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逃兵:香港追上特朗普?

美國總統特朗普加入敘利亞和尼加拉瓜陣營,成為全球第三個自絕於《巴黎氣候協定》的國家,不但引來全球領袖責難,在美國國內更激起極大反響:有12個州份成立「美國氣候聯盟」;289名市長聯署聲明,誓言要加大力度履行巴黎協定;有指美國駐華代理大使阮大為(David Rank)甚至因此憤而辭職。 美國的退縮正好成為中國的契機,總理李克強趁機與歐盟聯手,強調會共同承擔領導角色,不僅執行更會加大對巴黎協定的減排承諾,亦暗示會填補因美國退出而拖欠20億美元用以支援貧窮國家的資金。 香港人喜歡「剝花生」,這些國際政治舞台上的角力固然精彩,特朗普一再出醜似是意料之內,但橫看豎看也跟香港沒有多大關係。可是,如果大家有留意今年初特區政府破天荒由16個決策局和部門制定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2030+》,再比照當今的新形勢,便明白林鄭月娥領導的新班子必須把應對氣候變化視為重大政治任務,稍一不慎便會令香港變成追隨特朗普的氣候逃兵,貽笑國際社會。 香港氣候行動 國家政治任務 《香港藍圖》的第一章大字標題指出:「承接《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已於2016年11月4日生效。按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巴黎協定》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

詳情

美國退出《巴黎協定》與中國的機遇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美國時間六月一日宣布美國將退出全球近二百個國家簽署的、旨在應對全球暖化的《巴黎協定》。特朗普稱《巴黎協定》對美國的工業和納稅人不公平,只會令美國國民生產總值損失三兆美元和六百五十萬個就業職位。特朗普稱只願意在重新談判《巴黎協定》、確定其條款對美國公平後再次加入。 特朗普的決定隨即引起巨大反響:德國、法國和意大利發表聯合聲明,指《巴黎協定》是地球、社會和經濟的必要原則,不能重新談判;美國的親密盟友英國和加拿大均對特朗普的決定感到失望,並表示將繼續履行協定,保障下一代的福祉;日本副首相和環境大臣罕有地嚴詞批評特朗普的決定;印度和俄羅斯均發表聲明指會堅定支持並落實協定內容;法國總統馬克龍更以英語發表電視演說,呼籲大家保持應對氣候暖化的信心,更戲仿特朗普的競選口號,稱要「使地球再次偉大(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並公開邀請所有對特朗普的決定失望的美國科學家、工程師、創業者和關心人類存亡的美國人移民法國,與法國人一同為地球的環境和氣候奮鬥;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於柏林回應傳媒提問時諷刺特朗普不應將國際協定和法

詳情

特朗普之禍

特朗普悍然退出《巴黎協議》,咬牙切齒地說,協議對美國不公平,中國可以為所欲為十三年,美國卻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言下之意,是美國優先,冇美國著數的事情,即使是好,他亦不做。 他是美國總統,理論上這邏輯不算太錯。可是,問題來了:地球的利益又被他擺在哪裡?美國不是向來以「全球頭領」自居嗎?為了全球利益,為什麼他能以美國利益之名而說不做就不做、說反悔就反悔、說食言就食言?國際之間,不是有許許多多事情,有些國家可以任意做——譬如無限量地發展導彈和核試——而其他國家就不准做?兩種邏輯,兩種考慮,特朗普又如何自圓其說呢? 這裡想談的並非《巴黎協議》或全球抗暖化,而是談論特朗普的人格品質如何影響美國和國際政治。一個字:爛,是爛仔的爛。當堂堂「全球頭領」由爛仔擔當,不守信用,公然扯謊,口沒遮攔,悲哀的已非僅僅是美國而是全球。 特朗普絕對是美國史上最奇特的總統。 其一也,在於他的造型和儀態。高大卻猥瑣,魁梧卻粗鄙,活像蠻荒時代的西部惡漢,若是一齣荷李活電影,一看即知心術不正。就算不論長相,且看打扮,此公經常衣不稱身,一套又寬又垮的西裝披在身上,不像富二代,而似暴發戶,有了財富卻不懂穿著品味,嚴重地失禮美

詳情

巴黎協議締造歷史 香港滯後自製危機

12月份的巴黎寒風凜冽,卻擋不住3萬多名氣候峰會代表的熱情。此一刻國與國之間的勾心鬥角在人類共同危機前暫時讓路,催生一份歷史性協議:各國不僅認同要控制全球暖化溫度遠低於攝氏2度,並致力限制升溫不高於工業化前1.5度。儘管不少發展中國家極力爭取的具體補償措施或額外資金等字眼在最終協議文本中不翼而飛,但既然國際社會確認了新目標,未來每一個國家、企業甚至個人行為,都會以新目標引伸的指標判定成敗得失,香港也不例外。翻天覆地的能源革命為何限制全球暖化不高於1.5度意義重大?因為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的分析報告已經預告,要達至這項目標等同在2050年前全面放棄石化燃料,並且必須在2020年前開始行動。這是一場翻天覆地的能源革命,打破現有經濟模式,所有企業活動無一倖免,個人生活與消費行為亦從此改變。對不少香港商界和市民來說,巴黎氣候協議有點像晴天霹靂,因為特區政府一直不重視:特首梁振英沒有參加巴黎談判,甚至在談判期間從未為此發表香港立場書。本來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有充分自主權先發制人,化被動為主動,正如上月15個民間團體在峰會召開前發表「香港公民社會宣言」,其中一項訴求是:「我們看見目前各國提出的『自主國家貢獻』有很大缺口,無法達至升溫不超出1.5度或2度的目標。我們認為全球各地有高度自主立法權力及經濟實力的城市,應訂立超出本國『自主國家貢獻』水平的額外減排目標。香港份屬此類城市,特區政府應積極回應。」環境局長黃錦星參加了中國代表團,本來大家也抱有一點期望,因為全球450個城市市長親自到達巴黎,自願承擔比本國更進取的責任。香港民間代表莊陳有在研討會上向黃錦星陳辭,香港為何不制訂2030年以後的減排目標?社會各界多番提出創新的減碳方案,例如廣泛使用太陽能發電、開闢零碳無車行人區、城市有機耕種、鼓勵低碳投資等等,為何一直無法落實?可惜黃錦星多番強調「港情有別」,表示特區政府會在巴黎峰會結束後再研究對策。顯而易見,特區政府無意爭取領導地位,樂於跟在別國城市的尾巴後面。黃錦星取態與國際背道而馳根據環境局公布的數據,從1990至2012年間(2012年以後未公布),香港碳排放量從每年3500萬噸增至4300萬噸,但這還未計算香港入口貨品的隱含碳足迹——以每年人均9噸高踞全球第二位,僅次於盧森堡。黃錦星早幾天從巴黎回港,還重申早已過時的2020年碳強度目標(即以國民生產總值為基數,意味着碳排放量可隨着經濟總量增加而按比例增加,只要增加少一點便可達標),卻絕口不提碳排放總量是否減少和如何減少。這種取態與其他國際城市的發展方向背道而馳:各國城市碳排放量佔全球總量七成,如果大家均仿效香港的做法,碳排放總量不減反增,巴黎協議便成一紙空言。倫敦、紐約、悉尼等17個城市組成了「碳中和城市聯盟」,定下「80×50」目標,即在2050年前減低碳排放量80%以上,直至變成零碳城市。這些目標看似激進,有人覺得不可思議,不少石油煤炭公司更紛紛抨擊為不符現實,但回顧人類社會轉變的步伐,速度之快往往超出我們想像。假如你身處1900年的紐約街頭,滿街都是馬車時你說馬車快將消失,眾人會當你是傻瓜;到了1913年的紐約街頭,滿街都是汽車時你問馬車何在,眾人也會當你是傻瓜。香港有大步向前的潛力香港民間代表團成員共13人,分別參與了會場內外多場討論和行動,只消看看其中一些案例,便明白香港足有大步向前的潛力。.出版全球暢銷書This Changes Everything的知名作家Naomi Klein在峰會期間演講會上指出「今天不再是小手小腳的時候」,地球沒有歎慢板的空間。同場演講的英國工黨新黨魁科爾賓(Jeremy Corbyn)勾畫他對英國2020年的願景,大幅利用應對氣候變化的新投資,創造100萬個綠色就業機會,證明發展與環保可以並存。.冰島總統Olafur Ragnar Grimsson親臨聯合國環境署的可持續創新論壇,解釋冰島如何由一個全部倚賴化石燃料的國家變成百分百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的低碳經濟體。今天冰島電力的來源約四分之一是地熱,其餘是水電。冰島研發使用地熱技術,為它帶來新經濟發展動力,包括吸引電解鋁廠投資、溫室有機耕種、地熱廠溫泉旅遊景點等等,連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曾親自訪問冰島取經,繼而在中國推行地熱合作項目。根據科研調查,地熱潛力遍佈全球,只要開發地心熱能的千分之一,便足以滿足全人類1萬年的能源需求。.在「可再生能源重塑未來」研討會上,首位嘗試駕駛全太陽能飛機環繞地球飛行的瑞士精神科醫生兼探險家Bertrand Piccard向與會者介紹「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心路歷程,他以親身經驗說明,今天很多人對「百分百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標潑冷水是自我矮化。現時香港發電系統中可再生能源應用率近乎零,完全漠視國際上鼓勵可再生能源分散發電和高價上網的趨勢,政策滯後令人汗顏。.聯合國氣候變化特使兼愛爾蘭前總統羅賓遜夫人(Mary Robinson)在巴黎大皇宮舉行演講,她特別指出與會者對低碳創新的努力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環節,因為合作不能只停留在國與國層面,更必須在公民社會和商界之間廣泛推行。香港民間代表跟與會者分享了香港「低碳想創坊」推行創新項目的成果,包括全面推行城市有機耕種、推動單車友善城市、建立全球首個城市樹木民間資料庫、實踐「責任消費」行動等項目,為國際合作創造條件。急須開展全民對話 策劃未來今天巴黎氣候峰會達成協議,中國搭上減碳列車,全球發展轉型已成定局。巴黎協議中提及「由利馬至巴黎行動議程」,包含了全球7000個城市、5000家企業及管有25萬億美元資產的500家投資機構合作建構低碳社會的承諾。香港是國際大都會,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人均產值名列全球第10位,創新減排不僅是克盡國際責任,更可以開拓綠色商機,改善市民生活質素。峰會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在低碳亞洲舉辦的研討會上引用博弈論說明,面對氣候危機各方摒棄私心共同行動才是最佳多贏方案。以香港人的聰明才智,零碳發展毋須事事由政府帶領,但政府若不懂作前瞻性投資和締造公平開放的環境,社會要發揮潛能便事倍功半,城市競爭力面臨下降危機。朝向零碳城市,香港公民社會與不少工商企業已經整裝待發;特區政府順應國際大勢,急須開展一系列「零碳轉型全民對話」以策劃未來,才能站穩歷史步伐。文:黎廣德作者是低碳亞洲行政總裁兼巴黎氣候峰會香港民間代表團團長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2月14日。 氣候 巴黎協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