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毛記的燈泡

毛記宣布將上市那天,我執拾家中舊物,發現牀底有燈泡、雜誌,和一個月餅罐,裏面找到一疊幾十張《黑紙》。最舊那一張,面世於2010年1月,是該雜誌創刊號。那年那月,湯家驊仍在立法會直斥在香港市中心進行一地兩檢「絕對不可能」,鄭汝樺仍拍心口保證會就此安排進行公眾諮詢,我因為聽見電台廣告的呼籲,特地走到油麻地Kubrick書店買了第一張《黑紙》,價值一元。 七年後,一蚊《黑紙》變成幾千萬大生意,我其實真心高興。 毛記上市消息傳出,全城嘩然。各大報章財經版連日刊登文章,解構公司價值,分析投資前景;我身邊不少(平日一見數字就頭暈的)朋友,自動自覺,揭爛上市文件,挖掘出一串又一串數字——毛記去年盈利達3000多萬,達到主板上市要求;一年生意額有9000多萬,當中廣告業務佔近八成;員工共63人,員工平均月薪2萬,三名「腦細」月薪則有10萬8千……我不是財經專家,坦白說,以上一段全為搬字過紙,無甚感覺。 我真正在意的是坊間的反應。一如所料,上市文件公之於世後,大眾迴響兩極﹕一方面,有人將毛記成功視為年輕世代的一場勝利,特別在傳統媒體節節敗退的當下,毛記的商業成就顯得特別亮眼,「點解毛記得你唔得」之說,如

詳情

香港人不是原罪

昨日談到,香港很多行業早在二三十年前,已經放眼大中華巿場,一支筆賣五蚊,去到大中華都係賣五蚊,但就有十三億客仔。老闆都傾向這種思維,連帶我們一整個香港,最後都給sell出去,每年訪港旅客逾七成就是來自大中華。 但傳媒是否一如其他商品,可以直銷大中華?我曾在《端傳媒》寫人物訪問的稿子,他們甫成立,已表明以中港台三地為目標讀者群。開始時我尚未適應,稿子常給退回來,事緣我的文字太港式,非香港人會讀不明白,所以編輯要我括弧加註。 那是一個關於張超雄和他父親的故事,行文中很多用字都不夠「華文」,例如我寫「老竇」(廣東俗語,意指爸爸);寫「中坑」(中年男人);寫「宅男」(頹廢青年),花了大半天時間,去為自己的文字加註。文中提及長毛的外表,也要為他加一個註釋(以及肩長髮為標誌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那陣子,我才真正檢視自己向來寫的中文,究竟是不是中文。當時隨手拿來張大春的《我妹妹》一書做實驗,重讀本書只專注看他的用詞,結果抄錄下來很多例子,始發現自己筆下所寫,的確夾雜了很多廣東話和本土認知,是真的假不了的香港人(註:陳志雲七年前被廉署拘捕後獲釋,在記者會上所說的金句)。 港式是不是原罪?傳媒去除了港

詳情

《蘋果日報》外判制 不止藍絲很高興

《蘋果日報》外判工序,業界叫苦連天,勞工團體連番指摘。但有一群人,聽到這消息竟然感覺興奮。他們並非親中人士,而是來自坊間的內容製作團隊,以及一早有意自立門戶的《蘋果》員工。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外判制對於媒體轉型來說,一定是壞事嗎? 「好事,洗走啲垃圾。」《蘋果》外判制的消息傳開後,一位未受波及的《蘋果》記者好友,私下向筆者如是說。按其意思,並非所有離職員工都是「垃圾」,而是認為這制度可促成汰弱留強。如能借助壹傳媒資源自立門戶,並在市場上發光發熱的人,理應是兼具創新思維與商業觸覺的人才;而未能成功轉型的部組或個體,則似乎是較無法適應時代轉變的一群。 讀者選擇什麼 已隨時代改變 競爭帶來進步,但除了林行止先生外,鮮有論者願意拋出如此不近人情的分析。不過對媒體人來說,最無情的,是捨棄了傳統新聞內容的廣大市民。 在互聯網時代以前,副刊娛樂僅屬其次,政經新聞才是王道。這種思維,植根一代又一代傳媒人。所謂好新聞,就是能監察政府、揭露不公、改善社會的報道。直至互聯網出現,資訊爆炸,市民卻紛紛投向副刊娛樂的懷抱,瘋狂地點擊吃喝玩樂與八卦資訊。傳媒人眼裏的好新聞,得不到大眾垂青。 然而,許多記者拒絕接受

詳情

Startup七宗罪

作為初創投資人,我們常常會有機會碰到不同的startup團隊,在公開場合好,朋友介紹好,在電郵上也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在太流行創業,政府及私人機構的補助和支持又特別多,讓一些可能不太適合創業的人也來試試看。我跟拍檔常常開玩笑說,看這些案件太多有時候會讓我們變得很麻木。試試舉一些例子跟大家分享一下。 不知道什麼是投資 這種情況在電郵特別多。他們以為做了一份好看的Powerpoint就可以募資。 有點像禮拜六早上「賣旗」一樣,說一句「先生/小姐,您好!」別人就會乖乖付錢給他們。當然也有機會他們覺得我們像一些財務公司,有「身份證」就可以拿到錢一樣吧! 很少投資人會投資在一個很片面的idea上。Elevator pitch也只是吸引投資人的第一步,不是最後的一步。更重要是,其實不是每家startup都需要前期投資。 沒有核心能力 不少團隊想做的項目,他們不只是沒相關的能力,有時候連興趣都沒有。有點是為了創業去創業。比方說,假如有團隊想做一個寵物用品買賣的平台,可是如果他們沒有IT能力,沒有網購經驗(包括個人網購經驗!),甚至乎連養寵物的興趣都沒有,他們成功的機會到底會有多少呢? 喜歡做老

詳情

紅海與藍海

在2005年,有一本書叫「blue ocean strategy」面世,自此以後,很多人都愛把blue ocean掛在嘴邊。就算在startup界大家很仰慕的Peter Thiel寫的zero to one,我也覺得有很多blue ocean的影子。 可是第一天看這本書的時候,除了覺得作者取這個名字很聰明以外,我覺得它的內容其實是一般般而已。 甚至乎讓很多人對這個議題有誤解。 我一直覺得,香港很多公司在過去二十年有很大的倒退。可是我最近在想,這樣不是很全面,香港這二十年也有很多厲害的公司跑出來。 不用做太多市場研究,大家都應該可以肯定,以下這幾家公司,一定是賺大錢。可能不是什麼Facebook, Google那種,可是絕對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已經是非常非常的多。 起碼可以justify很多創業的風險與期望。 這些公司包括,幾家最大的「補習天王」,「易拉架」,「卡片王」。(我有想過放迷你倉,可是這個怎麼說也像地產項目,所以我覺得要另作討論) 然後我越想越不對,這些產業,都是超級紅海。 補習老師,一直都有,市場分散可是關係深厚,誰想到幫把這些老師拍拍比較「有型」的照片就有新的看頭?(當然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