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約教師的訴求不止於成為常額教師

踏入五月,合約教師(包括筆者)又要面對有關續約與求職的彷徨——你會想起學生曾經有意無意發出訊息,希望你繼續教下去(「阿Sir我可能跟住幾年喺周記都係向你發侮氣牙」「哼!我會嬲你嬲到Form Six!」);身邊前輩與戰友鼓勵你「騎牛搵馬」免得九月一無所有,你明白這是理性建議,但你很想很想澄清,你從來沒有抱過這種心態教學;雖然校長說續約機會不大,但你或會收到一些關於下學年安排的文件,有些會諷刺地要求你給予意見…… 以上實實在在的經歷,折射了教師合約制的種種問題。其實多年來已有不少前輩撰文陳述禍害,但政府依然無動於衷。不過,如此死局似乎有望解決:審視林鄭的競選承諾,當中包括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及教師編制,例如合約教席轉為常額教席,藉此穩定教師團隊,讓年青教師安心發展其教育專業。可是合約同工們的訴求絕非僅止於此——我們更須確保常額制度的優點得以發揮,否則教育界就算「成功爭取」,日後若頻頻出現教師失職、學生水準遠低水平的新聞,輿論必會狠批教育界浪費公帑。 《則例》禁止不合理解僱常額教師 常額制度的關鍵,在於終審法院在2012年「高翰儒案」所確立的「常額教師職業保障」——若僱傭合約表明《資助則例》適

詳情

不願面對的真相(一):師資參差的通識科

通識科自成科起便受盡社會各界抨擊,早前新加入的批評者包括學術界鉅子丘成桐及徐立之教授,加上主力葉劉淑儀及梁美芬議員,可說是星光熠熠。但團隊成員再多再強,論點還是離不開考評政治化、知識基礎弱及擠壓選修科。參與筆戰多年,面對重重覆覆的論點,一眾戰友實在難免感到納悶,也使科目的討論失焦。因此,筆者決定從行內人角度,分享一下阻礙通識科發展的根本因素,還望各界人士不要再隔靴搔癢,而要命中紅心,以真正推動通識科的未來發展。 不論任何學科,課程其實都只是軀殼,教學法及考評只是手段,科目發展的核心是師資本身;對於有心有力的老師,再壞再亂的課程考評也妨礙不了課堂的有效學習;對於無心無力的老師,再好的課程考評,也無助學生理解學習該科目的真諦。關心通識科的一眾議員及教授,如果能夠向政府爭取資源,在大學做好師訓工作,培訓出知識基礎強、政治敏感度高、教學能力強、成績有保證的通識教師,他們的憂慮或許就剩下「擠壓選修科」這一點。通識教師教得好的話,即使改為選修,學生也會一窩蜂報讀,亦無懼歷史、科學的「興起」而被取代。 既然重點在師訓,通識科的師資培訓又是什麼一回事呢?引用廖國雄老師的推算 (註1),全港476間中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