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輸掉一代人

作為「90後」,一代出生於回歸前後過渡與蜜月期的香港人,成長於剛成立的特別行政區,視香港為我們唯一的家。 從小,於中小學接受《基本法》教育,對具體內容雖則印象模糊,但對被稱為「金科玉律」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與「高度自治」絕不陌生,其中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主要內容,「除了防務、外交及其他根據基本法由中央負責管理的事務外,其他事務一概由港人依照基本法自行處理」(註1)更是我們的「共同回憶」。筆者細想,過去多次到異地交流,每每有外國人詢問中港關係,以上內容均琅琅上口,更是令人自豪。 遺憾地,近年兩地愈走愈近,價值與行為上之差異愈見明顯,甚至讓一貫備受信任的基本法有「被僭建」之嫌。只以「實質任命權」為例,筆者於慧科新聞(WiseNews)搜尋由1998年1月1日至今(註2)該詞曾出現於香港主流媒體的次數,前特首董建華與曾蔭權時期分別為39與106次,而現任特首梁振英則有473次。由2004年京官首次提出有關特首選舉辦法至收錄在基本法「文件23」的俗稱「人大8.31框架」,歷時10年,不經不覺間改變一代人共同認識歸屬「其他事務」的範疇。未來數載,仍有多少個「龍門」要

詳情

仍然要相信,這裏會有想像

得知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的那刻,我在港澳碼頭,正思考着要買哪個時段的船票回港,想着想着,我記起了三年多前,一位前輩問過我的這道問題。 「你當初選擇不回澳門,留在香港發展,是因為這裏的機遇和希望,但當香港已經崩壞,逐步走向澳門,你又會怎樣呢?」那刻的我沒有回答,因為不懂得怎樣回答。 由2008來香港升讀大學到今天,接近十年了,好聽點說,我見證香港近年的急速轉變,難聽一句,我看着香港愈來愈衰: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三權分立早是笑話,連第四權都被收編得七七八八了,你說這裏還剩下甚麼?我會答你,這裏還有人。 就如不少澳門人一樣,最初來港的我都對香港人帶有「臭寸」、「世界仔」、「冷漠」的想像,但這九年多的日子裏,我有幸遇過有料又好人的良師益友,接觸過對未來有想像,而且身體力行要去改變大環境的同代人,也窺見了作為一個國際都市裏的國際公民應該有怎樣的態勢和量度,他們也許不是大多數,但這些人的確存在,也是這些人令我相信,要鬥/玩/捱下去,靠的,也只有人。 曾俊華是建制沒錯,就算我是1194之一,也未必會把票給他,但他的競選工程裏確實有一句話令我非常佩服:與其相信一個人,不如相信所有人。今天,曾俊華打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