩的描述展現下,每一位角色的性情品格都變得更為立體,縱是爛衫爛褲,污泥滿面,觀眾也都漸漸地喜歡上不同的角色。而在那種動輒生離死別的末日世代,演導可讓角色一個又一個地死去,然後再為之換上新血,為故事帶來新趣味。說了這麼久的喪屍片,皆因小的追逐着人潮,欣賞了近日票房勁收的韓國喪屍電影《屍殺列車》。其實這些年來,韓國的電影電視一日千里,絕對能媲美歐美荷里活所製作的大片。小的也曾欣賞過一些出色的韓國電影,但對於她們慣於濫觴的手法卻是不敢苟同。明明是稽趣幽默的合家歡,卻總無端地找來一些煽情的橋段極力摧淚。儘管世事無常,小的卻犯不著需由電影電視來摧化提示。這次人們把電影《屍殺列車》捧得上天,甚麼揭露人性,還有趣地將不同的人種拉扯為政治團體的隱喻,請恕小的愚魯,無力洞悉天機,只能單純地作如是觀。電影仍是老調子,以生化科技的洩漏事故作引子,激發喪屍浪潮。在一客由首爾到釜山的列車上,一垂死少女衝進車廂,引發喪屍驚雲。另一方面在首爾以外的各個城市都迅速被喪屍攻陷,列車要能直抵釜山,才能有獲救的希望。然而,政府卻在隱瞞真相,簡單地以暴亂及暴徒命之。為避免引發恐慌,損害國家形象,堆砌欺瞞是常識罷!只要相信,便能得救。面對生死關頭,人性的醜惡極盡展現。驚惶失措的乘客為了自身安危,受造謠者疏擺,排斥異己,莫視他人生死。這一切大概都是人之常情,別天真地以為人性本善,縱然在和平盛勢,虞爾我詐、勾結操控從不間斷,你以為你有的揀?其實只在作繭。故事的男主角乃基金公司經理,為人自私自利,卻被純真的女兒與無私的大漢引發出人性的光輝。眾多角色最後都難逃一死。最大快人心的當然是一班自私乘客的現眼報,只可惜在現實的世界裏,縱相信因果循環,也深知報應這回事大都沒來得這般合時,甚至是虛無漂渺,只能成為自家心中的點點慰籍,堅持為善最樂。電影中男主角與女兒話別的情節讚人熱淚,只可惜由於女孩外表不美,行為又是脫離現實的可惡,在戲院裡鄰座的女人哭過呼天搶地,小的卻是無情地嗤之以鼻。只希望女人能小聲點,別妨礙他人欣賞電影。不知何解,這個世代總喜歡把金融從業員看成如狼似虎的自私狂徒,電影電視甚至清淡節目都愛冷嘲熱諷。難道金融從業員不是人?他們早出晚歸日捱夜捱,為口奔馳不辭勞苦,這邊被老闆逼迫,那邊受客戶凌辱,表面風光內裡坎坷。及至金融海嘯,大美帝國將矛頭指向金融機構,把他們塑造得窮兇極惡,自己作為國家元首政府機關卻是獨善其身,還每每利用所謂的違規操作,在金融機構中巧立名目。人們被表象薰陶蠱惑,還癡癡地崇拜仰慕,宛如沾沾自喜的木偶兒在自得其樂。文:子瞻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影評 電影 屍殺列車

詳情

《屍殺列車》的另一個視點

當談論韓流,別再提《太陽的後裔》了。如果你依然提《太》的話,即代表你out啦!大家最新熱議的韓流話題,當然要數《屍殺列車(原名:釜山行)》了。這齣電影的口碑、話題性、票房及人氣都成為了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基本上已蓋過《太》的人氣。這次亦想寫一篇文章關於《屍殺列車》這部電影。若有人問我從何得知《屍》的人氣,其一當然要數各大影評對於這片的稱讚。見得最多的,就是讚賞韓國災難片的拍攝手法,並說喪屍等特技稱得上荷里活水準。另外見得多的就是在描述《屍》如何刻畫各個人物的人性。沒錯,人性的確是《屍》一大重點,並讓觀眾思考──假如你在這火車,你會如何抉擇?不過,這齣電影存在著另一視點卻被大部分主流媒體及觀眾忽略了。而這視點不明顯但訊息量足以大於這次對人性的刻畫。也許我是文化研究人吧,向來都不會盲目跟隨主流路線走,這次對於《屍》的電影研究,亦在走非主流路線,而這部電影另一視點是什麼?就是權力的操縱。在這裡所指的「權力」,不但包括政治,而且指涉媒體的權力。如果用這個視點來看這部電影,你會發現一切的根源就是來自於權力令這場災難發生並令全部角色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第一個權力令災難一發不可收拾的,就是政府。這部分於電影中佔不是很多,亦只是輕描淡寫。不過,這部分卻成為了整宗災難的關鍵。大家還記得在火車上主角們看電視那一幕嗎?其實電視新聞如何引述政府對於喪屍的論述,正是重點。從韓國政府的論述中看到她有兩個目的,其一是希望粉飾太平,意圖掩蓋喪屍事件的嚴重性;其二就把這次災難定性為暴徒叛亂。所以政府多次在新聞上發放假消息暪騙市民,認為只是一場小叛亂,讓他們產生一種意識形態(和香港一樣)──是一班滋事份子或年輕人在憤世嫉俗。其實這一幕值得大家注意,因為不但在敘述政治權力如何令整個國家陷入幾近沉沒的境地,而且這部分是在寫實地諷刺現今韓國政府辦事的漏弊。如果片中政府能夠將事實和盤托出,並採取相應措施對付這次喪屍危機,也許整個韓國不會即時陷入屍城的局面。所以這一視點應聚焦於政府如何令事件惡化,這暸解到政治權力在任何問題上的威力及影響力。第二權力,就是媒體。無論在我們日常生活或者遇到大型事件,媒體作為傳播資訊的媒介,當然任何時候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剛才政治權力那一段都提及過,政府多番透過電視新聞發放消息。電視新聞正是現今其一重要的資訊媒介,但平時的我們不會醒覺大眾傳媒如何塑造了我們的意識形態、生活態度及取向。而電視新聞傳播了政府的虛假訊息時,自然會灌輸了關於喪屍危機的全個畫面與訊息──滋事分子的陰謀,但這並非真實,所以未有採取即時解決的措施,從而令這災難一發不可收拾。這 一幕雖短,但已存在不少隱喻及諷刺。大家還記得一年一度公佈的新聞自由指數嗎?韓國的新聞自由情況亦逐漸顯露危機,由2002年的情況正常至2015年稍有限制,在分數上亦由單位數上升至20多(數值越多表示越受限制),這情況反映了韓國政府在媒體逐漸收緊控制。而從《屍》上亦看得出政府甚至視某些傳媒機構為其喉舌,宣傳政府的主張,並維持其形象。而在香港,亦能產生共鳴,你們懂的。不過,在網上看到有些人對《屍》的留言:「如果叫車長把列車一直停在隧道裡,就很快安全啦!」我認為部分合理,這方面亦可算是犯駁,不過這犯駁亦可作解釋。因為受到韓國政府及傳媒的灌輸,大部分國民(包括主角們)因低估了風險從而不懂如何採取有效措施,停在隧道裡能令喪屍安靜這一事,亦是臨時知曉;而且如果用列車的緊急電話通知車長,就會被喪屍聽見,這亦是危險的地方。另外,也許隧道上亦有喪屍行走,這亦是應考慮的情況。由此可見,這關於犯駁的看法有合理和不合理,而且這亦關聯了我所說的另一視點──從《屍》看出權力的關係和操縱。以韓國商業電影而言,《屍》的確比起以前有所進步,故事結構以及佈局方面亦很精彩及嚴謹,所以成為這次終於是合理地形式新韓流,因為不會像之前某兩次劇集韓流有「雷聲大(呼聲高),雨點小(內容質素不高)」之嫌。(圖片為網絡影片截圖) 影評 電影 屍殺列車 權力

詳情

《屍殺列車》:懷疑無罪,殺絕有理?

一隻喪屍,足足拍了幾十年。更猛火力、更多喪屍、更血腥更驚嚇,除了這樣,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但亞洲人拍喪屍片,單靠血腥暴力,鬥不贏荷里活。所以,不論是韓國的《屍殺列車》,還是早前日本的《喪屍末日戰》,都很聰明,贏的地方,是拍出複雜的人性。空間有限,張力無限《屍殺列車》在香港登陸不過幾天,已經打破《我的野蠻女友》的票房紀錄。不過是一部韓國片,聲勢為何如此浩大?無可否認,宣傳做得出色。但電影本身也得好看,不然口碑票房,為何雙雙大收?《屍殺列車》好看,最重要的一點,是能夠在封閉的列車空間裏,一步步揭示各人複雜的心理和衝突。打喪屍,不再上山下海,也毋須穿越五大洋七大洲。《屍殺列車》的場景,只消鎖定在一架高速飛馳的列車。厲害的,是這個移動的封閉密室,空間有限,卻拍出了無限張力。車上喪屍滲透,我們卻無處可逃,還被迫要和互不信任的陌生人相處。人物的壓力,像搖晃過後的汽水,高度抑制。一遇缺口,不可收拾。有衝突有懸念,才有「戲味」和《末日列車》(Snowpiercer)一樣,《屍殺列車》的編導,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別出心裁的處境,讓角色在壓抑的空間,產生衝突。熱血正義的夫妻、趣緻的老人家姊妹、自私的社會渣滓,還有工作狂的父女主角,這些人物設定,本身已極為有趣。他們萍水相逢,乘搭同一架飽受喪屍侵襲的列車,前往貌似安全的釜山,路上會發生什麼事?救人還是自救?做好人還是壞人,才能生存下來?不同性格、懷著不同目的人,便透過這些情境,互生衝突,顯示他們的內心態度。一路上,不斷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一開始,極度自私的主角,教導女兒只要顧自己,但到後來得人相救,改變態度,最後就遭懷疑感染,慘被驅逐。隨着故事發展,角色互相認識,也讓觀眾認識角色。整個過程,有衝突有懸念,就有了好看的「戲味」。沒有這些情境,就沒有吸引的故事,也沒有這一部引人入勝的電影。懷疑就殺絕的隱喻電影有不少政治隱喻。一開場,有人嘲笑流浪漢:「你看,不努力讀書,將來就會像他一樣。」這一句,明顯是諷刺韓國人忽略歧視弱勢社群。不過更重要的主題,是原來恐懼會吞噬人心,讓你化身魔鬼,成為盲從權威的愚民,做出各種不能想像的事情。電影中的每一個獨立的車廂,都像一個自立的國度,而相連的閘門,就是國界。一道門後的世界,喪屍可能肆虐,因此必須把關嚴審,防止感染者混水摸魚。這場戲是不是暗示,西方懷疑恐怖分子混入難民的爭議?其實,和新移民和香港的問題也相似,電影要我們思考的是,應否因為懷疑對方「有鬼」,就把全部人趕絕清除?如何保證「門內」人的安全?整體來說,電影拍得緊湊有力,加上CG特技和音響運用得宜,效果不俗。本來,電影沒有什麼可以挑剔,尤其沒有韓片的一味煽情悲哭,讓人欣慰。可惜,最後一場啕哭的慘情戲,與全片的乾脆俐落格格不入,還是露了底。看了《屍殺列車》,你才知道,原來,人絕對比喪屍更可怕。《喪屍末日戰》:當日漫喪屍走進大銀幕原文鏈結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https://www.facebook.com/reasonformovie) ;網誌 (http://reasonformovie.com/)(圖片為網絡影片截圖) 電影 影片 屍殺列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