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對立,欲望流動

五六月據說是電影淡季,但很多好的藝術電影,看得人都嘴刁了,應接不暇。看了《巴黎影舞者》(The dancer,下稱《巴》),法國才女導演史提芬妮狄芝絲杜自編自導首部劇情長片,有非常鮮明的個人觀點,有明顯的虛構成分(裏面邪氣得像十二少的伯爵就是杜撰的),肯定也是很具爭議性的詮釋。以下只先談電影處理,盼能詳讀洛伊.富勒(Loie Fuller)和伊莎多拉.鄧肯兩位現代舞的奠基者的傳記。 一直覺得舞蹈是關於非常直接的、身體的美麗。電影中Soko所飾演的洛伊.富勒,自從到了美國被母親剪去一頭長髮,就一直被呈現為男孩般的中性之美,像希臘神話中的美少年。她自創的舞蹈「蛇舞」,需要舞動沉重的舞衣,她身上的肌肉叫男子都羞愧,並背負着嚴重的創痛,時時要把手浸在冰塊裏。那是舞蹈像運動的一面,要求舞者像運動員那樣把自己推向極限。電影也拍出了洛伊舞蹈裏那種色光變化中雲濤一般的舞衣效果,不以人體吸引目光,而是通往更大的世界、開啟更多樣想像之美。而電影如何超越昔日的舞作現場?它給我們現場看不到的近鏡,有富勒接近死亡的氣息,雙目深陷,像一隻夜蛾的頭顱。極限的舞蹈是接近死亡的。 欲望 難以捉摸 電影也確立了洛伊.富勒

詳情

《巴黎影舞者》 只等綻放的一剎

巴黎,繁雜而美麗,觀看《巴黎影舞者》的時候,不禁幻想,如果女主角不去巴黎尋夢,還可以去哪兒呢? Loie Fuller是何許人?她為了追尋表演夢想,由美國遠渡重洋到法國巴黎,尋找演出機會,在這片開放的土地上,以Serpentine Dance(暫且譯作蜿蜒之舞)一鳴驚人,而且她不止是一個單純的舞者,更帶領團隊不斷開創前所未有的舞台效果、燈光設計,甚至研發了燈光效果的新技術,更為自家創作申請專利,以一百多年前的世界而言,絕對是前衛的先行者,亦是「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的一員。 然而,後來世人對她漸漸淡忘,取而代之是被稱為「現代舞之母」的Isadora Duncan,何解?Loie Fuller的心路歷程如何?兩人的人生起落又有什麼關連?這正是《巴黎影舞者》(法語La Danseuse,英語The Dancer)的故事主軸。 全片超過一半時間,聚焦於女主角的蛻變歷程,而且這段歷程某程度上帶了一點「病態」,由經歷喪父之痛,再逃出母親「魔掌」,還有苦練舞步帶來的肉體煎熬,甚至後段「伴侶」離去,幾乎每次「重大事故」之後,女主角都會有新的轉變,好像動物蛻皮一樣,以嶄新的形象重生,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