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兒:澳門人的悠閒

最近聽到澳門朋友苦着臉投訴澳門人:「澳門人真的太悠閒了,各個行頭都很細,很安於現狀。」之前做過幾次訪問,沒想到澳門受訪者都不約而同談論這一點。這種悠閒,在港澳文化互相衝擊下,特別明顯。有港夫「嫁來」澳門,單是走路的步伐,就已經發現,香港人走得太趕急,而澳門人總是慢半拍。這種慢,在等巴士時特別明顯,我試過在氹仔等一輛去下環的巴士,在非常貼近馬路邊的車站,足足等了二十分鐘,而最後車程卻少於二十分鐘。另一種慢,是巴士車程的慢,由外港碼頭想去關閘,同一目的地,如果不小心坐了3號車(而不是3A),十五分鐘的車程,就會延長至少四十五分鐘,由東開始繞到南面的新馬路,再遙遙往北走,走一趟「環島之旅」,這對遊客來說還是不錯的體驗,但對打工仔來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啊。還有說好的輕軌,通行的日子恍似遙遙無期。另一緩慢體驗,是很惱人的銀行事務,其實每區都已設有不同銀行分行,但始終還是居民人數眾多。去取張排隊飛仔,一看數字,三十多人等候中,於是偷時間去吃個飯回來,再看,還有十多人。最終等候時間花了兩小時,辦理的事務才不過十多分鐘,真有種讓我回到法國的感覺,小小城如此,每天只能做一件事。始終是香港人的性子急劣根性作祟,工作時候總是不希望「享受」這種悠閒。[寶兒 www.facebook.com/poyee.me]PNS_WEB_TC/20171212/s00196/text/1513014996824pentoy

詳情

簡冬娜:癥結

巴士又發生大型車禍,於繁忙時段剷上行人路,不在現場只看照片已覺驚心動魄。有時候行人很可惡,尤其在香港,路窄車多,鐵欄圍城,行人路已夠狹窄,不少店東還霸路擺貨,如果交通燈長綠,譬如超過一分鐘,很多人都會不耐煩,以為自己是車,開始移向路中心;但無論行人怎樣不守規矩,車輛隨時可變成殺人武器,尤其大型的載客車。巴士車禍後追究原因,剔除超速與跟的士鬥氣鬥車,司機疑似見到轉紅燈收掣不及扭軚撞向行人路,很多人都在問,司機是否要追更?身體健康出問題?矛頭直指駕駛態度,網上開始分享香港巴士司機的差劣。記得以前考車牌,對比起技術與路面經驗,考官更重視駕駛者的態度,是否輕率不顧安全。香港不少巴士司機都很憤怒,不曉得是源於對社會還是對自己公司的恨意,而這種憤恨是因為待遇嗎?香港仍未定下最高工時,一如最低工資,商界似乎都持反對態度;但某些工作,確實需要適當工時來保障員工的健康,例如司機,不管是巴士、的士還是重型貨車。看了外國一些重型車司機的手冊,厚厚一本,其中還提到fatigue management,附帶專家指引,在香港如果提出類似方案,卻恍似天方夜譚,經營成本是金科玉律,危害資方權益最終受害還是勞方;但他們從不會多想一步,假設受害者索償成功,損害的會是誰?金錢還是次要,損害企業形象,不也是資方的致命傷?記得有患重症的康復者,他早前為同道爭取權益時談及,政府拒絕資助某些病患的藥費,但當患者病情漸趨嚴重,依然要依賴公營醫療系統的照顧,沉重負擔其實無異。死亡,從來是一個過程,尤其病故更甚。掌權者或政府短視,才是得不償失的主因。職業司機如果因為疲勞過度而犯錯,有人命損傷,誰才是最大受害者?[簡冬娜]PNS_WEB_TC/20170930/s00191/text/1506708257691pentoy

詳情

對症下藥

本星期公共運輸業界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風波,事源星期日(2月19日)一名九巴司機在中環怡和大廈巴士站,在巴士站正式範圍外上落客,被警方票控。車長認為這是無理檢控,向工會反映,繼而巴士業聯會聯盟和多個工會團體發起按章工作行動,呼籲車長由星期一起依法耐心等候「埋站」上落客,聲援被票控的車長。 以民情論,一般來說市民都覺得這位車長無辜,為市民行個方便反遭票控。事實上巴士車長每日都遇到這個「埋唔到站」的問題,原因是部分的士和貨車司機只求自己方便,停泊在巴士站內上落客,甚至停車等候,導致巴士未能駛至車站正式位置,情況可說是非常普遍。 我經常落區,留意到現時巴士站設計有兩個大問題。一是巴士站的前後沒有畫上黃線,的士就在巴士站前後方停車;另一問題是巴士站頭尾斜位沒有黃線,其他車輛司機以為可以合法停泊在這個前後斜位。我認為以上設計都助長了違例泊車。早於2014年10月,我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上向運房局提出,在全港的巴士站設雙黃線,並伸延至巴士站的前後約10米位置,警惕的士、私家車、貨車等切勿在巴士站違例泊車阻礙巴士出入。當時局方回應會交由運輸署作進一步跟進和研究,可惜一拖兩年,終於釀成今日的局面,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