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黨輸在選舉制度

上周筆者曾在一個節目提過,英國大選出現懸峙國會機會好大,但就與當時香港傳媒所引述的英國民調結果不同,搞到同事及朋友都覺得我太武斷。查實我也沒有水晶球,也是三分民調,七分直覺而已。電視節目時間往往太短,三言兩語好難詳細道出想法。筆者基於3個直覺,覺得懸峙國會的機會好大: 一年半載就面對選舉 選民「火都嚟」 其一,首相May姐文翠珊公布大選,一般選民會感覺:吓!又嚟?因為自從保守黨卡梅倫連任之後,英國的政治大頭佛,就是政治議題。2014年卡梅倫搞蘇格蘭獨立公投之後,卻間接令蘇獨思潮坐大,蘇格蘭民族黨更坐大。去年卡梅倫搞脫歐公投,又係搞到社會撕裂,最後卻脫歐成功,大家錯愕,現在天天報章頭條就是脫歐。斯時May姐又想借脫歐議題主導大選,選民平均一年半載就要面對選舉或公投,其實真係「火都嚟」。因為現在歐洲問題的始作俑者,就是保守黨。因此,選民不滿,用選票發泄,好有理由。連倫敦肯盛頓選區(可謂保守黨的票倉),又是英國人均最富有的地區,都要泄憤地、歷史上首次選出一個工黨議員,可見選民之火滾程度,連有錢佬也嬲至沸點。當然,倫敦選民出名反叛,地方議會要務實,選市長就往往傾向選出立場極端的政客做市長,卻是

詳情

下議院大選:對英國民主制度失效的控訴

雖然憑着意料之外的盟友、北愛的民主統一黨(DUP)的投誠,保守黨得以僥倖保住執政黨的地位,但是本次大選證明了英國首相文翠珊一直掛在口邊的「強大而穩定」的英國,終究不過是保守黨自己的自欺欺人而已。首先,英國近代出現過幾次少數政府,均在大選後不久崩潰重選;即便今次選舉工黨的聲勢回升,以英國目前的選舉制度,極左派的郝爾彬成為首相的機會亦極細,中間派政治力量的消失令各走極端的英國政壇勢必更為混亂。更何况,由於條款的兩年期限倒數,時間是英國在脫歐談判上最大敵人,倫敦政府根本無法承擔更多的混亂。這一次大選敗者除了文翠珊,還有英國在脫歐談判中的說服力。 消失的中間派 各走極端的英國政壇 首相文翠珊挾啓動脫歐條款和工黨頹靡之勢選擇提前大選的時候,本身希望憑勝出新大選讓保守黨不再需要面對原本2020年脫歐程序給予的兩年期限結束後的一年內,擔憂對歐盟談判的成敗而承受的額外風險而繼續執政到2022年,文翠珊更可以重整內閣增加對於黨內的控制,並將原本已有的國會多數擴大,將工黨置諸死地。如今需要組少數政府,文翠珊初時的如意算盤全盤落空。這次大選失敗的原因除了大量原本支持留歐的年輕選民因為脫歐公投的挫敗而蜂擁投唯

詳情

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

英國大選暫時曲終人散,結果震撼全球。保守黨 (Conservative Party) 雖然仍然維持國會第一大黨,但卻失落國會的大多數。最新的進展是 Theresa May 正和反同、反墮胎、否認全球暖化和支持死刑的北愛爾蘭的民主統一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筆者中譯,下同)磋商,希望能結成一個鬆散的 “Confidence and Supply” 聯盟(註一),以組成政府。 不少評論嘗試剖析保守黨為何輸掉選舉,和英國政局,包括即將展開的脫歐談判,將會如何發展,我卻對如何從今次大選窺探英國年輕一代,並從而對照香港的年輕一代,更感到興趣。 保守黨在英國年輕一代的心中,和香港那些無恥政客在香港年輕人心中的地位大約沒有多大的分別:保守黨執政七年以來(首五年和自由民主黨 (Liberal Democrats) 聯合執政)劣跡斑斑,「本應」令年輕人感到絕望,但現實上他們在現實中並不那麼絕望。為什麼呢? 本文嘗試先回答第一部分:為什麼英國的年輕人如此討厭保守黨? 保守黨的劣跡斑斑 要細數保守黨的劣跡,可能要另外寫好幾篇長文才能做到,但主要的也包括下列幾項: 首先,其緊縮

詳情

前瞻英國大選:保守黨領先縮窄 或影響文翠珊部署

今年4月中旬,英國首相文翠珊突然宣布會於6月8日舉行大選。國會於是於5月初解散,讓各政黨能進行競選活動,使選民有足夠時間決定投票意向。 動機 一般分析指,首相文翠珊希望透過6月大選去強化自己於下議院內的領導地位,為自己未來脫歐談判製造一個更有利的客觀條件。這是主要因為文翠珊於2016年下半年接任前首相卡梅倫時的背景為卡梅倫的留歐競選工程因失敗而辭職。而保守黨在下議院所佔的議席則只有僅僅多過半數,為自1974年來的最「細小大多數政府」(small majority government)。 文翠珊有感現時議會內保守黨所佔的議席不足夠支持她有效進行脫歐談判,恐怕長此下去,她所領導的脫歐談判會終被議會內其他黨派的爭議和反向動議拖垮,實不利談判成功。她於是看準保守黨大幅領先工黨的民調支持率的時機,提前舉行大選,希望保守黨能於6月大選後增加議會內的議席,成為真正的「大多數政府」。她或會得到更大國會授權,能更自如地進行脫歐談判。 然而,自5月初競選活動開始至今,一反一些預測,主要參選政黨保守黨和工黨沒有熱烈辯論「英國應否脫歐」這議題。這或許有兩個原因。第一,縱使英國一些民調顯示有四成半被訪者認為脫

詳情

廚工大罵李卓人

選舉結果揭盅的早上,大學的學生餐廳z,電視永遠開着大台的新聞台,正直播李卓人訪問。工黨在選舉中大敗,畢生組織工運的李卓人亦落選,他一臉大方從容,謂接受選民選擇;一位廚工,突然走到電視前,他穿着白裏透灰的工作服,大聲指罵,似是向全canteen的人發表演說:「李卓人正仆街,同共產黨作對?又搞埋果個黃之鋒,嘿,收人錢嗱……」連珠炮發,罵了大半分鐘,粗口不盡錄。餐廳裏的學生,無人理會,繼續低頭吃餐蛋面。也許香港不需要「工黨」,也不配有一個「工黨」;也許,「工黨」從五年前成立開始,就改壞了名。香港早已沒有傳統意義的「工廠」,工人階級在萎縮,有的,叫「僱員」;看看大學餐廳四周的學生,大部分人將來都會打工,但沒有多少人,當自己是「工人」或「打工仔女」,他們叫自己「專業人士」、「自僱人士」、‘startuper’, ‘freelancer’。看看自己,離地而下流的偽中產,以往從沒有投過李卓人一票,這個選擇理所當然吧,「工黨」不是由工人來投票支持嗎?再看那位廚工,他是工人,屬於工黨主力關顧的階層,但是政治爭端點燃了仇恨之火,本應站在同一陣線,這麼近,那麼遠。究竟誰會投票給工黨?泛民支持者中產比例較多,自稱工人的較少;但工黨不只關心工人,也關心弱勢與民主公義自由平等嘛;但是,關心工人外的弱勢社群或其他議題,眾聲喧嘩紛擾中,只有張超雄形象較突出。我家有一個非常不光采的傳統,每次投票,總會策略性投票(與雷動計劃完全無關),家中總有一票,留給一位危危乎的候選人,到最後,這位候選人總會難敵宿命而僅敗。是年,這票投了給李卓人。在香港,很多人還以「世上最自由經濟體」而自豪,有返工無放工叫勤力,超時工作是美德,有假不放叫好員工,標準工時會減我收入,綜援養懶人,假難民罪該萬死;被剝削的人,無力探求不公義之源,習以為常,然後認命;反正存在就是合理,既定制度如此,遂默默接受,進而助紂為虐,誰人打擾,或提出反對,就是破壞和諧。而這種人,真的不少。這個社會,階級分野被政治斷層割裂,權柄的魔咒,鼓動窮人踐踏窮人,弱勢恥笑弱勢。真正關懷弱勢與工人的政黨,對不起,香港沒這份福氣容納你。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工人 立法會選舉 2016立法會選舉 工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