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認輸的胸襟

希拉里輸得絕不甘心,故此亦輸得特別痛苦。她的敗選演說,是沉痛的政治輓歌。美國媒體一致形容她的敗選演說「高雅得體」,只是出於君子對淑女的風度。她滿肚子的不服氣,豈能得體?香港特首競選並無要求落選者認輸並作敗選演講這個民主傳統,但上屆落選人唐英年的敗選演講,總算得體。當選者洋洋灑灑的勝利宣言,從政治傳播學來說是輕而易舉的演出;真正對民選領袖的終極測試,是被選民摒棄時,內心要確信選民揀選了一個較自己更出色的領導,並將這份確信清楚表達給選民。希拉里拒絕這份確信。落選者高雅得體的最高體現,是為擊敗了自己的競選對手獻上真摯的祝賀。希拉里吝嗇了這份真摯。希拉里痛得入心希拉里敗選演辭長1173字,她演說時18次被台下觀眾的掌聲中斷,故此用了11分55秒才完成演講。最長的一次掌聲達32秒,是回應她的精句:「為理想而奮鬥是值得的。」但掌聲的熱烈掩蓋不住希拉里的痛苦:「我知道你們是多麼失望,因為我亦是……落選是痛苦的,這痛苦會持續很久。」落選人表示失望,並對支持者表示歉意,是敗選宣言的慣常用語,但以「持續很久」的「痛苦」來形容落選,是美國落敗演講中的第一次。一直以「全球第一女強人」形象出現的希拉里其後再度用「痛苦」(painful)這字——「我曾經遇到挫折,有時是非常痛苦的挫折」——然後再加「傷痛」(this loss hurts)來形容她的敗選。三舔其痛,足見她痛得入心。台上的她痛,台下亦痛。綜合美國媒體的現場報道,希拉里作敗選演講時在場的幾乎全是競選人員,現場一片愁緒。首先是副總統候選人在介紹她出場時率先掉下男兒淚,坐在前排的高層幕僚其後全部啜泣,其餘在場擁躉雖然頻頻鼓掌,但是掌聲中夾雜無數哽咽。希拉里的夫婿克林頓在旁一直緊抿雙唇,當他到台下和支持者擁抱時亦不禁淚灑當場。但是希拉里在全程演說中沒有哽咽。我深感詫異,這位女強人的情緒管控能力居然是這樣超強。當她競選陣營裏男男女女哭得一塌糊塗時,她竟然能夠保持這份莊敬自若。她痛,因為這不單是「一鋪清袋」的輸,亦可說是永無翻身機會的輸,畢竟她已年屆69歲。她是精英中的精英,言行舉止是這樣的美式精英。精英敗於她從心底藐視為粗淺的特朗普,讓她欲語無言。選舉夜,她派遣了競選辦主席走到台上呼籲原定來參加祝捷慶典的支持者回家,她自己閉關一夜,翌日破繭而出,向支持者作敗選演說,為她政治生涯畫上不完美的句號。她翌日的敗選演說,原定上午9時30分舉行,媒體和觀眾一早到場後,才獲告知延誤至10時30分,其後再推遲到11時30分。為何應該是選舉夜作出的敗選演講不單延期一天,並再三延遲直到翌日中午?美國作家Ed Klein提供了答案。他在親共和黨網站「RedState」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希拉里在選舉夜得悉大勢已去後,情緒崩潰、嚎啕大哭;直至翌日上午,宣泄了一夜,還要再三延遲,才能管控情緒,莊敬自若地宣讀演辭。她的演辭對特朗普着墨甚少。「昨晚我祝賀特朗普,並主動提出與他共同服務我們的國家……特朗普將成為我們的總統。我們應持開明態度,給他機會帶領美國」——以上就是希拉里對特朗普勝出的全部表述。「給他機會帶領美國」?人家是以選票贏取總統寶座,不存在「以開明態度給他機會帶領美國」。麥凱恩演辭高貴得體2008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在大選輸了給奧巴馬。麥凱恩的敗選演講長1205字,較希拉里只多了32字。他是這樣說的:「剛才,我很榮幸致電奧巴馬參議員,對他表示祝賀。我祝賀他當選成為這個我和他同樣熱愛的國家的下任總統……他的成功,本身就足以讓我對他的能力和毅力深表敬意。他激發了無數美國人的新希望,對此我深表讚賞……在這次歷史性的選舉,我意識到今夜對非洲裔美國人的特殊意義,這是他們深以為傲的難忘一夜。我一直確信任何人只要願意付出,美國一定給予機會。奧巴馬和我有着同樣的確信。」「今天的美國已經不再是那個充滿殘酷和偏見的年代。一名非洲裔美國人當選成為總統,就是最好的證明……奧巴馬參議員為他自己,亦為這個國家創造了偉大。我為他鼓掌。對於他摯愛的外祖母未能在世看到今天的一切,我和他心同感受……奧巴馬和我有許多分歧,我們有很多爭論。他勝了。毫無疑問,我們之間許多分歧依然存在。我們國家正處於困難的時期,我今晚向他承諾,將盡用我的全部力量,幫助他帶領我們面對挑戰……我呼籲所有支持我的國人,不僅要祝福他,還要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尋找相互之間必須的妥協,讓大家一起化解分歧,重建我們的繁榮……美國人民在決定選擇奧巴馬和我的老朋友拜登來帶領我們之前,給了我一個公平機會,讓我陳述我的理念,對此我銘記於心……今夜,我的心充滿對這個國家和人民的熱愛,不管他支持我還是支持奧巴馬。競選時奧巴馬是我的對手,現在他將是我的總統。我給他最衷心的祝願。」(作者按:以上中文為筆者所譯)麥凱恩敗選演辭的高貴得體,堪稱典範。在香港學生不再讀範文的年代,這篇是值得一讀再讀的演辭。它並無華麗的文采,卻帶出了人格的高貴與榮譽,帶出了一個人為了國家的美好而包容對手的胸襟。特首候選人請示範香港政治的文明香港的政治氛圍充滿負面情緒,暴戾之氣充斥。市民雖然在特首選舉沒有投票權,但希望所有候選人贏得高貴、輸得體面。贏也罷、輸也罷,請向全港市民示範香港政治的文明。讓建制派由衷欣賞非建制派對理想的執著,亦讓非建制派衷心銘感建制派對維護香港繁榮安定的貢獻。這是雙方合作建港的基礎。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7日) 選舉 希拉里 美國大選

詳情

美國民主黨何以一敗塗地

美國大選戲劇性結局,民主黨是最大的輸家,不但失去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也雙雙失利,加上最高法官的空缺會由總統和議院任命。這次可以說是一敗塗地。民主黨這次為何會慘敗?這足可以寫一本厚厚的書討論,本文只着重從民主黨的角度分析。第一,「電郵門」的影響。衆所周知,希拉里在宣布參選之前,就爆發了「電郵門」事件。這個醜聞不但「匪夷所思」,還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從希拉里宣布競選開始,就可以確定,「電郵門」是希拉里最大的定時炸彈。在一般情况下,這個醜聞足以讓一般的政客放棄參選的念頭。但是,克林頓與希拉里在民主黨內「根深葉茂」;她渴望的總統夢人所皆知;她幫助過很多民主黨人競選,支持者衆;8年前初選中的失利源於很多超級代表跳船,對她欠下人情債;奧巴馬也曾承諾支持她8年後參選;她在班加西事件中為了不影響奧巴馬選情而「吃死貓」。故此,只要她參選,就無人有把握和她競爭。唯一有能力挑戰的副總統拜登也遲遲不肯下場,最終錯失機會。最後,民主黨只有原先是獨立議員的桑德斯出馬「陪跑」。「電郵門」和希拉里「特權」、「腐敗」、「鑽法律漏洞」、「不誠實」、「不稱職」等刻板負面標籤相關聯。桑德斯在初選時故意迴避「電郵門」,就已對希拉里造成很大的壓力。可想而知,在進入大選後,「電郵門」會給希拉里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儘管在7月份,FBI(聯邦調查局)已經宣布不起訴希拉里,但「極端不小心」的結論只能讓希拉里免於刑責,無助釋解公衆的質疑。果然,10月底「新電郵門」定時炸彈響起,斷送了希拉里的總統夢。希拉里弱點明顯第二,其實即便沒有「電郵門」,希拉里也不是一個理想的候選人。她能被推上這個位置,與其說是靠政治家特質,還不如說是靠政治資歷和經營。無可置疑,希拉里是一個優秀和勤勉的政客,她也有很好的vision,但是她的弱點也很明顯。其一,是她沒有用人眼光,她過於信任助手阿貝丁(Huma Abedin)早就備受質疑,阿貝丁的前夫維納正是引爆「新電郵門」的導火索。其二,她沒有激發選民熱情的魅力,無論在初選還是在大選,參加她集會的人都遠少於她的對手。在大選中,更是由奧巴馬、克林頓、拜登、桑德斯等人全力幫她競選,看似星光熠熠,實是無奈之舉。其三,她在美國人中的聲譽一向不佳,如果沒有特朗普,她就是史上最不受歡迎的大黨提名人。其四,她從政多年,過於「seasoned」(老練),在今年世界性的反建制情緒之下,難以成為建制派的「守護者」。第三,民主黨初選中造成的傷害難以彌補。桑德斯在初選最後階段必敗無疑的情况下,還堅持繼續參選,發出的攻擊還愈加激烈。這對民主黨造成嚴重的傷害;儘管在民主黨大會之後,桑德斯多次呼籲團結,還積極助選,但是這些攻擊已被特朗普「拿來主義」,直接用在希拉里身上。對「民主黨建制派」的攻擊,更迎合了特朗普反建制的競選主題。希拉里陣營和民主黨領導人對桑德斯「投鼠忌器」,害怕失去年輕選民,所以一直遲疑以對,沒能減輕傷害。當然,這大概也不能責備桑德斯,他本不是民主黨人,帶着自己的議程參加民主黨競選。「新電郵門」帶動不信任情緒第四,「新電郵門」的打擊太大。在大選前11天,FBI局長科米突然宣布「重啓」「電郵門」調查。FBI屬於司法機關,不應干預總統選舉,而且主管又屬於公務員,需要行政中立。在毫無實質證據的情况下,科米搞這種含沙射影的做法,借助民衆對FBI權威的信任,給民主黨選情帶來不可逆轉的損害,史無前例。「新電郵門」令希拉里的民意急劇下滑,是導致敗選的主要原因。儘管科米在選前兩天宣布維持「不起訴」的結論,但聲明來得太遲,傷害無法挽回。「新電郵門」還帶動一種對希拉里不信任的社會性情緒,以致在選舉最後一周,右派陰謀論下,各種荒誕不經的針對希拉里的流言,在「一切盡在FBI掌握的電郵中」的掩護下,進入「狂歡節」。它們甚至從社交媒體和右翼非主流網站,走進Fox News這樣的右派主流媒體。它本來對獨立選民沒有太大影響力,但進入主流媒體後,對獨立選民或共和黨建制派的支持者的影響不可忽略。「新電郵門」的衝擊,還在於打亂了民主黨的選舉節奏。這好比2004年奧運會馬拉松比賽中示威者衝出來抱住巴西選手利馬的舉動,看似只消耗一分鐘不到的時閒,卻完全打亂了利馬的節奏。本來,在此之前民主黨的選情一片看好。民主黨甚至期望一舉拿下參議院。希拉里一改只攻擊特朗普的作風,幫民主黨參議員拉票,攻擊建制派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這些候選人大都背棄了特朗普,不太攻擊希拉里,但是在民主黨的攻擊下,不得不重新「歸隊」。這個風險很大的策略,按原先走勢,無可厚非;但「新電郵門」一出,就變成敗筆。此外,自由派媒體預備在最後階段放出的料,原本有一定殺傷力,在「電郵門」下都淪為炮灰。民主黨掉以輕心第五,民主黨的競選工程細節有問題。其實,在這次選舉中,希拉里在普選票中還贏了特朗普,選舉人票差距不大,雙方在關鍵州的勝負差距很小。只要在細節上做得更好,希拉里完全有可能依然勝出。可是,民主黨對「鏽帶州」掉以輕心,即便在「新電郵門」爆發之後,還繼續原先的策略,把過多的資源投到了亞利桑那等州之上。本來,民主黨「鐵票州」比共和黨多,希拉里勝選路徑很多,完全應該策略性地放棄一些州。可是民主黨掉以輕心,嚴重忽略了威斯康星州,更是不應該犯的錯誤(註)。註: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109-opinion-lai-usaelection1/作者是歷史學者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1日) 美國 希拉里 美國大選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她才是首位美國女總統?

美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美國人最終選擇了讓一名是非一籮籮、看似瘋子的商人來掌管核彈發射按鈕,而非讓希拉里追隨黨友奧巴馬創造歷史的腳步,成為首位女性總統。但無論如何,這是美國人自己的選擇。有人分析希拉里敗選的其中一個關鍵,是由於未能承接上屆奧巴馬在拉丁裔、亞裔、以及最為重要的黑人族群支持。但馬後炮地說,上屆他們把票投給奧巴馬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為奧巴馬個人膚色上的天然條件及其政治魅力。希拉里本身就沒有奧巴馬膚色上的天然條件,加上後者任內美國曾發生多宗具爭議的黑人被警察殺害案件,實際上並沒有為當地黑人的處境帶來大改變。縱使他們在大選中未必會轉投共和黨,但若這群人選擇投白票甚至不投票,變相已對希拉里的選情產生巨大影響。而政治魅力方面,希拉里更是落後奧巴馬一大截,要不然2008年參選的,怎會是當時知名度還遠遠不及希拉里的奧巴馬?人類是期待進步的,奧巴馬任期結束後,當然想找一個比奧巴馬更好的人來領導國家。但出來參選的,卻是八年前奧巴馬的手下敗將,加上美國人一般偏向選擇政黨輪換以免一黨獨大,那倒不如賭一鋪,給特朗普一個機會。共和黨由充滿爭議的特朗普代表參選,反映了黨內沒有人才。但民主黨選擇一名奧巴馬的手下敗將參選,同樣是因為缺乏人才,最後更是面對特朗普這樣的對手都落敗收場。2020年選舉特朗普有很大機會會尋求連任,而且在位總統參選必然有天然優勢,民主黨須發掘他們的政治明星才能跟特朗普一併。奧巴馬八年前贏在他的膚色與政治魅力,希拉莉的女性身份是她今屆能成功於黨內突圍的一大因素,能集齊以上優勢的民主黨人,相信只有一人--米歇爾.奧巴馬。作為首位黑人第一夫人,米歇爾在國內有著很高的人氣,甚至比他的總統丈夫還高。本身為律師的米歇爾,口才了得,兩次在奧巴馬的選舉工程都擔當重要角色,而且一直有就社會不同範疇議題發表演說,每每受到讚揚。如果在奧巴馬任期屆滿後,米歇爾只淨下前第一夫人身份,會否是「大材小用」?縱使以往米歇爾曾表示無意參選總統,但現在希拉里未能成為首位女性總統,加上國內提出由米歇爾出選下屆總統的呼聲日高,誰會保證她會抗拒創造歷史,爭取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的機會?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米歇爾.奧巴馬,妳準備好未?希拉莉做不到的,由妳來吧!作者facebook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美國 希拉里 美國大選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見錢流口水」的傳媒大亨

「(特朗普參選總統)對美國可能很不好,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卻非常好。」((The Trump candidacy) may not be good for America, but it’s damn good for CBS)——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行政總裁Leslie Moonves。想不到真的出了一個「十月尾驚訝」!還以為告一段落的「電郵門」,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10月28日發信通知國會,表示再調查後,又「鹹魚翻生」,再次成為可能左右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事件。特朗普執起這條「翻生鹹魚」向希拉里猛打當然是意料中事,傳媒乘機炒作也不在話下。各種民調亦反映了這個「驚訝」的影響,顯示兩名候選人距離突然拉近,11月1日更有美國廣播公司(ABC)與《華盛頓郵報》所作民調,表示特朗普已反超前希拉里一個百分點!但筆者仍然相信,希拉里當選的機會較高。即使全國選民意向因為今屆大選的特殊性而不斷改變,起碼大選前一周為止,數個關鍵州如科羅拉多、密歇根、威斯康辛等,雖然新一頁「電郵門」的確對希拉里有影響,選舉人票(electoral vote)的分佈,仍然傾向民主黨。這「十月尾驚訝」,對我這種比民主黨還左很多的自由主義者來說,不安當然難免,但不會過分擔心。狹窄的傳媒報道選舉人票的資料,其實非常普及;可信度頗高的分析,各級傳媒俱有報道,網上更隨時隨地查得到。然而,主流傳媒報道的重點,卻着眼於全國選民(popular vote)的民調,當中固然有反映各地民意的重要性,但選情戲劇性緊湊的炒作,應該也是重要因素。配合了特朗普煽動性言論及形象的渲染,今年大選,嘩眾程度比往屆嚴重得多。文首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行政總裁Leslie Moonves的話,是他今年2月,大選仍在初選階段所講。這番話公開後,無可避免地惹起了一番議論。Marco Rubio,另一名共和黨總統初選參選者,更加把這句話印上傳單,引為傳媒偏袒特朗普的證據。Moonves其後出來「補鑊」,辯稱這句話是在摩根史丹利舉辦的商務會議內說的笑話;但他特別指出,特朗普這種候選人,的確讓各傳媒機構賺多了很多錢。結果,5分鐘熱度過後,事件就從大眾意識中退下了。傳媒與政治這種互動,很大程度闡明了每次總統大選,很多我們這些與主流思維有差距的美國自由派,雖然禁不住關心,仍然不忘啟動心底裏那份經多年對美式民主失望而培養出來的犬儒。因為變得愈來愈膚淺的美式民主選舉,已經逐漸失去藉投票改善國家的功能。這也是很多不滿現狀的美國人,踴躍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他們知道,心目中的理想國家,已不能透過選舉行動達到。沒錯,美國的自由派與保守派,正是一體的兩面。顯示新聞界隨波逐流心態其實Moonves的一番話,很值得美國人及全世界關心政治的人詳細思考。美國有絕對的新聞自由、健全的新聞監察傳統、精密的傳媒組織架構,很可能是人類歷史上資源最充足的新聞行業;優良的新聞專業訓練,竟然會出現這種見到錢「流晒口水」的傳媒機構總裁,及踴躍地提供嘩眾新聞的傳媒行業。事關重要的總統選舉、決定性的選舉人票,在報道中不受應有的重視,顯示了新聞界隨波逐流地give the people the news they like(為人民提供他們愛看的新聞)心態。而對特朗普聳人聽聞的言談趨之若鶩,因為「見錢流口水」的取向,自然習以為常。傳媒的道德操守危機事實上,美國傳媒正面對着嚴重的道德操守危機。我多年來往美國與香港兩地,近年更可在網上隨時讀到兩地新聞,經常發覺美國傳媒,包括名譽昭著的《紐約時報》及《時代》雜誌,對香港、中國、亞洲的報道,與我在香港報紙讀到或親身感受到的,都有嚴重出入。至於規模較小或聲譽較低的主流傳媒,例如每天清晨7時30分在香港明珠台播出的NBC Nightly News(國家廣播公司晚間新聞),則更等而下之。在現今的全球化時代,這種以美國或西方為中心(western-centric)的新聞操守,令我這個美國人非常痛心。新聞與利潤同樣值得思考的,是Moonves關於傳媒機構利潤的解釋。新聞界在自由市場運作,很客易出現價值上的衝突,例如「the people’s right to know」(人民知道的權利)的原則,因為利潤的原故,會被妥協為「what the people like to know」(人民喜歡知道的),因此需要有效監管。然而美國傳播新聞業,自上世紀80年代列根總統任內取締了重要的「Fairness Doctrine」(公平要義)後,1990年代克林頓任內又通過Telecommunications Act,大幅度鬆懈了傳播媒介的管制,助長了大規模跨界集團的膨脹,新聞界「見錢流口水」的取向愈形凌厲,並從電子媒介傳到印刷媒介。新聞界與財金政治的關係,糾纏更深。明顯地,美式民主受到的影響,也愈來愈嚴重。這個情况,9月份Al Jazeera(半島電視台)的The Listening Post節目,有很精闢的報道。本文對Moonves與美國傳媒的討論,頗受其啟發。我家收不到半島電視台,但外遊之際,在酒店都盡量收看。半島電視台雖然歷史及資源不及西方傳媒集團深厚,新聞取向也自有其偏頗之處,但大致上很具操守。而因為其中東背境,更經常能提供脫離或甚至質疑西方霸權思維的報道。西方超級大國總統選舉的新聞,中東傳媒有更好的報道,真諷刺!文:何思穎作者是電影研究者,來往於香港及美國華盛頓州原文載於2016年11月7日《明報》觀點版 美國 傳媒 新聞 特朗普 希拉里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希拉里和特朗普其實還有他們

全世界其實沒有幾個國家要選總統會有其他國家的人民都會緊張起來,全球股市因而起了大變化,全球所有媒體都會視為焦點,這個國家叫美國。今屆美國大選是近年來最有戲劇性的一次選舉,也被不少美國人認為最難選的一次,有人認為兩個爛蘋果,很難選下去,但事實上美國總統大選不只有希拉里和特朗普兩人,還有其他候選人,只是他們的選舉勝出的機會比較微,但是並不等於他們不存在。傳統美國總統選舉多是民主、共和兩黨參加總統選舉,但亦有曾經出現俱有實力的第三勢力,如美國富豪Ross Perot在1992、1996年以獨立候選人參加總統選舉,雖然敗選但是卻是當時左右選舉的重要因素。而今屆希拉里和特朗普的選情緊張,兩者差距極細時,除了搖擺州份是勝選關鍵外,還有第三勢力候選人也成為左右局勢的關鍵。而今次第三黨的是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候選人Gary Earl Johnson,這位曾經是兩任新墨西哥州州長,而該黨雖然並不是超級大黨,但在今次選舉上卻可以有能力左右選情。自由意志黨是自由派,其政綱是小政府和人民為先,支持自由放任的原則,完全撤銷政府對經濟的影響。支持性交易、毒品合法化,反對徵兵制等。Gary Earl Johnson並不是總統選舉新丁,他在上屆也有參選,同樣是代表自由意志黨,但當然是落敗,不過該黨其實是美國第三大黨,建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全國黨員達到四十萬人。而上屆總統選舉,自由意志黨其實是拿到百分之一的選票。而該黨有多達600名黨員有擔任公職,所以該黨並不是真的一文不值,只是對手實在太強而已。百分之一的選票好像並不是什麼很大的影響力,但是在今屆差距如此細時,百分之一的選票其實是左右了選舉的結果,而且再加上今屆選民兩位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並未能夠使選民有很大的滿意度,所以隨時會有選民選了第三個候選人,甚至第四、第五候選人,使票源分薄,到時有可能出現出人意表的結果。除了自由意志黨外,還有綠黨、憲法黨、獨立候選人、美國黨等等,其實選擇也有不少,當然他們的勢力未有能力左右大局而已,但這並不等於沒有選擇。也不是外界時常說美國總統選舉是沒有選擇的選舉,只是選民的選擇權在他們的自己的手上,仍然傾向這兩大黨。(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特朗普 希拉里 美國大選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騙子和瘋子的抉擇

美國總統競選形勢已經邁向白熱化。三場舉世矚目的電視辯論接連在9月26日、10月9日、10月19日舉行。這次將會是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希拉蕊)及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川普)之爭。11月8日,美國總統正式全民大選(選舉人團再在12月17日根據各州民意授權選出總統及副總統)。同日,眾議院全部435個席位及參議院33個議席也會改選。這次選舉對未來四年美國的內政與外交走向相當關鍵,包括美國對亞洲、中國、台灣、香港的外交政策。我曾經在電台節目《左右大局》中說過,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簡直就是騙子和瘋子的二擇一選戰。二人質素是歷年來數一數二拙劣。然而,有些讀者及聽眾不以為然,認為我批評希拉莉是騙子太過份了。我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些事實。我不是美國選民,沒有選票在手。但我可以「同情地理解」為甚麼有些人到頭來還是選擇希拉莉,厭惡特朗普。不過,我還是呼籲大家實事求是地客觀評價政治人物。希拉莉在擔任國務卿期間,在班加西大使被殺事件中所說的謊言,令她的信譽大減。希拉莉使用私人電子郵件處理機密信息,造成敏感信息外洩,醜聞無庸置疑,也令她的操守備受質疑。更不用說她涉嫌在任國務卿時為克林頓基金會濫權一事。這些只是部分例子而已。試問:上述有哪件事不涉及她處理政治事務的誠信問題?請不要說政客都是如此。畢竟上述事實已經遠遠超出了大家可以接受的政客一般誠信標準。至於特朗普,從修築圍牆到羞辱女性,一直語不驚人誓不休,從笑話變成蠢話,再利用反移民的基層白人情緒,過度渲染一些政治議題,最近更對內猛烈攻擊,不惜掀起共和黨內戰,令人苦笑和深感不堪。我上週在英國倫敦,在書店看完了記者Mark Singer寫的一本《特朗普與我》(Trump and Me)小書。每翻幾頁,我有時忍不住捧腹大笑。除了涉嫌性犯罪之外,特朗普還是個超級自戀狂和表演狂,口沫橫飛,拈花惹草,很想當萬人迷,很怕被人說他曾經生意失敗過,一旦被人羞辱則賭氣不服輸而硬幹到底,在外在世界之餘卻沒有專屬於自己的內在心靈世界。先不論他根本沒有貫徹傳統右派的保守主義價值觀,他這種心理狀態其實應該接受精神治療,而非總統寶座。美國領袖不只需要領袖級理念,更需要領袖級人格。兩者他都完全欠奉。當然,瘋子也可以同時是騙子。還記得在多年前,特朗普的公司偷偷摸摸在古巴做生意,懶理美國對古巴的貿易禁運,相當莫名其妙。畢竟他的這類醜聞實在不勝枚舉。特此奉勸各位讀者千萬不要跟任何候選人或政治人物談戀愛。兩個爛橙就是兩個爛橙。如果我是美國選民,我真的選不下手。不分左派抑或右派,昔日美國總統從華盛頓、傑佛遜、羅斯福、甘迺迪、列根(雷根)、布殊(布希),都是理念先行,人權優先,對抗邪惡,有勇有謀。他們的某些觀點或做法或許時而可商,但卻肯定頗具領袖風範。反觀現在這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根本完全不及格。這不是左派與右派的信仰價值之爭的問題,而是人格與能力的基本問題。騙子汲汲於權謀,瘋子忘形於自戀,這是美國的不幸,也是世界的不幸。美國以外的獨裁者料必直竪拇指。畢竟身為華人,我最關心的是以下這個重要問題:誰會對中國政權更講人權外交,而非利益掛帥?我看不出他們兩人會有任何本質區別。瘋子搞新門羅主義,根本懶理中國政權的邪惡本質,只是說些中國搶了美國工人飯之類的民粹話。我就不深入說了。至於騙子,她的騙術相當精湛,使很多人誤以為她會對中國強硬,其實不然。騙子當年根本就是企圖把逃走到美國駐華大使館避難的失明維權律師陳光誠,拱手送回去給中共政權,只是後來因有美國國會議員介入,才會讓陳光誠安全到達美國開展新生活。畢竟騙子從來都是利益掛帥的,而且她在2009年擔任國務卿初期,正是力推討好中國政權的綏靖政策,影響至今不息。難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兼國務院顧問時殷弘會預期中國領導人比較希望希拉莉當選。事已至此,大家可以失望,但是必須醒覺。在這兩人二擇一的選舉格局下,未來究竟由誰當上美國總統,對華人社會而言,都很可能不是一件好事。自奧巴馬(歐巴馬)執政八年以來的美國全球綏靖政策,很可能還要持續一段時間。大家宜繼續沉著忍耐,千萬不要放棄理想和希望。 美國 特朗普 希拉里 美國大選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令人感嘆的美國總統大選

第二場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在本周初落幕,第三場即最後一場將在美國時間下星期三舉行,總統競選也快要步入尾聲。總括今次選舉,可用16個字形容:民粹當道,高開低收,機關算盡,醜態百出。從兩黨初選看,現在美國的政治氣氛可說是「民粹當道」。口無遮攔、毫無從政經驗的大亨特朗普把共和黨的新秀、老將逐一擊敗,迫使本來不接受他的黨內元老提名他成為候選人。民主黨的桑德斯亦一度對希拉里構成威脅:桑德斯沒有當過權的包袱,能以改革者形象示人;反之希拉里多年來身處權力核心,而且克林頓夫婦在退任公職後都曾收取巨款為大財團演講,為人詬病。特朗普和桑德斯都大開空頭支票。前者聲稱會在美墨邊境築起圍牆,並要墨西哥付錢。後者則提出免除所有公立高等學校的學費。雖是打亂章,卻因為道出選民不滿現狀的心聲,令兩人得到不少支持。然而,特朗普的選情「高開低收」,初時風頭一時無兩,但其後不斷失言,出言侮辱陣亡軍人、婦女、少數族裔,民望拾級而下。共和、民主兩黨都「機關算盡」,互挖黑材料。維基解密爆出希拉里的電郵,內容包括與競選助手的對話以及過去為大財團演講的講稿。不過,這些資料的殺傷力明顯不及特朗普在十一年前被錄下的短片。片中可聽到他和電視節目主持Billy Bush在正式鏡頭前大講侮辱女性的說話。特朗普聲稱只是男人之間的閒聊,像更衣室內的玩笑(locker room banter),但事件足以令多名競逐國會議席的共和黨員與他劃清界線,而且影片剛好在第二輪辯論前流出,給希拉里不少彈藥。辯論時希拉里和特朗普互相作人身攻擊。希拉里抨擊特朗普人格,指他不適宜做總統,而特朗普的回應更見醜陋,他一再辯稱上述短片中的言論只是「更衣室閒談」,沒有真誠致歉,反而拿克林頓的性醜聞做文章——用丈夫的過失批評妻子,相當無聊。他在辯論場上來回踱步,動作多多,表現焦躁,更聲言要把希拉里關進牢裏,形同暴君,「醜態百出」。特朗普經過兩場辯論後,民望江河日下。希拉里將入主白宮,成為第一位美國女總統,應無懸念。不過,美國民主體制歷史悠久,至今大選竟至如斯田地,令人感嘆。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4日) 美國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特朗普 希拉里 美國大選 2016美國大選

詳情

選戰風雲

香港這一陣子彌漫着一層競逐特首的疑雲,坊間對誰有興趣參選特首眾說紛紜。傳媒則更是誇張,杯弓蛇影,穿鑿附會,把風馬牛不相及的枝節逸事變成了有意參選競逐的端倪。林鄭在開會時講及施政民生即表示她蠢蠢欲動,連她穿着旗袍居然也可展現出其參選的契機。曾俊華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峯會裡世紀握手揭示了中央的祝福。梁錦松忽然活躍起來,成立智庫,論及今天的社會政治。還有前特首董建華所創立的「團結香港基金」很明顯就是為未來的特首選舉鋪路……然後不同的政客官員接受傳媒傳訪,他們都改變初衷,由起初斬釘截鐵地誓言N年都不會參與特首選舉,變成了為了香港的和諧穩定甘願挺身而出,接下這一顆燙手山芋。話雖如此,直至今天咱們仍未見到有一位政治人物堂堂正正地站出來,昂然地宣布自己將參選下屆特首。儘管人人都如箭在弦,特首梁振英意欲連任的意向更是溢於言表,然而特首選戰彷彿是一場誰先公佈誰便輸了的比賽。每一位候選人都希望拖延到最後一刻,好讓自己爭取更多的籌碼,同時亦減低傳媒搜括黑材料的時間。放眼世界,美國總統的爭逐戰卻已是進入直路的最後階段。民主與共和兩黨都已提名代表,競逐下一任的美國總統。美國人有普選,香港人卻仍未有,這似乎是許多港人抱怨謾罵的憾事。小的愚昧不諳政事,縱然美國人民有得揀,他們亦只能在民主與共和兩黨之間所推舉的人裏揀,像今天兩個候選人同樣不濟,市民又該如何選?或許,大部份美國國民都早明白那一丘之貉的黑暗真相,與其靠政府,不如努力自救。Donald Trump與Hilary Clinton的第一回辯論吸引萬千觀眾,連小的這位遠在香港的小人物也留上心來。兩人平日在自己的選舉台上指責對方,這次能正面交鋒,自然會察出無限的火花。加上Donald Trump為人行事向來惹火,出場時霸氣十足,小的還以為他會有精彩表現。可惜事與願違,二人的辯論沉悶無趣,當涉及到政治政策,民生議提,Donald Trump隨即弱點盡露,而他更不曉得像Hilary般政客地遊花園,天花亂墜地冠冕堂皇,講盡些說了等如沒說的話。結果,市民普遍認為Hilary在辯論中表現較佳,看來世界都將要由女人主宰。Michell Obama在演說中的一句:「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引來全城掌聲。誠然論演說與辯論技巧,律師出身的Obama夫婦絕對是超班。於是Hilary亦可繼承遺風,以同一番說話指責著Donald Trump。然而細心分析,Hilary所做的事又有多high?在辯論中Hilary刻意鋪排,引發一段Donald Trump侮辱環球小姐的醜聞,然後事件的主角Alicia Machado更親身說法,憶述被Donald Trump諷刺肥胖的慘痛經歷。Hilary想藉事件吸納更多女性與肥胖者的選票,Alicia的高調現身則是計劃裏的重要一環。沒有深入解決政治政策的問題,民生事項只聞樓梯聲,然後以黑材料攻擊對手,從而殺Donald Trump一個措手不及。雖云奸商奸商,無奸不商,但在政治學裏,奸商仍只屬牙牙學語的初哥罷!「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這就是Hilary的high,高招是也!文:子瞻 2016美國總統大選 特朗普 希拉里 美國大選 特首跑馬仔

詳情

文翠珊的文趣 對香港選戰的啓發

文翠珊的文字很有趣。這位英國有史以來第二位女首相的就職演說是一篇「you-speech」,與美國史上第一位由主要政黨提名的女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i-speech」形成強烈對比。香港特首選戰的一眾參選人應該從這兩位女士的領袖溝通技巧中受到啓發。「含你量」最高的名人演辭文翠珊「封相演辭」最精彩的其中3段,共199個英文字裏有25個「你」字,零個「我」字,是筆者研究過不少名人演辭中「含你量」最高的一篇。該篇演講沒有官方的中文版。筆者把這3段節譯如下:「社會的不公義必須克服。如你出生貧窮,你會短壽9年;如你是黑人,刑事司法制度會因你不是白人而對你嚴苛;如你是工人家庭白種男孩,你難入大學;如你讀公校,你難入專業,因你不讀私校。」「如果你是女性,你會較男性掙錢少;如你有精神病,你不會獲足夠援助;如你年輕,你難以負擔樓價。」「如你出身黎民,你會生活艱苦。你有工作,但你嘗不到穩定;你有房子,但你為還款而頭痛。你掙扎求存,你為生活擔憂,你為孩子入學而惆悵。」以上節譯後的中文版同樣199字,有25個「你」,保持了原文的「含你量」。讀文翠珊這篇演辭原文就像是看美國華裔作家哈金的書,自然流暢的文筆讓讀者感受到的是百分之一百的內容,而感覺不到文字的存在。文字消失了,留下結晶的內容。結晶就是「你」。她把「你」字的力量,發揮到極致。「你」就是人民,「你」的力量,也就是人民的力量。對「你」的關懷,就是對人民的關懷。她帶出的關懷就是勝在「真」。相對某些政治人物往往要求在演辭裏每隔兩分鐘便加插一個金句「sound bite」,刻意得失真。文翠珊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門前的演講對象是全英國人民,但受眾的感覺就像是她是在對每一個人談話。就職演講的場地不是莊嚴的議事廳,亦非萬人歡呼的大廣場,而是首相府門前的街頭。這也是英國傳統。她單獨一人,毋須其他高官在旁造勢,更毋須新聞秘書在旁的提點。她單獨而不孤獨,是「一婦當關萬夫莫敵」。堂堂首相對全國發言,身邊哪容得下旁人的雜影,哪怕旁人是其他內閣高官。連她的夫婿,也要站在離她十步之遙。一旦獲選 便要擺出領導的形態這也是香港特首參選人和其他領導要掌握的竅門。作為參選人、候選人的時候,出場時、發表談話時,永遠要花團錦簇,要大批「粉絲」團團圍住,最好是名人「粉絲」。因為候選人要造勢、要展示勢力、要顯示受到大批民眾的支持。候選人如果單人出場,便顯得孤獨冷清,缺乏支持。候選人是不容孤獨的。但是候選人一旦獲選,成為領導,便要擺出領導的形態。無論多麼複雜的問題、多麼嚴峻的情况,我一人足以頂天立地,決策千里。其他一切人士,包括新聞秘書等,毋須過度熱心,提供媒體保護。文翠珊出場唯一不足之處是她要讀稿。因為要讀稿,故此她要站在講台後面。講台遮擋了她大部分身體和雙手,觀眾看不見她的身體語言。英國人較美國人含蓄,她沒有像美國總統選舉前參選人桑德斯的大動作揮手,她在講台後的手部小動作,在電視觀眾看來只見到她肩膀的聳動,有點不自然。在香港運用講台最到家的,首推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他在主席台上發言的標準姿態,是雙臂大剌剌的張開,伸放在講台兩旁前方,身體微微前傾,威而不怒,居高而不臨下,是成功的commanding posture。用講台最失敗的是法國前總統薩爾科齊。他因感懷5呎5吋的身形較矮,2009年在一個國際論壇上被發現在講台後面站在6吋高的小木台上,成為國際笑柄。這又何必?鄧小平身高5呎,被譽為「巨人」,誰敢小覷。希拉里的反面教材相對文翠珊來說,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里的「i-speech」是反面教材。她最令人難忘,而又多次重複的金句,是:「我會為你和家庭爭取,不論你是否投我一票。我會是你的伙伴,我不會放棄。」美國Pacific Standard的一篇報道,分析比較了希拉里和奧巴馬2008年競選時的發言,希拉里用「我」字遠較奧巴馬為多。文翠珊將「你」極大化,而希拉里則把「我」中心化。連電郵都要用「我自家」的。希拉里把「自我」中心化不但表現於演辭裏,還表現在行動上。她在台上和鎂光燈下,一顰一笑都是這樣燦爛,舉手投足永遠是天衣無縫的優雅,步履和姿態是這樣充滿魅力。以她的從政歷練,與桑德斯和特朗普相比都是超班的,加上她無懈可擊的造型,桑德斯和特朗普兩人更是遠遠墮後,應該是拍馬也追不上的。可是她只能險勝桑德斯,而和特朗普之戰還是未知數。為何如此?原因就是很多美國人不相信她,因為她太完美了,完美得刻意。她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由主要政黨提名的女性總統候選人,如果選出,會是第一位女總統。她應該吸引大批女選民的票,但女生就偏偏最不喜歡刻意和造作,不喜歡常常把「我」掛在口邊的人。文翠珊的「你」,希拉里的「我」,提醒有意競逐特首寶座的有志之士:你們要如坐針氈地把人民福祉放在首要位置。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7月21日) 英國 美國 2016美國總統大選 希拉里 文翠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