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港鐵「墮落」

港鐵,曾幾何時,是港人的名牌,是信心的標誌。如今,失驚無神,信譽有如墮崖,短短幾個月跌破底線。馬時亨一聲OK,鏗鏘有力,是壓爛招牌的最後一聲喪鐘。猶記得,香港地鐵初建成,話咁快就到,根本改變香港生活節奏,港人乘地鐵快快快快速到輝煌摩登時代。八十年代,一個廣州的中級官員來港,專程試搭地鐵,讚歎埋站精準、管理術運籌帷幄。他憶述,那年代、那氛圍,地鐵展現了現代氣派。幾十年話咁快就過去,港鐵技術還輸出大陸大城市呢!雖然港人會大罵港鐵故障誤點,但比起倫敦、紐約,港鐵絕對可以入得地底、出得廳堂。直至二○一八年,新一波的路線系統工程漏鋼筋漏石屎……承建公司拿了合約、錢入數簿之後,闊佬懶理,造數厚顏賴皮,答非所問;港鐵管理層得過且過。馬時亨發老四話,閂埋房門我冚掂盤數咪OK囉——立刻斷正,唔OK嘅嘢日日新鮮。近年,工程難做,師傅難搵,人工高、質素低,九點開工,十點半teatime,十二點放飯,三點半下午茶,五點hea住等收工。業界朋友告訴我,政府工程懶懶閒者甚眾,大鑊飯,追數嗰條友「悠」,交數嗰條友更「悠」。黃子華話齋,以前港鐵係香港精神,𠵱家係好鬼死冇精神。[馬傑偉]PNS_WEB_TC/20180621/s00192/text/1529519042513pentoy

詳情

吳志森:我唔知喎!

港鐵沙中線豆腐渣工程,愈揭愈臭。原來早在去年九月,分判商發現工程出現問題,電郵負責監督工程的路政署,以及其頂頭上司運輸及房屋局尋求協助。後來路政署找不到分判商了解細節,後分判商又表示問題已經解決,不用再跟進,結果不了了之。直至九個月後,才由媒體揭發有人刻意剪短鋼筋,醜聞愈鬧愈大,官員才開始介入。分判商向政府發出警號,後來雖然稱問題解決不需跟進,若官員有足夠警覺性,事不尋常,應主動了解,但官員卻怠惰不作為,什麼都不做,直至紙包不住火,才如夢初醒。去年九月林鄭政府已經上任,陳帆局長亦已埋位工作。最荒謬的是,面對如此重大醜聞,先由張建宗司長出面,再由局方發出新聞稿澄清:局長辦公室並未將分判商的電郵知會局長,陳帆對此並不知情。陳帆負責房屋運輸,路政署歸他管轄,港鐵建造營運也是他的職務範圍,即使下屬沒有將如此重要的信息通知他,即使陳帆真的全不知情,就表示他一點責任都沒有嗎?分判商的電郵,已到達局長辦公室,什麼要緊急上報,什麼可視作等閒,下屬也搞不清楚,陳帆至少要負管理不善的責任。陳帆已不是公務員,是政治委任的主要官員問責局長,千錯萬錯是下屬的錯,但政治責任,無論如何都推卸不到。香港特區為官之道,卸得就卸,最厲害的一招,就係:「我唔知喎!」沙中線豆腐渣醜聞,涉及工程質量,事關重大,人命關天,陳帆局長知道與不知道該電郵的存在,根本無關宏旨,也不會減輕政治責任。為官避事平生恥,煞有介事澄清「我唔知喎」,只反映心中有鬼,政治道德歸零。[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3/s00193/text/1528826515117pentoy

詳情

馬家輝:佛系與風塵

港鐵記者會開了衰過冇開,高管們敷三衍四,所引起的問號多於所提出的答案,因此,所引爆的憤怒多於所平息的疑慮。翌晨,高管們再往電台節目解畫,依然重複先前的敷衍態度,只不過由馬乜亨加了兩句,指明「按法例」由大判確定兩萬多顆螺絲帽完全符合規矩始上石屎,他非常期待大判出面說明云云。這貌似說得稍為具體,但其實,仍是問號多於答案。港鐵把工程生意簽予大判,一旦發現嚴重問題,難道無權要求大判立即報告說明?難道無責任馬上要求大判報告說明?難道不可以即時打個電話畀大判老闆,約見問明一切?問明之後,才來召開記者會,不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左等右等,漫長等待大判提交的書面答案?如此推延迴避,是否因為背後涉及更離譜的責任、隱瞞和包庇?這裡有個細節:一名港鐵四眼高管在記者會和電台節目裡,先後兩回,眼睛望地,含糊吞吐地說暫時知道是由前線工人擅自剪短螺絲帽云云。這句話暗示港鐵早已向大判了解情况,並非全然無知,而高管之欲語還休神態,清楚顯示他所知的比所說的必有更多更多,只不過不願道盡詳情。如此這般的回應態度,簡直是把香港市民踩在腳下,既然特首前兩天說過要嚴肅處理,那麼,請監督一下港鐵,否則又是在敷衍港人。記者會後,傳媒嘲笑馬先生為「佛系主席」。馬先生據說是不常祈禱的基督教徒,不一定明白什麼叫佛系。但以其「風塵三俠」的昔日盛名,或打個比喻,你便明白了。當你踏入K 場,發現公關小姐們都是男扮女裝,冷氣又壞,拔蘭地又假,你向媽媽生問責,她斷不可以只說「待我先問問小姐和經理,請你三個月後再來聽取報告」,否則,她便是佛系媽媽生,明未?仲唔明?請另兩位風塵老友教他一下吧,這是風塵義氣,不是嗎?[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609/s00205/text/1528482204650pentoy

詳情

陳樹培:應否取締人手挖掘小型隧道工程

早前紅磡機利士南路中電地盤發生地下小型隧道工程工業意外,造成3名工人死亡。傳媒報道一般質問為何工人在密閉的工作空間沒有佩帶安全帶等問題。意外的調查工作仍然進行中,筆者不敢妄下判斷。不過一個原則問題似乎被大眾忽略,就是為何要以人手操作這些風險極高的地下工程項目?有沒有替代的工程解決方案?筆者想從這些角度探討這些議題。 地下小型隧道工程風險極高 筆者從事水務工作多年,對地下管道的建設、運作及維修有一些經驗。這條中電興建的地下管道其實是一條地下小型隧道,這是一個風險極高的工程。以筆者的經驗,如果有其他替代的方案,首先應該避免使用這個地下隧道方案。縱使因為交通擠塞或者地下空間的限制而必須設計地下小型隧道,也應考慮使用「水管推頂」的機械挖掘方法。這種方法成本較高,但可以降低工程及工人安全風險。 市區內馬路下的隧道工程是極高風險的建築活動,風險來自隧道結構在不同深度的穩定性、泥土崩塌、地下水的影響、隧道臨時支撐的有效性、品質控制及監察的困難等等。因此整體工程的風險和安全評估及監控非常重要,這是工程師的設計及監管責任。中電作為僱主及執行項目工程師的角色,負有這方面的責任。 地下小型隧道的工程不單止是

詳情

禍水

最近一場公屋含鉛水風波,成為聲言要重民生、搞經濟的現屆政府一次重大考驗,可惜連日政府「唧牙膏式」的解釋,予人包庇承建商的態度,對市民所急反應之緩慢,不好意思,要給這個政府處理民生的表現打個不及格分。起初,政府顯然是低估了鉛水問題的嚴重性,甚至令人覺得當局大概認為提出這議題的政黨尋釁滋事吧,所以在政黨公布有關水質化驗結果5天後,才首次確認啟晴邨食水含鉛量超出世衛標準,至第9日,才確認由同一水喉匠負責的另外兩個公屋屋邨,同樣有食水含鉛超標的問題,反應之慢,絕不合乎市民對政府處事效率的期望。試想,居於第二批證實食水含鉛的葵聯邨和水泉澳邨居民,在等候政府化驗結果的這數日間,是如何憂慮不安,擔心飲用不安全食水,政府可曾向居民提供食水和水車等協助。除了受影響居民,另一個教市民不安的,是政府當局一直對有關工程的總承建商中國建築,採取較坦護的態度。起初房屋署長應耀康,以「驚讀錯名」為由,沒有即時應傳媒要求公開中建的名字,甚至在其後多次會見傳媒的場合中,都甚少提及中建這公司名稱,但另一邊廂,水務署卻高調點名指出負責水喉工程的水喉匠林德深身分,予人覺得當局是否刻意要「政治正確」,不想這家中資大企業成為眾矢之的,故將焦點推到林先生身上。外間有這樣的猜疑不足為奇,回看1999年的圓洲角居屋愉翠苑短樁事件,當年房委會成立獨立聆訊小組調查,雖然報告未出,但時任房委會主席的王䓪鳴已以強硬的態度,表明考慮「永不錄用」圓洲角居屋地盤承建商亞太土木工程作為懲罰,而當時的房屋局官員,亦言政府會積極支持房委會的做法。今次鉛水問題之嚴重性,不亞於當年的短樁事件,但處理這淌禍水的手法和態度,已是此時已不同彼時。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大陸建材出事?)自九十年代短樁案後,房署驗收就極為嚴謹,今次大規模出事,恐怕不是一兩個水喉匠的責任,或是材料出事,卻仍然發出合格證,導致下游用戶全部中招,跟台灣地溝豬油事件相似…全文:http://wp.me/p2VwFC-dTBEdkin #鉛 #建築 #公屋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hursday, July 16, 2015 工程

詳情

行內人說行內話──瘋狂反智的鉛水獵巫案

「食水含鉛量超標」這單新聞,本來買定花生,等睇各個高官出醜就好,反正言論一天比一天反智,保證天天新鮮,日日爆笑。只是當火頭直指房署水務署甚至水喉匠,身為建造業一員,就有責任站出來為行業說幾句公道話。首先,又是那句萬能的「偷工減料」。常常有朋友問那一家發展商用料最足,我常打趣說,選公屋就一定沒錯。事關自從九十年代短樁案之後,房署人人自危,驗收絕不放水,嚴謹程度簡直是冠絕同業,甚至說它是世界第一(挑剔)也不為過。比如說,我難以想像世界上會有其他地方會要求派專人實地監管鐵料切割,然後還要監管代表在每一件鐵料上簽名識認。甚至開英泥這種低階工夫,也要專人把每一包英泥空袋點數(對,數「吉」袋,逐個數),然後填表紀錄。至於常常被怪罪的預製件,則由物料以至施工,全程都有港方人員長駐大陸監管。總之,房署的制度一開便預設承建商是賊人一般看待,萬事以防止承建商使詐作前題。所以要在房署眼皮底下作弊,不單止極難,更絕不化算。由此路進,對質量確保(Quality Assurance)稍為有點常識的朋友大概就會明白,如果只有一個屋苑驗出水質有問題,那還有可能是個別人仕的工作出現缺失, 但如果是同時有好幾個屋苑都出現問題,就必然是在整體質量保證制度上出現漏洞。如果情況真的如此, 那麼問題就不會只發生在水管,在同樣質量保證系統之下的其他項目也同樣會出現問題,那就真正大件事。但是根據我過去十多年被房署品質管理部門「躏蹂」的經驗(例如某一批次的物料因為廠方在證書寫錯字而被房署拒絕採用),我對房署嚴苛的把關能力反而十分有信心。但要是制度沒有問題,那麼問題又出在哪裡?要理性地解決問題,應該先要在各個可疑的位置拿走水辦作化驗,層層推進,排除各種可能,才會找到導致鉛超標的源頭。先找得到源頭才能說得上追究責任。面對這樣大規模的污染, 調查半年以至更長時間也不為過。受影響的居民情緒激動,或者有些教育程度比較低的居民要求馬上有人出來承擔責任,這是可以理解。但是各個部門的局長和署長都受過高等教育,卻竟然在沒有足夠查證的情況下,短時間內就推斷是單一分判商出現問題, 這種毫不科學理性的行動和思維就實在是貽笑大方。然後發生的事情,大家都應該很清楚。官員不停諉過於人,梁振英繼續語言偽術,傳媒繼續要各部門找人出來祭旗。整個香港,一時間竟沒一個人出來說一句理性一點的話。 鉛水可怕,但整個社會上上下下一起反智就更可怕。 香港選擇了相信制度,因為制度以文本作依歸,而不以個人的意志轉移; 如果制度出了漏洞,就去修改。 反而隨便找幾個人出來祭旗,就以為把問題解決,這是沉迷人治的地方,例如大陸才會有的做法。情況且看大陸有毒奶粉一案的做法便會明白:拉幾個官員(假)下台,再(真)嚴懲幾個下遊的奶農, 結果到現在假奶還是假奶。 如果我們不想長大陸一樣下流, 就要學會用理性的方法在制度內解決問題。在我看來,現在波及範圍之廣,材料出現問題的機會非常高,更有可能是某些廠家的產品出現問題,卻仍然發出合格證,導至下游的用戶全部中招, 情況就和台灣之前出現地溝豬油的連環汚染事件相似。今次這個問題對於使用廉價大陸材料確實是敲響了警號。 不知道那些口口聲聲說要對中國供應物資感恩的人,和那些從早到晚口裡都愛國的市井之徒對今次事件有何感想。作為專業工程人員,我倒是覺得大家應該要對香港至今仍然採用英國和歐盟(BS EN)物料標準感恩。 又或者,物料採用國標(GB)的一天已經不遠? 熱愛民建聯的公屋邨民,你們就好好繼續享受吧, 民建聯終於會為你們爭取更多大陸材料的,嘿嘿。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梁特:「無證據顯示喺香港造既喉無事…」「如今按照梁特的發言思維,要證明某種東西『無事』,也要提出『證據』,那完全是把港人一貫法治思維原則完全推翻」全文:http://wp.me/p2VwFC-dSo#無罪推定 #梁振英 #鉛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Wednesday, July 15, 2015 工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