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沒有發生——寫在2017特首選戰之後

今次特首選戰的最大教訓,就是小圈子選舉也能引發這般大的民主希望。這無疑打破了「在香港誰都知道小圈子選舉有多壞」的說法,因事情並非這麼簡單。或許小圈子選舉亦有「2.0進化式」,原來,只要放一個如CY(梁振英)般惹人厭惡的候選人登場,那末支持「lesser evil」就大有市場,就算連曾俊華這般認為需要進行23條立法、不否定8.31框架的人也滿有所謂的「希望」。 人們說曾俊華代表了某種「薯粉」的希望,然而問題在於這個「希望」的葫蘆到底在賣什麼藥呢?有人說,這個「希望」是信任、團結,是休養生息,然而若社會上、政治上及經濟上的真實矛盾依然存在,那抗爭就很難消失,可是,圍繞曾俊華的「希望」,卻很少建立在實質的進步政策上。先旨聲明,我明白曾俊華作為「lesser evil」的策略意義,我感到疑惑的只是,當選舉步近尾聲,「薯片」的意義竟無限膨脹起來,人們將他等同「香港的希望」、「公民的覺醒」,甚或「民主之父」之際,這就遠高於那種處境遊戲式的投票策略的意義。 更令我深刻的是一名「薯片」支持者的真情告白。他認為曾俊華的管治代表了港英殖民晚期的甜美時光,那是香港人滿有自信的1990年代,有份咬緊牙關萬事均

詳情