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一般的隊友

近日爆出了特首辦修改由立法會秘書處擬備作調查梁振英UGL事件的文件、涉嫌干預調查一事,令社會嘩然。事件除反映了689干預立法會調查的事實,亦讓人睇到他豬一般的隊友,辦事能力是如何不濟。 事件曝光後,689以「被調查者有權表達看法」為由,意圖把修改調查文件這一行為合理化,簡直是最荒誕的解釋。按照他的邏輯,以後所有案件的嫌疑人,均可隨便向警方索取有關調查自己的文件,然後逐個字修改文件的內容,反正都係「表達看法」。 689行走江湖多年,當然知道這解釋根本站不住腳,但除了這樣還能如何解釋?要怪就要怪他那個豬一般的隊友。 其實當初立法會選出由梁美芬、周浩鼎、容海恩、何君堯、黃國健、謝偉俊等11人擔任「UGL專責委員會」成員,並由謝偉俊及周浩鼎任正副主席,已知道調查根本只是一場show。但689還是不放心,似乎早已清楚這班友仔做事不可靠,主動找周浩鼎拿「擬議主要研究範疇」文件作了44處修改。 當689對文件作有利自己的修改後,再交回周浩鼎提交予專責委員會,本以為可以瞞天過海。但天網恢恢,萬萬想不到周浩鼎這豬一般的隊友,竟然連同顯示了特首辦修改痕跡、有「追蹤修訂」的版本交到委員會,導致事件曝光。 今

詳情

當中央有權過問

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說:特首是重要職位,中央有權過問,要以更高標準來選特首。 第一句是廢話,特首當然重要;第二句則改變了遊戲規則。 一直以來,中央對特首選舉,都定性為「香港內部事務」,中央信任港人可以依法自行選出行政長官。江澤民當年甚至為了被香港記者問是否「欽點」董建華而大動肝火,說明回歸初期,中央「表面上」要營造「港人自治」的「假象」。 但近年的口風愈來愈緊,強調中央有「實質任命權」,顯示「選舉結果」最終可以由「任命權」來推翻,令所謂「選舉」的自主性大大降低。 「任命權」還可以說是「守尾門」;但張德江的「中央有權過問」,卻代表中央不單在「最後一里」,甚至在「選舉過程」,已經發揮作用。 中央某些官員對於演「一國兩制」這台戲是愈發不耐煩了。 那個鐵路專家王夢恕的「金句」——香港「只是中國一個省」、高鐵不要檢、「誰不聽話就滾出去」——顯示極左思想應該是大陸官場的流行想法,所以七警案才會演變為「檢討香港司法獨立制度、外籍法官影響判決」的政治批判。 外界指王夢恕的想法不代表中央,當然這一刻中央的劇本仍未去到「香港只是一個省」的地步;但20年前,誰又會想到,中央會由「河水不犯井水」變成「中央有權過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